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刻,這一瞬間,非常地漫長,時間仿佛是被凍結了似的,但實際上只是幾秒的時間。
 
在這幾秒中,我半瞇起一隻眼望着巫小翠,巫小翠也以僵了的眼神望着我。
 
我們兩個都在想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吻下去。
 
「喂,你快點想想辦法啦!」
 
「我那有辦法!現在根本是來不及改動劇情啊!」
 


「我才不要吻你這傻B啦!」
 
「我也不想初吻就被你這妖女奪去!」
 
這一句又一句的對話,全部都是以眼代口的發言,我和她互相對望時便起了這個眼神交流。
 
現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和巫小翠身上,到底是要接吻還是不接吻。
 
接吻的話,劇情就能繼續下去,然後以團圓作為結局,但我的初吻要被妖女奪走啊!
 


接吻甚麼的,又不是戀人,這種事怎麼可能做,不能做啊。
 
就算說自己被女孩子吻了,身為男生多少是有賺,能抽到點油水,但不是因為這樣就可以隨便跟人接吻的吧。
 
我雖然不是甚麼站在道德高地的人,但我更不是一隻發情狗公,見女就衝,我也有自己的原則啊!
 
但如果不照劇情演下去,不上演這一幕接吻戲,整個舞台劇便會被我們毀了。
 
要怎麼辦才好?要怎麼辦才好?要怎麼辦才好?
 


內心不斷地問道,但其實心裡邊已經有一個答案,那便是即興改劇本。
 
只要能即興改動出符合故事發展的劇情,接吻的一幕便能被取代,雖然多少是會令台下的觀眾失望,說不好會惹來噓聲,但自己的節操總算是力保不失。
 
但問題是,身處在這一個舞台上,面對現在的處景,即使我去思考,大腦都反應不過來。
 
這時候,台下傳來了陣陣的私語,觀眾對於遲遲未有發展的劇情感到不耐煩,再這樣下去都要被擲雞蛋了。
 
思賢見狀,在後台猛地打着催促的手勢,要我們盡快完場。
 
要不就蜻蜓點水般吻一下交代就算,要不就情深一吻做戲做全套,總之就是快點演下去。
 
沒辦法了嗎?只能硬着上嗎?我可不想被接吻,巫小翠也不想和我接吻,那怕是蜻蜓點水般。
 
正當我心慌得要打顫時,巫小翠用力地捏了我一下,使我被觀眾和思賢奪走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巫小翠的眼睛之中。


 
「留心!照我說話去做!」
 
「甚麼?妳有辦法嗎?」
 
果然是一個已經出道了的作家,只在短短幾秒就已經想到了即興劇情。
 
巫小翠以眼神告訴了我,說接下來的劇情要以原來子彈被硬幣擋住而沒有打穿人體的劇情演下去,這樣的話甚麼真愛之吻就派不上用場。
 
這實在是好主意,應該說這是天大的好主意!
 
「OK!我讚成!」
 
「那麼我的意思去演出吧!」
 


兩個人用眼神互相確忍對方已經明白意思和接下來的即興發展後,便展開了行動。
 
巫小翠慢慢地把頭朝我這邊靠近,裝出了想要吻在我嘴唇上的樣子,而我在內心開始倒數三秒,三秒過後便以硬幣擋下了子彈的劇情復活。
 
觀眾看到巫小翠終於有行動了,便把精神集中回來,思賢見到我們有行動了也安心起來。
 
一切都將會非常地順利,這一幕將會順利地結束,然後故事將會以男女主角開開心心的生活下去作為結束。
 
如果舞台下這個中一生胖子沒有大叫的話。
 
「喂!快點行不行,急死人了!」
 
在全場都屏息凝視着我和巫小翠時,這一個最前排的中一生胖子,竟然大叫起來。
 
這宗氣十足的聲音,把安靜的空間完全地打破,那聲如洪鐘的聲音,在這安靜的空間中,就如同一道天怒般的打雷聲。


 
比突然更突然的一下大叫,叫我們所有人都嚇到,我也有被嚇到,自己被嚇得想要叫出聲,但是不行。
 
因為我的嘴巴被塞上……正確一點來說……
 
巫小翠因為胖子的一下不耐煩而發出的咆哮聲而嚇到,身體一個被嚇到的打顫,腳一下軟,整個人落在我身上。
 
而同時,因為這一個落下來,本來是要裝出來要吻到我嘴唇上的她的小嘴,這一刻!
 
