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星期六的早上,這一天是我和巫小翠為了增加契合度而展開約會的一天。
 
我和巫小翠相約在十點半在地鐵路線上的「泉灣站」會合見面。
 
昨天問小紫關於約會的事情,到頭來根本甚麼都沒有問到,對於像我和巫小翠這樣的約會,我根本是不知道要做甚麼才對。
 
就在沒有頭緒的情況下,我和家人在家裡吃過早餐,然後更換過冬季服裝後,便出發前往匯合地點。
 
乘過地鐵來到了「泉灣站」後,於地鐵站出口便見到巫小翠的身影。
 


她雙手抱着胸,一臉不耐煩,以及不滿,旁人一見就知道她正在生氣。
 
穿上了冬季便服的巫小翠,感覺是有點新鮮了,因為平時都是見到她穿校服的模樣。


 
我一臉無奈地走到她身前,不打算打招呼,打算直接問她行程如何,畢竟星期六的行程是由巫小翠安排。
 
但當我想要開口的時候,巫小翠比我先快一步,出聲對我吠叫:
 


「你其實可以再慢一點吧?」
 
這一句話,雖然聽起來似是疑問句,但我可以肯定她是在說我遲到,說她等了好久,好不耐煩。
 
要是我真的遲到了,這絕對是我的錯,但我看看電話的時鐘,現在只不過是十點二十分。
 
我比預定時間早到了十分鐘,還要說我遲到?這根本無理取鬧。
 
「我懶得跟妳講,入正題,第一站行程呢?」
 


大庭廣眾跟個比自己年紀要小的女生吵架,再怎麼看錯的都在我身上吧?我才不會做這麼笨蛋的事。
 
聽到了我的提問,巫小翠別開了臉,然後走了開去,並說:
 
「餓了,我要吃早餐。」
 
「等等?吃早餐?」
 
「有異議的話請說,但我不會理。」
 
「喂!等等呀,早餐甚麼的我已經吃過了。」
 
早餐我已經跟家人吃過,現在第一站的行程是吃早餐,這根本是耍我對吧?
 
再說,現在已經差不是十點半的時間,現在吃早餐會不會遲了?


 
我的話是這麼說,但巫小翠根本不想理我,她就獨自一個人走了開去,一個人前行着,頭也不回。
 
「喂!妳沒聽到我說嗎?」
 
「有,所以呢?」
 
「甚麼所以呢?所以妳的行程是不是有問題?」
 
「你喜歡的可以一起吃,你不喜歡的可以到別處去,就算你只是坐着看我吃早餐,我也不會介意,就這樣。」
 
話後巫小翠加快了腳步,向着附近的快餐廳走去,就似是餓了的一樣。
 
我真是被她氣炸了,她這到底是甚麼態度啊?我太陽穴的青筋都爆出來了。
 


雖然是這樣,但我還是跟在她身後,和她一起去吃早餐。
 
我是很不服的,但我知道要以大局為重。
 
要是跟巫小翠鬧翻了,不但沒辦法提升我們的契合度,甚至連劇本也沒可能寫得到。
 
所以就算我很不願意,我也跟隨着巫小翠前行。
 
雖然我們是在一起約會,但行走時,卻不是肩並肩,反而是一前一後,我當然是走後邊的那個。
 
就這樣,我們來到了快餐店,找了個位置坐下,然後巫小翠就去點餐付款,而我因為已經吃過了早餐所以只是呆坐。
 
付款過後,不用一會巫小翠就捧着個炸魚柳炒蛋套餐回來,坐下來了後就一聲不響開餐了。
 
看着她吃早餐,這種無聊的事我才不會做,為了消磨時間,我拿出手機,上上網,玩玩遊戲,解解悶。


 
我自顧自地玩手機,她也自顧自的吃早餐,大家一句話都沒有講過,形同陌路人。
 
在旁人眼中來看,我和巫小翠會坐在一起,只不過是拼桌而已,我和她是不認識的。
 
環視四周的客人,其實大家都似我們這樣。
 
即使是同桌吃早餐,但各自各低頭,玩手機的有玩手機,吃早餐的有吃早餐,說是一家人也無法相信。
 
一個家庭是這樣,一群朋友也是這樣,一對情侶也是這樣,景象十分奇怪。
 
玩着手機的時候,忽然收到一個訊息,這是來自思賢的。
 
打開訊息來看,螢光幕就顯示出思賢傳來的一短文字訊息:
 


「怎樣了,約會已經開始了嗎?順利嗎?」
 
我不禁嘆了口氣,然後手托下巴,另一隻手則進入輸入,回覆道:
 
「開始了,不過並不順利。」
 
「是嗎?那麼約會快樂,不阻礙你們兩個了J。」
 
讀完了思賢傳來的最後一段文字訊息後,我望了望巫小翠,也再望了望文字訊息,不禁就嘆出一口氣。
 
約會快樂嗎?
 
