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際網球比賽的對賽表已經在午飯時間決定好。
 
而我們香江中學,將會在第一場淘汰賽與香城中學對賽。
 
和香城中學對賽,贏的機會相當大,是十拿九穩的。
 
而同樣地,另一邊箱的杏壇中學,面對其對手,完全是十拿十穩的,輸不了。
 
所以,我們基本上已經是預知了第二場對賽的對手,那一定會是杏壇中學。
 


杏壇中學是大熱門,三連冠,要贏得這匹悍馬,無容至疑的是必須要打出我們的王牌。
 
要是我方的王牌是小紫還好,但我們的王牌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對賽起來的話,我方是有多慘敗?我不敢想像。
 
步兵對坦克車,這個情況已經有夠慘,而且這個步兵手上只有軍用小刀。
 
我跟小紫說過,叫她不如放棄,因為絕對會被打慘的。
 


到時候,以直落局數盤數取得勝利,而我方一球也沒贏得,這絕對會使小紫她真真正正的身敗名裂。
 
很多人都會她寄予厚望,同學、老師、隊友,她們都對小紫有所期望的。
 
但若果真的要以現在這個情況出戰的話,所有人都會對小紫非常地失望啊。
 
我連方法都為小紫設計好,等到與杏壇中學對賽的時候,裝個病,所有問題都能解決。
 
小紫也明白這一點,可是她卻對我說不會放棄,她依然是選擇全力一戰。
 


面對着自己的夢想,她說只要有機會,她都會全力去捉住,那怕最後的粉身碎骨。
 
我真是不知道要如何勸服她才好,因為她現在正是朝自己的夢想奮力進發,我勸她放棄,我不就是一個壞人嗎?
 
面對着這一個妹妹,我實在是無話可說。
 
我現在能做的事情,除了請求上天讓機會渺茫的事情發生,使得和香城中學的對賽中落敗,好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不用出戰外,就是盡量去支持小紫和媽媽。
 
農曆新年假過後。
 
第一場淘汰賽比賽將會在本週日進行,而星期六將會是進行杏壇中學的比賽。
 
對香城中學的比賽,已經決定了絕對不會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出戰,原因是要保留實力。
 
所以,現在小紫正為媽媽進行針對杏壇中學的特訓。


 
雖然說是針對特訓,但其實和平時的沒有分別,只是量比之前的更多。
 
「嗄…嗄…嗄…嗄…不行…了…」
 
不知道擊出了多少個球的媽媽,終於累倒的坐在地上去。
 
平時坐下來都會很有女性儀態,例如是把雙腳合攏在一起坐,但此刻她卻是把雙腳大大張開,看來她實在是累極了。
 
「快起來!現在還未是休息的時候呀!」
 
「呃…可…可是我已經很累了。」
 
「接下來是反應特訓,快去做!」
 


「呃!?」
 
「呃甚麼呃,還不快去。」
 
「喺……」
 
猶如魔鬼教練的一樣,小紫連半點休息都不給予。
 
我知道這是為了鍛鍊媽媽的耐力,所以才不給予休息,但在這樣下去,我是挺擔心會累壞了媽媽的。
 
不過想一想,如果累壞了的話,比賽不就是有藉口不用參加嗎?
 
受到小紫的催促喊叫,媽媽努力從起上站起來,拖着有氣沒力的身子,在鐵絲網前進行反應訓練,其實是變相用壁球的方式在訓練反應。
 
「動作快!動作快!在比賽場上這樣的速度是絕對會秒殺的!」


 
「嗄…嗄…喺…」
 
對於我,我其實可以說是脫離苦海了,因為小紫一直對着媽媽進行特訓,早就把我忘了。
 
現在就算我在場邊坐上了全日,小紫也一於少理。
 
現在我基本上都是幫忙當跑腿,遞遞毛巾遞遞水,甚麼跑步打球的,我已經沒在做了。
 
「喂,大懶豬。」
 
在我暗自感嘆走運了的時候,小紫走了過,輕輕地踢了踢我。
 
「怎麼了?要水嗎?」
 


我遞出了水,不過小紫沒有要,她繼續說:
 
