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走近應該是「小寫會」社長的那位非常漂亮的女生,我的心情就越是緊張。
 
這不單單只是因為肥宅師兄對我說的那句話,更是因為她實在太漂亮了。
 
這刻的我,猶如要跟一位女神說話,怎麼可能會不緊張。
 
即使我不斷地嚥口水,也難以平伏我面對女神時的緊張心情。
 
即使我再怎樣調整呼吸,也難以冷靜我面對女神時的心情。
 


越是走近她,我就越看得清楚休浴在陽光下她的美麗,然後就越緊張。
 
而終於,我來到了她的身邊了。
 
「嗯?」
 
女生留意到我的近來,她望了望我。
 
而此刻我很清楚地看到她那雙明亮有神的眼睛,那是一雙能殺死萬千男生的如同寶石般的大眼睛啊。
 


這一刻我更是緊張,緊張到差點就忘記了呼吸。
 
「那…那個…我…我是…妳是…小寫…小說寫作…」
 
糟糕,我實在太過緊張了,連說話都變得非常地吃力,像唱盤跳針,吱吱唔唔的。
 
女生的眼睛依然望着我,被她這樣一直望着,我又是緊張。
 
她的眼睛中有着一種女王般的氣勢和神氣,我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被震攝着了。
 


我望着她的雙眼,忽然間,她的眼裡閃過了一絲的異樣氣息。
 
我感覺過這種氣息,是當時我在天台搶走巫小翠那音樂盒的氣息,那是殺氣。
 
曾感受過殺氣的人,不可能會忘記這種氣息,我的身體頓時作出反應,本能力向後退。
 
而在同一時間,一道聲音便即時響起。
 
吀!
 
那是拔劍的聲音,她不知從那裡拔出了劍,劍尖指着我喉嚨,距離喉嚨只差數厘米。
 
要不是我剛才本能性的退後了一步,那劍尖已經劃住我喉嚨了。
 
「誰!?」


 
女生的眼睛在這刻變得相當尖銳,她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我如同一個被警察用槍指着的罪犯,自動自覺地相手舉高。
 
她的樣子很是兇惡,不過依然是很漂亮,所散發出來的強氣多少令我覺得好吸引。
 
「冷…冷靜點!我不是壞人!」
 
「你到底是誰!?」
 
女生把握住的劍稍微往前推一點,這次劍尖真的劃在我喉嚨位置了。
 
我覺得,若果我再不報上名字,她就真的會讓我死在她的劍下。
 
肥宅師兄說要小心別讓她殺了我,難道就是這個意思嗎?
 


先是巫小翠的巫術,然後就是一個漂亮動人的殺人女學生,最近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小說的情節真的都跑了出來嗎?
 
「妳別告訴我知道,妳又是甚麼北方來的魔劍士……」
 
我無奈地這麼說道。
 
聽到我的說話,女生那兇惡的臉頓時從漂亮的臉上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愕然。
 
忽然地,她那雙炯炯有神的眼睛變得不再尖銳,從她的眼睛中也沒再感覺到殺氣。
 
劃在我喉嚨前的劍被收回,我仿佛是死裡逃生般呼出了一大口氣。
 
我撫摸着自己那個跳動得很的心臟,努力調整好呼吸,並瞄了瞄那女生。
 
只見她把劍放到一旁去,並從裙袋裡取出了一本筆記本,正寫着些甚麼。


 
「回答是『妳別告訴我知道,妳又是甚麼北方來的魔劍士』,這是好特別的對白,嗯。」
 
對白?
 
我望了望那把被女生放到一旁的劍,然後我就明白了些甚麼。
 
剛才情況太過突然,我根本沒有看清楚那把劍,而現在我望過去,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一把真正的劍,那是戲劇社裡的道具啊!
 
