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驚一場,使用航拍機的人不是偷窺狂,女生們在事後都安心不少。
 
回到家裡後,在一家人的晚飯之中,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猛地講這件事。
 
「要那真的是偷窺狂,我一定會啊啦啊啦啊啦的打飛他,然後嘟啦嘟啦嘟啦的治療他,再無駄無駄無駄的打飛他,然後再………」
 
「喺,喺,喺,知道妳的厲害了。」
 
「呢呢,哥哥,如果我真的被偷窺了,你會怎樣做啊?」
 


「我會為那偷窺的人默哀一秒。」
 
偷窺狂被小紫捉到的話,我相信下場只有一個,所以我只好這樣回答。
 
「竟然讓航拍機這種東西飛進校園,而且久久未被發現,真的要向校方說說,不然下次真的遇上了偷窺狂。」
 
爸爸對於偷窺狂事件感到很不滿,大概可能是今次的事件牽涉了媽媽和小紫。
 
航拍機有沒有法例規管,其實我沒多研究,但我覺得始終是要規管一下比較好。
 


例如要考個牌吧,像是車牌,貨車牌,電單車牌,畢竟那高速旋轉的螺旋槳是能傷人的。
 
而且個人私隱方面,也是一個問題,但在此我不打算跟家人討論這些。
 
「不過,實在是沒想到,竟然是用來偵察敵情呢。」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想到利用航拍機來偵察敵情,感到很是興奮,雙手不禁合掌。
 
我猜她大概是想起了刺客之類的東西,或是日本古時的飛天忍者,甚至是間諜卧底,畢竟電視戲很多這類的原素。
 


「小紫,不如我們也去偵察敵情吧,看起來很好玩呢。」
 
「在夢中去吧,媽媽。」
 
我早就知道媽媽一定會這麼說,畢竟在某程度上她還是一個孩子王,童心未泯。
 
每當想到就想要去做,迷迷糊糊的,傻傻分不清的,這就是我媽媽何柳娘。
 
聽到我這麼說,媽媽就像個小孩子,微微地鼓起着臉,還說一聲「天從好可惡啊」。
 
她尋求着支持,眼光第一個就落在爸爸的身上。
 
「老公,我去偵察敵情好嗎?」
 
老公是最好的,老公必定會支持我的------這是媽媽的心態,所以她才會把眼光第一個落在爸爸的身上。


 
眼看爸爸,他頓時僵了一僵,送到口裡的飯也吃不了進去。
 
當了這麼多年夫妻,爸爸很是清楚媽媽的心態,希望自己可以支持她,爸爸是很想說好。
 
但另一邊,爸爸也清楚知道,甚麼偵察敵情,就如我這位他兒子所說的一樣,只能發夢去做。
 
感情和理性之間所爆發出來的矛盾,此刻暴露於爸爸僵了的臉上。
 
在這裡就唯有媽媽沒有留意到爸爸的矛盾表情,依然歪着頭微笑着期待「當然好啊,老婆」之類的回答。
 
「怎樣了,老公,我去偵察一下好嗎?」
 
「哎…怎說好呢,今天的菜好像鹹了點,老婆不覺得嗎?」
 


「呃?這個啊,好像也是呢。」
 
「雖然小紫的廚藝是有進步了,但始終還是老婆煮的比較好味。」
 
「嘻嘿,當然囉,因為我是用了愛心去煮的啊。」
 
聰明的爸爸,立即就扯開話題。
 
大概是媽媽那迷糊呆呆的性格,所以馬上就跟了爸爸的話題走了。
 
不知道在爸媽年輕談戀愛的時候,當媽媽說想要買甚麼甚麼時,爸爸是不是也同樣去應付呢?
 
「去吧。」
 
就在此時,小紫突然叫了一聲,把我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身上。


 
「去?去那裡啊,小紫?」
 
忽然就彈出一句話,大家都沒有很懂她在說甚麼,所以媽媽立即問過去。
 
然而,對於小紫突然彈出來的這一句說話,我心裡是有了個底,畢竟我和小紫是雙胞胎,於是我說:
 
「別告訴我知道,妳打算去偵察敵情。」
 
「哥哥終於把腦袋找回來了嗎?今天好聰明耶。沒錯,正是要去偵察敵情。」
 
比起我「果然是這樣」的嘆息反應還要快,媽媽已經「哇哈」的一聲,興奮地雙手一合。
 
「要去要去,我也要去啊,一定會很好玩。」
 


媽媽已經幻想像同時候會是怎樣的情景,她已經把自己幻想成特工卧底間諜甚麼的了,就像電視劇看到的那些。
 
我和爸爸都見怪不怪,所以無視,爸爸繼續吃飯,而我就向小紫說:
 
