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可以說是一整天都沒有離開過她的房間。
 
除了去洗手間、洗澡、以及吃飯的時候,她都待在自己的房間裡去。
 
即使和我們見面了,她都沒有說任何一句話,和平日的行為完全相反。
 
大概是昨天的事情使她的心情相當低落吧。
 


自己拼了全力,不顧後果的向着夢想長驅直進,但能奔走的道路卻突然被封殺,由天空掉到地面去。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放棄了比賽,我應該是要感到高興的。
 
因為網球比賽的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不會有身敗名裂,不會再有特訓和受傷,不會再有輸贏。
 
但我卻開不了,高不了興,大概是妹妹的關係吧?
 
我時不時就走到小紫緊閉的房門前,想要叩她的門,和她說說話。
 


是要安慰她,還是讓她發洩個夠,身為哥哥的我都沒所謂,我只希望一解妹妹此刻的心情。
 
但我卻是提不出勇氣,每每只能在她房門前打轉,然後退去。
 
我是在害怕嗎?是的,我在害怕。
 
我在害怕見到妹妹傷心失落的樣子,我不忍心見到她這個樣子。
 
比起她現在這個樣子,我更喜歡妹妹那張精力充沛,元氣滿滿的樣子,也很喜歡她總是為着夢想和目標奮鬥的樣子。
 


我想要幫助她,但到底想怎麼做才好?
 
頭緒我只有一個,那便是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繼續進行特訓,繼續參加比賽。
 
這是最有效而且最直接的方法,即使這個方法和我的意願是背道而馳的。
 
比起開解小紫的心情,安慰她的心靈,說甚麼還有下次的機會。
 
讓她再次踏上挑戰夢想的道路,我相信是更為有效。
 
話是這麼說,想是這麼想,但媽媽對於特訓已經是相當排斥和討厭。
 
想要媽媽重新去進行特訓,出戰校際網球賽,談何容易呢。
 
時間來到了星期一,是上學的日子。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心情依然是相當低落,她繼續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去。
 
校際網球比賽的消息傳得很快,透過手機裡的學校群組,我知道了星期六和星期日進行網球比賽結果。
 
星期六,香江中學對香城中學,以兩盤對一盤的姿態得到勝利。
 
星期日,杏壇中學對高登中學,以兩盤直落的姿態取得壓倒性勝利。
 
沒有意外發生,所有事情都很理所當然的進行着。
 
接下來本週六,將會是香江中學對杏壇中學的對決。
 
「媽媽,我想問妳一件事。」
 


「嗯?怎麼了,天從?」
 
走在回校的路上,我看過了群組短訊後,便收起手機,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說起了話。
 
「校際網球比賽,不參加了嗎?」
 
「那個…嗯,不參加了。」
 
「為什麼?」
 
「因為…那個,自己已經,受不了那麼辛苦的特訓了。」
 
其實媽媽是知道自己現在的放棄是非常不對的事情。
 
回想到星期六當時的情況,她那別開着臉,一臉抱歉的表情,也看到了她現在那同樣是抱歉的表情,我就明白到。


 
我乘虛而入,試圖讓媽媽回心轉意,參加比賽,繼續特訓,說:
 
「這樣真的可以嗎?」
 
「…………………嗯。」
 
她就似是因為罪疚感而別開了臉,不願看見我,身子也微微地縮起,久久才「嗯」了一聲。
 
這一聲「嗯」落下之後,她就沒有再講話,只是埋首地走着路。
 
我以為她會因為這份罪疚感而回想轉意,但似乎是沒有事情發生。
 
「可是,到時候,妳打算怎樣做,始終要對社員們有個交代。」
 


「嗯……我打算,如實地告訴她們知道。」
 
「就說妳因為太累了,所以放棄比賽?」
 
「…………嗯。」
 
「不行,這樣絕對不行。」
 
「呃?那個?為什麼不行?」
 
多少是不知道要說媽媽是太過天真,還是太過迷糊好了。
 
如實說自己因為很累,所以就退出比賽,雖然她是沒有說謊,但誰能接受這樣的實話?
 
