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我所寫的劇本正與巫小翠所寫的劇本正進行着比較,我的心裡就猛跳動着。
 
情況就好像已經進入真正的對決,於香江文創小說學生組的對決一樣。
 
我很渴望要贏過她,在她善長的領域上勝過她,但我知道現在我的實力和準備都不足夠,即使我多渴望都未必能贏到她。
 
巫小翠就以自信已勝利的表情望着我,我就以含憎咬牙的表情望着她。
 
久良,思賢把我未完成的劇本和大綱讀完。
 


我和巫小翠的劇本全部都過目完畢,思賢是時候把結果公佈出來。
 
我和巫小翠就望着思賢,一個緊張,一個輕鬆,而我當然是緊張的一個,然後,思賢說:
 
「對不起,兩個都不能採用。」
 
當下,我差點就要叫喊出「甚麼」這兩個字,很不容易才忍住沒有叫出來。
 
巫小翠和我的反應一樣大,她頓時全身僵直,一臉難以置信和震驚的。
 


在聽到消息之後,她就快三步拼兩步的走過來,連聲問道:
 
「羅天從那傻B的劇本不被採用是正常的事,但為什麼連我的也不採用?」
 
聽到巫小翠說我是傻B又說我的劇本不被採用是正常,這種被別人完全瞧不起的感覺真叫我不爽。
 
不過我也覺得奇怪,自己的劇本沒有被採用,我自知理由,但為什麼連巫小翠的都不被採用呢?
 
巫小翠和我都等待着思賢的回答,思賢搔了搔後腦杓,思考好應該怎麼說後,便說:
 


「巫老師的劇本故事,其實很精彩的,連場的黑幫火拼,飛車追逐戰,到最後朱麗菜被捉住而蘿白歐身負重傷都要救她的一幕,更是引人入勝。」
 
我覺得巫小翠真是厲害,雖然我沒有讀過內容,但聽思賢的簡介,就覺得這會是一部很緊張的故事。
 
但更厲害的是思賢,他把巫小翠的劇本過目的時間,只不過是我拿出USB線把手機連接到電腦,並傳輸兩個Word文檔的時間。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竟然就閱讀出這麼多的內容,簡直是閱讀的怪物。
 
聽到思賢這樣稱讚自己的劇本故事,巫小翠感到很自豪和高興。
 
但接下來,思賢豎起一隻手指,說:
 
「不過,巫老師的劇故事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到底是甚麼問題,是因為沒有賣萌場面嗎?」


 
「哎…這沒有也可以吧。不,其實這是出問題的是劇的本質。」
 
劇的本質?思賢的這一句話把我和巫小翠都弄得糊塗了。
 
看到我和巫小翠都是一臉不懂的表情,思賢馬上就解釋說道:
 
「這是一部舞台劇,而且演出的場地是學校的禮堂舞台,試問要怎樣才能做出黑幫火拼,飛車追逐戰呢?
 
即使場地許可,有夠大的,但我們也製作不出來,這不是身為學生的我們能夠做到的,要重現劇本中的內容,這已經是電影級的製作。
 
所以即使巫老師的劇本再精彩,我也沒辦法採用,應該說沒辦法演出劇本。」
 
聽完了思賢的說話,巫小翠很不甘心地低頭咬牙。
 


雖然她很不甘心,但她的確是犯下了嚴重的錯誤。
 
這並不是故事和寫作技巧上的錯誤了,而是對本質的錯誤,畢竟寫小說和寫劇本是不一樣的,劇本可是要演出來的啊。
 
演不出來的劇本,任由它再精彩,都只是空談而已。
 
「接下來我想問一下天從,你的劇本令我有點吃驚,因為你好像把所有事物設定更改過。」
 
思賢實在是厲害,只不過是短短的時間,就把我寫的劇本透徹了解,連我把所有事物設定更改過都知道。
 
「是的,因為我發覺劇本本身的設定有問題,所以我自己修改了一下。」
 
「嗯,可以請你講解一下嗎?」
 
「在昨天我讀到背景設定時,有一點我是想不通。


 
既然蘿蔔歐是黑幫老大,他根本不用理會朱麗菜爸爸的反對,直接搶人就走。
 
這是絕對會發生的事,加上朱麗菜也是愛蘿蔔歐的,當蘿蔔歐來搶人時一定會甘心情願地被搶走。
 
如果是這樣的話,以後的劇情根本接不了下去,所以我才設定更改了一下,而主要着重蘿蔔歐方面。
 
原本的設定是,蘿蔔歐是個黑幫老大,豪爽粗魯,大概是這樣。
 
但經我手之後,蘿蔔歐依然是黑幫老大,但他是個繼承人,他的爸爸就是上一任的黑幫老大,而現在傳到他的手裡。
 
本來是豪爽粗魯的他,現在依然是,不過這是他表面裝出來,在內心其實很沒自信,也很膽小。
 
另外,他雖然是黑幫老大的繼承人,但蘿蔔歐根本不想要繼承的,他只想要常一個普通人。
 


這樣的設定更改,就能無違地接寫以後的劇情,讓劇情正常化了。」
 
我把自己留意到和更改設定的想法,全盤托出告訴了思賢知道。
 
思賢點着頭,口中喃喃說着「原來如此」,這多少是喜出望外的表情。
 
我留意到一同身在現場的肥宅師兄和愛思社長,他們兩個應該也聽到我剛才的說話。
 
肥宅師兄雖然是低着頭用他的手提電腦進行寫作,但他卻是笑着,樣子很是高興。
 
一旁的愛思社長則是抱着胸,一臉滿意和自豪的表情。
 
我不知道他們兩個有這樣的反應到底代表甚麼,而就在這時,思賢開口說道:
 