先別說我和巫小翠根本不是那種關係,和她這樣的女生一起約會,又怎可能會快樂?
 
我托着下巴,左思右想,到底怎樣做才能從這次約會中提升我和巫小翠的契合度,而在這時,巫小翠忽然就站起。
 
她整了整衣服,一副離開快餐店的姿態,便立即問道:
 
「喂,妳去那了?」
 
「早餐都吃過了,當然是去下一站。」
 
經我這一問,我才知道巫小翠已經用完了早餐,準備着離去了。
 
她看起來完全沒有打算告訴我她要離去,要是我不問她,她就真的就這樣離開。
 
真是的,這個妖女,她這是甚麼態度啊?
 
我努力把不滿和憤怒的心情吞到肚子裡去,然後從坐位站起來,跟隨在巫小翠身後,一同離開快餐店。
 
接着,我們一前一後的走着,不用一會便來到了一間商場內的書店。
 
「喂,等等,書店不會就是下一站吧?」
 
「沒錯。」
 
「開甚麼玩笑,逛書店對我們有幫助嗎?我是說契合度。」
 
「你要是不喜歡的話,可以去別的地方,我不會阻止你。」
 
聽到巫小翠的說話,真是叫我火大。
 
明明是約會,但所有要去的地方,都似乎是她想去或喜歡去的地方,不是我們都想去的地方。
 
我和她之間根本沒有共識,也沒有交流。
 
現在我只是單純地跟隨她走,似是隻沒有被牽着的狗,要離開要跟隨都沒差別。
 
我正想要抱怨,但巫小翠已經先走一步,進入了書店,這目中無人的舉動又叫我火上加油。
 
本來見到這妖女我就已經會有無名火,但她現在這樣的態度和舉動,實在讓我這把火燒得旺。
 
為了控制自己不與她吵起來,我到了商場的洗手間,用冷水洗洗臉。
 
冬天用冷水洗臉,冷得入骨,不過多少使我燒旺了的怒火減弱。
 
隨後,我自己進了書店,尋找巫小翠的身影,免得她又一聲不響就自己離去。
 
書店不是很大,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巫小翠。
 
多少是有點興幸,她沒有在我去洗臉的期間離開了書店,不然事情就麻煩。
 
我沒有她的手機號碼,想要聯絡她都不行,不過我從沒想過要她的手機號碼。
 
「喂。」
 
找到了巫小翠後,我無無聊聊地看看書櫃上的書籍,而這時,巫小翠叫住我。
 
「怎麼了呀?」
 
「過來。」
 
「吓?」
 
「吓個啥,叫你過來。」
 
不知道她想要搞甚麼,不過我還是走了過去,然後她從書櫃上抽出了一本書,別開着臉遞到我面前。
 
這是一本改編自「迪迪尼」的電影的小說,而且附送了DVD電影光碟,因為附送了DVD,所以價錢並不便宜。
 
英文正式名字我不知道,香江譯名叫「魔法奇緣」。
 
我知道這部電影,這是講述一個活在童話世界的公主,誤墮真實的人間,以童話般的愛情來面對真實人間的愛情,結合了動畫與真實的一部電影。
 
對動漫宅來說,這就是一部所謂二次元女孩來到三次元與男孩開展愛情的故事。
 
因為以前媽媽說很想去看,所以就全家一起看過一次,感覺還不錯看的。
 
我看了看這本書,再看了看巫小翠,然後想了想約會,接着我得出一個結論。
 
「悲劇,妳該不會是想要我付錢幫妳買吧!」
 
「哼,白痴也有個限度,論錢的數量,我必定比你這傻B多,我想要我大可以自己買,又怎可能要你這窮人買東西送我?」
 
的確,巫小翠是一個已出道的作家,她那部作品絕對為她帶來不少金錢收益。
 
「所以妳遞給我看到底是甚麼意思呀?」
 
對於自己不用為她破費付款,我安心得呼出一口氣,但我實在不明白巫小翠用意何在,所以我立即追問道。
 
而巫小翠這終於把臉轉過來,對我說:
 
「哼,我是想問你覺得歌舞劇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