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巫小翠的第二次約會順利地結束,這是一個很好的結果。
 
回到家裡後,我把玩偶全部送給了小紫和媽媽,由她們兩個自己分配。
 
「小紫,妳該是時候把房間裝飾得裝個女生了。」
 
「哥哥,你到底怎樣搞來了這麼多娃娃呀?」
 
「秘密。」
 


「喂呀,告訴我知道啦,都是巫小翠送你的?不會吧,出手這麼闊綽!?」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窮追猛打地問玩偶的由來,我當然不會告訴她知道,讓妹妹心癢癢的挺有趣。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沒有過問,身為標準少女派的媽媽,心大心細的挑選着要那一個玩偶了。
 
接着,時間來到了星期一,是上學的日子,而今天課室上出現了戲劇般的變化。
 
「這段精彩是很精彩,但又是演不出來呀。」
 


「這怎麼會演不出來?不是可以用投射螢幕做背景嗎?而且你這一段又是怎樣了,這種對白!」
 
「甚麼叫這種對白!?倒是說說看這種結局是怎麼一回事?」
 
「這叫浪漫,你懂甚麼,傻B。」
 
「妳這妖女啊!」
 
我和巫小翠已經開始了劇本的創作,兩個人坐在一起,吵吵鬧鬧的。
 


這個不尋常的光景,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在班房內,使得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我也陸陸續續地聽到一些傳言和緋聞。
 
「小紫,妳哥哥是怎樣的?竟然跟巫小翠這麼好感情?」
 
「我看她們兩個一定有問題,是地下情嗎?」
 
「呃?好厲害,看妳哥哥平時傻傻呆呆,但追女孩倒有一手,也很有膽識呢。」
 
「巫小翠這種地雷女孩也敢追求耶,妳哥哥好厲害。」
 
就在我和巫小翠討論着劇本的創作,或者是偏離主題吵架着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與三姑六婆一樣的女同學們大聲小聲的聊着。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不知道如何回應,不過她見到我跟巫小翠有這麼積極的交流,心裡是挺歡喜的。


 
因為本週必須要完成劇本的創作,所以只要小息一到,我和巫小翠都會聚在一起,討論劇本。
 
就算是午膳時間也無例外。
 
我和巫小翠兩個人共用一張桌子,面對面地吃着午飯,同時討論劇情。
 
這次可以說是巫小翠第一次在課室用午膳,而這也是我第一次脫離小紫的友群,跟其他人一起用膳,也是我在午膳中講話最多的一次。
 
「一心,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太不正常,羅天從X巫小翠,這太不正常啊,家寶。」
 
即使在午餐後,我們兩個都會一同去戲劇社,問着思賢關於劇本的事情,以及內容演出的可行性。
 


思賢提醒了我們一個新的要點,那便是時間。
 
話戲的時間要好好控制,畢竟話戲只是聖誕週會的一部份,整個週會還有很多部份的。
 
之前我和巫小翠討論過加入歌舞這個元素,如果確定了要使用的話,時間方面就必須要小心控制了。
 
歌曲的長度,佔整個話劇的百份比,以及數量,這等等的事情我們都得要好好控制。
 
而且選歌又是一個大問題,首先要注意歌詞,因為是學校話劇,不雅字詞絕對不可以出登場。
 
更要配合劇情來選擇,總不會在傷心的一幕播放「紅日」這首歌吧?
 
