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對!對!就是這個位置了。」
 
星期日跟小紫她們跑完步,我整個人都像是死了的一樣。
 
全身都腰酸背痛,特別是腿部的位置,只是動一下腳,就已經痛到叫苦。
 
這不是最悲劇的事情,最悲劇的事情是今天有體育課要上,而且還有每一個學期進行一次的九分鐘耐力跑。
 
我全身都痛得不得了,還要我去跑九分鐘?這怎麼可能。
 


所以,明明今天是有體育課堂,但我故意不穿學校運動裝,而改穿上一般校服,避開上體育課。
 
這是女生們常用的招數。
 
有些女生,因為不想要出汗,也可能是出於發育中的原因,而不想上體育課,因而穿一般校服。
 
穿着一般校服的我,就在體育課前的一個小息,伏在桌子上邊,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按摩着痛極的身子。
 
「天從真是的呢,只是跑幾步,就像個老伯伯一樣呢,嘿!」
 


「痛痛痛!」
 
媽媽惡作劇的用力捏了捏我的酸痛處,我都痛得叫了起來。
 
「師姊們都說呢,這是運動後乳酸積聚所導致,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好方法,其實是繼續做運動呢,嘿!」
 
「痛痛痛!…不行,我這身體不是能夠做運動的身體。」
 
「正因為是天從都不做運動,所以身體才會這樣啊,嘿!」
 


「痛痛痛!」
 
以前都聽說過,解決乳酸最好的方法,就是繼續運動。
 
但就算知道是這樣,我也不願意去做,誰不知道當工程的賺錢多?
 
「喂喂,羅天從,又在跟妹妹耍恩愛嗎?」
 
「真好呢,我也想要被小紫按摩了。」
 
就在這個時候,一心和家寶都走了過來。
 
我沒有對他們兩個說話回應甚麼,反正我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他們,他們兩個由中一開始就口不擇言。
 
「一心你也覺得酸痛嗎?等等要我幫你按一下嗎?」


 
天真的媽媽,竟然這麼回應道,她就是那些被搭訕了都不知道的女生,我只好連忙說不用理會他們兩個人。
 
無事不登三寶殿,我由中一就認識他們,他們對我笑一笑,我都明白到背後的含意。
 
因為在體育課堂中沒穿上運動服的學生在該課堂中會被安排到自修,所以一心和家寶希望我能夠在自修中幫他們做寫作功課。
 
我打了個「OK」的手勢,這兩個傢伙就放下了錢,笑了笑,隨即離去。
 
「小紫,謝謝妳的好意,不過這麼棒的事情我實在是受不起呢。」
 
「一心可不想要成為焦點呢。」
 
話後,他們兩個就走了開去,只留下一臉不解又一邊幫我按摩着的媽媽。
 


或者媽媽沒有留意,其實在她幫我按摩的時候,班房內小紫的愛幕者,已經對我投來了不懷好意的視線。
 
其實不是我要求媽媽幫我按摩,是她聽我說身體酸酸痛痛,才主動幫我按摩的。
 
大概過了一會,小息完結的鐘聲響起,各個同學的返回了坐位。
 
現在是體育課,本應該是要到操場上去集隊,但因為老師有事情要宣佈,所以要先留在課室。
 
稍等了一會,充滿了體育課的老師便到來。
 
在起立敬禮之後,體育課老師便不浪費時間,直接進入正題。
 
「今天要宣佈的事情,其實是與新年假期過後的體育活動有關係,相信大家都知道校際網球比賽的事情了吧?」
 
校際網球比賽,聽到這個名字,我全身的酸痛迅速加劇。


 
雖然班上的大家都知道,但老師還是稍微介紹了一下,不過我都沒留心去聽。
 
「就是這樣,因為各位同學現在已經是中四年級的關係,已經得到了參加的資格,所以有興趣的同學,可以到男子或女子網球社進行報名。」
 
除了媽媽以外,大家都對校際網球比賽的事不感興趣,但大家都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要不要參加就非常感興趣。
 
當老師的話聲落下後,班房上的大家都一同把視線集中在媽媽身上去。
 
「喂喂,小紫姊,妳一定會參的吧。」
 
「哇,終於可以看到小紫姊在比賽場上的英姿了耶。」
 
「我到時候一定會為小紫姊打氣加油的!」
 


房班內的氣氛一時間變得熱鬧,大家都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參加網球比賽的事情很感興趣。
 
