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自己以為要被三位女生玩弄到死時,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及時出現。
 
她推開了女子網球社社辦的門,把接近黃昏色的陽光,引進這黑暗一片的室內。
 
四周的景物都被這引進來的光照亮,不論是書櫃、桌椅、雪櫃、以及欺負着我的三位女生們。
 
這一個場面,不禁讓我想起小時候的時光。
 
小時候我都是被欺負的一個,而每每的,身為妹妹的小紫總是會為我出頭,保護我。
 


我以為這情景只有小時才會有,但沒想到今天還會見到。
 
看到小紫出現,我不禁笑逐顏開,一陣陣絕望的感覺都被揮走。
 
小紫投來了「我就覺得奇怪了,怎麼哥哥去了這麼久還未回來,果然是被捉住了」的眼神,而我則回應了「得救了」的眼神。
 
而看到小紫的出現,三位女生一臉無趣。
 
本來伸出雙腿要我舔她腳指的那位女生,不憤地「嘖」了一聲,然後就一雙腿收回去,我逃過一劫了。
 


「Auntie,妳是那位?」
 
其中一位女生問道。
 
大概是因為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在登場的時候,直呼三位女生婆娘,而且又在這時候打斷了她們的玩樂,所以這位女生問道的語氣很不和善。
 
小紫被叫阿姨,一時間以為是在叫別人,反應慢了半拍。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邊的是我的男人。」
 


甚麼我的男人的,真是好帥氣。
 
媽媽雖然是一張溫柔和善的臉,但現在因為擁有這身體的人是小紫,在此刻正散發出一種和外表違和的帥氣感。
 
「I know,忘年戀,是忘年戀。」
 
那位要我舔她腳指的女生穿回了鞋,然後站起來攤手地無奈說道。
 
小紫沒有對她的說話有所回應,她只說:
 
「馬上把他還給我。」
 
「啊,口氣好大嘛,Auntie,如果我不還又如何?」
 
「這個男的闖入了我們的地方,so,我們要對他作出懲罰。」


 
「Auntie,妳不想找麻煩的就滾開。」
 
三張口對一張口,而且道理似乎是在三位女生們那邊,小紫頓時無言了。
 
小紫摸了摸下巴,想了一想,然後「唉」了一聲。
 
「沒想到所謂的名校學生,原來只是這一種敗類。」
 
「吓!?What is you mean?」
 
「讀書比阿姨要多,但原來只是會用私刑的小丫頭,沒品,沒德。」
 
小紫到底想要做甚麼,她連續用說話去刺激這三位女生。
 


再這樣下去,我心怕她們會報警處理,事情會比鬧大,甚至繼而動武。
 
說時遲那時快,我最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真的動武起來。
 
「江湖事,江湖了。」
 
「舜」的一聲,一個綠色的球和着三位女生中的一個拋了個去。
 
球速不快,那位女生很輕鬆地接住。
 
小紫雙手插起腰來,然後繼續說道:
 
「既然是甚麼鬼網球社,就來一場比賽吧,可別告訴我知道妳們原來是在吃喝睡,啊?看妳們的表情好像是真的耶,吃喝睡,妳們都是豬嗎?………」
 
接下來小紫用了更粗俗的語言來說三位女生是豬的事,因為太粗俗了,所以我沒去聽。


 
小紫連續地嘲笑她們,三位女生都氣得打牙顫,雙眼像是要噴火。
 
旁人可能會不明白,為什麼小紫會猛是對她們不客氣,不斷用說話都挑釁她們?
 
明明道理並不是站我們這一邊,在這下風,我們不是更應該要低聲下氣求饒嗎?
 
