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巫小翠開始了合作的關係,雖然是這樣,不過………
 
「妳為什麼一定寫飛車戰,妳到底有沒有想過思賢他們是沒辦法演出這一幕!」
 
「你懂個毛啊!黑幫戰鬥除了槍戰當然就是飛車戰啦!」
 
「我們不是在寫電影劇本!妳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思賢他們要怎樣演出呀?」
 
「啊,難道你像你那種家務考驗就可以啊?這種主意白痴又無聊!」
 


「至少我的主意能演出來呀,那有像妳的!修改了跟沒修改了有何分別!」
 
「沒有爆炸場面,沒有警察,沒有碰撞,也沒有槍戰,這樣的修改已經是最大的退步了!傻B!」
 
「妳硬是要飛車甚麼的,GTA玩太多玩傻妳了嗎?妖女!」
 
「你這傻B!」
 
「妳這妖女!」
 


我和巫小翠的合作大概就是這樣。
 
雖然我們兩個已經正式合作,但意見完全不能一致,時不時就吵了起來。
 
不過,我和巫小翠的吵架,卻引起了班上的同學們好奇。
 
平時根本沒可能聽到巫小翠的話聲,但現在整個班房內卻充斥了她與我對罵的聲音。
 
就是這個一反常態的情況,讓班上的同學都好好奇,同時也有些人覺得我好厲害,竟然敢跟巫小翠說話甚至吵架。
 


巫小翠為我的劇本進行了修改,而我也利用了上課的時間把劇本讀完。
 
但問題依然是存在,雖然巫小翠把我那平淡的內容,修改得精彩,同時又不會過於天馬行空,不過依然是思賢沒辦法演出的內容。
 
她硬是要飛車槍戰甚麼的,就好像沒了這些戰鬥元素就會死,劇本便會枯萎。
 
就似市面上那些輕小說,沒有賣萌賣肉就會死,沒有賣萌賣肉是絕對不行。
 
槍戰要演出還可以靠着音效,以及市面上的氣槍勉強演出,但飛車根本是演不出來。
 
我跟她說這是不行的,她卻像個小女孩一樣耍任性,真是氣壞了我,結果我們就這樣吵起來。
 
「天從,小翠,你們兩個冷靜點吧,那個,先吃吃午飯吧。」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揮動着胸前的雙手,慌慌張張地力勸我和巫小翠。


 
正如媽媽所說,現在其實是午飯時間。
 
正常來說我會跟媽媽和小紫的朋友一同吃午飯,而巫小翠也會到天台上去吃午飯。
 
但因為劇本的事,我們兩個竟然聚在同一張桌子上,吃着午飯同時討論着劇情,這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事。
 
當然,直到現在,我們連一口飯也沒吃過,全都是因為意見相阻的問題。
 
雖然我和巫小翠都聽到媽媽的說話,不過我們都沒有理會,依然繼續吵架,媽媽看到後只好苦笑。
 
然後時間來到了放學後的社團時間。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依舊前往了女子網球社,而我和巫小翠則前往戲劇社,而我們的吵架依然持續下去。
 


「思賢你說說她,這種劇情那能演得出來,她腦袋看來到長草的。」
 
「哼,腦袋長草的不知是誰,你的那種劇情無聊又白痴,思賢,行好好的你就說說個傻B吧。」
 
「別再叫我傻B,妳這妖女!」
 
「我就是要說呀,傻B!傻B!傻B!傻B!傻B!傻B!」
 
我們就在思賢的面前吵來吵去,思賢多少是想要勸架,不過又插不進話來,一臉苦笑。
 
「思賢,我實在沒辦法跟這妖女合作,再這樣下去,不要說劇本,我可能會被她變成一隻GAP一聲的青蛙!」
 
「啊啊,那我就實現你的願望,讓你當一隻GAP一聲的青蛙吧!」
 
「GAP!!!!!!!」


 
這不是因為我被變成了青蛙而發出的叫聲,而是我突然被人用特賣場紙扇,從後朝頭頂一拍而發出的叫聲。
 
我以為是巫小翠拍打我,但以她的身高連我頭頂都可以摸不到,所以不可能是她。
 
為了知道是誰打我,我立即向後轉身,而當下,我就見到愛思社長很是不悅地拿着特賣場紙扇,雙手抱胸的瞪着我。
 
「再吵下去的話。」


 
愛恩社長再向我瞪了一眼,即使她沒有把話完全說出,我也知道再跟巫小翠吵下去的後果。
 
雖然巫小翠會巫術魔法之類的事,照理來說應該不會害怕愛思社長。
 


但愛恩社長的女王氣實在太強大,冷豔得叫人又敬又偎,巫小翠也被她的強氣嚇得不敢出聲了。
 
「愛恩,謝謝妳了。」
 
「不客氣,小孩不乖就要打。」
 
待愛恩社長走開了後,思賢笑了笑,然後向我和巫小翠說:
 
