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為在天空上發出「嗡嗡嗡」聲音的航拍機是屬於巫小翠,方便她進行小說取材。
 
但和巫小翠對話過後,才知道那東西根本不是巫小翠。
 
所以,這部航拍機是屬於誰的?
 
我走出了幾步,來到了個視野比較好的位置,打算尋找正在控制它的人。
 
自己是有想過可能是電影部的人,正在進行拍攝的工作。
 


但環顧四周,卻未見有如此類的人存在,四周除了校園景物之外,就是路過的學生。
 
或者控制它的人可能在學校天台上進行控制,畢竟那個地方視野很好。
 
於是我再走出幾步,抬頭看看學校天台上的情況,但卻沒看得到有人。
 
看到四周沒有控制它的人,我不禁開始思考起一件事。
 
在學校內使用航拍機,多少都會帶來危險,學生又不是專業人士,校方應該會禁止。
 


雖然老師和學生是完全不同,但出於危險性,老師要在學校使用航拍機,應該都需要有旁人在監管,而且也應該要向校方伸請使用。
 
要是這樣的話,校方應該會貼出通告,通知學生於今天注意航拍機之類的事情。
 
但完全沒有這種事情發生過,沒有通知,沒有通告。
 
難道,正在控制這航拍機的,根本不是本校的老師或學生,而是街外的人?
 
這架航拍機是由街外飛進來的?
 


我望着這架航拍機,不禁又再思考起來。
 
如果這航拍機真的是由街外飛進來,那它的目的是甚麼?
 
說拍電影,其實是講不通,因為附近沒有演員,而且依我所見,拍攝的鏡頭是對準着網球場上正在進行網球練習的大家。
 
不論是正在進行反應特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還是進行對賽的其他成員,一一成了拍攝的對象。
 
那麼這航拍機是路過的嗎?
 
不,它一直停留在網球場的上空,似乎不是路過,而應該是到達了拍攝地點。
 
「巫小翠,妳有沒有辦法知道那航拍機是誰人的?」
 
百思不得其解,完全不知道航拍機屬於誰人的我回到巫小翠身邊,問着她。


 
「好笑,我又怎可能會知道。」
 
「妳會不會有巫術魔法可以駭進去查探一下?」
 
「你把巫術當作甚麼了啊?傻B。」
 
我還以為那是一種萬能的魔法,不是嗎?原來巫術魔法和我想像中是有很大的出入。
 
「說不定,那是甚麼偷窺狂的新手段呢。」
 
忽然想起了甚麼的巫小翠,露出了個不好的笑容對着我。
 
她半瞇起了眼睛,保持着翹腿的坐姿,手托着下巴,對我挑了挑眼眉,又繼續說:
 


「你不是看得見嗎?那裡,那裡。」
 
她用眼睛向網球場比了比過去,我也隨她的眼睛望向了網球場。
 
這此只眼網球場上的一班女生們,正為着校際網球比賽而擺動着身子。
 
暴露於陽光下的雙手雙腳,都動了起來,女生們的身體曲線每一刻都有所改變。
 
被汗水濕弄了的上衣,跑動時稍稍揚起的網球裙子,都若隱若現着女生們的姿色。
 
看到這樣的場面,我大腦打起了個激靈。
 
「妳的意思是,有個偷窺狂正利用航拍機,對女生們進行着偷窺!?」
 
「很明顯是。」


 
「可惡,我要報警,不對,現在應該是通知老師。」
 
「哼,傻B即是傻B,打草驚蛇,你通知了警察,不就是驚動了偷窺狂嗎?他大可以立即機會逃走,到時候想要捉到人?發夢去好了。再說,偷窺狂只是推測,捉姦要在床,捉賊要拿贓,沒有證據,誰會聽你?」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巫小翠這一番說話,雖然叫我很不服,但她是有道理的。
 
聽完她的說話後,本來要跑出去的腳步都收回了來。
 
但報警和通知老師不可以做,那麼我們能做甚麼?難道任由那航拍機繼續拍攝下去嗎?
 
雖然沒有實質的證據,但對方可能真的是偷窺狂,絕對不可以繼續胡作非為的。
 
「如果妳有方法,就說出來,別在那裡空着雙手啊,妖女。」
 


「方法?呵,我是有,但現在被偷窺的又不是我呢……」
 
「妳…!妳這妖女!打算見死不救嗎?」
 
「傻B傻B,聽人把話說完後才炮嘴吧,雖然被偷拍的不是我,但自己同樣是身為女生,感同身受,所以我就告訴你方法吧。」
 
既然是想要幫人,為何還要這麼多廢話?
 
