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不說這會觸犯法例,小紫打算溜進網球社社辦偷取計劃書的想法,就連對方是不是有計劃書之類的東西都沒有辦法肯定。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想要偷偷溜進去偷取情報?
 
再說,有甚麼方法可以偷溜進去,總不能由網球社社辦的門前直接進去吧!
 
難道跟人家說「我們打算偷到情報,所以給我們放行好嗎?」之類的說話?
 
我叫小紫就此收手,有事情是不能越過那一線的。
 


但當然,小紫根本沒有把我的說話聽進耳裡去,她已經獨自向着網球社辦走去了。
 
「喂!小紫!別這樣做呀!」
 
我追了上去,連忙叫住她,但只被回應了一聲「噓」。
 
「怕事的話就待一旁去啦,哥哥。」
 
小紫投來了「再阻止我的話就要把哥哥綁起」的眼神,我實在是不敢再出聲。
 


然而我又很擔心小紫會闖出禍,所以只好不發半點聲,跟着偷偷摸摸行動的小紫身後。
 
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跟着小紫鬼鬼崇崇的溜到女子網球社的後邊。
 
正在練習網球的女生們似乎是沒有發現我們,她們大概是太專注於練習上吧?
 
另外,女子網球社後邊有着草叢和樹木包圍着,使別人難以發現我們,所以我們才能溜到那裡去而不被發現。
 
「喂,小紫,果然還是收手吧。」
 


我壓低聲音這麼說,而當話聲落下後的一刻,我的額頭被狠狠地彈了一聲。
 
小紫沒有說話,只投來了「既然哥哥都跟來了,就乖乖把風」的眼神,看來我已經成為了她同伙,狼狽為奸。
 
接着,小紫走到了一道牆的前邊,而這道牆上,有着一個打開了的換氣窗。
 
就算多笨蛋的人,都知道小紫是想要從換氣窗爬進去,而果然,小紫就是有這樣的想法。
 
可是,事情並不如她所願。
 
換氣窗不是很大,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即使用上了好多氣力,用手把自己撐到換氣窗前,也鑽不過去。
 
「哎…可惡,媽媽太胖了!」
 
要是小紫擁有她自己本來的身體,說不定已經鑽進去了,但現在她卻是有着媽媽的身體。


 
因為生下了我和小紫,媽媽的身體多少是顯得豐滿。
 
豐滿起來又是肉肉團團的身材,使得要爬進這換氣窗變得不太可能。
 
硬是要爬進去,搞不好會卡住,到時候就只能說一聲嗚呼哀哉,然後報警處理。
 
當然,如果要報警處理的話,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會卡在那裡,就會成為一個疑點,背後的真相隨即會被發現。
 
小紫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她沒有硬要擠進去,只好退下來。
 
「既然進不了,那就回去吧。」
 
我捉緊機,對小紫這麼說,希望她能就此收手,但小紫當然是不肯。
 


她站在有換氣窗的牆前,打量着那換氣窗,也時不昤轉頭望我。
 
「嗯,就這樣吧!」
 
「等等,該不會是想要我代替妳爬進去嗎?」
 
「沒錯,依我的計算,哥哥應該是剛好可以穿過換氣窗的。」
 
我望了望那換氣窗,再望了望自己的身體。
 
要穿過換氣窗,應該是可以的,自己的身體不是健碩,也不是胖,算是一般偏向沒有肉感的那一類。
 
以我的身形,想要爬進去是有可能的,但我並不打算做。
 
「不,我拒絕。」


 
「吶,吶,哥哥,拜託你,我知道哥哥是最好的,最喜歡哥哥了,呢。」
 
「就算妳這樣說,我也是拒絕的。」
 
「呢,呢,只是偷看一下計劃書,拍個照,然後出來,就這麼簡單,對超級厲害的哥哥,三下五除二就辦妥啦。」
 
在這個時候才賣口乖,我對這個妹妹實在是心感無奈。
 
小紫抱住我的手臂,努地地撒着嬌,又說哥哥甚麼的最好了,又說偷拍計劃書是為了媽媽好。
 
「呢,呢,歐泥醬~拜託你啦,歐泥醬~」
 
「唉,好吧,就破例這一次。」
 


「好耶,最喜歡歐泥醬了~~」
 
或者自己就是這樣的男生,被女生撒嬌了,就很容易把持不住。
 
對這樣的自己,我不禁嘆了一大口氣。
 
「事先聲明,我只是溜進去找計劃書之類的東西,而且不保證會找到。」
 
「嗯嗯,走吧,走吧。」
 
小紫點頭後,便走到有換氣窗的牆邊去。
 
她清楚知道我的運動能力,所以要幫我一把,把我托到換氣窗前。
 
看電影或小說,通常都是男生把女生托上去的,但現在竟然被女生托上去,而且她更是自己的親妹妹,感覺好差。
 
不過,單靠我自己的氣力,真的沒辦法把引升到換氣窗前,所以我只好接受小紫的幫忙。
 
靠着兄妹之間的默契,我就已經被小紫托了上去,來到換氣窗前。
 
偷偷摸摸的探起了頭,先看看裡邊的情況是怎樣。
 
然後,女子網球社社辦裡的洗澡間便出現在我的眼前,一個個連在一起的立站式洗澡格、花灑、洗澡乳,都映入眼中去。
 
一陣陣的洗澡乳香味,輕輕地飄入鼻子中,香嘖嘖的。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這是女生們洗澡的地方,在心理作用下還嗅到了女生們的特有香甜氣味。
 