的確,校規中是沒有表明,如果一個學生表名參加了一項活動而沒有出席或中途退出是不准。
 
但不在理在情上,這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吧。
 
就似是一位同組的同學和自己一起做專題報告。
 
他本來是答應了自己,會在報告期限到之前,會完成自己的份內職責。
 
但當到遞交報告的前一天,他說因為累了而不做,讓自己去接手處理他的那一份職責。
 
即使他說實話,自己又怎麼可能會接受呢?
 
他的一份職責,自己的確會在迫於無奈之下接手負責,但以後,自己就絕對不會再與他合作,甚至交朋友。
 
如果媽媽要如實地說,說自己因為累了而要退出比賽,結果將會得到比背負寄望而慘敗來得糟糕。
 
我沒有向媽媽解釋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做,因為解釋了她可能都不懂。
 
所以我說:
 
「這樣吧,我替妳想過藉口……嗯嗯……就扮生病好了。」
 
「扮生病嗎?」
 
「是的,到時候,只要打個電話,說自己病倒了,就沒有人會怪罪而來。」
 
我覺得自己真的挺可惡的,竟然怪別人裝病。
 
而且,我不是想讓媽媽重新去參加比賽嗎?但我竟然在為她想不用出席比賽的藉口,我是怎麼了?
 
我馬上重新改口,說:
 
「不如回去比賽吧?」
 
不知道媽媽有沒有聽到我改口說出的話,只知道她沉默了起來。
 
過了好一會,媽媽又再次開口道:
 
「天從,媽媽可是明白你的心意,可是我。」
 
接下來媽媽只以一句嘆氣帶過,言到此而盡。
 
我不知道媽媽是不是真的明白我的心意,因為我連自己的心意都不清楚。
 
自己一方面不想媽媽參加校際網球比賽,這樣就不會因為戰敗而眾多支持的人失望,使得小紫身敗名裂。
 
但另一方面,我又不想小紫因為媽媽這突如其來的退出而失落,我希望媽媽能夠出賽,讓明知道會輸的小紫繼續向夢想挑戰下去。
 
所以我其實也不是很懂自己的心意是怎樣,內心很是矛盾。
 
媽媽她又怎麼可能會明白我的心意呢?
 
然而,她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我覺得是無關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要明白小紫的心意。
 
我覺得自己如果再在這個時候繼續說下去,可能會引起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暫時先閉口。
 
若果有更好的時機,或是方法,我便會再次對媽媽說關於比賽的事情。
 
說着說着,已經見到前方不遠處的上學大隊,香江中學的校影也映入了眼中。
 
回到了學校,返回了課室,安坐在位置上。
 
這時候班上的同學們都走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身邊,每個人都是一臉緊張的。
 
「小紫姊!準備好要對付杏壇中學了嗎?」
 
「聽說小紫姊最近都進行特訓呢!」
 
「呃?小紫姊的臉上都貼創可貼了啊,是因為特訓是受傷了嗎?」
 
「喂喂,小紫,小紫,我們男生到時候可會組成啦啦都為妳打氣啊。」
 
班上的同學都對於他們眼前的「小紫」感到非常期待,期待着她在校際網球比賽上的表現。
 
但卻沒有人知道,他們眼前這一位「小紫」,已經放棄參加比賽了。
 
「那個,我,那個呢,網球比賽,我想我………」
 
大概是因為突然太多人魚貫而至,雖然已經和班上的同學待上了一段時間,但媽媽始終有怕生這個特徵。
 
她想要把實話說出來,還好她因為怕生的關係,只能吞吞吐吐地講話。
 
我馬上叫住了她,對她打了個眼神,叫她不要把實話說出來。
 
先不管各位聽到之後接受不接受,如果媽媽真的如實公佈了,她不想要參加網球比賽,那麼想要她重新去參加就難得更多。
 
這是心理因素的事情。
 
有些人,在心裡想做一件事,就會進行各種考慮,但當他向所有人公佈了自己想做那件事的時候,就會不考慮那麼多,馬上就去做。
 
我希望媽媽對於放棄比賽,先留在考慮這個程度,而不是已經當作事實公佈,好讓事情還有餘地。
 
最後,媽媽是沒有把實話說給班上的同學知道,只是含笑帶過。
 
然而,再這樣下去,媽媽最後依然是會放棄參加比賽,小紫能挑戰她夢想的機會就會與她錯失交臂。
 
我非要為她們兩個做些甚麼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