或者因為女生的殺氣太過迫真,才讓我真的以為那是一把真正的劍。
 
肥宅師兄說那位女生是「小寫會」的社長,而現在我見到她記錄着我剛才被劍指着的反應和對白。
 
因此,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她為了取材當小說的場面,而把我當作測試用品。
 


我更有理由懷疑肥宅師兄已經知道了將會有這件事發生,所以之前才會這麼提點我。
 
在心裡暗罵了一聲的我,以無奈又有點怒的心情呼出了一口大氣,並直入正題說道:
 
「不好意思,請問妳是『小寫會』的社長嗎?」
 
可能是因為剛才的事情,讓我緊張的心情都平伏了,我沒有再因為女生的漂亮而話不成聲。
 
女生望了望我,然後點了點頭,說:
 
「嗯,我是。」
 
接着,女生撥了她的後髮,在陽光的照射下,她的秀髮閃閃生光,如絲一樣美麗,每條髮絲都從她的纖指間溜過去。
 
仿佛是想要用這一個輕撥秀髮的動作來增加她登場的美感,她接着便說:
 
「我就是小說寫作同好會的社長,施愛恩。」
 
眼前的女生,名叫施愛恩,她就是「小寫會」的社長。
 
聽到她這一個名字,我聯想起四大名著中,《水滸傳》的作者施耐庵,大概是部份的發音有點相似的關係吧?
 
這下子就對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小寫會」的社長會在戲劇社的活動室內,但既然社長都在了,那我就直入正題。
 
我先對愛恩社長她報上自的名字,然後直接地說:
 
「我到這裡來的目的是為了加入『小寫會』,希望社長妳批准我加入。」
 
在我講出這句話的同時,我也遞出了校刊副編念慈為我寫的介紹書,那其實是一張紙條。
 
愛恩社長以散發出強氣的雙眼望了望我,也望了望我遞給她的紙條。
 
她似乎知道了這是一封介紹書,所以接下來。
 
然後,一手撕掉。
 
我頓時驚呆了,這個女生,連介紹書都不瞥一眼,就把它撕掉?
 
如果每間大學的校長都似她這樣,那麼每個手持介紹書準備入學的學生都要哭出來了。
 
「哼。」
 
愛恩社長輕輕地「哼」了一聲,隨手就把撕成兩邊的紙條撤出,並說:
 
「你是一個怎樣的人我會用我的眼睛親自去看。」
 
這一刻,由這個女生散發出的強氣把我深深地震攝着,不自禁地退後了一步。
 
愛恩社長不單單只是美麗,而且也很強。
 
她所散發出的強和小紫的不一樣,小紫是因為活潑好動,經常運動,也很男子氣,所以讓人覺得她強。
 
而愛恩社長的強,是來自她那種不可侵犯的冷豔感。
 
在她的面前,任何男人都要抬不起頭,強得要把所有男人都跪倒在她的裙下。
 
面對着眼前這個猶如女王一樣的冷豔的愛恩社長,我額頭都流下了顆粒大的汗水,雙腳都要抖顫了。
 
愛恩社長雙手抱於胸前,側着身子對向我,以平靜的語調說道:
 
「你加入『小寫會』到底有甚麼目的?」
 
「目的?」
 
「打發時間?出乎好玩?應付學分?還是為了女生?」
 
這句說話講到最後,愛恩社長把「為了女生」這幾個字特別的加重了語氣。
 
從她這個加重語氣的舉動看來,再加上之前問路時那位學長的說話來看,我推理出一件事。
 
這個「小寫會」,曾經有人以加入社團為理由,以接近社團裡的女生,交女友。
 
小說寫作同好會,很明顯就是聚集一班喜歡寫小說的人而成立的社團。
 
但有人卻以交女友,俗語就是「溝女」作為前題加入,動機極為不純正,跟小說寫作同好會的名義背道而馳。
 
而根據從被我問路的學長口中得知,以這個方法來「溝女」的人數不是一兩個,人數起碼是十計的。
 
這一個舉動完全觸犯了愛恩社長的底線。
 
她到底怎樣處理那些人我不知道,但在那之後,她對於那些以「溝女」作為前題而加入社團的人,一概仇視並拒之門外。
 
不單單只是這樣,若果動機不純,並不是因為喜歡寫小說而加入社團,例如愛恩社長所說的:打發時間、出於好玩、為了學分等等事,她也會拒之門外。
 
有人會覺得她是小題大做,但我對她此舉極是讚同。
 
這就猶如邀約一個朋友去吃晚飯相聚一刻,而那位朋友說要飯局中要有女孩在場才會出席。
 
那麼,到底那位朋友是來跟你相聚,還是要來「溝女」?
 
自己又被置身於何處和位置呢?是被當作仲介人嗎?甚至是「馬夫」?
 
愛恩社長這舉動,都是為了保護團社中的各個人,特別是女生,也是保護着社團的名字。
 
所以說,愛恩社長的確是很強,就如同一個女王一樣。
 
「說!你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這次愛恩社長以催促一樣的語調對向我講話,命令我立即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