「天從的見解很是獨到,這一層的不合理我自己也沒有理意到呢。」
 
被思賢當面稱讚我的見解獨到,我實在覺得很不好意思,只好苦笑以對。
 
在我身旁的巫小翠卻「哼」了一聲,低聲不滿地說道「甚麼獨到的,還不是走了個運罷了」,她真是叫人感到討厭。
 
不過,既然思賢都對我的見解表示讚賞,那為什麼他卻不採用我的劇本。
 
這一點我沒辦法想得通,所以連忙追問過去,而思賢則回答我,說:
 
「先不論寫作技巧,只講內容吧。
 
雖然天從你的劇本沒有巫老師那種本質上的問題,當中的內容我們都能演出,不過,劇情方面並沒有很吸引。
 
沒有很吸引這說法是不太貼切,應該說是平淡。」
 
被當面說自己寫的劇故事平淡,這種打擊真是叫我有點受不了。
 
接着,思賢把我的劇故事平淡之處講論了一會,好讓我知道自己出錯在那裡。
 
思賢其實也想要講講我的寫作技巧方面的問題,不過時間關係他就略過去,直接入總結。
 
「巫老師的問題是劇的本質,而天從是內容平淡,因此,我沒辦法採用你們的劇本啊。」
 
以此為總結,思賢以很可惜的表情這麼對我們說。
 
思賢讓我和巫小翠把劇本更改一下,進行修正,讓劇本更附合需求。
 
話雖如此,但我和巫小翠也不知道應該要怎樣修改才對。
 
我的問題是內容太平淡,而巫小翠的問題是精彩得演繹不到。
 
巫小翠是個小說作家,她寫的那部紅遍北方一時的作品更是魔幻系,要她現在寫比較真實的故事,實在是難為了她,但這根本與我無關。
 
我的內容雖然是比較真實,演繹完全不成問題,但內容平淡,不太吸引,若果我要寫得更精彩,就得要花時間去思考,去尋找靈感。
 
距離舞台劇的演出,就只剩下四周,其實是四周都不到,因為今天是第一週的星期四了。
 
再說,道具、服裝、佈景、排練,這等等的事情也是需要時間的,所以實際上能夠寫劇本的時間已經不多。
 
在這樣時間緊迫的情況下,那裡還有時間去尋找靈感,寫出精彩的內容,同時也要讓思賢他們成功演繹得到。
 
本以為寫舞台劇的劇本是跟寫小說一樣,但原來是比小說更困難的。
 
我望向了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向他們投出求救的眼神,希望他們出手相助。
 
但肥宅師兄只是無意義地「呵呵」笑了幾聲,愛恩社長更直接別開了臉,以示她不會插手事情。
 
望見他們兩個的反應,我已經苦心不出來,心裡被煩惱佔據。
 
「其實。」
 
就在我苦惱極,不知道應該要怎樣修改我的劇本時,思賢臉帶笑容地說起話來。
 
「看到天從和巫老師都這麼煩惱,我真覺得不好意思,其實我有一個方法,希望可以幫到你們。」
 
「方法,思賢你有甚麼方法?」
 
「是這樣的。」
 
思賢此刻分別用左右兩手各豎起一隻食指,兩隻手指分別代表了我和巫小翠。
 
然後他對我們說:
 
「巫老師的劇故事很精彩,但我們沒辦法把劇中內容演繹,相反,天從的劇故事我們能演繹,但內容卻很平淡。」
 
思賢的話說到這裡,我的心裡便翻起了個激靈,我好像已經知道了思賢想要說甚麼,好像已經明解了他說的辦法。
 
巫小翠也不是個笨蛋,她也和我一樣,已經猜到了思賢說的方法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
 
此刻,我們兩個都露出了「不會吧」的吃驚表情。
 
明明我和巫小翠是水和油,但此刻的想法一致,表情也是一致,我覺得甚是搞笑和古怪。
 
思賢從我兩的臉色中知道他接下來的說話都被猜到,幫助我們的方法也被知道,但他還是說下去:
 
「既然是這樣,你們兩個合作寫一部劇,不就既能精彩又能演繹嗎?」
 
「要我跟這傻迫合作!!??」
 
「要我跟這傢伙合作!!??」
 
果然!!思賢果然是想要我和巫小翠合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