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離開了三年級的樓層,踏過樓梯,並朝課室前進。
 
一路上我回想着剛才的事情,是和阿祥對話的事情。
 
經過了剛才的對話,我知道要說服阿祥繼續把劇本寫下去已經是沒可能的事。
 
再說,我也不想把劇本交給那一種人去寫。
 
回想着剛才自己面對阿祥的態度,我覺得真是很不可思議,我竟然會覺得憤怒。
 


我自問自己是平靜型的人,但在剛才我竟然憤怒得講出那些說話。
 
對一個熟悉的人講,或許不會奇怪,但對一個才剛見面的陌生人,這舉動實在是奇怪。
 
是因為巫小翠的影響嗎?
 
在跟阿祥說話之前,因為我跟巫小翠多少是吵過,而使心情波動,所以才會對阿祥感到憤怒。
 
還是說,因為阿祥那一番說話,他那一份態度讓我覺得憤怒?
 


我不清楚,心裡也沒有一個確實的答案,但這不是重要得去深思的事。
 
得要去深思的事,就是劇本的事。
 
阿祥不會去寫,而我也不會讓他那種人去寫,在當時我下定決心,這個劇本我會寫下去。
 
但問題,到底要如何寫呢?
 
沒想到繞了一圈,結果還是回到這個問題處。
 


早知道又會回到這個問題處,我就別浪費時間去想甚麼解鈴還須繫鈴人好了,害我浪費了一晚時間。
 
自己寫的劇本,雖然能夠讓思賢演繹出來,但問題是內容比較平淡,我自己則是不知道如何去修改。
 
方法倒是有一個,就是思賢所提出的我和巫小翠一起合作。
 
我自己不想要與她合作,原因我不想再多講。
 
但是,單憑我自己,似乎又沒有辦法修改好劇本,沒辦法寫出一個附合思賢要求的劇本。
 
其實我並不是做不到,而是需要更多的時間,但奈何的是,時間對誰來說都不足夠。
 
距離聖誕週會只剩下二十天,要在這短時間之內要寫好附合要求的劇本已經夠難,而且算上各種舞台劇要準備的事情……
 
非常地粗略一算,這部《蘿蔔歐與朱麗菜》必須要在下星期完成,超過這個時間,一切都難以準備。


 
但若果最後時間也趕不及,思賢也只能被迫放棄。
 
因為聖誕週會聽說有關於校際戲劇的人來觀賞,思賢當然想要盡力做到最好,要不是這樣他可能早就放棄了。
 
毫不想放棄的思賢,找來了我幫忙,更找來了巫小翠幫忙,可見他的決心。
 
這麼有決心要完成一件事的人,我可不想見到因為時間的問題,而被迫放棄。
 
既然是這樣,我必須要在限期前完成劇本,但問題是單靠我一個人卻寫不出修改不出附合思賢要求的劇本。
 
想要成功寫出來修改出來,就只能靠着我跟巫小翠合作?
 
我自己一邊思考着這個問題一邊返回課室,而當經過洗手間時,剛好見到巫小翠從女洗手間推門出來。
 


從女洗手間推門出來的巫小翠,看到了我,稍微地呆了一呆。
 
而我看到她,因為腦內正思考着關於與她合作的事,也是呆了一呆。
 
就因為這一刻的呆住,我看到了巫小翠臉上的不對勁。
 
她的雙眼有水汪汪的感覺,鼻頭和臉頰都泛起微紅,這個表情,就似是一個女孩子微哭後的表情。
 
女洗手間…這一張表情…喂喂,她不會是真的哭過了吧?就在跟我吵架之後?
 
不會吧,她是那種惡犬一樣的女生,但在大吼大吠後,竟然偷偷落淚?
 
吃驚和疑惑的表情在這一刻交織在我的臉上,一臉這樣表情的我依然望着巫小翠不放。
 
兩人互望持續了一秒,然後巫小翠就別過了我,轉過了身,向課室的方向走去。


 
在她背向我的時候,我見到她做了個擦眼的動作。
 
這就說明了她真的偷偷躲起來哭泣嗎?因為不想被班上的人見到眼泛淚光,所以做出擦眼睛這個動作。
 
雖然沒有親眼見到,雖然沒辦法知道真相,雖然是這樣,但我的心忽然一緊,就似是良心責備的一緊。
 
明明巫小翠是曾經想要殺我的人,也是加害我家人的人,我見到她落淚,應該要感到心涼暗爽才對,為何我會有這樣的反應?
 
我自己不清楚,但我忽然就想到,會不會是關於劇本的事情?
 
