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與巫小翠的約會,以莫名其妙加不歡而散作為結束。
 
我乘地鐵回到家門前,按下門鐘,過來開門給我的人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咦?哥哥?這麼早就回來啊?」
 
「嗯。」
 
進到家裡後,我脫着鞋子,而小紫則很好奇我的約會情況,追問道:
 


「哥哥,你跟巫小翠去那約會了呀?」
 
「泉灣。」
 
「有去看電影嗎?」
 
「沒有。」
 
「有沒有發生甚麼事?」
 


「很多事。」
 
「喂呀,哥哥,你這樣回答我根本聽不懂,莫非去到旅館做那些事的時候發現巫小翠原來是男生,令哥哥你受到超大刺激?」
 
「夠了,別再問三問四好不,而且妳身為女生,是不是應該注意自己的言行,甚麼去旅館做那些事的。」
 
小紫頓時呆了一呆,被我這麼突然地罵道,她完全反應不過來。
 
或者是剛才給巫小翠亂發了脾氣,使自己心情差得貼地,所以不小心借題發火。
 


我自知自己做錯了事,連忙向小紫道歉,說:
 
「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講話,我自己心情有點不好。」
 
小紫見我道歉了,也沒有生我氣。
 
可能是從在媽媽肚子裡就待在一起,所以她清楚知道我發生了事,關心着我問:
 
「哥哥,是不是發生了甚麼事?」
 
小紫倒了杯冷水給我,我喝下了後,感覺是冷靜了一點,然後和她坐下來,把今天約會的事情告訴了她知道。
 
由在地鐵站匯合的時候,直到最後巫小翠對我發脾氣的時候,我把一切告知了小紫。
 
或許是有個人願意聽我多少苦水,心情確實是轉好了一些。


 
把話全部聽過了後,小紫立即就嘆了一口氣,樣子十分無奈,並對我說:
 
「唉,哥哥,雖然巫小翠是害我們現在這個情況的大壞蛋,但你這樣也太傷她心了。」
 
「我那有傷她心?」
 
「哥哥,你真是完!全!不懂女生呀。」
 
看到我依然不知道自己錯在那裡,小紫更是一臉無奈,她半瞇起眼睛,手托下巴,為我解釋道:
 
「就在最後啊,你跟巫小翠說的那番話,你知不知道是會很傷女生的心呀?」
 
「我又怎可能會知道。」
 


「所以巫小翠才會發你脾氣,只能說你自找的呢,哥哥。」
 
「我到現在還是搞不懂。」
 
「笨~蛋~哥哥你這番話,不就等於跟巫小翠說不想與她扯上任何關係,既不想是情侶,也不想是朋友,可以的話連敵人也不做,總之就是不想和她有來往。」
 
「當時的話大概是這樣吧,而事實中也確實是這樣。」
 
「就算是事實也不能這麼直接講嘛。」
 
這刻我多少明白到為何巫小翠當時會發我的脾氣,也知道她為什麼會泛起了淚水。
 
情況就是善意的謊言,惡意的實話,應該就類似是這樣。
 
有些時候,即使事情的真相是這樣,也不能夠盡說實話,這或許就是處世待人之道,但對於這樣的處事方式是對是錯,我卻不知道。


 
看到我多少是明白了事情,小紫笑了笑,不過她這一笑並不是因為我搞懂了而笑,反而是另一件事。
 
「雖然哥哥欲挺笨的,竟然講出這樣的說話去傷巫小翠的心,不過一想到她是害我和媽媽變成現在這樣,我多少是覺得心涼呢。」
 
「看來小紫妳也很討厭巫小翠。」
 
「何止討厭,簡直是恨死她!!」
 
我想,在家中唯有媽媽這麼天真的人,才不會討厭巫小翠或憎恨她。
 
不論是家裡,就連學校裡,應該也只有她才對吧?
 
像巫小翠這種女孩,到底有幾多人會不討厭她,我多少感到好奇。
 


這時小紫「啊」了一聲,似是想起了甚麼,然後跑到一旁,把一個東西拿了過來。
 
這是一個速遞公司寄件的專用袋子,上邊貼着已經填好的速遞表格,仔細一看我就發現這是速遞過來我家的袋子。
 
「寄一個速遞袋,誰這麼無聊?」
 
「不知道呢,不過上邊寫是寄給你的,哥哥。」
 
「寄一個速遞袋子給我?」
 
我完全是不懂,一頭霧水的,到底是誰會寄一個速遞袋子給我?
 