有些愛慕着小紫的女生,已經幻想到比賽時的情況,臉紅尖叫了。
 
更有些開始打算組成應援團,在比賽的時候去幫忙打氣。
 
大家都對這位為着夢想而不斷奮鬥的女生終於有機會實現夢想而抱起期待,但除了我和巫小翠,誰都不知道在大家眼前的只是有小紫身體的我媽媽,而不是小紫本人。
 
知道了內情的巫小翠,此刻托住了頭,望住了我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她現在的表情像是在說「看來有誰要出糗了」的一樣,十分惹我討厭。
 
「羅紫蘭同學。」
 
就在大家都對小紫參加校際網球比賽的事情議論紛紛的時候,體育老師叫了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老師要說話,各個同學都很自律,安靜了起來,除了一旁的家寶和一心。
 
被老師點了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喺」了一聲,然後跟模範生似的站立。
 
點到自己的名字然後立站,這種乖學生的風氣在小學相當興盛。
 
但上到了中學之後,其實是比較多學生是被點了名後還坐在位置上,很少會站立。
 
有時候甚至在老師問問題的時候,直接在坐位中叫喊出來。
 
小學和中學的學習環境真是全然不同的,然而這只是題外話。
 
看到被點名叫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站立後,老師就說:
 
「羅紫蘭同學,校際網球比賽,應該有打算參加了吧?」
 
「那個,是的,老師,我正有打算。」
 
媽媽直接地回答道,聽到她這麼一說,班上的大家都鼓起了掌,叫好叫讚,即場起了個哄,當然巫小翠和我不包括在此。
 
對於小紫對網球的熱充,就連體育老師也知道得一清二楚。
 
體育老師聽聞後,雙眼散發出充滿了期待的神情。
 
他期待在小紫奪下了學冠,為學校贏得個獎杯,為學校增添榮光。
 
這樣的一個明日之星是自己班上的學生,體育老師對此感到自豪。
 
但他和班上的大家都不知道,在眼前的並不是小紫本人,而只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不知道這個實情的大家,依然對他們眼前的「小紫」充滿了期待期望。
 
我很是擔心對於在網球比賽上輸掉後,他們會對「小紫」失望到向種地步?
 
我更是擔心當巫小翠事件解決了後,如果到時候還未畢業,小紫本人有沒有辦法面對這種身敗名裂,由明日之星變成明日星塵的環境。
 
這刻我實在是禁不住地望向巫小翠,以視線向她說:
 
「巫小翠,妳就為媽媽和小紫都解除巫術吧!」
 
巫小翠半瞇起眼睛,看樣子就點沾沾自喜,她繼續托着頭,以眼神回答我。
 
「好,沒問題。」
 
我大驚,眼睛都瞪大了,差點就反應不過,但原來巫小翠的眼神訊息還未講完。
 
「如果你能死一死,這點恢復身體的事情絕對沒有問題。」
 
「果然,我就知道妳這妖女沒有那麼好心!」
 
「對於傻B,絕對沒有這樣的必要。」
 
我立即對巫小翠齜了齜牙,而她也對我咋了個舌,這傢伙真是可惡極了。
 
和巫小翠對話總是叫我生氣,總是很容易就和她吵了起來。
 
為免又跟她吵架,我只好別開臉,不去和她有眼神交流,但就在這個時候,巫小翠再次用眼神傳來了句說話,她說:
 
「其實也不都是沒辦法,只要你……」
 
「那種事我絕對不會做!」
 
解除巫小翠的巫術咀咒,還有一個方法,那就是我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或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做「那種事」,巫術咀咒就會自動解開。
 
這可是非道德之事,這可是亂倫之事,這可是喪德敗行之事!
 
「你真聰明,可我不是說這一件事。」
 
本以為巫小翠說有另一個方法就是指「那種事」,但她原來並不是講那個,她接着用眼神對我說:
 
「很簡單,你對我下跪叩頭,當然是額頭要貼到地板上去的那種。」
 
「發夢吧!」
 
「當然這種程度的下跪叩頭,只能換取短時間的身體恢復。」
 
巫小翠做着個招手的動作,像是在對我說「來跪我來叩頭吧」的一樣。
 
這妖女真是欺人太甚,她太過份了,竟然要我跪她甚至要對她叩頭。
 
我對巫小翠咋了個舌,然後完全別開了臉,沒再去望她那張討厭極的臉。
 
在這刻,耳邊除了傳來班上的大家對組成啦啦隊為小紫打氣的議論聲外,我還聽到巫小翠竊笑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