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時間的過去,距離校際網球比賽的日子越來越近。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以王牌的身份和女子網球社的另外幾個成員組成了隊伍參加比賽,比賽的報名也順利地接受。
 
來到這一步,已經沒有退路了。
 
小紫冒着會身敗名裂的風險,奮力地伸出雙手,要去捉住她自己的夢想。
 
校際網球比賽在新年假期後就會開始,而在新年假期之前的一個星期,便會進行抽籤,決定淘汰賽的位置。
 


報名參加了校際網球比賽的學校,是無須派代表到場進行抽籤。
 
因為抽籤是採用電腦自動配置,而得出結果將會於網路專頁上公佈。
 
參加者只需要使用電腦或手機瀏覽便可,當然也可以打電話去查詢。
 
這是原因之一,但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之所以無須要派代表到場進行抽籤,最重要的原因是課堂的關係。
 


派代表親自到場抽籤,就意味着身為派代的那位同學,便要缺席課堂,畢竟抽籤時在十二時半進行。
 
有些學校這個時間是午飯時間,但也有些學校在這個時間還是要上課的。
 
為了讓學生兼顧上學業,所以大會才有這樣的決定,利用電腦進行抽籤,無須派出代表。
 
同樣,關於比賽的其他詳細情況,例如地點、時間、日期等等的資訊,也同樣可以在專頁上的公
佈中見到。
 
可能有人會說,沒辦法親自到場觀看到抽籤的情況,始終是少了一份緊張的感覺。


 
的確是有人喜歡抽籤時的緊張感,有見及此,大會在今天決定配合潮流,實行實況轉播。
 
只要登入專頁,在十二時半便能着看到電腦抽籤的實況轉播了。
 
至於一點正才是午飯時間,而又想要看抽籤直播的同學,只能說是有緣無份。
 
正因為有抽籤的實況轉播,今天午飯的時間,我們和幾位女子網球社的成員,都聚在了戲劇社裡去。
 
因為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並不是本校的學生,所以她是以訪客和學生家長的身份和我們一起看實況。
 
戲劇社裡兩部比較舊式的電腦,雖然是舊式,但上網還是可能的。
 
要借用學校電腦室的電腦,要經過申請,而且我記得在一點後才開放借用,所以我們只好借用戲劇社的電腦,看抽籤的實況。
 


順帶一提,因為「小寫會」和戲劇社是用同一間活動室,所以愛恩社長和肥宅師兄也在場。
 
「那個,愛恩小姐,很謝謝妳一直照顧天從,天從一定是帶給妳很多麻煩了,那個真的不好意思。」
 
「嗯?妳是天從他的女朋友?」
 
「咦?那個,其實我是天從的媽………」
 
「她是我妹妹,愛恩社長。」
 
這次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第一次和愛恩社長見面。
 
不知道是不是出於家長的本能反應,媽媽竟然一開口就「謝謝照顧」,搞得像是和老師進行會面似的。
 
看着愛恩社長,媽媽實在是望得出神。




 
她的臉頰都泛起着微紅,像是看見了在籃球場上的男神對自己微笑的一樣,十足個初戀的少女。
 
我在她眼前猛揮手,她似乎都看不見。
 
看來愛恩社長的冷豔美麗,女王一樣的強氣攝人感,以及那模特兒一樣的姣好身材,使媽媽相當着迷呢。
 
「喂喂,哥哥。」
 
「嗯?」
 
「原來你真的沒有說謊,你果然是和校花待在同一個社團了呢。」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用手肘輕輕的撞了撞我,也半瞇起了眼睛對我竊笑,一臉是「原來這是真的呢」的表情。
 
我由始至終都沒有騙過她,只是小紫單純不相信我加入了「小寫會」,和校花在同一個社團之內。
 
「校花即是校花,真是好漂亮,身材也很棒呢,對吧,哥哥?」
 
「妳好煩。」
 
經過了上次話劇的事件後,巫小翠成為了戲劇社的成員。
 
雖然如此,但她目前並不在戲劇社裡,可能是回天台去吃午飯吧?
 
現在戲劇社裡的兩部電腦,正開啟着校際網球比賽的專頁,也進行着實況的轉播。
 
有興趣的人都圍了上去,看着抽籤的實況,而當中也包括着我。


 
專頁上的視頻介面被轉為全螢幕,在全螢幕之中,可以見到兩個抽籤解說員。
 
解說員大致講解過抽籤的情況後,萬眾期待的抽籤也隨即開始。
 
不知道是為了製造氣氛,還是他們的電腦抽籤系統很不濟,所以竟然是一個一個隊伍來進行抽籤。
 
抽籤所花的時間比我預想中要長,我還以為只是找個人按一下按鈕,抽籤便立即完成,對賽表就會隨即出現。
 
在一位見證人的見證和監視之下,負責抽籤的工作人員按下了按鈕,第一間出現在對賽表上的學校隨即出現。
 
是杏壇中學。
 
「第一抽就已經是大熱門,冠軍候選。」
 
「大熱門?冠軍候選?」
 
看到了第一個被抽籤出來的學校,一位女子網球社成員便這麼說道。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對此話很是不解,不解得歪起了頭。
 
