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來到了星期二。
 
距離香江中學對杏壇中學的網球比賽,算上今天的話,就只剩下五天。
 
然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放棄比賽的想法,並沒有如同日子轉換的一樣改變過。
 
小紫心情是比之前好一點了,昨晚她已經沒有把自困在房間之中,都有出來看電視節目。
 
見到小紫的心情總算是好了一點,所以我在昨晚和她談了一談。
 


當時,我是這麼對小紫說:
 
「小紫,沒關係的,不是還有下一年的嗎?下一年再去挑戰校際網球。」
 
昨日回校時對媽媽的說話,沒有使得回心轉意,所以我現在着針對小紫,安慰她,希望她別再難過。
 
不過,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當時只抱着個抱枕,目光只放在電視機之上,輕輕地對我「嗯」了一聲。
 
她就以這輕聲「嗯」來回應我,之後就再沒說話。
 


我是知道的,她種說話她早就在心裡自我安慰的說過了。
 
她現在只能用這一句說話去安慰自己,讓自己去接受夢想的道路被封閉了的事實。
 
「其實,小紫。」
 
我想試着去開解她,便繼續說。
 
「就算媽媽真的參加了,在比賽場上比賽地只是有妳身體的媽媽,而不是妳,這樣和妳的願景好不相同,所以現在,並不是強行挑戰的時候。」
 


「……………」
 
小紫沒有回應我,這次她連一聲「嗯」也沒有發出。
 
她的目光呆呆滯滯的,和平時那活潑開朗且好動頑皮的眼神完全不同,看到了這樣的妹妹我就心痛了。
 
我想了想,然後再說話,但這時,小紫比我先一步說起話來。
 
「哥哥。」
 
「喺?」
 
「謝謝你,哥哥的心意,我明白的,可是,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自己能夠親自上場,親自比賽。」
 
從這句說話之中,我清楚感受到小紫是多麼想要去比賽。


 
但是,不行,因為她和媽媽的身體被巫小翠調換了。
 
最後去挑戰夢想的機會,讓有自己身體的媽媽去出戰,這條道路也因為媽媽的放棄而幻滅。
 
我看着妹妹,之後完全發不出一言。
 
昨天雖然是跟小紫和媽媽交談過,但一點成效也沒有,狀況依然。
 
我為着她們兩個的事,煩惱得連午餐也吃不消,上課也用不了心,就連跟巫小翠吵架也提不上勁。
 
我希望能為她們兩個做點甚麼,但自己又不知道如何做才對。
 
話雖如此,我卻是知道要如何朝這個方法踏出第一步。
 


人云:一人計短,二人計長。
 
在這個苦腦傷腦筋的時候,正是需要尋求他人的幫忙。
 
於是,我午飯之後,便前往了戲劇社的活動室,但其實我是去「小寫會」那裡。
 
我打算和肥宅師兄及愛恩社長討論一下,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我們三個人坐在一起,然後我就開始把事情告訴他們知道。
 
「是這樣的,我構想的小說中有一個部份卡住了,希望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可以幫忙,給一點意見。」
 
「呵呵,意見是的?沒問題的。」
 
「寫小說如同建築,把房子建在沙上而後知後覺。下不為例。」


 
雖然不知道愛恩社長想表達甚麼意思,但她似乎好不滿意我沒有把小說先好好構想然後才落筆開寫。
 
她就一直用那雙凌厲的眼睛來盯着我,即使愛恩社長的眼睛是明亮動人的眼睛,但被她這樣盯住,自己的靈魂似是被鎮壓住了,真是好氣強。
 
把事情完完本本地告訴他們知道,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就算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都是小說作者,但甚麼調換身體的事情,連怪談節目也覺得是胡扯,他們又怎可能會信。
 
所以我才會說這是小說故事,好讓他們接受。
 
把事情以小說的方式告訴了他們知道後,我便問道:
 
「那麼,這位男主角應該要怎樣做才好?」
 


男主角當然是指我,我是間接地問道自己應該怎麼做才對。
 
「如果我是主角的……如果我是主角的……如果我是主角的……」
 
肥宅師兄一邊喃喃自語一邊托下巴沉思,但他似乎還未想到方法。
 
相反,愛恩社長卻沒有肥宅師兄的沉思反應,因為她已經想到方法了。
 
她輕輕地撥了一下右長左短的後髮,以那雙明亮有神的眼睛直視我的雙眼,說:
 
「重寫。」
 
簡短的兩個字,我完全聽不懂當中的意思。
 
「對不起,愛恩社長,可不可以詳細一點點。」
 
「把整部故事重寫。」
 
「重寫!怎麼可能重寫!?」
 
把故事重寫,不就是叫我去死,然後投胎到下一世嗎?
 
