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臉莫名其妙,甚麼歌舞劇,她到底想要表達些甚麼?
 
看到我莫名其妙的表情,巫小翠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
 
「為什麼我會跟這種傻B一起合作……」
 
這句話聽起來抱怨,但其實是暗罵我愚蠢。
 
「思賢的舞台劇劇本已經是以你那平淡但又演繹得到的劇本作為主體進行修改,為了增加可觀性,或許可以加插歌舞,所以問你意見如何?」
 


聽到巫小翠這一句話,我忽然間明白到一件事。
 
巫小翠並不是因為喜歡去書店所以才將約會行程的第二站定為書店,她是在進行資料搜集,為劇本設想辦法。
 
但我反而沒有去理解她的行為,並且一直生她的氣,認為她只是做自己喜歡的事。
 
了解到此點的我,忽然就受到了良心的責備。
 
對於這次的約會,我多少是抱着想盡快結束的心態,面對巫小翠,我更是抱着面對敵人的心態。
 


但巫小翠與我不同,她把我當作合作者,從她剛才問我意見的行為我就知道。
 
對於這次的約會,她更當作是與我討論劇本會議,或是搜尋靈感搜集資料的行動。
 
她對於寫作的認真,和我是不同的層次。
 
這就是巫小翠面對寫作的態度嗎?與她這樣比起來,我是感到自愧不如。
 
「喂,你發啥夢呀!?」
 


被她這麼吼一吼,我從思潮中醒過來,連忙回答道:
 
「如果能加入歌舞的原素,或許能增加可觀性也說不定,至少在我印象中,戲劇社在話劇演出中沒有試過歌舞,這將會是一個突破。」
 
巫小翠會提到歌舞,其實是與她遞給我看的這本書有關係。
 
在「迪迪尼」大部份的作品之中,特別是動畫系列的,都會配上歌曲,而最為人熟悉的便是「魔雪奇緣」中的「LET IT GO」,現在是唱到街知巷聞了。
 
比較經典的作品,如「阿拉丁」、「美女與野獸」等等,當中也有加插歌曲。
 
真人演出的電影到底有幾多部是加入了歌曲,我實在不知道,不過巫小翠遞給我看的這一本改編的小說原版電影,確實是有加插歌曲和舞蹈的。
 
所以她才會拿着這本書,向我講關於歌舞劇的事。
 
歌舞的確是能為一部劇生色不少,但卻存在另一個重大的問題。


 
「問題是,我們可不會作曲。」
 
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其實舞蹈也是另一個大問題。
 
「這點我懂,不過我們可以利用本來就有的歌曲。」
 
「本來就有的歌曲?」
 
「流行曲。」
 
在學校的舞台劇上,加插現時的流行曲,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侵犯版權的問題,但這的確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以我們只剩下一個星期的時間,要寫劇已經很勉強,更要作曲的話,根本是不可能。
 


所以,借用已經存在的流行曲來完成歌舞劇,現在只有這個方法了。
 
之後我們打了個書盯,讀了一些關於舞台劇和歌舞劇的書籍,也快速讀了讀《羅密歐與茱麗葉》這部名著,找找靈感。
 
讀着讀着,找着找着,時間不經不覺來到了下午時間。
 
可能是我們打書盯太久,而且東找西尋,把書櫃的書搞亂,書店的職員都對我們投來了不滿的目光。
 
巫小翠當然沒有理會,她自顧自地找着資料,不理別人的目光,專心於寫作的事情上。
 
但我多少是在意職員們的目光,所以當我注意到職員的目光後,便叫着巫小翠離開書店。
 
巫小翠可能覺得雙腳都酸軟了,因此沒有異議,她還買了之前遞給我看的那本書,似乎是想要從中找找靈感及參考。
 
總之,我們兩個就離開了書店。


 
「我餓了,下午茶。」
 
結帳完離開書店,才剛踏出門口,巫小翠又獨自走去。
 
我這次沒有抱怨她,因為我自己也覺得餓了。
 
剛才一直專注在劇本的事情上,連午飯都忘了吃,現在把劇本的事情放下,馬上就感到餓,相信巫小翠與我是一樣的。
 
和之前一樣,我們一前一後地走着,我走後邊,她走前邊,我只跟着她走。
 
現在正是下午茶時間,各間快餐店的人流比早上的多,巫小翠找了好幾間也沒有位。
 
所以她打算不在堂食,打算叫個外賣就好,我沒多意見,跟她而行。
 


我們兩個排在一條點餐付款的人龍隊伍中,一邊等待人龍隊伍前進,一邊看着掛在牆邊的餐牌,決定要吃甚麼。
 
看了好一會,因為快要排到櫃檯去,所以隨便下了個主意,而就在這時,忽然有人搭住了我的肩頭。
 
我以為是巫小翠,但細心想想她與我的關係是不會有搭肩這種情況的,而且她也不夠高。
 
不知道是誰在搭我肩,於是我向後轉身,望了望,然後對方就傳來了一聲:
 