「說甚麼偵察的,妳別和媽媽一般見識吧。」
 
「一般見識?錯!大錯特錯!我這是叫知己知彼。」
 
「那麼我問妳,妳打算怎樣溜進去杏壇中學?偷入學校,會觸犯法例的。」
 
聽我這麼一說,小紫頓時豎起了一隻手指,一邊擺動一邊發出「嘖嘖嘖」的嘲笑聲。
 
「我說哥哥是宅屬性,果然錯不了。」
 
「吓?」
 
「哥哥還是多點出門走走,見識一下外邊的世界,別再是一.般.見.識~」
 
小紫不單單用我剛才的字詞來向我反擊,她甚至粗暴地在說話過後彈了我額頭一下,就像是要教訓我。
 
在我痛得大吸了一口氣,而小紫則「呵呵」了幾聲,接着繼續說:
 
「杏壇中學是私人學校,所以和其他學校不一樣,是採用開放式的。」
 
「甚麼開放式?」
 
「就是沒有校門,沒有鐵絲網,沒有圍牆,不單單學生能隨便進出,就連一般人也可以。」
 
「真的假的!?」
 
「要騙都不騙笨蛋哥哥啦,我以前都跟朋友去過幾次了,那裡飯堂的午飯好好味的耶!」
 
雖然我是知道有杏壇中學的存在,但沒想到它竟然是這樣的中學,我實在是意想不到,自己甚至是未曾聽過。
 
這簡直就似是購物中心的一樣,屬於某地產公司的私人物業,但同時又對外開放。
 
不論是誰,都可以自由出入,怪不得杏壇中學是香江排行第一的學校。
 
這樣一想,學生不就是可以隨時曠課走堂嗎?校方是採取「學到的都是你的」學習方針?
 
「雖然一般人是進入不了教師區和學生區,但根據我過去的記憶,杏壇中學的網球場並不在這兩區之中,屬一般區,是一般人可以到達的區域,所以,要偵察敵情,實在是可行的呀。」
 
我自己是完全沒想到杏壇中學是這樣的一所學校。
 
最初以為杏壇中學是跟香江中學差不多,被圍牆包圍,所有人都得經校門進出,而且有保安先生巡邏。
 
除非是與學校相關的人物,以及特別人士,否則一律是閒人免進。
 
唯一與香江中學有所不同的是大小,因為我知道杏壇中學是比香江中學要大的。
 
但直到聽見了一紫這一番說話,我才知道原來還有着各種差異,而且這差異是相當大。
 
杏壇中學就像是一間大學一樣辦起來,一般人除了不能到達學生和教師區,基本上都應自由進出,外人也可以於學校飯堂用膳。
 
這麼大的自由度,我相信是校方自我宣傳的一種手法外,更是對外界表示本校的保安相當好,學生的行為品得也是優異。
 
聽媽媽說,在她小時候,家門都是常開着的,只有無人在家或晚上才會關上門,不像這個時代,每家每戶無時無刻都是關門對外。
 
這種行為除了是表明自家裡沒東西值得可偷可搶外,也是對鄰居有着信心。
 
聽說當年守望相助,互相幫忙的,才不是這個年代的「隔離鄰舍」。
 
異曲同工,杏壇中學和媽媽小時候家裡不常關門的情況很有相同之處。
 
在可以自由進出的情況之下,想要偵測敵情,真的如小紫所說,是可行的。
 
「呢,呢,小紫,我們幾時出發去呀?」
 
還處於興奮狀態下的媽媽,雙手握成了拳放到胸口前,雙眼發射着閃亮的光芒問道。
 
小紫吃了一口飯,咀嚼同時思考幾時出發比較好,當她吞下了飯後,就說:
 
「雖然杏壇中學第一輪比賽的對手是高登中學,完全是必勝,但我相信杏壇中學的選手不會鬆懈的,對賽前一天一定會加緊練習,所以星期五去偵察一下就是最佳不過了!」
 
「嗯!星期五!偵察敵情!」
 
「等一下,媽媽,妳不可以去。」
 
「呃!!!為什麼???」
 
「第一,妳現在是擁有我的身體,作為即會面對的對手,妳的出現會使她們有所防範,甚至終止練習,這樣不就是甚麼都沒偵察到嗎?」
 
「呃!?」
 
「第二,比起偵察敵情,媽媽妳更應該要加緊練習,跑步練氣不可少,擊球練習不嫌多,扣殺練習和反應練習要加量啊!」
 
「呃!?」
 
此刻的媽媽,非常的失望,嘴巴都嘟平了,一整個苦不堪言的樣子。
 
她只好發出「嗚嗚」的聲音,靠住爸爸的肩頭,尋求安慰和鼓勵。
 
「只有小紫一個人去,雖然不應該會出甚麼意外,但爸爸我很擔心,就不能帶上妳媽媽一起去嗎?」
 
「媽媽就免了,但為了安全帶多一個人去的話………」
 
剛吃完了整碗飯的我,忽然感覺到小紫的視線,小紫現在正望着我不放。
 
「喂喂!等等,我才不要去!」
 
我立即關門對外。
 
「哥哥是沒有選擇權了呢。」
 
「天從,照顧好妹妹,是身為哥哥的責任。」
 
但是要來的始終要來,可怕的強盜已經把我關上的門直接撞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