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是和肥宅師兄和愛恩社長對話過了,但還是一頭霧水。
 
然而,有些事情已經是清楚知道,那就是要先確認好自己的想法。
 
現在的我,內心存在了一個矛盾。
 
一方面我希望小紫能夠以她傾盡全力的姿態去挑戰她的夢想,而另一方面我又不希望媽媽代替她出戰,因為結果是身敗名裂的。
 
兩全其美的方法,就是讓巫小翠施下的巫術解咒,把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
 


但這是行不通的,因為巫小翠是絕對不會這樣做。
 
我相信只要自己解開了心中的矛盾,確定好自己真正的想法,就自己會得出答案。
 
就像寫小說一樣,事先要確認好故事的大綱以及發展,這樣才能好好的寫下去。
 
哼,說起來真的好容易呢。
 
我心裡正自嘲着。
 


午飯時間完結,課堂時間來到,現在又恢復成上課的時間。
 
現在是中文課的時間,中文老師進入了課室後,便是起立和敬禮及坐下。
 
正當大家準備要翻出中文課本時,中文老師走到黑板前。
 
他「咳嗯」了兩聲,清了清喉嚨,然後說:
 
「各位同學,老師今天有個故事想要跟大家分享。」
 


「該不會是三隻小豬吧?」
 
「難道是龜兔賽跑?」
 
「一心,家寶,給我安靜點。」
 
聽到中文老師要說故事,班上兩個有名的滋事份子便興趣了起來,不懷好意地笑着。
 
感覺他們就是要聽故駁故,以此為樂。
 
班上還有幾位同學在期待他們兩個一唱一和的「相聲表演」呢。
 
中文老師再清了清喉嚨,然後開口道:
 
「從前有一個園丁和一個農莊主人。


 
有一天,農莊主人跟園丁說要他到水果園裡去,取一個大水果。
 
園丁馬上出發,當他來到水果園後,便發現了一個大水果,然而,園丁沒有摘下,因為他認為前面一定會有更大的水果。
 
園丁放棄了採摘眼前的大水果,繼續在水果園其他地方走着,尋找他心中相信的那個更大的水果。
 
但最後,沒有發現,因此,園丁便認為了那個大水果就是園裡最大的水果。
 
他回頭去採摘,但當他回到去後,就見數隻鳥兒合力把水果取走了。
 
到最後,園丁得到的,就只有主人的懲罰,以及後悔。」
 
中文老師把故事說完。
 


雖然他說得並不平淡,有高低起伏,很符合口試的標準,但就沒有惹得誰的掌聲。
 
「各位同學,故事中水果代表了機會,沒有人知道明天或下一秒會不會還有機會,所以當機會出現了時,就要好好捉住,不然當回頭之後,錯失機會,就只能後悔。」
 
故事中的確是有帶出到這樣的訊息,這是健康而有價值的訊息,但依然沒惹得掌聲。
 
「等等老師!你這個故事怎麼跟宗教科老師說的那個有所出入的,我記得好像不是這樣的內容啦。」
 
「而且啊,老師,當我有便意時上大號,使出全力,但卻只得個響屁,我明明捉緊機會了,怎麼會這樣?」
 
「一心!家寶!你們兩個罰抄課文十次!」
 
「我要抄十次!?」
 
「我要被當了!?」


 
這可以說是自取其辱,班上的大家都因為一心和家寶出糗而哄堂大笑,就連坐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忍不住笑了。
 
而坐在我斜後方的巫小翠,則是覺得眼前這兩個小丑無聊至極,一點都笑不出來。
 
我也笑了出來,如果我沒有因為老師這一個故事所帶出的訊息而打起了個激靈的話。
 
班上的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出糗了的一心和家寶身上,並沒有留意到老師的故事所帶出的訊息。
 
沒有人知道明天或下一秒到底還有沒有機會,所以當遇上機會,就要全力捉住,否則,當回頭過後,就只有後悔。
 
這個由故事所帶出的訊息,忽然地讓我想起了在午飯時我腦海內思考出的一段想法。
 
--------雖然曾有人說人生就像一本小說,是一個故事,是一個戲劇,但卻沒有重寫重演的機會。-------
 


沒錯,小說可以重寫,故事可以重修,戲劇可以重演,但人生沒法重來。
 
在這個沒辦法重來的人生中,我敢肯定,沒有人能清楚知道未來的事情。
 
現在錯過了的機會,下一秒會不會還有,明天會不會還有?明月會不會還有?明年會不會還有?
 
