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小翠在這裡做甚麼?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她不是戲劇社的成員,也不是「小寫會」的成員,與在場所有人都沒有關係,明明是這樣,但她竟然出現在這裡。
 
而且,她不是沒有回校嗎?難道說她是午飯時間才回校的?
 
我帶着有點激動的心情,在呼叫過巫小翠的全名後便走了過去。
 
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第一次見到我會有這麼激動的反應,一時間愣住,只好望着我。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激動起來,但我見到巫小翠,就會有一種莫名火。
 
可能因為想起她做過的那些事情,對媽媽和小紫所做的那些事情,所以我才會這麼激動。
 
我走到坐在一旁的巫小翠身前,因為她是坐着,所以我是由上而下的俯視着她。
 
「妳為什麼在這裡?」
 
巫小翠抬頭望了望我,然後繞起二郎腿,雙手抱在胸前說:
 


「好笑,關你甚麼事。」
 
「這裡是戲劇社和『小寫會』的地方,妳沒事情就別留在這裡。」
 
我豎起手指,直指着門口,意思是叫她離開,或者滾出去。
 
巫小翠擺出一臉「理睬我是神經病」的表情,冷笑了一聲並說:
 
「為什麼我要聽你說,你是這裡的誰?再說,要是這裡所有人都不歡迎我,我走是沒問題,但問題是這裡只有你不歡迎我啊,羅天從。」
 


被她這樣一說,我實在是反駁不了,因為她是對的。
 
我不是這裡的誰,而在坐的人也沒有不歡迎巫小翠,情況就如她所說,我沒權沒力趕走她。
 
巫小翠此刻手托着下巴,抬着着頭半瞇起眼睛望着,這完全是「你奈我何」的欠打表情。
 
我無話可說,只好把一些比較重要的事先說出來:
 
「喂,妳記得我們之間的事情吧!」
 
「記得,我記得,記得到想要立即殺死你。」
 
她瞪了我一眼,那時我心裡立即發出了有生命危險的警號,她真的很想要殺死我,而我也知道原因。
 
「香江文創小說學生組已經接受了報名,妳可別給我忘記。」


 
「羅天從,你現在是瞧不起我是不是,再怎說,這次也是我把你打到十八層地獄去的機會,我又怎可能會忘記。」
 
話聲落下後,巫小翠從裙袋子裡取出了一張摺疊起來的紙。
 
她用力一揚一揮,把整張紙張開了來,而那是一張香江文創小說學生組的報名表格。
 
更重要的是,她已經把所有的資料填好,現在只差遞交。
 
巫小翠在我面前張開這一張填好了的表格,無非是為了證明她沒有忘記,甚至已經準備好,是對我的宣戰報告。


 
「相反,羅天從你應該連個表格都未填寫吧?」
 


一瞬間,我的額頭流下了顆粒大的冷汗,震驚得整個人退後了一步。
 
半瞇起眼望着我的巫小翠,完全說對了我的情況,不要說填寫,我連拿取都未做。
 
我沒辦法回嘴,因為她實在對得對,我只能憤憤地咬着牙。
 
看到了我現在的表情,巫小翠就知道她的話是對了,因而揚起着嘴角笑。
 
我與巫小翠的對話到此為止,要講的說話都全部講完。
 
她不離開戲劇社活動室,就靜靜地坐在一旁去,沒權力趕走她的我,也走到一旁去,等待着思賢。
 
我就靠在窗邊,一臉不爽的,雙手更抱住了胸,向巫小翠的方向別開了臉,完全不想見到她。
 
在班房要跟她待在一起,這是迫不得已的事,但在這裡,在這個課外活動室,竟然也要跟她待在一起,一思及此,我便「哼」了一聲。


 
「天從的。」
 
就在這時,肥宅師兄叫住了我。
 
我盡快調整現在的心情,要是用對巫小翠說話的語氣跟肥宅師兄說話,那就太失禮了。
 
「嗯?」
 
「那個女孩,你認識她的吧?」
 
「我不是很想認識她,不過她是我同班同學,叫巫小翠,順帶一提她是個巫女,會魔法呀巫術甚麼的。」
 
「會魔法巫術?天從的,你想像力真豐富的。」
 


肥宅師兄會不相信巫小翠會魔法巫術,其實我早就預計到,畢竟所有人都認為這些東西都是存在於故事之內,是騙人的。
 
要不是我親眼見過,也深受其害,我也同樣不會相信。
 
「不過的,巫小翠…巫小翠…小翠…她是不是《巫能為力》的那個作者?」
 
「是的,肥宅師兄也有讀過她的作品。」
 
「呵呵,這是北方紅遍一時的作品呢,整個故事都很生動的,似真似幻的,巫術、咒術、蠱術、痋術、百家爭鳴的法術戰爭的,實在不錯。」
 
說到這裡,我忽然想起了我班的中文老師,肥宅師兄就似是他一樣,開啟了傳教士模式,猛說好說讚。
 
愛恩社長這時也近了來,似乎對我們所說的話題很有興趣。
 
「人狼、喪屍、吸血鬼、獸人、龍、鳥人、人馬、西方的魔幻戰爭。」
 
我不是很聽得懂愛恩社長的說話,不過肥宅師兄馬上翻譯說:
 
