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時間來到了第二天,現在是星期五。
 
稍微數一數月曆,距離聖誕週會只剩下剛好二十天的時間,這當然是包括了星期六日,也計算了聖誕週會當天。
 
在這二十天內要做好劇本,同時也要製作好舞台劇道具,以及排演等等,實在是非常緊湊。
 
時間是分秒必掙,為了讓思賢的劇本完成,我得盡快找到這個劇故事原本的作者。
 
只有他才能知道要怎樣寫才能讓這部劇既是精彩,同時又能演出。
 


正因為時間緊迫,所以我在昨晚已經展開了行動,以用傳短訊的方式,向思賢問了關於原作者的事。
 
與思賢的交談中,我得知道這個劇故事的原作者,竟然是比我小一年的三年級學生。
 
他叫阿祥,三年級生,因為去年負責寫劇本的中六師兄已經畢業,原身為該師兄助手的他,接替了師兄的工作。
 
我問過思賢到底他是為何事而退去戲劇社,但思賢卻不知道,阿祥退去社團的原因在戲劇社中是個迷。
 
之後我再了一樣關於阿祥的事,把需要知道的事情全都問過後,就輪到思賢反問我。
 


他問到我和巫小翠的合作進展如何,這真是叫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不過傳短訊是有一樣好處,就是扮作沒有讀到,或是已讀不回。
 
這是在傳短訊聊天的方式中,遇上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時最好的應對方法,在面對面的聊天下,根本是用不着這招呢。
 
總而言之,收集到關於阿祥的情報後,我就要在今日行動。
 
說服阿祥,讓他繼續把劇故事寫下去。
 


今早,跟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校了後,我先和她回到課室去,我放下背包然後再去找阿祥。
 
不過在這期間發生了事情。
 
「喂。」
 
就在我放下了書包準備轉身就離開課室去尋找阿祥時,今天比我早到的巫小翠竟然叫住了我。
 
巫小翠竟然會主動說話,把一個人叫住,這可以說是我班上的奇景。
 
巫小翠在班上連一個朋友也沒有,也不會主動去交朋友。
 
午飯時間就會離開課室,選擇到無人的天台用膳,放學更是伴隨放學大隊一同離校,沒有與任何一個人所過交流。
 
這樣的一個女生,竟然在我回到課室放下書包的一刻,主動走過叫住我,實在是奇景。


 
目前在班上的每個人都因為巫小翠突然的主動,而一臉愕然的望住她,她在這一刻成為了眾人的瞧點。
 
巫小翠多少是覺得這一班同學很煩,不過她並沒有理會他們,只是繼續專心於事情上。
 
「喂,我叫你聽到沒。」
 
「怎麼了呀?」
 
我的語氣是有點生氣的感覺,但我不是想找她吵架,只是每次見到她,我都會莫名其妙的覺得火大。
 
巫小翠未有回答,我這一刻實在是搞不懂她,她到底想要做甚麼,是真的想要找人跟她吵架嗎?
 