沒有人能肯定,不論答案是有,還是沒有。
 
所以,就正如老師這個故事想要帶出的訊息一樣。
 
要捉緊眼前的機會,特別是在這沒辦法重來的人生之中。
 
人生沒辦法重來或倒退,錯過了錯失了機會,就是錯過了錯失了。
 
老是抱住明天還有機會,機會還會到來,下一次會有更好的機會,這只會讓自己錯失更多的機會。
 
而且,機會還會不會再來,天曉得。
 
萬一,這次已經是最後的機會,而自己還抱住機會還會來的這種心態,到最後就只有後悔終生。
 
這是一個道理,這是一個簡單容易懂的道理。
 
然而,雖然是簡單容易懂,但知道和做卻是兩碼子的事情。
 
大家都明白這個道理,但卻沒有人去做,沒有人會捉緊可能沒有下一次的機會。
 
是這樣嗎?不是的。
 
小紫她並不是這樣。
 
巫小翠的事件發生了後,使她更加知道,機會並不是必然到來的。
 
雖然明年和後年,依然有校際網球比賽,但到時候,小紫和媽媽是不是已經恢復身體了?
 
這種事情誰會知道?
 
所以,當她知道媽媽打算參加校際網球比賽,機會以另一種方式呈現在她眼前時,她不顧後果,全力一搏。
 
她知道可能以後都沒有機會了,她知道機會可能不會再有了,她知道錯過了機會就會沒有了。
 
她更知道,如果自己錯過了這個機會,絕對後悔到要死。
 
小紫不想要後悔,面對她一直以來的夢想,她想要拼盡全力。
 
所以,當媽媽說要參加的時候,她才會同意,因為她要捉住這個可能不會再有的機會。
 
但媽媽突然的放棄,使得小紫失去了這個機會。
 
說了這麼多,自己到底想要說甚麼呢?
 
我不是要說誰是對,誰是錯,不是要說小紫是對的,而媽媽是錯的。
 
不是這樣。
 
媽媽有她自己的理由而放棄,我是懂的。
 
她始終不是運動之材,對於小紫的特訓,是超出了她的能耐。
 
所以媽媽才會放棄比賽,她並沒有做錯的。
 
我之所以會說了一大堆話,其實就是在確認自己的想法以及立場。
 
雖然我不希望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代替小紫出戰校際網球比賽,因為這樣的話,大家眼中的「小紫」,就會負了大家的期望,身敗名裂。
 
但對比起來,我對小紫現在的想法更為認同。
 
小紫這個不惜結果,都要全力捉住眼前這個可能不會再有的機會,不讓自己有何後悔。
 
她的這個想法和行為,我是認同的。
 
比起這種想法,難道錯失機會,永遠抱住機會還會再來的想法,不盡力,不努力,然後使自己那個無法重來的人生中留下後悔來得要好嗎?
 
即使有人說,人一生之中不可能沒有後悔的事情,但既然能夠不後悔,就不應該後悔。
 
妹妹這麼努力,為了她自己的夢想這麼努力。
 
身為她哥哥的我,不是更應該要支持她的嗎?
 
沒錯,支持這個無悔追夢的妹妹。
 
小紫已經清楚知道並了解她追夢失敗後的結果,但她沒有卻步,既然失敗去的結果並不是失去生命,身為哥哥的我,怎麼可能不支持妹妹?
 
被老師所講的故事打響了個激靈的我,得出了這麼的決定。
 
一直處於矛盾處的我,因為已經清楚了自己的想法,瞬間,另一個激靈在我腦內打起。
 
簡直是水到渠成,當我想通了,一切都自然到位。
 
我知道我接下來應該怎樣做,我知道我應該要做些甚麼。
 
對,我想要讓媽媽回心轉意,參加網球比賽。
 
這不單單是為了小紫,更是為了一直憧憬中學校園生活的媽媽。
 
我更清楚應該要做怎樣的方式來告訴她知道我的想法,那便是用我的文字,用我的文筆,用我的小說。
 
之前我能夠借着小說,把我的想法成功告訴了愛恩社長知道。
 
而我相信,這次也一定行得通,我可以借着自己所創作書寫的小說,把自己的想法傳遞到媽媽那裡去。
 
此刻,我握起了自筆鉛筆,並撕下了筆記本上的一張紙,開始為這一部短篇小說疑訂大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