如果這是小說世界,我是絕對會看到女生的出浴場面。
 
特別是我以前讀過的些輕小說,為了吸引男性讀者,這裡一定會有好多引人入性的描述,不知道還以為自己在讀十八禁的成人文章。
 
但可惜的是,這又不是小說世界,這種虛構的事情,還是留待在虛構的世界去吧。
 
環視了洗澡間,知道了這裡沒有人,再確認了之後會用到的逃走路線是沒問題後,我就爬了進去。
 
小紫叫我萬事小心,她就在外邊把風。
 
才穿過換氣窗,進入了洗澡間,心臟就已經「砰砰砰」猛跳動着,我很是擔心跳動的聲音過大,使得被人聽見。
 
當小偷就是這一種心情嗎?既是害怕,又是緊張,步步驚心,戰戰兢兢的,但當中又帶了一點興奮。
 
我盡量放輕腳步,走過一個個洗澡格,然後來到了一道門前,這是洗澡間唯一一道門,應該是通往女子更衣室的。
 
用耳朵貼在門前,聽聽門後有甚麼動靜。
 
稍微確認過是安全後,我輕手輕腳,小心翼翼的把門打開一小點,並從那空隙中偷看門後的情況。
 
不出我所料,門後邊的確是女子更衣室,而跟我所料的一樣,沒有任何人,當然也沒有小說中女子更衣的場面。
 
打開了門,踏進了更衣室,我繼續小心地前進。
 
更衣室裡有着女子擺放貼身服裝的儲物櫃,有的儲物櫃是關好,有的卻是隨便地打開着,好幾件貼身衣物都可以從隨便打開着的儲物櫃中見到。
 
大概現在是在當小偷的關係,即使知道那些貼身衣物,是女生們脫下不久,還有殘留體溫和氣味,但身為男性的我一點感覺也沒有。
 
我現在最想要的,就是盡快找到所謂的計劃書,拍下照片後馬上離開,最後就是把這段回憶列入黑歷史,封存在記憶深處。
 
為此,我加快腳,穿過了更衣室,來到了存放社辦文件的地方。
 
那裡似乎是休息區,讓女生們運動完後稍作休息的地方,和更衣室只有一牆之隔。
 
地方不算很大,應該只有一般學校的洗手間的大小,這個位置大概是洗手間改建出來吧?
 
在這裡,有幾張椅子被放到一旁,也有學生桌子和教師桌,甚至在一旁有冰箱,其中一邊靠牆的有個文件櫃。
 
所謂的計劃書大概就在那裡吧,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開始檢查着。
 
用了一些時間,找到了一份存放了類似出賽計劃文件的文件夾。
 
打開來讀了一讀,就發現這是歷年的對賽記錄,以及面對各間學校派出選手的對策。
 
果然被小紫說對了,真的有甚麼計劃書。
 
我立即翻到最新一頁,並馬上查看關於面對香江中學的對策。


 
根據文件上的資料所說,香江中學是杏壇中學認為最難應付的對手,原因正是香江中學有一個實力一絕的人,她就是羅紫蘭,也即是我妹妹。
 
羅紫蘭的實力不容少觀,為了應付這一個實力一絕的對手,杏壇中學必定會派出王牌選手,以作應對。
 
並且杏壇中學相信,除了王牌選手之外,就沒有人應該和香江中學的悍馬並駕齊驅。
 
而這位選手的名字叫向嬅。
 
「向華」是一個比較中性的名字,男女皆可用,但男性較多,要不是當中的用的是「嬅」這一個字,我還以為有個人男扮女的混進來。
 
這是小紫需要的情報,我二話不說就取出手機拍下來。
 
然而在這個時候,手機震動起來,一條短訊傳到我手機中去,是小紫傳給我的。
 
我以為小紫是要催促我,或是問我情況,所以我很淡定地打開。
 
但短訊寫的竟然是:
 
「躲起來,有人進來了!」
 
這幾個字,使我的心都要跳出來,腦內「磅咣」一打了個打響,像是被雷擊似。
 
我得要立即躲起來,但要躲到那裡?冰箱裡去嗎?
 
躲在教師桌下是一個好選擇,但是太危險了,所以我打算衝回去洗澡間,把洗澡間的門鎖起,然後盡快從換氣窗逃出去。
 
這個方法我馬上就想到,但計劃趕不上變化。
 
應該是說,當我有了這個計劃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女子網球社社辦的門被打開,三個女生開門而入。
 
本來有說有笑的三位女生,立即就看到站在文件櫃前抱着文件在拍照的我。
 
「抱歉,我在找洗手間。」
 
我苦笑着這麼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