「媽媽!妳到底在做甚麼呀!!」
 
看到了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上發生不尋常的異變,本來正抱住枕頭看電視的小紫,整個人「咚」一聲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因為現在小紫是有着媽媽的身體,有一個成年人的體重。
 
她這麼「咚」一聲的站起,使得沙發發出了「我好辛苦」的呼叫聲,吱吱嘰嘰的。
 
我想要叫小紫注意一下,小心別把沙發搞壞,但我的心思都被媽媽那邊不尋常的異變而奪走。
 


「媽…妳…搞甚麼啊?」
 
我也不自覺地這麼問道。
 
媽媽對於我和小紫的反應感到很不解,因而歪了個頭,她接着說:
 
「嗯?因為呢,突然發覺了已經好久沒敷臉膜了,所以就敷了個臉膜。」
 
「媽,可是,那個,臉膜不是白色的嗎?妳那個是黑色的。」
 


「天從不懂,這是有竹炭成份的,嗯嗯。」
 
可能在旁人眼中會發覺我是在大驚小怪,不過看到自己媽媽敷着黑色的臉膜突然走過來,多少都會被嚇到。
 
在我第一眼看過去,我還以為巫小翠施下的巫咒發生了異變。
 
這就是我被嚇得如同見鬼了一樣大叫起來的原因,不過小紫跟我的並不相同。
 
「媽媽,就算是這樣,妳為什麼要敷在我身體的臉上呀?」
 


「因為小紫平時都不敷臉膜的,難得現在有機會,當媽媽的當然要為女兒保養保養,女生不好好保養皮膚會很容易老啊!」
 
「呃呀?不要,媽媽把我的臉搞得好噁心呀。」
 
小紫會如同見鬼一樣大叫的原因,相信任何一個旁人都相當清楚了吧。
 
雖然小紫這麼說道,但媽媽還是一於少理,她甚至從身後拿出一個還未開封的黑色臉膜包。
 
「小紫現在有媽媽的身體,所以也得要好好保養皮膚啊。」
 
「不要!我才不要帶上這麼噁心的臉膜!」
 
「聽話。」
 
「不要!」


 
媽媽原來是想要為有她身體的小紫進行護膚工作,所以才急着走過來。
 
雖然現在媽媽和小紫的身體都調換了,但媽媽始終是很關心自己的身體呢。
 
但是小紫卻極不願意敷上黑色的臉膜,她甚至像個小孩子一樣,拿起枕頭猛揮舞着,生人勿近。
 
沙發發出了哀嗚,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有點苦惱地嘆了口氣。
 
媽媽想要說服小紫,但她知道,如果在敷臉膜時有太多表情和嘴部動作,很可能會使臉膜移位,效果會沒那麼好。
 
之前聽過媽媽跟鄰居阿姨聊到臉膜時,說是要躺住才最有效,能不講話就不講話,臉上最好只有平靜的表情。
 
原理是甚麼,而女生又為什麼會覺得這樣會有更好效果,當男生的還真是不知道。
 


而正因為這樣,媽媽這麼說道:
 
「既然是這樣的話,媽媽只好為小紫找個男朋友了。」
 
「男…男朋友!?甚麼男朋友?媽媽妳講清楚點啊。」
 
「怎說呢,因為愛情是最能滋潤女生的靈藥嘛,所以呢,為了小紫的皮膚和人生幸福着想,媽媽決定要為小紫徵男朋友。」
 
我忽然間在想。
 
如果小紫真的要徵男朋友,那麼就能測試到一個正常的房班到底可以同時容納多少人了。
 
小紫在班上的人氣很高是眾所周知的事,班外也有一定的名氣,圍在她身邊的男生數量也不算少。
 
而最近因為調換了身體的關係,小紫穿裙子的模樣在各男生心中留下了熾熱的印象。


 
中五級的英秀更在小紫換上裙子的第一天就表白呢。
 
稍微想一想如果真的徵男朋友,這個場面實在是有點壯觀,我猜當中可能也有女生慕名而來。
 
正當我細想有幾多個自己認識的男生會應徵的時候,小紫就大叫了一聲:
 