阿祥是以那種不知所謂的態度去寫小說,但巫小翠卻完全不是那回事。
 
巫小翠為了寫這部劇,即使思賢提出要她跟這個被她憎恨得要殺一千次的我合作,她也沒有任何抱怨,馬上就接受。
 


反而我,卻因為與她的過去,而拒絕合作。
 
巫小翠拿着我寫的劇本,毫無怨言地進行修改,努力去做,就連遞交香江文創的表格都先放到一旁去,重視着修改我的劇本的事。
 
她這麼努力,打算與我合作,寫好劇本,但我卻與她吵起來。
 
把她的努力,把她的心意,把她的認真,粉碎了。
 
跟阿祥對話過後,再看到巫小翠,我有點明白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有點過份。
 
所以,當我見到她這個偷偷哭泣過後的表情,心裡才會一緊,才會被良心責備。
 
「巫小翠!」
 
這一刻,我高聲叫住了她。
 
聽到我叫出了她的全名,巫小翠停下了腳步。
 
在她又擦了一次眼睛之後,便稍微轉過了頭,以仇視般的眼睛厭惡地瞥向我。
 
看到她那淚水汪汪的眼睛,我就想起自己那過份的事情。
 
對不起這三個字我說不出來,其實我是想要說的,但在這刻卻開不了口,這三個字成為了當下最難啟齒的話語。
 
「呃…那…那個…其實…」
 
我試着開口,但喉嚨卻似是被卡住,就是發不出那個三字的聲音。
 
巫小翠看到在那邊支支吾吾的我,久久講不出話來,便投了個「浪費時間」的眼神過來,然後就把臉轉回去,對我失去興趣。
 
「等等!我有話要對你說。」
 
我連忙叫住了她,不過她沒有回望我,只是停在原地。
 
對不起甚麼的就算了,啟不了齒,所以我立即把另一伴事搬出來講。
 
「劇本,是劇本,《蘿蔔歐與朱麗菜》的劇本。」
 
「………」
 
巫小翠對我的說話連個顫都沒有,她只沉默着,站在原地,聽着我把話說下去。
 
「那劇本,我沒辦法修改好,也不懂得要如何修改。
 
相信妳也清楚知道,時間有限,在下週完結前,劇本一定要完成,否則思賢來不及時間做各種準備。
 
只有這短時間,我想我是沒有辦法修改好劇本,應該沒有辦法寫得出符合思賢要求的劇本。
 
既是精彩,同時又能演出的劇本,在這短時間裡的確實是寫不出來。
 
我很想幫思賢,因為他真的很努力,很希望他能夠在舞台上演出。
 
因此我必須要完成劇本,這都是為了-------」
 
「廢話連篇。」
 
一句「廢話連篇」突然從巫小翠的口中脫了出來,把我的說話打斷。
 
在話聲落下後,巫小翠微微過了身,側着身子對向我,她現在是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你這種傻B只會是廢話,講了一大堆話依然不知所云。」
 
「嗚…妳這妖女…」
 
我氣得要從太陽穴爆出青筋來,但我想到她那泛起淚光的雙眼,我就努力把怒火舌下肚子裡去。
 
「別再給我繞圈子,說,到底你想幹嘛。」
 
巫小翠這一種說話方式只有夠像愛恩社長,這不是提問,而是命令。
 
明明只是個十三歲的女生,更是我的人生後輩,但她的語氣真叫人討厭。
 
我是有點生氣,但我更知道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
 
於是,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直盯着巫小翠那雙泛淚光的眼睛說:
 
「合作,我要跟妳合作!」
 
既然巫小翠不客氣地命令我講話,我也不用對她客氣,以命令的方式對她說。
 
「我想跟妳合作」「和我合作吧」之類的說話,與「我要跟妳合作」是完全不同,前者是有提問之意,但後者卻是已經決定好,不是在提問而是在通知。
 
跟巫小翠合作,多少是不願意,但要是不跟她合作的話,劇本就不可能完成。
 
巫小翠能為了劇本跟被她憎恨的我合作,我也能為了劇本跟這妖女合作。
 
我不知道一個作家是不是要有這樣的寫作態度,也不知道一個寫手是不是也要有這樣的寫作態度。
 
但我知道,若果我要成功寫出這一部劇,完成這一部劇,這種態度是不可不備的。
 
聽到我的話後,巫小翠只是盯了我一眼,然後就別開了臉,一句話也沒有說。
 
沒有說「我反對」,更沒有說「我同意」,她只是別開臉而已,然後步回去課室。
 
雖然如此,但我已經當作她默認。
 
就在這一刻,我和巫小翠,這對冤家仇敵的合作,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