唃!唃!唃!
 
因為小紫是女生的關系,比起男生更加需要私人空間,即使她性格比較像男孩子,所以她的房門總是關上的。
 
當日放學回家,吃過晚飯和洗過了澡後,我有一件事想要請教一下小紫,所以來到她的房門前叩門。
 
從掛上「請先敲門」門牌的門後,傳來了媽媽的聲音。
 
這是當然的,因為小紫與媽媽的身體被調換了,所以發出的聲音是以媽媽的聲線發出。
 


「甚麼事啊?」
 
「小紫,我有事想要跟妳討論一下,我可以進來嗎?」
 
家有個妹妹就是麻煩點,想要進妹妹的房間都得妹妹批准,不知道將來會不會有要寫申請書的一天。
 
門後沒有傳來聲音,我等了一會,然後房門便打開了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在眼前出現。
 
雖然身體被調換的日子已經有兩三個月,但我始終是沒辦法習慣,眼見現在的違和,實在不舒服。
 


「怎麼呢,哥哥,有甚麼要跟我討論而且要進我房間的?」
 
「呃,這算是件挺重要的事情,所以要閉門會議。」
 
「吓?男生青春期的事情我可不懂啊。」
 
青春期的事情嗎?我不知道想要跟小紫討論的事情與男生的青春期有沒有關,但通想踏入青春期才會有這種問題。
 
「總之,先讓我進來吧。」
 


「啊啊。」
 
小紫放行了我,讓我進入她的房間,讓我進來之後就把門關上。
 
「吶,哥哥,到底有甚麼事。」
 
穿着熱褲和短袖上衣的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坐在床上,盤着裸足,等着我講話。
 
即使是換了身體,小紫喜歡穿褲子的性格依然是沒有改變,不過媽媽喜歡穿裙子的性格也沒有改變。
 
我靠住一旁的牆邊,說:
 
「其實是這樣的,我是想要問…呃…那個…關於…跟另一個一起,在這裡走走,那裡走走…呃…怎說好呢…其實就是…那個…總之就是這樣吧,妳懂的。」
 
「吓?哥哥,你剛剛是在說火星語嗎?」


 
「不,其實我是想問關於兩個人,一男一女的,在街上,會做的事。」
 
我不知道自己講了些甚麼話,就連自己是不是在講地球內的語言也不肯定。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就這樣盤着裸足,手摸下巴,發出着「嗯」的聲音,思考着我的說話。
 
「哥哥,難道說,你想要約會嗎?」
 
「嗚…」
 
我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
 
「真難哥哥沒辦法呢,既然哥哥想要跟我約會,那我就勉為其難啦。」
 


小紫從床上彈起,然後走到她的衣櫃前,開始選擇要穿的衣服。
 
「我也有好長時間沒上街去玩了,自從身體被調換了後,就家務家務,唉,早就想去玩玩了,先此說明啊哥哥,花費你得負責。」
 
「那個…小紫,其實,我不是想約妳去……」
 
瞬間…不,比瞬間還要快,小紫我講出這句話後好大反應的轉身望向我。
 
她衝到我身旁,仔細打量我全身,由頭到腳。
 
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雙手高舉,現在猶如警察檢視小偷的一樣。
 
「哥哥。」
 
「喺?」


 
小紫半瞇起眼睛望着我,這是一個「很有可疑」的眼神。
 
「你是不是對施愛恩用過甚麼噴霧或者催眠術?」
 
「怎麼突然提到愛恩社長了?」
 
「太可疑了,單憑哥哥的姿色,絕對不可能讓施愛恩心動跟你去約會,你絕對是做過了甚麼,快從實招來,我可要報警囉。」
 
「等等!我甚麼都沒做過!再說,我從沒說過要去跟愛恩社長約會。」
 
要是這是小說世界,特別是後宮式的小說世界,平凡如我確實是有機會,但可惜這裡並不是。
 
其實遇到像愛恩社長這麼漂亮又姣美的女生,我已經是好走運了,怎麼會大膽地想吃天鵝肉。
 


「是嗎?看來我誤會了。」
 
「是的,妳絕對誤會了。」
 
「不過話說回來,哥哥到底跟誰約會了?」
 
「呃…這個…可以不說嗎?」
 
「噠咩。」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插腰,一臉非要我說出來不可的表情,更莫名其妙地說了句日文。
 