「意思就是《巫能為力》很像西方魔幻戰爭小說的,各種原素也很是相同的,《巫能為力》就是東方版的魔幻戰爭小說的。」
 
愛恩社長對完全正確翻譯的肥宅師兄瞥了一眼,臉上有一點點的不滿,而肥宅師兄卻「呵呵」的笑了幾聲。
 
接着,愛恩社長望向我,說:
 
「羅天從,你該向她好好學習。」
 
「她?巫小翠?我才不要跟她學習呀!」
 
要我跟那個女的學習寫作的事,我寧靜自學好了,誰會想跟一個敵人學習。
 
愛恩社長想要說些甚麼,但在這時候思賢已經來到了。
 
我反應了過來,馬上從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身旁走開去,愛恩社長見我走開了,便沒趣地把想要說話吞回去。
 
「思賢。」
 
「啊,天從,你完成了劇本嗎?」
 
「完成倒沒有,不過已經寫好了十分之四,而且大綱也完成了。」
 
我簡單地說明了情況,並拿出電話,準備把存放在電腦都的文檔傳輸到戲劇社活動室內的電腦去,讓思賢過目。
 
思賢就讓我先去做,準備一下,好了再跟他說,因為他有一個人要見一見面。
 
「巫老師,這次麻煩了你真不好意思。」
 
巫老師?對於這樣的稱呼,正用USB線把電腦和手提電話連接在一起的我,猛地回過頭。
 
回頭一看,思賢正跟巫小翠說話着,莫非,巫小翠就是思賢要見一見面的那個人?
 
「拿去吧,你的劇本。」
 
「萬分感謝。」
 
巫小翠拿出了一疊用釘書機釘裝好的紙,而那是劇本。
 
此刻我明白到,這一份劇本,不會是思賢下一部要演出的劇,而正正是即將要演出的劇《蘿蔔歐與朱麗菜》。
 
現在到底發生着甚麼事情,即使是旁觀者都會明白。
 
思賢做了個雙重保險,一方面讓我寫劇,而另一方面就讓巫小翠寫同一部劇,然後從中選出最好的一個。
 
我是最近才加入「小寫會」的人,思賢也認識了我不到十日,對我的實力相當不清楚,而這次的演出卻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沒辦法完全信任我的思賢就另外請求了巫小翠幫忙。
 
巫小翠跟我不一樣,她是已經出道了的作家,寫出來的作品再差也有一定的質數,比起我的會寫出來的作品,思賢更能夠信任。
 
在昨天社團活動時間,思賢是遲了一會才出現的,我相信他就是在這個時間內去了找巫小翠幫忙。
 
怪不得思賢昨天會給我下台階,讓我不必去插手劇本的事情,原來是他已經找了巫小翠幫忙,我卻堅持去幫他,實在是笨。
 
巫小翠應該在昨日回到家後就開始寫作,連夜趕工,寫得連上午的課堂也不上了。
 
我相信,要不是今天是下午截稿,巫小翠可能連下午課堂也不上。
 
而正因為這樣,她能夠在限時之前,把整個劇完成,跟我完全不一樣。
 
她就是這樣,為了寫作,可以連課堂也不去上,就算現在的課堂都與上學期考試有關係,她也可以棄之不理,為了寫作她能去得盡。
 
這就是出道了的作家?
 
在我目瞪口呆着的時候,在手機裡的文檔已經傳輸完成,而巫小翠的劇本思賢也快速過目完畢。
 
思賢沒有先下結論,沒有立即就採用巫小翠的劇,反而走了過來,問我的準備情況。
 
他可能是想給我個機會,或者下台階,總好比連看都不看就否決了我的寫的劇本,這樣很傷人心的。
 
我不知道思賢想怎樣,但我依然把我未曾完成的劇本開啟了給他過目,就連大綱也一起開啟。
 
思賢正過目着劇本和大綱,而這時巫小翠向我投來了一個眼神,以眼神向我說話。
 
「到底思賢會採用那一個人的劇本,顯然易見。」
 
巫小翠很有自信的笑了一笑,完全認為自己已經被採用,這是勝利者的笑容啊。
 
雖然這次沒有事先說要決甚麼勝負,但既然兩個人的作品對比了,要被決定採用和否決,就很自然是一場對決了。
 
難道我又要輸一次給巫小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