「男主角的想法非常矛盾,在希望媽媽能夠為妹妹實現夢想而出賽的同時,又不希望媽媽出賽,因為媽媽必然會失敗,會使妹妹的名聲一敗塗地,男主角連自己的想法也無法分辨清楚,試問又如何能夠幫到家人?」
 
愛恩社長說出了事情的一個重點,那就是男主角的想法,也即是我的想法。
 
面對現在這個情況,我心裡出現了個矛盾,這件事我自己也清楚。
 
但我卻沒有去處理,沒有去思考,沒有去正視,只是放在一旁,然後就說要去幫忙幫忙。
 
結果,這矛盾擋住了自己的路,使自己無法前進,無法幫到任何人。
 
就連自己的想法和立場都沒有弄懂,還說要去幫人,聽到愛恩社長這麼一說,我實在覺得自己很可笑。
 
「呵呵,重寫是方法的,但不是唯一的方法的,要天從重寫的話的,他會很痛苦的。」
 
肥宅師兄托了托他那圓圓的粗框眼鏡,並似乎已經想到了方法。
 
雖然曾有人說人生就像一本小說,是一個故事,是一個戲劇,但卻沒有重寫重演的機會。
 
所以對我來說,重寫是絕對不是個方法啊。
 
我把視線從愛恩社長那裡移到肥宅師兄身上去,希望他能給我個方法,而他說:
 
「其實的,現在最重要是決定好男主角的想法的。」
 
「決定好男主角的想法……嗎?」
 
「是的,這關乎到男主角的角式設定的。」
 
「可以詳細說一說嗎?肥宅師兄。」
 
「例如男主角的性格的,他的見識的,他和妹妹及媽媽的關係的,他的信念的,只要重新檢視一次男主角的角式設定的,好好想清楚男主角是個怎樣的男生的,然後再放到這一幕場景裡去的,故事就自然會寫出來的。」
 
肥宅師兄說得好厲害,但我卻不是很懂得他在說甚麼。
 
這次換我托着下巴,低着頭努力沉思,思考他的說話。
 
或者是對我的愚笨感到不耐煩,所以愛思社長雙手抱胸,直接告訴我:
 
「角色代入。」
 
「愛恩說對的,是角色代入的,想像自己就是男主角的,問自己會怎樣做果結就自己會出現的。」
 
這樣的話,問題不就是返回到最起點了嗎?
 
我就是想不到辦法,所以才找人去問,尋找幫忙,誰知道得到的答案卻是叫我問自己。
 
雖然得到了這種似是疑非的答案,但我還是很感謝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的幫忙,於是我說:
 
「總言之,就是要先解開男主角的矛盾想法是嗎?」
 
「是的。」
 
「嗯。」
 
「嗯,那麼,謝謝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的意見了。」
 
說着說着,午飯時間結果的鐘聲響起。
 
明明只是談了一會,但原來已經是過了很久了。
 
我們三個人,以及戲劇社社員們都返回去課室,但在這之前,愛恩社長突然地叫住我。
 
「羅天從。」
 
愛恩社長本來就散發着女王一樣的強氣,再加上她直呼我的全名,實在使我不禁住足,同時心跳有些加速。
 
接着,她走到我身旁,對我說:
 
「給我檢點些,別像隻牛一樣亂衝亂撞」
 
透過肥宅師兄的翻譯,愛恩社長原來是在對我說「好好的想清楚故事的發展,不要亂寫一通,每次寫小說就是一期一會。」
 
只是幾個字的說話,肥宅師兄卻能翻譯出這麼長的一段說話。
 
到底說愛恩社長的表達實在太古怪,還是肥宅師兄實在太了解愛恩社長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