「我很好奇哥哥會跟那個女生去約會,平時哥哥連跟女生講話都不會,現在竟然說約會甚麼的,我很好奇呢。」
 
小紫把臉迫近過來,停在我的臉前不遠處,雖然那是媽媽那張溫柔的臉,但現在看起來依然是氣勢迫人。
 
「怎樣了哥哥,說吧,那個女生我認識的嗎?是同班的嗎?還是你向我的朋友出手了嗎?」
 
「妳…妳好邪惡啊。」
 
「呵呵,說吧,不然我就要對哥哥用搔癢絕招,嚴刑迫供。」
 
早知道小紫會如此邪惡地追問個究竟,我寧願去問媽媽好了。
 
小紫絕對會對我用搔癢絕招,這點我可以肯定,再不告訴她知道我注定要吃苦頭。
 
「嘿嘿,怎樣了,哥哥,告訴我知道你要跟誰約會吧。」
 
「嗚……」
 
在這一刻,有小紫已經搔了我腰側幾下,我不自禁就發出了呻吟聲。
 
這個妹妹真的好可惡。
 
「是…是…毛…」
 
「毛?」
 
「少……」
 
「毛少?」
 
「取…」
 
「毛少取?毛少取?毛少取?巫小翠!?」
 
然後,從小紫的房間裡,便傳來了響徹全家的大叫聲。
 
在小紫如慘叫一樣的大叫聲響起後的兩秒之內,爸爸就衝進了小紫的房間,以確認發生了甚麼事。
 
不過因為沒有敲門,小紫立即用枕頭把爸爸趕了出去。
 
把爸爸趕了出去後,小紫半瞇起着眼睛,一臉「你到底搞了三小」的表情望向我。
 
「哥哥,難道說,你真的喜歡上了巫小翠?」
 
「聽我說,小紫,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對於這個話題,或者笑點,我已經不想再給於理會。
 
為免小紫再誤會下去,我立即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
 
今天社團時間,思賢向我和巫小翠提出了一個意見或是方法。
 
為了提升我和巫小翠的契合度,讓我們能夠好好合作,在短短的限期前完成劇本的寫作並附合思賢的要求。
 
思賢提議我和巫小翠約會。
 
這是天大的開玩笑,這也是天大的神經病,我和巫小翠都是這麼認為。
 
話雖如此,但我們兩個都知道,再這樣下去劇本是絕對完成不了的,若果沒辦法提高契合度的話。
 
所以,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完成劇本寫作的巫小翠,咬緊牙關,答應了與我的約會。
 
巫小翠對於寫作的態度,又一次叫我佩服,明明我是個她憎恨得想要殺死我的人,但她為了劇本卻忍下去。
 
我當時不甘於輸給巫小翠,於是也立即答應,答應了與巫小翠約會。
 
擇日約會已經不可能,因為劇本的限期將至,已經沒有日可供我們擇。
 
而剛好明天和後天是星期六和星期日,在時間所限的情況下,擇日不如撞日,思賢便決定了我和巫小翠的約會日子。
 
知道了約會的日子是星期六和星期日這兩日後,我們都沒有異議。
 
至於約會的內容,則由我和巫小翠自行決定。
 
是要全日留在電影院,還是要全日留在餐廳,或是要東奔西跑,這些約會內容都是沒所謂,最重要的是可以提高我們契合度。
 
若果我們認為全日留在電影院看電影可以提高契合度,那一做無妨。
 
本以為我和巫小翠會在討論約會行程上又吵一輪,誰知思賢因為知道我們必定會吵架,所以提出一人負責一天的行程。
 
巫小翠負責明天星期六的約會行程,我負責星期日的約會行程。
 
而我,一丁點約會的經驗也沒有,當然不知道要如何應付約會,當我有這樣的危機感時已經是我在找小紫相討的時候。
 
正因為這樣,我現在才會在小紫的房間,找小紫討討論論。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嗯嗯。」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又盤着裸足坐在床上,點頭講話。
 
「就是這樣,所以,小紫,妳有沒有甚麼約會的提示給我?」
 
「為什麼哥哥不去問媽媽?」
 
「媽媽的答案一定是不切實際,是浪漫加夢幻式的答案,所以還是不要比較好。」
 
「嗯嗯,雖然我對約會沒有甚麼心得,但同樣身為女生,我多少都可以幫到哥哥的。」
 
「呼…得救了。」
 
「身為一個男生,必須要好好守護女生,因此哥哥就先進行波紋呼吸的練習,然後再修練幽波紋。」
 
「波紋?幽波紋?」
 
「現在叫我小紫小紫老師!第一課!哥哥!勇氣到底是甚麼?」
 
「吓?」
 
比起問媽媽關於約會的事情,問妹妹更加不切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