通常貼在袋子上的速遞表格會有寄件人的名字和地址,地址的確是有,但這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地址,而且寄件人的名字寫得很不清不楚,無法閱讀。
 
我問小紫知不知道是誰寄的,但小紫也只是幫我簽收,對於寄件的人一概不知。
 
接着小紫便走了開去,回到房間盤着腿玩電腦遊戲。
 
我坐在沙發上,百思不得其解,完全沒想到會是誰寄這東西給我。
 
摸了摸袋子,我發覺除了袋子裡邊是有東西的,並不是空。
 
稍微摸了幾下,裡邊的長長方方,很薄,就似是個信封。
 
不打開袋子來看就沒辦法確認裡邊的東西,為了知道是甚麼,我只好拿出剪刀,把袋子打開。
 
但就在這一刻,我腦內打起了個激靈,巫小翠的臉孔在我腦內一閃而過。
 
我忽然間在想,會不會是巫小翠報復我,報復我傷了她的心,所以在袋裡施了法,當我打開了後就會變成一隻GAP一聲的青蛙?
 
這很有可能,畢竟她是巫女,會巫術魔法甚麼的。
 
再加上,她已經害過我的家人,也曾經想殺死我,今天發生的那件事,說不定使她下了殺機,要取我命?
 
說不定當我打開袋子後,袋子就會爆炸,或者裡邊的東西變成毒蛇,把我咬死。
 
一思及此,我立即流下了顆粒大的冷汗。
 
我想要阻止自己打開,但已經太遲了,手起剪刀落,在我激靈打響時我已經打袋子打開來了。
 
這刻我心叫不妙,立即把袋子拋開。
 
袋子隨我拋開去後,撞在牆上,隨後摔到地面去。
 
然後……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沒有爆炸,沒有毒蛇,也沒有GAP一聲的青蛙,一切都好平常。
 
是我多疑嗎?我不知道,但我還是找了兩雙筷子,以筷子代手接觸袋子。
 
一切沒有異常,我把袋子夾到桌子上去,也小心翼翼地把裡邊的東西拿出來。
 
本以為裡邊的東西是個信封,誰知道的確是個信封。
 
速遞一個信封給我?
 
信封純白色,沒有特別,很普通的一個信封,沒有異常。
 
我想要用手去打開,但一想到可能是巫小翠為了讓我放下戒而設的陷於,袋子為虛,信封為實,我還是以筷代手把信封打開。
 
戰戰兢兢地打開後,發現依然是沒有異常事件發生,而信封裡頭,卻有三張紙。
 
我還是不敢用手直接拿出,依然用筷子把裡邊的東西取出來,並放到桌面上去。
 
而我取出來的三張紙,不是咒術符,也不是僵屍符,而是兩張嘉年華入場門票,以及一張便條。
 
雖然我還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我肯定了一件事,就是這份速遞的寄件人不是巫小翠。
 
再怎樣想都好,她也沒理由會寄嘉年華入場門票給我吧?
 
我呼出了一口氣,放下了戒心,終於用手把兩張門票和便條拿起來。
 
讀一讀便條,我馬上就明白,這份速遞果真不是巫小翠寄給我,寄這份速遞給我的人原來是思賢。
 
在便條上寫着「收到了門票後請致電給我----思賢」這句說話,讀過了後我就明白這一切。
 
自己疑心真大,竟懷疑着巫小翠想要對我進行報復,但她這種人就是會叫我有這樣的懷疑。
 
接着,我就撥了思賢的電話號碼。
 
「喂喂?」
 
「思賢,是我,我是天從,我收到了你寄過來的門票了。」
 
「咦?這麼快就收到了?這麼說你現在在家裡吧?約會這麼快就結束了?」
 
「別提約會的事。」
 
思賢會知道我家地址的原因,經我一問,原來是向愛恩社長問來的。
 
「所以思賢,這兩張門票是甚麼意思?」
 
「嗯,像天從這樣的男生我見過很多,相信你對於明天的行程是完全沒有點子的,對嗎?」
 
「確實是這樣。」
 
「正因如此,我已經為你準備好行程了,就是那個嘉年華會。」
 
說到這裡,我拿起了嘉年華會的入場門票來看,發現這是「仲環」已經開幕了幾個月嘉年華會,正確來說是遊樂場。
 
雖然規模不及香江有名的主題公園「海水公園」,但少說也是「仲環」的地標,當中也有機動遊戲和各式各樣的攤位遊戲。
 
「相信天從你也見到了,這是仲環的嘉年華會的入場門票,明天就跟巫老師一起去玩吧。」
 
「這樣啊……」
 
「反正你也對於明天的行程沒有點子,就這樣決定吧,相信可以提升到你們的契合度的。」
 
我不知道到嘉年華會去玩,是不是對提升我和巫小翠的契合度有幫助。
 
但是,我就正如思賢所說,對於明天的行程沒有想法。
 
既然思賢給了我一個提議,我又為何謝絕呢?
 
就這麼決定吧,明天,與巫小翠約會的最後一天,行程將會是「仲環」的嘉年華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