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壇中學
 
這是一間私立學校,是香江眾多學校之中的名校,更是眾多學校之中的第一名。
 
師資優良,教學設施完善,注重學生多方面發展,以及以全英語教學。
 
不論是海外升學率,還是入讀本地大學率,高達百份之八十。
 
學校佔地闊大,一共劃分為三區,包括學生區、教師區及一般區。
 


學生區即是學生上課學習的教室區域,教師區當然是職員室區域,而一般區域即公用設施。
 
公用設施包括飯堂、禮堂、各種運動場、花園、圖書館……等等。
 
一般人等皆不得進入學生區以及教師區,另外,公用設施只會於星期六日對外開放。
 
凡出入學生區之學生,必須要穿着整齊校服,派駐警衛有權驗查學生證,出入學生區之老師皆需配帶職員證,與教師區同相。
 
若無法出示學生證或職員證,除非有特別批准,否則不可進入,違者以闖入私人地方之罪治罪,並交由警方處理。
 


祝閣下旅途愉快。
 
以上是在杏壇中學所謂的入口取得的小冊子上記錄的一些資料。
 
可能會有人認為放設這樣的小冊子,實在是小題大做,但若果有看見杏壇中學的規模,就覺得必須這樣做了。
 
「我們有沒有來錯地方,小紫?」
 
「這裡不就大大隻字寫上了杏壇中學嗎?哥哥。」
 


「可是…這樣太不對勁了。」
 
我望着杏壇中學,這個可以讓一般在一定程度上自由進出的私人中學,不禁哇言。
 
先不要說其他事情,例如佔地比我想像中要大,單是論校舍,就已經使我呆眼了。
 
「凱旋門式校舍…這到底是怎麼了……」
 
我抬頭望着杏壇中學的校舍,呆眼得連眼鏡都要從我鼻子上滑下來。
 
「這叫藝術建築,哥哥不會懂。」
 
「妳也是不懂吧,小紫。」
 
現在的時間是星期五的放學後。


 
小紫為了偵測一下杏壇中學女子網球社派出的選手實力,所以來到這裡進行探敵行動。
 
我之所以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一起,是因為爸爸不放心小紫一個人行動,要我來照顧她。
 
放學之後,我們就出發到杏壇中學,而現在我兩就站在杏壇中學的面前。
 
抬頭放眼,就見凱旋門式的校舍,在右邊的是學生區,在左邊的是教師區,兩者中間連接着架空走廊。
 
一整座建築物,都是採用落地單向玻璃,就是裡邊可以看見外邊的景物,但外邊的人卻看不見裡邊的情況,是仲環商廈最常採用的玻璃。
 
在建築物的正下方,可以說杏壇中學的入口,那裡是一片休憩公園。
 
綠草如茵的草地、休憩的長椅、散步小道、追逐中的小孩、進行拍攝工作的攝影師、途經的人們、以及一塊立於噴水池中刻上了杏壇中學校徽的黑灰色石板。
 


這一些都是休憩公園的景色,放眼再望遠去,就可以見到其他的公用設施。
 
環顧四周,這裡除了途人和遊人之外,也有正要回家或是坐在聊天的杏壇中學學生。
 
私立中學即是私立中學,就連校服的樣式都比一般學校要漂亮華麗,充滿了貴族的感覺,展現出上流學生的特有感,與別不同。
 
看着這一所私立中學,我都傻眼了。
 
「哥哥,走吧,我們要執行任務囉!」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無視了傻眼的我,在搶走了我手上的小冊子後,便獨個兒向前走。
 
她會搶走我的小冊子,還不是因為小冊子中有杏壇中學的地圖。
 
雖然在附近已經有中英日韓四語對照的指示路牌,但依然印刷出地圖,這可真是貼心服務呢。


 
「喂,等等我。」
 
我立即追了上去,和小紫一同進入了杏壇中學裡去。
 
沿着路走,在凱旋門式的校舍底下穿過,大約是走了十五分鐘左右,就來到了杏壇中學的網球場。
 
「名校即是名校,就連網球場也是非一般厲害。」
 
小紫看到了網球場,便立即讚嘆起來。
 
若果我沒看到現場實景,或許會覺得只是小紫言過共實,誇張之說,但當我看到現場實景,我就知道她說的是真。
 
和香江中學的網球場相比,杏壇中學的網球場要多出了兩個,杏壇中學一共有三個網球場。
 


而且這三個網球場,分別是硬地、草地、泥地,比起香江中學只有一個硬地網球場,杏壇中學要厲害多了。
 
說不定還有室內網球場,但目前所見未有發現。
 
在網球場附近可以見到有兩個建築物,看起來就似是郊野公園的洗手間。
 
雖然外觀似是郊野公園的洗手間,但我知道那裡是男子和女子網球社的社辦,更衣室、洗澡間、儲物間應該也在裡頭。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我剛剛見到一班女生從裡邊走出來,而且全部都更換過網球服裝。
 
