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過去,回過神來後,我發現自己坐在一張椅子上。
 
正確一點來說,我是以坐姿被綁在一張椅子上去。
 
不知那裡取來的麻繩,緊緊地綁住我的雙手雙腳,把我和椅子綁在一起,動彈不得。
 
之前的三個女生,把所有百葉窗簾落下,並關上所有電燈。
 
女子網球社社辦頓時被黑暗所侵占,一丁點的外來光線,僅能從百葉窗簾的空隙透進來。
 


眼睛好不容易才適應了黑暗,終於看得見三位把我綁起來的女生。
 
不過因為黑暗的關係,我只能大概地看得見,細節上的事情卻見得不清楚。
 
她們似乎是想要出現在我面前,但又不想我看得清楚她們,對我造成些壓迫感。
 
現在的我簡直是被當成了疑犯,被綁起來審問了。
 
處於這個空間,除了那三名女生之外就沒有任何人,她們現在要對我做的事情沒有人見得到,我很是擔心我的下場。
 


早知道這樣,我就無論如何都不幫小紫的忙,我現在是後悔極了。
 
「我只是來找個洗手間,希望各位大姊大人有大量,放我走啊。」
 
被綁在椅子上的我,只能這麼求饒道。
 
「找個Toilet會找到這裡來啊,你要說謊也找個好點。」
 
其中一個女生在黑暗中回答道。
 


只看聞其聲,不見其影,現在我就猶如見鬼的一樣。
 
雖然知道了對方是人不是鬼,但對心理造成的壓力,卻是跟見鬼了的一樣。
 
「大姊姊,求妳們饒了我吧,我不會把任何事情說出去的。」
 
「啊,這麼說,你已經把所有Inform看過了?」
 
「嗚…!」
 
糟糕了,我這麼一說,不就是把我已經知道了自己要的資料了嗎?
 
她們現在知道了我已經得手,就更加不會放過我。
 
「雖然被你知道了,but,who care?」


 
「吓?」
 
「你,應該是羅紫蘭的old brother,對吧?」
 
「為什麼妳會知道?」
 
「So Easy,因為我們一定也有調查羅紫蘭的事情。」
 
一直調查小紫的事情?難道說杏壇中學的女子網球社,一早就展開了探敵行動?
 
這不太出奇,因為從我見到的資料所知,她們對於小紫是畏懼的,當然我是指網球較技上。
 
小紫的網球實力,被她們稱為一絕。
 


在這樣的情況下,杏壇中學要成為四連冠,就得要對小紫進行各種的提防,所以才會對小紫展開偵探。
 
真想不到,偵探敵情這種事情,不論是誰都想要去做,大家都明白知己知彼的道理。
 
但竟然連我是小紫的哥哥也查知了,這一點真是意想不到,看來杏壇中學的網球社女子們,對於小紫的一切都有調查過。
 
從這一點看來,我深深地相信,杏壇中學的女子網球社大家都很懼怕小紫的實力。
 
「I think,你到這裡來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about我們的事吧,right?」
 
「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
 
「We don’t mind,就算你說了出去,我們也不會mind的。」
 
這位女生既然能講出這樣的說話,這就證明了,即使我把事情說了出去,她們也不認為會對整件事情有任何的影響。


 
無疑的,她們對於和香江中學的一戰所派出的選手,是十分有信心,認為絕對會贏過小紫。
 
所以她們才不會在意,才不會care我說不說出去。
 
說真的,我覺得她們的說話方式好叫我煩厭。
 
明明是說着本地語言,卻突然加入一句英文,聽得我糊里糊塗,心煩意亂。
 
這是優才生的說話方式嗎?以在說話中加入英文,以顯示自己的學識,證明自己比別人優越嗎?
 
聽到女生這麼說,我靈機一動,捉緊機會馬上就說:
 
「既然是這樣,那麼,可不可以放行我?」
 


反正我說不說出去,她們也不會認為對事情有影響,所以應該會放行我吧。
 
然而,這個時候,那一位一直跟我對話的女生走近了我,靠近到我眼前。
 
她的臉孔我多少是看清了,而且身上的運動後汗味,也因為靠近了而被我清楚嗅到。
 
女生把我的眼鏡扯了下來,似乎放到一邊去,並對我說:
 