而這一刻,巫小翠把一疊用釘書機釘裝好的紙擺到我桌面上去。
 


「喂!妳這是甚麼意思?」
 
「甚麼意思?你自己看吧,難道你是盲的?」
 
我差點就想要跟她吵起來,但我努力忍住這口氣。
 
然後我把視線望向她擺到我桌子上的紙,這時我才發現,這是劇本,是《蘿蔔歐與朱麗菜》的劇本。
 
我拿起了劇本,快速讀了一讀,發現了這是由我所寫的劇本修改而成的劇本。
 
巫小翠把我的劇本修改了一番,也順道地為我的劇本寫上結尾。
 
本來我那部被思賢評定為平淡的劇本,在巫小翠執筆的修改下,生色了不少。
 
雖然我的內容被修改過,但我依然認得出這是我的劇本,可見巫小翠在修改的同時也忠於原著。


 
「喂,到底怎樣呀?」
 
巫小翠催促般叫我,她是想要我給意見,告訴她這樣的修改會不會有問題。
 
「我那知,我才看了幾眼。」
 
「嘖。」
 
對於我未能給出意見,巫小翠很不滿地別開了臉,只留下了「嘖」的一聲。
 
現在是怪我囉?真的好對不起呢,大作家,我閱讀能力就是比較差啦。
 
這句話我只能在心裡罵道,這是避免真的跟她吵起來。
 


我可不是思賢,思賢能夠在很短的時間閱讀到大量的內容,也能給出評價和意見,這種能力是要練出來的,而且不是一朝一夕練得到出來。
 
想要知道巫小翠把我的劇本到底修改成怎樣,而我又會有怎樣的意見,那就只好等我認認真真讀完。
 
不過我現在有其他事要做,沒錯,我要去找阿祥。
 
「行啦,我等等再看就好。」
 
我把被巫小翠修改的劇本放到屜裡去,並要轉身離開,去找阿祥。
 
但就在這時,巫小翠卻叫了一聲:
 
「喂,你滾去那了?」
 
「我去那裡又關妳甚麼事呀?」
 
「的確是與我無關,不過傻B你的劇本呢?」
 
「甚麼我的劇本?」
 
「哼,果然,你這傻B完全把事情忘記了。」
 
「不要傻B前傻B後,再說,妳到底在說甚麼話?」
 
「我是在說我那個應該要被你修改的劇本呀。」
 
嘖,原來她是在說那件事,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嗎?
 
昨晚我已經決定了要讓阿祥把劇本繼續寫下去,以阿祥去把劇本寫下去為前題,我當然不可能會去做修改巫小翠劇本的事情。
 
再說,互相修改劇本,這是思賢提出我們兩個合作的事情。
 
巫小翠雖然在當時萬般不願,但她還是答應說同意,不過我可沒同意。
 
我才不想跟想要殺死我而且又加害我家人的妖女一起合作。
 
正因如此,修改巫小翠劇本的事情,我是完全沒有做過,這個想法更從沒出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沒有,我沒有做。」
 
「甚…嘖,你這是甚麼態度,傻B!」
 
「甚麼態度不好呀,妖女!」
 
「我昨晚花盡心機去修改你那狗屁不通的故事,就連表格都沒空去遞交,但你竟然!!」
 
「啊啊,真是辛苦妳了,我才沒有拜託妳做呢!」
 
「你!你這傻B!!」
 
忽然間,四周的燈光突然變得異常地光亮,而且越來越光,像是光芒要從光管中爆出來的一樣。
 
巫小翠這妖女因為很生氣,所以又在施放她那些法術巫術了嗎?
 
這樣的不尋常確實是把課室內的大家嚇倒,但是曾經在學校天台面對過差點要被她殺死的場面,這是不值一談。
 
巫小翠氣得咬牙切齒,牙關都震抖起來。
 
而我,則是一臉大無懼的表情,一點怯意也沒有,直瞪瞪地瞪向巫小翠。


 
我之所以能夠一點怯意也沒有,除了現在的場面是不值一提之外,更重要的是我掌握住對巫小翠來說是最重要的東西。
 
有了那個音樂盒,我根本不用害怕巫小翠她。
 
若果她真的殺死我,她永遠都取不回那音樂盒。
 
班房內的異常情況持續了兩約六七秒左右,便漸漸地平靜下來,燈光都恢復了正常。
 
巫小翠雖然沒再像剛才一樣生氣,不過依然是處於一個生氣的狀態。
 
「沒有你我自己也可以。」
 
她深呼吸了一大口氣,調整好心情後,就留下了這一句話。
 
話後,她並沒有回到自己的坐位,只是獨自地走了出去,離開了課室。
 
她似是衝忙地離去,就連撞上了剛要進入課室的同學也不理會,就這樣直接離開課室。
 
我不知道她要去那裡,而且她要去那裡也不關我的事。
 
班上的同學此刻都望住我,望住唯一跟巫小翠有對話的我。
 
有人的表情是莫明奇妙,有人的表情覺得我好酷,不過就沒有人對於我面對巫小翠的態度而生感討厭。
 
唯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上流露着有點不安和擔心,也有一點點的不滿。
 
我沒理會大家,在呼出一口氣調整好心情之後,便轉身走去,做我本來應該要做的事。
 
剛才與巫小翠的事情,害我浪費了不小時間。
 
在這分秒必爭的情況之下,越能盡早找到阿祥就越是件好事,更希望在早會開始前找到他,盡快把事情解決。
 
為了追趕回被浪費了的時間,我加快腳步,向着三年級的樓層走去,尋找一個叫阿祥的男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