在這幾秒的對話中,若對方是偷窺狂,腦海中不知道已經有多少個非非想出來了。
 
巫小翠放下了翹起的腿,並站了起來,豎起手指直指向航拍機,說:
 
「打它下來。」
 
「打下來?」
 
「它肯定是價值不菲,被打下來的話,控制它的人就會氣炸,必定會衝過來理論並回收殘骸,到時候就水落石出。」
 
「又不是寫小說,妳怎麼能肯定真兇會衝到來?」
 
「方法我已經講過,做不做是你自己的事。」
 
說話後,巫小翠又坐了下來,一言不發的她,似乎正等着看戲。
 
說到打下來,用甚麼把航拍機打下來,用網球嗎?
 
把航拍機打下來,萬一那其實不是由偷窺狂所控制的話,後果會挺麻煩的。
 
但是,萬一真的是偷窺狂在控制的話………
 
不怕一萬,最怕萬一,聽過了巫小翠的說話後,我立即衝回去網球場,並大叫:
 
「打它下來!打它下來!那是偷窺狂的東西呀!」
 
我一邊指着天空上發出「嗡嗡嗡」的航拍機,同時放聲大叫。
 
聽到我這一叫的女生,有的「嗚哇」一聲抱住自己的身子,保護着自己免被看見春光,並同時衝回去網球社社辦裡去。
 
也有些女生,立即氣上心頭,馬上拿起網球和球拍,在大叫一聲「偷窺狂去死!」後,便使出全力,把網球打向航拍機。
 
控制航拍機的人,似乎察覺到不妙,欲想到逃走,開始脫逃這空域。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是屬於氣上心頭那邊的女生,當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是自我保護的那一邊。
 
看到那航拍機要逃走,無法忍受偷窺狂的小紫,施展着混身解數,她大叫一聲:
 
「黃金迴轉爪彈!!!」
 
然後隨着「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的咆哮聲,一連數十個網球,以高速直迫向航拍機。
 
下一瞬間,「拍喇拍喇拍喇」的撞擊聲響起,接着航拍機便被擊落,墜落在地面上去,粉身碎骨。
 
好幾個女生讓圍了上去,實行鞭屍,場面何其殘忍。
 
這班女生對於控制航拍機的人到底是不是偷窺狂,連想都沒有想過,便立即採取行動,真可見女生們是多麼憎恨偷窺狂。
 
我隻眼開隻眼閉的看着鞭屍的場面,心中自我警惕着絕不可以偷窺。
 
然後大約過了十秒左右,一陣暴動一樣的跑步聲,正直迫過來。
 
同時,學園警衛的大叫聲也傳了過來。
 
「站住!給我站住!」
 
遠處塵埃飛揚,我們都知道,有些甚麼正衝過來。
 
真就如巫小翠所說的一樣,當我們把價值不菲的航拍機打下來後,背後進行控制的人就會現嗎?
 
是這樣嗎?是的。
 
「不要!我的CJ7!這是我用盡了利是錢來買的!!」
 
控制着航拍機的人的確是出現,並跪在被稱為CJ7的航拍機殘骸前面,欲哭無淚。
 
但有點與預料中不同的是,那是一位女生,而不是肥宅型又一臉鬍渣的大叔。
 
「妳們這班婆娘!要怎樣陪我!它是我新買的呀!」
 
跪在航拍機前的女生,憤憤地站起,直瞪着各個女生罵道。
 
一場刺痛耳膜的潑婦罵戰隨即爆發,所用的言語不堪入耳,我實在是少聽為妙。
 
警衛也趕了過來,但女生罵戰中沒有他可以插上一嘴的空間。
 
我打量着這位女生,她很普通,目測年齡和我相近,不是甚麼美少女,但卻與我們很不相同。
 
因為她是穿校服的,而且是香城中學的校服。
 
除了我之外,沒有人留意到這個一重點,為什麼香城中學的人會出現這裡。
 
看着這位來自香城中學的女生,看到在地上航拍機的殘骸,也想起了和香城中學在本週日進行網球比賽的事。
 
我忽然就明白到這是怎麼一回事。
 
是偵探敵情。
 
雖然沒有證據證明這位來自香城中學的女生是香城中學網球社的成員,但出於種種的巧合,我可以推斷出她是來偵探敵情的。
 
推猜出對方是偵察兵而不是偷窺狂,我心裡多少是高興,也安心了一點。
 
我想要把自己推測出的這一件事告訴小紫知道,好讓她們決定要怎樣解決。
 
但看來,不管對方是誰,有何目的。
 
那一邊已經開始了私法制裁了。
 
我一隻眼開一隻眼閉看着私法行刑,同時警惕着自己女生不是好惹,特別是一個團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