「果然是你,羅天從。」
 
我一看,一張熟悉的臉孔就在我眼前。
 
他是我「生意」上的客人,更是我的常客,在我眼前的是我的同班同學,是一心。
 
「竟然在這裡見到你呢。」-------我差點就要講出這句話,但我心裡的一種危機感把我的回答想法打消。
 
一心在說話過後,本來還想要跟我聊上一兩句,但他這一刻瞄到了正在點餐付款的巫小翠就在我前邊。
 
他一臉愕然和狐疑,愕然是為什麼巫小翠會在這裡,而狐疑就是為什麼巫小翠和我會在這裡。
 
一心望了望我,又望了望巫小翠,然後對着我以有點難以置信的語氣說道:
 
「羅天從,難道你和巫小翠………」
 
「你認錯人了!」
 
一心的話還未說完,我就當機立斷,立即拉住巫小翠,然後逃亡般跑起來。
 
巫小翠發出了「嗚哇」的一聲,就被我莫名其妙地拉住跑。
 
我沒有回看後方一心有沒有追上來,我怕當我回頭一看就被認得出,我只顧往前跑。
 
沒有目的地向前跑,心裡感覺到距離剛剛的快餐店夠遠後,我終於停下了腳步來。
 
我頓時喘起了大氣,雙肩上下起伏,自己的眼鏡也升了一層霧氣。
 
就在這時,我的手被用力一甩,巫小翠把我拉住她的手甩掉。
 
這刻的巫小翠臉有點泛紅,可能是剛才一直逃亡般奔跑,紅氣湧現的關係吧。
 
「你發啥神經呀!?」
 
她立即就叫我怒吼,而我喘過了一口氣後,便回答道:
 
「妳剛才沒看見嗎?是一心他呀。」
 
「吓?一心?」
 
巫小翠想了一想,到底一心是甚麼,大概想了幾秒,她才知道是我們的同班同學一心。
 
「所以,那又如何,見到一心又如何?」
 
「又如何?妳不明白嗎?這下子我們可能會被誤會。」
 
巫小翠愣了一愣,不明白我到底在說甚麼,既然她不明白,我只好解釋清楚,我說:
 
「一心是滋事份子,妳應該都知道,生事和講是非就是他和家寶最愛做的事。
 
就在剛才,他見到妳和我在一起,一定會被誤會成妳和我是那種關係。
 
回到學校後,一心一定會四周傳開去,到時候大家就會誤會妳和我是那種關係,說不定他已經打電話跟家寶在講了。
 
我可不想要這樣,我可不想被人誤會我和妳是那種關係。
 
我跟妳不是那種關係,更不是朋友,我們只是合作者,是這次劇本上的合作者。
 
只要劇本完成了,這次的事解決了後,我們就沒有關係…不,應該說變回了原本的關係。
 
所以妳明白嗎?
 
我不想傳甚麼緋聞,不想搞甚麼關係,所以我們現在正在做的事,絕不可以給熟識的人見到,免生任何誤會。」
 
我的話說到此時,我的危機感使我眼角瞄到在一旁的事。
 
跟一心出雙入對的好友家寶,出現在我的眼角,而且在家寶身後,竟然有着同班的幾個同學。
 
他們大夥來逛街嗎?早知道就不來「泉灣」這麼熱鬧的地方,現在被他們看到我和巫小翠,絕對會被誤會,解釋也無用。
 
我立即反應過來,想也不想就把巫小翠的手拉起,想要再次逃亡般奔走,直到見不到任何熟人。
 
但就在這一刻,我的手被用地甩開,巫小翠把我的手甩掉。
 
「妳搞甚麼呀!快要被別人看見了!」
 
「滾。」
 
我在想巫小翠是不是用錯詞語,現在應該用「逃」或「跑」,而不是用「滾」。
 
糾正這種事,不是現在應該做,所以我沒有講話,只是再去拉她的手,盡快逃走。
 
但巫小翠竟然向後一縮,使我落了個空。
 
下一刻,她突然猛地抬頭,一雙正漸漸湧出淚水的眼睛頓時映入我的眼中,同時巫小翠對我叫道:
 
「我叫你滾呀!」
 
瞬間,一股力量向我襲來,我的重心一個不穩,屁股便跌坐在地上去,剛才是巫小翠對我施法嗎?
 
巫小翠的舉動和言行,使我愕然,我還未反應過來,就見巫小翠已經跑了開去。
 
當我站起來後,巫小翠的身影就已經消失在我眼前,她已經不知道跑到何處去。
 
在場只剩下喃喃抱怨「她在發甚麼鬼脾氣」的我,以及滴落在地面上的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