旁人會不明白,可是我現在明白小紫現在有甚麼打算。
 
這邊的三位女生,正是資優生,更是喜歡口出狂言,賣弄自己才知,以眨低對方的那一類資優生,看她們喜歡在說話中穿插英文單字就知道。
 
而且依照她們的說話來看,似乎是杏壇中學面對校際網球比賽的隊員,實力是有一定的高程度。
 
這種目中無人且自信狂妄的人,最大的弱點就是被瞧不起,被別人不放在眼裡。
 


只可以她們瞧不起人,而不可以別人瞧不起她們,眼前這三位女生正是這種資優生。
 
小紫只是擺出了個瞧不起她們的表情以及道出語言,她們三個就已經是怒火中燒。
 
因為小紫現在是有着媽媽的身體,在她們眼中是一位一字不曉的阿姨,沒知識,沒學歷,沒見解,但被這樣的阿姨瞧不起,三位女生就更火大了。
 
在這情況之下,三位女生就如鬥牛表演中的狂牛,而小紫則是鬥士。
 
一方火大的橫衝直撞,一方則氣定神閒的表演着,現場的控制,瞬間逆轉。
 
狂牛將會被控制,而最後就會被鬥士戰勝。
 
「哼,Auntie,網球妳會不會打呀,球拍是怎樣拿妳know不know呀?」
 
「想要找渣是吧,Auntie,好,就跟妳玩玩。」
 
「少瞧我們的後果很嚴重呀,Auntie。」
 
看,小紫不用費力,就已經引了三隻狂牛落扣了。
 
見到自己的計劃成功,有着媽媽身體的小紫揚起了嘴角,然後開始下開了賭注。
 
「如果我贏了,妳們就要放走他,而如果我輸了,他就送妳們玩吧。」
 
這是甚麼鬼賭注,要是輸了的話,我豈不是要被玩死!?
 
雖然我不認為小紫會輸在網球的較技上,但做事始終不能亂來,要注意風險。
 
我向小紫做了個眼神交流,以眼神對她說:
 
「小紫,妳可別亂來,要是輸了的話!」
 
「哥哥,乖乖配合我,不然就把你掉下,然後就被她們玩得虛脫。」
 
在這一刻我只好閉嘴,不發任何意見。
 
三位女生自覺是必勝,她們看了看我,露出了意味深遠的表情。
 
其中一個女生更走到我身前,以手指尖輕輕地連續在我胸前畫圓。
 
雖然是隔着了冬季服裝,但女生的手指尖卻猶如在自己全裸的胸口肌上游走。
 
我的身體一瞬間像有電通過的一樣,全身打了個顫,感覺很不好受。
 
「Sweet heart,姊姊等等就回來跟你玩。」
 
女生的這一句說話,帶着挑逗的成份。
 
我實在是雞皮疙瘩,完全是受不了這傢伙,實在是不敢想像我落入了她們手中後會變成怎樣。
 
要不是自己怕刺激到三位女生,我實在想要叫她滾開。
 
時間一轉,我們都來到外邊的網球場。
 
過門就是客,三位女生好客地讓小紫選擇對決的場地。
 
泥地、草地、硬地、三選一。
 
我不知道小紫知不知道這三種地的特別,但因為香江中學的網球場是硬地,所以小紫就選擇了硬地。
 
三位女生笑了,看來硬地是她們最善長的場地。
 
服裝和球拍方面,都借用了女子網球社的。
 
球拍當然是不用說,我們怎麼會有自備球拍,至於服裝,小紫借穿了杏壇中學女子網球社的服裝,總不能穿牛仔褲打網球吧?
 
因為媽媽的身材其實是挺好,而且身形豐滿,所以穿起了杏壇中學這套露出肌膚較多的網球社服裝,實在吸引起了眾人的目光。
 
三位女生看看到了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材後,而是羨慕又是妒忌。
 
至於比賽回合,將會採用三局兩勝制。
 
三位女生將會以車輪戰的方式出戰,每人一局,小紫只需要贏出兩局,就能取勝,反之戰敗。
 
說好了比賽方式後,各自站邊,而我則像冠軍禮物的一樣被放到一邊去,當然我還是連人帶椅被綁住。
 
「喂喂,Auntie,妳不要先做熱身,我怕妳會抽筋啦,哈哈哈哈!」
 
負責第一局出戰的女生,挑釁地說道,也同時嘲笑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的身手。
 
小紫沒有回應,她只是說了一聲不用,並等待着對方的開球,蓄勢待發。
 
對於小紫來說,和她們三位女生對賽,就已經是熱身了。
 
「在開球之前,為了讓Aunite清楚知道自己是被誰打慘,我們告訴妳我們的名字。」
 
「賽莉娜。」
 
「瑟雷拉。」
 
「莎莉菈。」
 
這一刻終於知道她們三位女生的名字,總算是方便我以後找機會報仇。
 
她們報上來的名字,當然不是她們的真實性名,只不過是英文名,在這種名校中,誰都會有英文名。
 
現在和小紫對賽的正是叫賽莉娜的女生。
 
禮尚往來,小紫似乎也想要告訴對方自己的名字,但因為對方報上來的並不是真名,所以小紫也不打算報出真名。
 
小紫想了想,發出「嗯」的聲音,終於靈機一動想到了個名字。
 
她擺出着奇怪的動作,腳尖踮起,一隻手揚開去,另一隻手則五指張開放到嘴前,腰部更扭起來。
 
動作雖然是奇怪,但卻叫人印象深刻。
 
「祖斯達.祖紫蘭。請叫我祖祖。」
 
對於終於有機會講出這樣的對白,小紫顯得很是興奮和高興。
 
而我覺得,這個妹妹確實是漫畫看多了,而且是男生的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