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星期日,今天是後巫小翠約會的最後一日,而約會地點將會是「仲環」的嘉年華會,其實是遊樂場。
 
因為昨天與巫小翠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使得昨天的約會以失敗為結束。
 
我怕今天也會出意外,例如巫小翠不肯跟我的行程安排,或者用巫術魔法襲擊我,使我屈服於她。
 
所以我今天帶上了秘密武器,那便是對巫小翠來說很重要的音樂盒。
 
那個東西我一直放在家中,我隨時都能拿到手。
 


不過昨晚發生了點意外,當我把音樂盒拿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手滑了一下,差點就把音樂盒掉在地上。
 
還好反應夠快,下一刻就抓緊了,真是出了一身冷汗。
 
但正因為這樣,我無意中把音樂盒打開了,看到音樂盒裡邊的情況。
 
除了音樂盒一般的機械結構外,我發現在蓋子的背面,竟然有一張發黃的照片。
 
發黃的照片上有一位老婆婆,以及一位小女孩。
 


因為沒有那雙螺旋卷馬尾,我差點就認不出來,在照片中的小女孩是巫小翠,這是一張她小時候的照片。
 
照片中的巫小翠,笑容滿臉,看起來很是可愛,也很活潑地抱住了老婆婆,笑得相當開心。
 
真是跟現在的巫小翠相當不同,現在的巫小翠與還在小女孩時的她,根本是兩張臉,我也懷疑着是不是同一個人。
 
現在的巫小翠,她的一張女孩臉上,似是有着憎了全世界的表情,從沒有笑過。
 
……不,她的確是有笑過,就是她一個人在天台時轉動着這音樂盒的木柄使音樂響起的時候。
 


除了那個時候,她就是板起臉的,叫人好不想靠近她。
 
看過這張照片,發覺沒再有值得看的地方後,我便蓋上了。
 
我拜託了思賢傳話,約定巫小翠於十一時在「仲環」地鐵站等,同時叫她把早餐吃完才好過來。
 
而現在,我就站在約定的位置,等待巫小翠的出現。
 
明明昨天比我要早到,但今天卻遲了十分鐘才來到。
 
我們兩個見了面,我沒有抱怨,她也沒有說對不起。
 
我猜大家都只想這場約會盡快完結,所以都不想跟對方講甚麼話,隨便去嘉年華玩玩就算。
 
完成了約會後,見契合度沒有上升,那就只好認命,或者強行把劇本寫好就算了。


 
就這樣,我們向嘉年華會出發,步行過去。
 
因為今天的行程是由我決定,所以今天是我走前邊,巫小翠走後邊,但依然是一前一後的走着。
 
我擔心巫小翠會在我後方偷襲,因此我把一隻手插入褲袋子裡,握着被我帶出來的音樂盒。
 
要是有甚麼風吹草動,我就拿出來威脅住巫小翠。
 
一路上無話,兩人只默默走路,而也沒有甚麼風吹草動。
 
走了一會,我們便到達嘉年華會會場了。
 
雖然現在依然是早上時間,但已經人流湧湧,在售票處那裡已經排出了長龍,在進場閘口排得更長。
 


始終這裡不是「海水公園」這麼大規模的公園,沒辦法讓太多人進入,會出現排隊實在是正常。
 
我發現在這裡的遊人,大部份都是遊客,國內國外都有,黃皮膚黑皮膚白皮膚的都有,但本地人實在少得非常。
 
思賢給我的入場門票不是VIP用,再加也沒有VIP票,我和巫小翠也只好乖乖排隊。
 
排隊中,我兩也是無話,我玩我的手機,巫小翠讀她昨天買的書。
 
沒有閒話,也沒有劇本討論,連吵架也沒有,大概是昨天我那一番說話,才使得我和她出現現在的情況。
 
但我不志在與她講話,所以沒所謂。
 
排到入場,已經是十二點的時候。
 
雖然這裡規模不大,但我在進場時還是拿了一張地圖,這樣便可以瀏覽得到一切的設施了。


 
機動遊戲有幾個,摩天輪和那個在天空轉來轉去的很受歡迎。
 
但除了摩天輪之外的機動遊戲,因為太過刺激,所以我不敢去玩。
 
要是小紫見了,一定會嚷着「去玩啦去玩啦去玩啦」,然後就會見到我在機動遊戲中慘叫的畫面。
 
明明是個哥哥,但比妹妹還要膽小,多少是感到丟臉。
 
不過小紫不在這裡,我就可以不去擔心被強迫玩機動遊戲了。
 
或許巫小翠想要去玩,但今天的行程是由我來決定,昨天她都沒有問過我意見就決定了一切,那麼我今天也不必理她的意見想法呢。
 
我決定了玩攤位遊戲。
 


雖然這裡的規模沒有像「海水公園」一樣大,但攤位遊戲的種類絕不遜色,也是應有盡有的。
 
拋圈擲銀,猜謎估字,這基本的不在話下,就連射氣槍都有,就連大力士遊戲也有。
 