「Of course No。」
 
「呃!為什麼不能?不是說我看到的資料說出去還是不說出去,也對沒所謂的嗎?」
 
「啊,是啊,but,這是兩回事。」
 
「兩回事?」
 
「Right,我們之所以會不讓你走,因為要對你作出punishment。」
 
「甚麼?」
 
「懲.罰。」
 
懲罰?她們想要對我作出懲罰?聽到了這句話的我,不禁害怕得額頭落下了顆粒大的汗珠。
 
「並不是因為你偷取資料而懲罰你,而是因為你自闖私人地方,而且是女子場所而懲罰你,understand?」
 
「對不起!請不要報警!我知錯了!」
 
我慌得連叫喊出來的聲音都震抖了。
 
我懇請她們不要報警,但是只換來三位女生們莫名其妙的笑聲。
 
「報警?No,No,No,我們不會報警的。」
 
這次換來另一位女生對我講話,她也同樣的靠近到我面前,但因為我眼睛之前被摘下,所以她的樣子我沒看得清楚。
 
「報警太便宜你了,難得捉到個男生,當然是要好好玩弄一下。」
 
「甚…這是甚麼意思?」
 
「玩弄,懂嗎?玩弄。這下可是名符其實的Play boy呢。」
 
另一位女生也靠近了來,在我耳邊輕輕地說道,甚至在話後對我的耳朵呼出了一口氣。
 
這呼出的一口氣,使我打了個顫,我立即就明白到她們是想要怎樣懲罰我。
 
不行!這種事情絕對不行!
 
「放過我吧,各位姊姊!」
 
我再一次發出誠懇的請求,但三位女生已經沒再聽。
 
她們拉開與我的臉,開始在相討要怎樣懲罰我,三人的身影又再次隱入於黑暗之中。
 
我以為香江第一名校的學生會是好人,會有好的品德,但原來我太過天真了。
 
這到底是樹大有枯枝,還是說只是冰山一角?
 
「來說說看到怎樣玩玩吧。」
 
「當然要他受一點屈辱,舔腳指怎麼看?胳肢窩當然也要?讓他用舌頭清潔乾淨。」
 
「上生物課時,雖然也講解過海綿體充血的事情,但還是想要實際看一次,而且我也想看看男生那個時是怎樣。」
 
「妳們都太心軟,當然要拍他的裸照,然後威脅他當我們的玩具。」
 
「哇,妳超邪惡呢。」
 
「不如三種事都做吧。」
 
「妳更邪惡呢。」
 
聽着聽着,整個心都害怕得要跳出來,牙關都打起了顫。
 
這些事情,怎可以做!絕對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逃走。
 
我試着掙扎,用力地動着身體,試圖掙脫綁住了手腳的麻繩,但卻是無功而還。
 
自己的掙扎,使得椅子發出「咚咚」的聲音,聲音馬上就引起了三位女生的注意。
 
「喂喂,別再掙扎了,乖乖被我們玩,說不定我們還讓你爽。」
 
不知廉恥!大言不慚!
 
我心中大罵道,同時繼續地擺動身體,努力掙扎,但還是沒有任何成果。
 
這時候,傳來了甚麼脫下的聲音,聽聲音的大小,似乎是脫下鞋子的聲音。
 
下一刻,我隱約地見到,一位女生在我面前放了一張椅子並坐了上去。
 
「來吧,先由我的腳指好好舔乾淨。」
 
變態!這班女生根本不是人!這班有智識沒品德的人!
 
我只好在內心抱怨,因為我現在開口罵道,那位女生的腳掌便能順勢插到我的口中去。
 
我死也不張口,絕對不張口,手握成了拳,提醒着自己絕對不可以張口。
 
同時,我努力地把頭往後仰,也左右擺動,努力避開着伸到面前的腳掌。
 
「喂喂,不可以Naughty啊。」
 
女生伸出另一隻腳,而這一隻腳,正輕托着自己的下巴。
 
從觸感之中,我判斷得出托住下巴的是隻裸足,而帶着一陣汗水的酸味,直撲鼻子。
 
「來吧,來吧,舔吧,含吧,好好品嚐吧,這可是很好味的啊。」


 
救命!救命!救命!誰來救救我!?
 
三位女生的邪惡笑聲響徹了整個室內,把自己低鳴着的「鳴嗯鳴嗯」呻吟聲遮蓋了過去。
 
但心底裡所發出猶如咆哮一樣的救叫之聲,卻千里傳音,傳達到多少和我有心靈感應的人身上去。
 
「不好意思,打擾了妳們的低俗遊戲。」
 
就在這危急關頭,社辦門被打開,一位女性的身影出現在門前,更帶來了光明,把黑暗趕去。
 
「不過妳們要知道的是,那邊的男生不是玩具,至少不是妳們這班低俗惡劣的婆娘的!」
 
猶如小說情節的一樣,救星出現了。
 
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直豎出手指,直着眼前三位女生大刺刺地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