「我明白你們都很重視劇本,但既然是這樣的話,更不應該吵架,因為吵架是最幫不上忙的。」
 
聽了思賢的說話,我和巫小翠互相對望了一下。
 
「哼!」
 
「哼!」
 
然後在「哼」一聲後互相別開了臉。
 
思賢看到了我們兩個,又再次苦笑起來,對於為何我和巫小翠,他實在是苦惱。
 
我看得出思賢的苦笑中帶有些擔心,這擔心是對於現在的狀況。
 
必需完成劇本的限期越來越近,要是下週都沒辦法完成劇本,一切就如字面所說沒戲唱。
 
找到別人來幫忙把劇本寫下去故然是好,讓兩位寫手合作也是一個好主意。
 
但結果卻是火星撞地球,乾柴烈火,怒火燒不遏。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能不能在限期前完成劇本,思賢就是在擔心這件事。
 
「天從,巫老師,這部劇怎說也是愛情舞台劇,為什麼你們兩個不能像劇中的男女主角一樣呢?」
 
我明白到思賢的苦心和意思,他想讓我和巫小翠和好,然後好好合作。
 
其實我是明白的,若果我和巫小翠沒辦法好好合作,互補長短處,這部《蘿蔔歐與朱麗菜》是沒辦法在限期前完成。
 
我是明白的,是明白的,雖然是明白。
 
但我和巫小翠就是兩塊磁石的同一個極,互相排斥。
 
即使我們兩個都有意思合作,一起把劇本完成,但心有餘而力不足。
 
或者說,其實合著這一件事,本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吧?
 
一個人要寫一部故事,要寫一部小說,雖然會有各種的問題出現,但始終有辦法解決。
 
就好像要寫個怎樣的內容,故事小說的對象是誰,想要帶出怎樣的訊息等等……
 
這些問題都能夠解決得到,而最重要的是,解決問題的方案可以憑自己去決定。
 
是做了個對的選擇,還是做了個錯的選擇,功敗垂成都在於自己。
 
但合著可不同,每件事都得討論。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意見,作者甲想要寫科幻,作者乙卻想要日常輕鬆,要達成共識實在困難。
 
在合著合作的情況下,意見的分歧,沒辦法達成共識,便會完全阻礙事情的發展。
 
更大的問題是,若果選擇了對的主題,這當然是好,但若果選擇了錯的主題,那責任又是誰呢?
 
總不會有人希望自己的故事小說,失敗是因為合作者,失敗是因為非自己。
 
有人站出來承擔當然是好,但若果沒有呢?
 
「並不是我的問題,問題是來自這個傻B。」
 
「根本是妳的問題,妖女。」
 
「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啊。」
 
這次思賢已經沒辦法再苦笑,他已經是嘆氣了。
 
「其實呢,我有一個提議。」
 
聽到思賢突然講出這樣的說話,本來互不相讓地對瞪的我和巫小翠,頓時停下了來,望向了思賢。
 
思賢見我們都因為他的說話而停下來,不禁安心地呼出一口氣,然後開始說道:
 
「我明白到天從和巫老師有着不同的想法和意見,而且很是認真,所以才會發生衝突,對於兩位的認真我很是感謝。
 
不過,再這樣下去,不要說符合要求的劇本,就連一個普通的劇本也完成不了啊。」
 
思賢很是無奈地說着,我在巫小翠在此刻又互相對望了一下,然後又「哼」一聲的別開了臉。
 
「真是傷腦筋」的表情流露在思賢的臉上,他接着說:
 
「想要完成符合要求的劇本而且是在限期前,天從和巫老師就得好好合作,不過照現在這個情況絕對成不了事。
 
合作不了的原因,無非是契合度的問題,所以若果天從和巫老師想要能好好合作,就先得提升契合度。」
 
思賢說得真是簡單,說甚麼要提升契合度的。
 
要是這個世界是遊戲世界還可以說沒問題,吃個提升藥水便能達到效果,可惜這是現實世界。
 
不過思賢剛才說過他有一個方法,他到底有甚麼方法可以改善我和巫小翠的契合度?
 
「所以,思賢,你到底有甚麼方法?」
 
我依照自己的想法去追問,而一旁的巫小翠也等待着思賢的回答。
 
思賢見我們兩個都有了想改善契合度的打算後,先是笑了笑,然後說:
 
「很簡單,你們兩個去約會吧。」
 
「神經病!!」
 
「神經病!!」
 
連思賢的話聲都還未落下,我和巫小翠很合拍地,異口同聲的這麼大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