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裡後,我借用了小紫的電腦,開始進行劇本的寫作。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約了其他網路玩家今天去打城,不過因為我要用來寫劇本,她也只能乖乖借出了。
 
我是有點不好意思,每次都要害小紫沒辦法玩電腦遊戲。
 
要是可以的話,我也希望有一部手提電腦,這樣我就能夠學肥宅師兄一樣,去到那裡就寫到那裡,也不會麻煩到小紫。
 
劇本的事情,思賢希望我能夠於明天午飯前完成劇本,在午飯的時候交給他過目。
 


我多少是明白思賢為什麼會有這樣過份的要求,所以我沒有怪責他。
 
話劇表演的日子,就是聖誕節前一日,也即是平安夜,距離現在還有四週的距離。
 
時間看似很多,就算我每天寫幾頁,也能夠在四週之內完成。
 
但細心想清楚,一個話劇並不只需要劇本。
 
演員、道具、服裝、場景等等的東西都需要時間去準備,而排練也是需要時間的。
 


劇本沒能完成,以上的一切都難以開始進行製作,更不要說排練了。
 
為了趕上時間,思賢才希望我能夠於明日午飯前完成劇本,並交給他過目。
 
再說,要是我寫的劇本合他心意還好,萬一不合心意的,就得重寫,這又需要一段時間。
 
我不知道一個真正的作家能不能做得到,但我自問是做不到了。
 
一來我電腦輸入的速度只是一般,並不是像小紫一樣神速,二來我不是專業作家,靈感不是說有就有,我也有要尋找靈感和消化的時間。
 


所以,我當時跟思賢說我只先給他一個大綱,內容也會盡力寫,但我是沒辦法一天內就完成。
 
思賢也知道他這是個無理的要求,所以也沒有強我所難,拜託我盡力地寫。
 
既然我說過自己會盡力,所以我一定會盡力去寫,因此我現在就借用了小紫的電腦來寫劇本了。
 
思賢說過他和他的戲劇社成員有辦法把小說翻譯成劇本,所以我是不必用劇本的格式去書寫故事,用平時用的小說格式寫就可以了。
 
這樣實在是方便的寫作,但是,寫作起來依然是困難,進度也不很好。
 
雖然不是一籌不展的情況,但也是舉步維艱。
 
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主要是因為我是繼承者的關係。
 
這個劇故事,我並不是原作者,我是繼承過來,以本來就已經有的內容,接力寫下去。


 
接寫一個故事,聽起來很簡單,但做起來卻好不容易。
 
不單單要對整個故事的結構有了一定的了解,上文下理都要好好注意,對於角色人物的設定也要清楚。
 
不了解故事的結構,劇情很容易就會亂成一團,特別是背景,總不可能在以馬代步的時代突然出現一架氣車吧?
 
不清楚角色人物設定,就會出現對白及舉動混亂,例如一個設定為平靜內向的人物,卻說出了粗俗的對白,這樣一定會使讀者和觀眾莫名其妙吧?
 
不去注意故事的上文下理,就不清楚這部故事到底是想要表達出怎樣的訊息,就好像閱讀理解中,連文章的主旨都不知道,下邊的問題想要答對真要講運氣了。
 
假若以上種種都做不到,這部故事最後就會變成小說接龍故事,一笑置之。
 
小說接龍是一個挺好玩的遊戲,因為它能把一個正經的故事,變成嬉皮笑臉的故事,接下去的劇情往往跟原本的不同。
 


上一篇是文學系,下一篇竟然是科幻系,然後下一篇變成了學園系,甚至接下來變成了同性戀愛情劇。
 
遊戲當然是可以這樣不理上文不知下理去玩,但這部劇故事是要用作登台表演的呢。
 
自己的寫作會舉步維艱,最主要都是這樣的技術原因,但另外有一個心理原因。
 
我在擔心自己寫的故事會不會讓思賢和他的成員在表演過後得到一個差透的觀眾反應。
 
我自己寫自己的故事,我失敗了,受傷的只會是我自己,與別人無關。
 
但現在我寫的是別人的故事,我失敗了,受傷的就會是別人,這是我害到他們。
 
在班上為同學做寫作功課跟現在的情況並不相同,那是因為班上的同學根本不關心他們的作文功課。
 
就算分數只有合格線的分數,誰也不會在乎,只要交到功課不用被留堂就可以。


 
但思賢並不是他們,思賢在乎着劇本和故事,所以他才會說要過目,才會要求我盡快完成寫作。
 
我很是擔心會使他們失望和失敗,所以自己才會寫得不順心不順手。
 
一邊查看着記下了重要事情的筆記,一邊在小紫的電腦面前進行着寫作的我,眼蓋已經沉重了起來。
 
看一看時間,原來已經快要到凌晨一時了。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為了不打擾我寫作,竟然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
 
她本應該是睡在我房間的床上,但因為小紫把電腦搬到了我的房間,而我又在那裡做着寫作,所以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才沒有進來睡覺。
 