大力士遊戲就是用力把鎚子打落在一個裝置的指定位置上,使得裝置上的球向上飄升,當到達頂點就能換取禮物。
 
聽起來很容易,但玩得上來卻很困難,而且氣力要很大,我這種文弱書生還是算了。
 
「哎呀,真可惜呢,客人。」
 
「哈哈,爸爸好遜。」
 
「啊哈哈,走吧,去玩別的一個。」
 
就在我還看着四周有怎樣的攤位遊戲時,其中一個攤位傳來了這樣的對話聲。
 
那是一個射氣槍的攤位,用的槍是長槍,而射出的子彈是木塞。
 
玩家只要把排列架上的玩偶射下來,便可取得該玩偶。
 
玩偶有大有小,有的是抱枕玩偶,有的是放在床邊的玩偶,每個很有趣很可愛。
 
而其中有一個半個人身高的玩偶放在排列架的最上高,那是一個企鵝玩偶,實在引人注目。
 
剛才一對父子,打算把企鵝玩偶打下來,可惜失敗了。
 
其實想一想都知道,想要打企鵝玩偶下來,會是超困難。
 
這玩偶有半個人身高,有一定的重量,想要射下它,單是一發木塞的發射威力不太足夠。
 
我猜要把木塞全射向玩偶,以多次的衝力,把使它移向後跌排列架,這樣才有機會贏得玩偶。
 
「老闆這個怎麼玩?」
 
突然間,巫小翠走了過去,並向老闆問道遊戲的玩法和規則。
 
「很簡單啊,小妹妹,用氣槍在黃線外把架上的娃娃射下來就好。」
 
「幾錢玩一次?」
 
「一次五個木塞子彈,成為五十元。」
 
二話不說,巫小翠便取出錢包,拿了一張五十元交到老闆的手中。
 
收到了錢的老闆,馬上為巫小翠準備氣槍,然後把氣槍交到她的手上去。
 
「哼!」
 
拿過了氣槍的巫小翠,在把木塞擠到槍口後,便舉槍瞄準,她「哼」了一聲,木塞便射飛了出去。
 
這一發木塞,直向着企鵝玩偶飛去。
 
「啊!一開始就瞄準了那個嗎?小妹妹。」
 
見到有客人要挑戰企鵝玩偶,老闆心裡很是高興。
 
不過,巫小翠這一發有所偏差,沒辦法命中企鵝玩偶。
 
要射下這隻企鵝玩偶,就得集齊五發木塞子彈的衝力,把它從架上推出去,然而,巫小翠現在射失了一發,能把企鵝玩偶推下去的機會大大減少。
 
「哼!」
 
我不知道巫小翠知否要贏得企鵝玩隅的「條件」,但我見她沒打算放棄,下一發木塞依然是向着企鵝玩偶射過去,但又是一次落空。
 
接下來又是另一發,然後又是另一發,再來另一發。
 
結果五發木塞射完後,那隻企鵝玩偶不動如也,巫小翠的子彈只能與它擦身而過。
 
雖然企鵝玩偶有半個人身高,但是與射手必須站的黃線有一定的距離,想要命中也有難度。
 
巫小翠本來就長得不高,加上要向上射,命中率自然比一般人要少。
 
「哎呀,真可惜呢,小妹妹。」
 
「再來一次!」
 
我以為巫小翠會放棄,但她竟然又取出另一張五十元紙幣交到老闆手中。
 
接過了五十元紙幣的老闆,把五發木塞子彈給了巫小翠,讓她再次開始遊戲。
 
巫小翠一舉槍一瞄準,砰砰砰砰砰,五下發射木塞子彈的聲音便間斷地響起。
 
但可惜的是,五發木塞子彈與企鵝玩偶一而再地擦身而過,打了個落空。
 
「再來一次!」
 
巫小翠又拿出了一張五十元紙幣,換來多一次遊玩的機會。
 
這一次,她單起了眼,努力地把氣槍穩住,精神集中了起來,當瞄準過了之後,便扣下板機。
 
砰!砰!砰!砰!砰!


 
間斷地發射四發,四發木塞子彈雖然朝企鵝玩偶飛去,但依然是沒有命中。
 
然而,在第五發,卻命中了。
 
第五發木塞子彈,剛剛好命中了企鵝玩偶的肚子,發出了命中的聲音。
 
雖然是命中了,但木塞子彈的衝力,並沒有把企鵝玩偶射下來,要把那隻企鵝玩偶射下來,可要集齊五發木塞子彈的衝力啊。
 
因為巫小翠這一輪的遊戲結束,為了公平,工作人員重新把企鵝玩偶放好。
 
「嘖……再來一……」
 
「喂,妳等等呀。」
 
巫小翠正要再掏出一張五十元紙幣,但卻被我叫住她,使她停下了來。
 
「怎麼了呀?」
 
大概是連續地失敗的關係,使得巫小翠的心情不太好,所以這刻她對我的態度很是差。
 
「不是我瞧不起妳的財力,但事情應該要有個限度,妳再玩一場,就已經是花了二百元呀!」
 
「要你管。」
 
「我好心提醒妳而已,妳自己也心知肚明的,以妳的眼界,即使妳花上一千元,也不可能把企鵝打下來。」
 
「嘖。」
 
巫小翠很是不甘心的咬着牙別開了臉,看來她是同意了我的那句話。
 
「哼,妖女巫小翠,妳死心吧,看我的好了!」
 
我從自己錢包中取出了五十元紙幣,並把巫小翠拿着的氣槍搶了過來,並得意洋洋地如此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