「哇哇!」
 
又是一個叫人哇言的場面,那是因為女生們穿的網球服裝,實在是暴露。
 
「哈,哥哥臉紅,難道說哥哥是純情男?」
 
「看到這樣的穿着,誰都臉紅吧?」
 
「大驚小怪,只不過是個肚臍裝加短裙,哥哥就哇哇哇的,十足個小孩。」
 
更換過服裝的一班女生,開始進行網球的練習。
 
不出一會,網球拍擊球的聲音便始起彼落,女生們都進行着應付比賽的練習。
 
我和小紫在網球場外的一張長椅子上坐了下來。
 
我只是單純地看着女生們在練習,而小紫則擺出了玩手機遊戲的姿勢,但她其實是在拍攝影片。
 
小紫一邊拍攝着影片,一邊喃喃自語,似乎是在為影片加上旁白註解。
 
女生們繼續練習,而小紫則繼續進行拍攝和旁白註解,而我則看着這兩場同時進行。
 
結果。
 
「這樣根本沒偵察到甚麼呀~!」
 
小紫收起了手機,停止了拍攝,並大大做了個伸展的動作,差點就要撞上我的頭。
 
「甚麼沒有偵察到?」
 
如果沒有偵察到,那我們剛才做的到底是甚麼?所以我馬上問道。
 
小紫嘆了一口氣,「嘿」一聲從坐姿中彈起,站了起來,雙手插腰的對我說:
 
「沒有偵察到就是沒有偵察到。倒不如說,根本不知道是要在偵察些甚麼。」
 
「不就是看看對手的實力嗎?」
 
「啊,是啊,可是我都不知道對手是誰。」
 
我明白到小紫的意思是甚麼。
 
在香江中學與杏壇中學的一戰之中,杏壇中學會派出的選手我們都不清楚。
 
這種情況之下,我們沒有辦法進行針對性的偵察。
 
雖然是每一個成員都可以進行偵察,而且現在進行練習的女生之中,必定有比賽的選手在內,但進行全體偵察,太不可行。
 
一來是我們時間不夠用,二來是這樣的效率太低。
 
要是我們知道在香江對杏壇的一戰,杏壇中學即將會派出的是誰人,然後加以針對進行偵察,調查對手的實力和弱點,這樣便來得有效。
 
「既然連對方會派出誰來應戰都不知道,不如回家去吧。」
 
雖然農曆新年已經過去,大地漸漸回暖,但多少還帶寒意。
 
比起不知道在偵察些甚麼而坐在這裡,吃着風,倒不如回家去好了,所以我便這麼對小紫說。
 
但以我妹妹的性格,她當然是不肯就此回去。
 
「既然來到這裡,就絕對不能空着手回去,不!」
 
「所以妳打算怎麼做,就這樣拍攝一些片回去?」
 
「呃……現在只能這麼做吧?」
 
我嘆了一口氣,自己只好陪伴妹妹到她死心為止。
 
然而就在這一刻,小紫忽然地「呀」了一聲,一整個表情是想到了些甚麼。
 
「哥哥,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不,我否決。」
 
「我都還未說呀!」
 
「看到妳那張不懷好意的臉,我就知道,雖然妳現在的臉是媽媽的那一張。」
 
「聽我說呀,哥哥,這一定行得通的!」
 
「唉,好吧,妳就說說看。」
 
我點了頭,然後小紫「嘿嘿」了一聲,便對我明她的想法。
 
「我在想啊,杏壇中學是名校,而且是三連冠,所以面對比賽,她們一定會有類似戰略書或者計劃書之類的東西,特別面對選手不可重複出賽的校際網球比賽,用以決定選手的登場啊。」
 
「等等!妳不會是想要偷溜進社辦,然後偷取情報吧?」
 
小紫笑了笑,並很頑皮的單起了眼睛,對我說:
 
「Bingo,哥哥猜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