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團活動完結了後,我便和之前一樣,先去女子網球社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匯合,然後和她一起回家去。
 
自從加入了「小寫會」後,自己就沒有像以前一樣,一直在女子網球社那邊呆坐。
 
在等待媽媽從更衣室換好衣服的同時,我看了看自己以前呆坐的那張椅子,不禁想起當時的自己。
 
巫小翠事件所帶來的改變,不單單只是對於媽媽和小紫,我自己各種的地方被改變和影響。
 
是甚麼改變呢?至少我覺得自己沒再像以前那麼被動,開始會主動跟別人講話。
 


「天從,等了好久了嗎?」
 
在我有的沒的思考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更換好衣服的媽媽走過了來。
 
「走吧,回家去了。」
 
「嗯。」
 
我點了點頭後,就和媽媽一起離校,踏上了回家的路。
 


「對了,天從,你知道校際網球比賽嗎?」
 
走着走着,媽媽把小紫平時會綁起的頭髮鬆了開來,並這麼向我問道。


 
對於校際網球比賽,我當然是知道,那是小紫一直很希望參加的比賽。
 
校際網球比賽我記得是每年都有舉辦,而且舉辦的時間都會在二月的農曆新年後開始,為期一個月的以學校為單位的比賽。
 


對於媽媽的提問,我點了點頭。
 
接着,媽媽便從運動背包中拿出了一張紙,並繼續對我說:
 
「天從,你看,這是今天女子網球社的社長給我的。」
 
我拿取過媽媽從運動背包拿出來的紙,發現這是關於校際網球比賽的小冊子。
 
小冊子上寫了各種關於比賽的事情,採用的比賽方式,日期,及各種注意事項。
 
我沒多加去看,因為我立即就明白到媽媽接下來要說的是甚麼,於是我先聲奪人的說:
 
「不行!」
 
「女子網球社社長打算邀請我參-------呃?我都還未說啊。」


 
女子網球社的各位成員都知道,參加校際網球比賽是小紫一直的最想做的事情,拿下冠軍更是小紫的夢想。
 
不單單是她們知道,就連班上的各個人都知道。
 
大家都知道小紫為了她的夢想而奮鬥不懈,即使是暑假,她都會進行網球練習,每日放學後都會練習,即使她是天生的運動好手。
 
小紫所擁有的超群網球技術,不單單是因為她有天生的運動能力,也是因為她有着不懈的練習。
 
對於小紫的實力,我清楚不過,對於她能贏到學界冠軍,我不會懷疑。
 
但現在在大家眼前的,其實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表面是小紫,但內裡的靈魂是媽媽。
 
不是羅紫蘭,而是何柳娘啊!
 


以媽媽的實力,要是參加的話………我不想去想像了。
 
中學的學園生活,一直都是媽媽所憧憬的事情,對於社團活動,媽媽當然也不例外想要參加。
 
我非常清楚,所以我才立即要她打消這個念頭。
 
「天從,別小瞧我啊,現在我呢,已經變得好厲害了啊。」
 
「的確是這樣,不過只是和以前比較。」
 
實在是相當奇怪。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在女子網球社的表現,社員們都有目共睹。
 
但為什麼面對校際網球比賽,她們還要邀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去參加?


 
是因為她們都知道參加校際網球比賽是小紫的夢想,還是因為她們人手不足,或者是覺得她們眼前的小紫只不過是耍傻不使出真實力而已?
 
不論是甚麼理由,總之媽媽是不應該參加校際網球比賽的,這只會盡出洋相。
 
「讓我來幫妳想個退出參加的藉口好了。」
 
「呃?不要嘛,我自己很想要參加的啊。」
 
「說是為了溫習應付期中試怎麼樣?這個藉口算是挺萬用。」
 
「不要不要不要,我想要參加呀。」
 
明明已經是個成年人,而且是兩個中四年級的小孩的媽媽,但此刻的行為卻像是個小女孩。
 


到底應該說她天真幼稚,還是她童心未泯?
 