吻下來~豁出去~這吻別似覆水~


 
我不記得接下來的事情是怎樣,之後的結局是怎樣演下去。
 


我只知道,在演出之後,我用了六支大裝李施德林來漱口,而據戲劇社的女成員說,巫小翠用了四支牙膏來刷牙。
 
就這樣,我和巫小翠一起編寫也一同演出男女主角的《蘿蔔歐與朱麗菜》完滿地落幕了。
 
之後過了幾天,因為是學校的聖誕節假期,所以不用上學,下次的上學日就是下年的一月二日。
 
因為假期過後就要面對上學期的考試,所以即使是放假,我也要溫習
 
當溫習過後,我便會抽出時間來寫小說,就算當日溫習得累了,但我也會堅持繼續寫,寫出每日定下的目標量。
 
這是我的寫作態度。
 
透過了溫習和寫小說,我多少是忘記了自己的心靈創傷,不過這一天。
 
「哥哥!!!!!!!!」
 
就在我剛起床的時候,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破了口的大叫起來,把剛剛才起床的我嚇得跳起。
 
即使出現了蟑螂,也沒有叫得這麼誇張,而且小紫根本不會怕蟑螂。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種事情!你怎麼做得了!哥哥!你怎麼做得了這種事情!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冷靜,拜託。」
 
小紫直揪起我的衣領,把我猛地搖動,搖得我都要暈倒了。
 
我完全是搞不清楚發生甚麼事,然後我就被小紫拉到客廳。
 
在那裡我見到電視機正播影着影碟,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上則莫名其妙有着「好浪漫啊」的紅暈。
 
同時,我發現在飯桌中有一個已經被打開的速遞公司袋子,在這個袋子的旁邊有一個空的光碟盒和一封信。
 
看到這個環境,我多少是明白到發生了甚麼事。
 
似乎是有人寄了一隻內容叫人臉紅心跳的光碟到我家,而媽媽和小紫則好奇地播放了出來。
 
「哥哥!你快解釋清楚這到底是怎麼的一回事呀!」
 
「沒想到天從已經長大了,似乎再過不久就要當嫲嫲了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沉浸在她在跟孫子孫女玩的幻想之中,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氣得要命的把光碟倒播起來。
 
我的目光留在了放在空的光碟盒附近的一封信上去,隨即拿了起來閱讀。
 
然後我發現,這是一封思賢寄給我的信。
 
給羅天從老師:
 
非常感謝你在戲劇中的演出,正因為你的劇本創作和演出,使我們戲劇社獲得了好評價,
 
正因如此,我拜託朋友為你和巫老師一同演出的戲劇,剪輯成光碟,並速遞到俯上去,以作感謝。
 
思賢上
 
我冷汗流出來了,心裡不禁叫了一聲不妙。
 
從這一封信中,我知道到光碟中叫人臉紅心跳的內容是甚麼,也知道是那一個部份令媽媽開始幻想自己要抱孫,是那一個部份令小紫發瘋了似的。
 
我想要阻止光碟的回播,但太遲了,當我大叫「不要看!」的時候,自家的高清電視機已經播出……
 
吻下來~豁出去~這吻別似覆水~
 
「哥哥!快解釋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如果是男孫的話,會叫怎樣的名字呢?」
 
看到眼前高清電視定格了的高清畫面,看到眼前那兩位女生,我回到被窩中去了,治療我的心靈。
 
之後時間來到了一月二日。
 
在課室中考過了第一科的試,進行小休的時候,一心和家寶走到我的身邊,我以為他們要問道剛才的一科考得怎樣,誰知道他們說:
 
「啊~天從~不要~你不要離開我~」
 
「啊~小翠~給我一個吻我便能復活了~」
 
悲劇!到底學校傳是非的速度是有多快?明明一心和家寶因為是高年班的關係,而不會見到我和巫小翠在低年班中的舞台劇演出,可是他們兩個竟然知道我和巫小翠的事。
 
留心一看,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知道,全班同學似乎都知道了我和巫小翠的事呀。
 
「啊~天從哥~」
 
「啊~小翠妹~」
 
「「給我閉嘴呀!你們兩個!」」
 
此刻不單單是只有我彈起來咆哮,就連坐在我斜後方角落位的巫小翠也咆哮起來。
 
「天從哥我好怕怕啊~」
 
「小翠妹,天從哥會保護妳的~」
 
我和巫小翠互相打了個眼色,示意一人教訓一個,之後互換教訓。
 
然後,我和巫小翠一起拿出了即將要考試筆記,連跑帶跳的追殺着一心和家寶。
 
「神鵰俠侶來了,一心快跑!」
 
「是神經俠侶才對,家寶快跑!」
 
「「你們兩個給我站住!!」」
 
就這樣,我和巫小翠一起追殺着他們兩個,直到小休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