快歌、慢歌、流行曲、繞舌曲、純音樂,各種類型的歌曲也要小心地選擇。
 
增添了歌舞,雖然可以把精彩程度推上去,但帶來的問題和困難卻不小。


 
即便如此,劇本的創作竟然沒有停濟,甚至是進展得越來越好,漸入佳景。
 
不知道是因為和巫小翠她有過了兩天的約會,使我和她的契合度上升到能好好合作的水平,還是巧合地有同樣的想法。
 
我和巫小翠即使吵來吵去,但劇本卻還是經我們兩個合作一點一點地完成。
 
這真的十分奇妙,明明上個星期還是兩道相同的磁場一樣互相排斥,但現在卻變成了互不相同的磁場,一拍即合。
 
短短的兩天約會,真的可以使兩個人有這麼大的轉變嗎?我實在百思不得其解。
 
「音歌曲就用這一首吧!感覺挺配合到劇情的,而且又有一點點的頑皮和輕鬆。」
 
「我對本對歌曲認識不多,不過照歌詞來看,確實是能夠配合到劇情的。」
 


只不過是一個午飯時間,我和巫小翠已經為話劇選定了歌曲,甚至討論好根據時間來重新編的劇本基礎設定。
 
「好!接下來就是趕工的時間了。」
 
「你可見給我偷懶,傻B。」
 
「這可是我要說的話,妖女。」
 
故事背景、人物、歌曲、話劇整體時間,這一切的基本,都被我和巫小翠合作設定好了。
 
劇本的外殼已經完成,接下來就是要完成內容。
 
截稿時間是本週的星期五,若是以上週的狀態,根本是沒有可能完成,但現在的我和巫小翠,絕對是會成功的。
 
「愛恩妳真的好厲害?」
 
「為什麼是疑問句?」
 
「不是嗎?為了讓天從明白到的寫作應有的態度便讓他進行劇本創作,碰巧遇上了小翠,使得天從的寫作態度脫胎換骨了,不是很厲害嗎?」
 
「單靠天從所說寫作最重要的那件事物是並不足夠的,還得要配合寫作態度。有空時才寫,有心情時才去寫,有感覺時才去寫,這種散漫且不可一世的態度,會使小說枯死。」
 
「其實愛恩妳真是個大好人呢。」
 
「多事。」
 
「呵呵。」
 
自從那天開始,在班房上,在戲劇社上,甚至在家裡,也能見到我和巫小翠合作寫劇本的場面。
 
我和巫小翠交換了電話號碼,方便在家裡討論劇情和各種細節,爭取着每一分每一秒去進行創作。
 
「媽媽啊,哥哥好吵呀,妳說說他啦。」
 
「小紫,這不是很好嗎?妳哥哥終於想要交女朋友了。」
 
然後,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劇本也隨着時間一點一點的完成。
 
最後,我和巫小翠合作編寫的劇本,由我們兩個一起著寫創作的《蘿蔔歐與朱麗菜》,終於在星期四的晚上十一點宣佈完成。
 
這是講述一個膽小的黑幫老大,為了讓愛人的爸爸承認兩人的關係,而以身犯險的故事。
 
星期五的午飯時間,我和巫小翠作了最後的劇本檢查,然後把完成的劇本交到思賢手上去。
 
思賢坐了椅子上,開始着讀閱。
 
戲劇社的成員站在一旁,安靜地等待思賢的宣佈,到底是採用劇本,還是不採用劇本。
 
如果採用劇本的話,大家將會馬上全力趕工。
 
製作道具、背景、排演、以及練歌,只要思賢採用了我和巫小翠的劇本,一切便會開始。
 
但反相,要是思賢認為沒辦法採用,這一切都會終結。
 
今天已經是最後時限,要是今天依然沒有辦法寫得出思賢會採用的劇本,所有事情都會終結。
 
我和巫小翠站在思賢的面前,等待着結果。
 
巫小翠已經是一個作家,面對過大場面,所以表現比我淡定得多。
 
我現在的心猛在跳動,心裡祈求着這部劇本要順利過關,額頭不禁流下了顆粒大的汗。
 
雖然古人說「盡人事,安天命」,自己和巫小翠已經盡了全力,寫出了這部劇本,即使最後不被採用,我們都是無話可說。
 
但我還是希望被採用,這等同於被承認和被認同,而且我也很希望可以幫到思賢,讓他可以在舞台上演出。
 
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也在一旁等待着思賢的宣佈,平時在這個時候的肥宅師兄都會利用他的手提電腦進行寫作,但今天心怕會發出噪音影響結果,所以都停下手來。
 
所有人都等待着思賢的一句說話,採用還是不採用。
 
然後思賢讀完了,他對我和巫小翠說:
 
「你們是認真的嗎?」
 
我和巫小翠未能即時回應,因為不清楚思賢此話何解。
 
「請問是不是出了甚麼問題?」
 
我反問道,然後思賢合起劇本,繼續說:
 
「劇本的最後,那一幕,你們是認真的嗎?」
 
「是的。」
 
「是的。」
 
我和巫小翠斬釘截鐵般的回答道,眼裡沒有閃過一絲的猶豫。
 
這部劇本是我和巫小翠合力的成果,是我們的心血結晶,每一幕都是認真的,正因如此,我們兩個才能毫不猶豫的回答。
 
「現在的少男少女真叫人驚喜呢。」
 
思賢聽聞後,笑了笑,接着便露出着無奈的表情這麼說道。
 
下一刻,他站了起來,轉身背向我們,並大聲叫道:
 
「各位成員,接下來可沒有休息的時間了,全部人都給我加班啦!」
 
這一句話引來了全場的歡呼聲,然後各個社員便立即開工,而首個工作當然是把劇本複印並分發。
 
接下來戲劇社因為會忙得要命,因為我和巫小翠兩個人合作寫的劇本。
 
被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