「給我住手啊!媽媽。」
 
「可是呢,為女兒尋找幸福,是媽媽應該要做的事啊。」
 
小紫似乎幻想了場面會是怎樣,因而覺得害羞,有媽媽身體的她,整張臉都紅了。
 
反觀媽媽,似乎已經幻想過度,她已經幻想到教導孫子孫女講話時的場面,整張臉都染上了幸福的紅暈。
 


她們兩個雖然都臉頰泛起桃紅,但卻是完全不同的理由呢。
 
「不要,我才不要徵男朋友,這種事以後再講啦!」
 
「女生的青春和美貌是有限的啊,所以事不能遲呢。」
 
「男朋友甚麼的,我還不想要啦。」
 
小紫瞥了我一眼,叫我幫幫嘴,我立即投回了個「事不關己,一於少理」的眼神。
 
老實說,可能小紫交到男朋友後,我的生活會變得輕鬆好多………或者說會變得「宅」很多。
 
「既然小紫暫時不想要愛情的滋潤,那就只好用護膚品的滋潤啊。」
 
媽媽帶着笑容,輕輕地搖了搖黑色臉膜包。
 
「吓!?」
 
小紫現在明白到媽媽到底想要做甚麼了,為什麼突然要搬出徵男朋友的事,連我也明白到。
 
目的就是想要威脅小紫,強迫小紫就範。
 
「媽媽…妳好狡猾啊!」
 
「呵呵。」
 
為了不讓敷於臉上的黑色臉膜移位,媽媽這一下笑笑得挺古怪的,看上去就是肉笑皮不笑。
 
小紫明白到這下糟糕了,她完全跌入了媽媽的陷阱。
 
對於媽媽來說,小紫要選敷上臉膜,又或者是徵男朋友,兩個選擇都是很好的事。
 
但對於既不想敷上那古古怪怪的黑色臉膜又不想徵甚麼男朋友的小紫,兩個選擇都非常糟糕。
 
真想不到平時媽媽傻傻呆呆的,原來有時候還挺精明呢。
 
該不會在爸爸和媽媽還年輕的時候,媽媽就是這樣騙到了爸爸吧?
 
或者,這是爸爸騙到媽媽的技巧而媽媽學了下來?
 
忽然對於爸爸媽媽的戀愛故事有點興趣。
 
小紫現在面臨着決擇,她再瞥了我一眼,希望身為她哥哥的我可以救她,但我才不理她。
 
「嗚……」
 
「怎樣了,小紫,嗯?」
 
「嗚…我…我認輸了…」
 
在被媽媽威脅到上了絕路的情況之下,小紫好不甘心地投降了。
 
不甘地嘟起着嘴的她,放下了枕頭,然後從媽媽的手上接過黑色臉膜包。
 
「可…可是啊,媽媽,這臉膜要怎麼用?」
 
「嘻,今天就讓媽媽為女兒上一課養膚課囉。」
 
用一個臉膜都要上一課嗎?女生的護膚智識真不能少觀。
 
就這樣,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成功強迫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敷上了那黑色的臉膜。
 
看着媽媽和妹妹都敷着那黑烏烏的臉膜,要是家裡的燈都在閃,我一定以為鬧鬼了。
 
這個時候,正在首播的《你在大聲甚麼》也進入了這一集的高潮部份。
 
鎮民為了得到完全公開的鎮長提名機會,於是以霸佔公廁作為威迫手段,讓大部份的鎮民都沒辦法行方便。
 
他們以這種自己影響自己民生的自殘手段來威脅國王,看了就覺得搞笑,還不如大家一起上廁所,把鎮上的水管塞住好了。
 
明明自己覺得這是滑稽無聊的電視劇,但不知不覺間竟然看完了這一集。
 
下回預告是鎮上的公安請霸佔公廁的鎮民吃胡椒豬肚湯,以驅散他們。
 
以自殘的方式去強迫國王要接受他們的要求,這麼滑稽無聊的電視劇下一集我應該不會再看吧。
 
換看今時今日,其實威脅這一招也挺常被用呢。
 
恐怖份子會威脅國家領導達成他們的要求;
 
老闆會以解僱來威脅他的員工工作;
 
老師也會以小過大過來威脅他的學生,讓他的學生乖下來;
 
就連媽媽也以這一招來強迫小紫就範,乖乖的敷上臉膜。
 
威脅這一招,除非是遇上那些寧死不屈的勇士之外,否則都一定會成功。
 
威脅真是一個好招呢。
 
如果我也能抓住巫小翠的弱點,威脅她,強迫她接受我的挑戰,那麼我就可以不用再煩惱了。
 
咦?
 
我剛剛想了些甚麼?
 
抓住巫小翠的弱點,威脅她,強迫她接受我的挑戰?
 
我大腦內的靈感開關突然被打開,一大堆叫作靈感的東西從我腦內不斷地湧出。
 
那個已經乾涸了的大腦,頓時被靈感滋潤了,就猶如敷上了個臉膜的一樣。
 
一時間,我有點愛上那部《你在大聲甚麼》的電視劇。
 
一個辦法,我想到了一個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