我實在是覺得很不好意思,竟然因為我的原因,而要讓媽媽睡沙發。
 


看了看螢光幕,查看了一下目前的進度。
 
大綱已經完成,而劇故事的內容也寫到了一些,不過劇故事進度只有我構想中的十份之四,這已經計算了原作的部份了。
 
我看就到此為止吧,在這個欲睡一覺的狀態下,強迫自己寫下去只會又把「我到底寫了三小」的故事寫出來,而且我也不好意思要媽媽繼續睡沙發。
 
存檔了後,我把Word文檔存放在手機裡,明天就交給思賢過目。
 
接着我叫醒媽媽,讓她回去床上睡,而我自己也回去爸爸的床睡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用神的關係,蓋上了眼蓋我就睡過去,即使爸爸的鼻鼾聲吵過不停。
 
然後,時間來到了早上。
 
被電話鬧鐘叫醒了後,做過梳洗,然後吃過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煮的早餐後,我便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同上學去。
 
最初小紫煮的早餐連個形也成不了,不過由身體被調換直到現在已經快有三個月,小紫的廚藝多少也有進步,至少我不會再見到有焦黑色的香腸從廚房爬出來求救。
 
但小紫煮出來的食物味道不是太淡就是太濃,有時更難以入口,實在是叫我不知道吃不吃好。
 
順帶一提,現在的午餐也是帶由小紫準備的午飯便當。
 
媽媽的學業成績也勉強地追上來了,這全靠她每天比別人更努力去溫習的關係。
 
她只有小六程度的學歷,要在短短快三個月的時間追上中四的程度,不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實在不行。
 
中文科和通識科的成績還算可以,數學科不過不失,不過英文科就慘不忍睹。
 
小紫的英文科本來也是慘不忍睹,所以也沒甚麼失去就是了。
 
數學科雖然已經追上了中四的進度,上次的測驗她也合格過關,但依然是全班成績最低的一個。
 
題外話到此完畢,和媽媽一同回到學校去後,我們把書包放下。
 
接着媽媽就去了聊天,而我則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這是關於巫小翠和我之間的對決事情。
 
昨天愛恩社長用來打我頭的宣傳海報告訴了我知道香江文創小說學生組已經接受報名。
 
以防巫小翠忘記了報名,或者以此為理由不承認對決的事情,我多少有負責要提醒她。
 
不過,有些事情很奇妙的。
 
當不想要見到一個人的時候,那個人總會出現在自己左右,但當想要見她的時候,她卻消失在自己左右。
 
不知道巫小翠到底是怎樣,在課室中不間她的身影,在她的坐位上也見不到她的書包。
 
我走到一心和家寶身前去,問道關於巫小翠的事情。
 
「啊?天從這麼關心人家的耶。」
 
「莫非…難道…呵呵。」
 
他們兩個一臉惡作劇的,不用說都知道,他們是想要說我對巫小翠有意思。
 
在班房內稍微關心一個異性,就會被別人說對那位異性有意思,這實在是常見的情景,我見怪不怪了,我只回答:
 
「今天的作文功課你們自己解決好。」
 
「天從哥你今天好帥。」
 
「這麼帥的天從哥又怎麼可能看得上巫小翠那史前恐龍呢。」
 
因為巫小翠不在,所以家寶才敢說她是史前恐龍,要是巫小翠在這裡的話,說不準家寶會被變成史前恐龍了。
 
「那麼,巫小翠回校了沒?」
 
我問着一心和家寶,他們兩個只是互相對望,看樣子誰也不知道巫小翠回校了沒。
 
「天從哥,我和一心是最早回校的,但到現在都未見過史前恐龍,可能到了博物館被收藏了。」
 
簡單來說就是巫小翠未回校。
 
巫小翠未回校我也無可奈何,只好晚點再找她,提醒她去報名參加香江文創,或者我親自跟她一起去報名,免生忘記甚麼的意外。
 
接下來我等着巫小翠回校,不過直到上課鐘聲響起,都未見她的身影,然後到了午飯時間,她也沒有出現過。
 
她在班上沒朋友,所以也打聽不到她為什麼沒有回校。
 
既然到現在還未見到她,那麼提醒她去報名的事情就先擺到一旁去,反正日子還有很多,不用趕着去報名。
 
吃過了午飯,現在就是處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的時候。
 
現在的我得去找思賢,把我昨晚完成的大綱以及寫了十分之四的劇故事交給他過目。
 
我獨自去了戲劇社活動室,然後推開了門,就看到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都在,一旁還有幾個戲劇社成員,但未見思賢的身影,可能他還在吃午飯。
 
不過,當我環境全場的時候,發現了有一個局外人在這裡。
 
她不是「小寫會」的成員,也不是戲劇社的成員,也不是在場誰的朋友。
 
嬌嫡的身體,綁住了的螺絲卷雙馬尾髮型,中一女生的幼臉,這一位正獨自坐到一旁去的女生正是------
 
「巫小翠!!」
 
我用力地呼叫出她的全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