「你能不能叫那傢伙別在拍來拍去,那東西一直在頭頂轉呀轉,嗡嗡嗡嗡的煩死人了!」
 
那傢伙就是指巫小翠,可能是提及到巫小翠,所以小紫有點激動。
 
小紫豎起着一隻手指,直指着天空中發出「嗡嗡嗡」聲音的東西,同時又用下巴比了比在遠處坐在休息長椅上的巫小翠。
 
巫小翠一直都有來看網球的練習,但她從不踏足網球場,只在旁邊拍照,有時會帶同手提電腦,在遠處寫作着。
 
我望了望巫小翠,也望了望天空中發出「嗡嗡嗡」聲的東西。
 
我知道巫小翠要為了她香江文創的小說進行取材而拍照,但完全沒想到她會那麼認真去拍照。
 
抬頭望向天空那「嗡嗡嗡」聲的東西,其實是一部航拍機,專門從上空拍照。
 
這東西很不便宜,控制也需要一定的技術,沒想到巫小翠竟然為了取材而大費周章呢。
 
「這是她家的事情,我們可管不了。」
 
「甚麼管不了,要是那東西突然掉下來,可會死人的!」
 
「巫小翠又不是甚麼殺人犯。」
 
「但她卻是一隻怪物,誰知怪物心裡想甚麼,萬一她起了殺心,到時候怎麼辦?」
 
「行啦,行啦,我去跟她說說就好,可結果我管不着。」
 
「早就這樣做啦,哥哥。」
 
為免小紫又使出重複同一句說話這一招來煩我,我只好動身。
 
離開了網球場,向着坐在休息長椅上的巫小翠那邊走過去。
 
自己坐在她旁邊,在要開口說話先,竟然被巫小翠搶先開口,她說:
 
「你那位看我不順眼的妹妹又叫你來趕走我嗎?」
 
巫小翠露出「你是位觀音兵」的嘲笑眼神,半瞇起了眼的望着我。
 
我不是觀音兵,我只是怕她煩着我,所以我才會照她的意思去做。
 
「不,這次是想要叫妳別再用那東西來拍照。」
 
「啥?」
 
對於我的說話,巫小翠完全不解,她現在的表情像是在說「你剛剛是說傻B獨有的語言嗎?」的一樣。
 
我指了指天空中那發出「嗡嗡嗡」的航拍機,繼續說:
 
「啥甚麼,雖然妳專心於小說取材上是件好事,但是那東西始終危險,所以別再用那東西來拍照好不。」
 
我曾有聽過搖控飛機或直昇機的螺旋槳是能夠傷人,就算巫小翠的控制技術再好,那東西始終是有危險性的。
 
既然小紫擔心那東西會傷到她或者其他人,而要求巫小翠停止使用,這不無道理。
 
巫小翠用鼻子「哼」了一聲,聽起來是一聲很不滿的聲音。
 
突然間,她用雙手對我施展出九陰白骨抓,我的手臂頓時傳來一陣的抓痛。
 
雖然是穿了冬季校服,長袖的校服為我減去了一點痛楚,但還是很痛。
 
下一刻,我跳了起來,雙眼直瞪巫小翠,喊罵道:
 
「妳是腦殘了吧!有病就去看獸醫!」
 
「腦殘說誰?」
 
「腦殘說你!」
 
「哎啊,有個腦殘的在說我。」
 
嗚!一時氣上心頭,被她這種語言上的陷阱騙到。
 
巫小翠奸狡的掩着嘴笑了笑,然後翹起了腿,並張開雙手,讓我看到她的手掌。
 
「看清楚吧,傻B。」
 
「吓?」
 
我提防着巫小翠會一個巴掌打過來的同時,也望着她的一雙手掌,除了看到掌紋之外,就是看到她纖纖長長的手指,以及嫩紅色的手掌肉。
 
除此之外,我甚麼都沒見到,不禁因為不解而「吓」了一聲。
 
「傻B即是傻B,看到了吧,我雙手都是空着的。」
 
「所以呢?」
 
「所以呢?你的腦袋絕對是殘了。航拍機需要控制器,但你見到我有嗎?」
 
簡直是當頭棒喝般的驚醒,直到現在我才留意到巫小翠根本沒有控制器。
 
「就算妳沒有控制器,妳也可以用甚麼巫術魔法的呀。」
 
「一言驚醒,怎麼我沒想到用巫術來奪得航拍機的控制權,然後讓它撞上你屁股。」
 
這刻我不禁用雙手遮掩着自己的屁股,看到我的反應,巫小翠又偷笑起來。
 
「所以說,那東西不是妳的,妳也沒有控制它?」
 
「如果有的話,你的屁股早就被螺旋槳切開八片。」
 
屁股會被切開八片,聽着都覺得心寒。
 
可是,那航拍機不是巫小翠的,那麼會是屬於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