「哈哈,小紫,裝甚麼傻,妳最近好像很喜歡裝傻扮懵,是在耍萌嗎?」
 
女子網球社的成員並不知道在她們眼前的是我媽媽,而不是小紫本人,所以她才會覺得「小紫」在裝傻。
 
但實際上並不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並不清楚大熱門和冠軍候選的意思。
 
「不是啊,我不是在裝傻啊,因為我真的不……」
 
「哈哈,囡呀囡呀,裝傻扮懵賣萌甚麼的,改天再做吧,妳當然是知道的。」
 
「呃?可是我那個…」
 
「果然呢,妳真的是懂,哈哈。」
 
「呃??」
 
「連媽媽我都懂,囡囡又怎會不懂呢?杏壇中學是實力超強的一間中學嘛,就是一匹悍馬,被認為最有機會贏得冠軍的學校,所以才會被說是大熱門。」
 
還好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立即出來打圓場,要不然麻煩事就多了。
 
雖然我不是打網球的人,但跟小紫和她在社團的成員待多了後,自然也知道一些事情。
 
沒錯,杏壇中學這間私立學校裡的學生,不單單讀書成積優越,運動也是超一班的。
 
小紫以悍馬來形容杏壇中學將會派出的選手,絕對不是言過其實之事。
 
杏壇中學的學生選手實力,我未曾見識過,但看比賽成績我都可以清楚了解到。
 
盤數局數直落取得勝利,高機率的發球局得分,失球率低至個位數字,而且已經是校際網球比賽的三連冠。
 
單是看這些數字,就已經知道了杏壇中學的實力是有多強。
 
抽籤繼續進行,杏壇中學的對方馬上被抽出,是高登中學。
 
「真可憐呢,第一場淘汰賽就要出局了。」
 
一位女子網球社的成員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隨後再抽籤而出的是香城中學,這也是名校之一,但是全香江排名第三的名校。
 
名校第一位和第二位的爭議相當高,但都是香江中學和杏壇中學之爭。
 
「好,來看看香城中學的對手是誰呢。」
 
負責抽籤的負責人朝氣地講過話後,便在見證人的見證下按下了抽籤的按鈕。
 
接下來,在對賽表之上將會出現一間學校的名字,這間學校將會在第一場淘汰賽與香城中學碰上。
 
而這一間學校便是香江中學。
 
「太糟糕了!!」
 
看到抽出了香江中學,一位女子網球社的成員抱頭大叫。
 
「那個,香城中學也是大熱門嗎?」
 
如果在第一輪就碰上大熱門杏壇中學的話,抱頭大叫實屬正常,但現在碰上的是香城中學。
 
雖然我不是在網球場上打滾的選手,但和小紫於網球社待了一起兩三年,都未曾聽講話香城中學是甚麼實力好強的對手。
 
所以對於這位成員抱頭的大叫,說太糟糕,背後的原因我是有點好奇,而媽媽更是立即問道。
 
「小紫又裝傻賣萌了嗎?香城中學不值一談,她們那種實力只能練習對手,這不是小紫妳自己是嗎?」
 
「呃?有這樣說過嗎?」
 
那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臉迷糊不清,但另一邊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臉色卻是沉了下去,露出了「悲劇了」的表情,臉色比起其他女子網球社成員還要差。
 
即使小紫沒有說,我還是感覺到她是因為抽籤遇上了香城中學而使得露出現在這個表情。
 
於是我走到她的身旁,和她耳語,問:
 
「小紫,那個香城中學的實力應該沒很強,但為何妳是這種表情?」
 
「唉,我並不是因為對手是香城中學而有這種表情,香城中學確實是不強,以她們的實力只當練習對手,但你再想想吧,哥哥。」
 
「吓?」
 
「在香城中學的一戰,我們這邊是十拿九穩,當我們贏了之後,接下來的對手會是誰呀?」
 
小紫未有全部說清楚,但我已經明白到她的意思。
 
當我們贏了第一場淘汰賽後,接下來的第二場的對手,就會是杏壇中學。
 
杏壇中學在第一場淘汰賽的對手是高登中學,杏壇中學是必勝的,所以當我們進級後,就會和杏壇中學這大熱門碰上。
 
「雖然碰上是早晚的事情,但沒想到這麼快,與杏壇的一戰,會使出王牌,這是絕對的,所以我才會……」
 
沒有把話全部說完的小紫,兩眼望着依然在一旁犯迷糊的媽媽。
 
她的擔心我完全懂。
 
在與杏壇的一戰,將會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出戰的一戰,面對那種大熱門強敵,到時候到底會多慘敗?
 
我不敢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