此時,媽媽從我手上搶回了校際網球比賽的小冊子,有點耍小脾氣的微微鼓起臉頰,說:
 
「哼,我相信老公一定會理解我,他一定會叫我加油努力的,不像天從一樣要叫我退出,還幫我想藉口,哼哼。」
 
我實在是沒這個孩子王好氣,不過我還是有一點要提醒她。
 
「就算妳想要參加,是不是也要看看小紫的意思?」
 
參加一個活動都要看別人的眉頭眼額,實在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就好像要談一個戀愛,也要看父母的眼眉,看他們到底是笑臉還是黑臉,這實在太可悲了。
 
但如果自己參加一個活動,會對另一個受到影響,牽涉到另一個人,就是另一回事。
 
現在媽媽和小紫的身體被調換,媽媽變成了小紫,小紫變成了媽媽。
 
在這世界上,除了當時目擊到她們兩個被巫小翠調換身體的我和爸爸,就再沒有人知道這件事。
 
除非有人相信,否則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巫小翠、小紫、媽媽、爸爸知道這件事。
 
雖然我也有對其他人說過提及過,但始終是沒有人相信,就連怪談節目都認為是胡扯之事。
 
正因為這樣,在學校的大家,依然是認為着小紫就是小紫,而沒有人知道其實小紫是我媽媽。
 
即使她們覺得「小紫」最近很是古怪,穿裙子和打網球的技術突跌猛退,但也認為着眼前的「小紫」就是小紫。
 
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參加了校際網球比賽,而結果是大出洋相。
 
小紫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就會化灰化塵,網球公主的的感覺便粉了個碎。
 
對於媽媽來說,可能不是甚麼大問題,因為當巫小翠事件結束後,她便回會到家庭主婦的身份去,校際網球比賽只會成為她的回憶。
 
但於小紫來說,這就是一個大問題。
 
當巫小翠事件結束後,她就會回到學生的身份去,但到時候,她的網球公主的形象碎了個遍地,這樣又叫她顏面何存,要何面對眾人呢?
 
所以,媽媽若果真的是想要參加校際網球比賽,至少也應該得到小紫本人的同意。
 
我依照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媽媽知道,而她也是了解得到。
 
「也是呢,畢竟這個身體的小紫的呢。」
 
媽媽伸手一雙手,在因為冬天的關係而變成華燈初上的深藍色天空下望着。
 
小紫的一雙手與媽媽的一雙手完全不同。
 
媽媽雖然是個家庭主婦,但粗重的事情很少做,而且也懂得保養護膚之道,所以一雙手指纖長且滑嫩。
 
但因為小紫經常都打網球,手指自然會和其他女生比較起來粗一些,也沒很嫩白滑。
 
媽媽看到這一雙屬於小紫的手,明白到現在這個身體是屬於小紫的這一點。
 
自己是暫時擁有着小紫的身體,巫小翠事件結束後就會恢成原來的模樣,所以一舉一動,都應該為小紫本人多想一下。
 
就好像去朋友家洗手間行方便,始終會小心一點,不像在自家洗手間行方便時一樣。
 
「果然我還是不要參加比較好嗎?」
 
媽媽收回了伸出的雙手,然後有點失落地問我。
 
她真是個童心未泯的女性,實在是太像一個小女孩,也非常女性。
 
想要被疼,想要被鼓勵,想要被支持,想要有個可以撒嬌依靠的對象。
 
相反,小紫和媽媽來了一個反相,是一個男孩氣的女生。
 
主動,愛替人出頭,喜歡去鼓勵他人,堅強,不到黃河心不死。
 
記得以前讀小學的時候,當我被其他同學欺負的時候,小紫都會替出頭呢。
 
看到眼前的「小紫」卻因為我這番說話而有退出比賽的想法,我實在是覺得很違和。
 
「如果妳問我,我會告訴妳,是的,不要參加。」
 
「果然呢……」
 
「不過,媽媽……」
 
我托了托眼鏡,笑了笑,說:
 
「這只是我的意見。」
 
我明白到即管我說甚麼,告訴媽媽這樣做會出洋相,但只要是媽媽她想要做,她也會照樣去做,那次的時間囊事件是最好的證明。
 
所以我要告訴她知道,這只不過是我的意見,不太需要理會。
 
因為追求自己所喜愛,追求自己的夢想時,不需要太理會別人的意見,使得左右了自己步調
 
總之,意見只是意見,最後的決定在於自己手裡。
 
「如果媽媽真的想要參加,只要跟小紫好好談一下了,畢竟…嗯,妳懂了吧?」
 
「嗯。」
 
從失落的表情換成興奮的表情,媽媽只是花上了一個眨眼的時間,果然是個童心未盡的媽媽。
 
「好吧,等等就要跟小紫說,說我想要參加網球比賽啊。」
 
「妳也不用興奮得握拳吧?」
 
「呃?呃?因為…很高興嘛?」
 
面對這個孩子王,我只好嘆氣,真不知道現在誰是誰的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