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雖然是一個故事,但它卻是傳達訊息的媒介。
 
它不應該是一個生財的工具,它不應該是一個賣弄才藝的舞台,更不是賣可愛賣肉賣色情的巢穴。
 
我不是甚麼演說家,自己的說話表達能力也不是非常了不起。
 
而且我怕當我直接向媽媽說明自己想法事,會使她立即起了防範之心。
 
因此,我才會選擇能夠作為傳達想法和訊息媒介的小說,借助它,把我的想法傳遞給媽媽知道。
 


就這樣,由故事構想,再到提筆寫作,最後是修改,這篇為媽媽和小紫兩人而寫的《靈魂車站月台前》便誕生了。
 
不過因為自己功力不足,完成創作的時候,已經是星期四了。
 
距離星期六校際網球比賽,香江中學對決杏壇中學的日子只剩下一天。
 
我不知道現在把這篇創作好的小說故事交給媽媽和小紫讀,會不會還趕得及,甚麼會不會起甚麼作用。
 
但我現在只能做了,盡我自己的能力去做。
 


要是我只能看眼光光的看着事情走向結束,我實在是後悔到死。
 
這部小說故事,我不單單只會給媽媽讀,也會給小紫讀。
 
即使這篇小說故事,其實是為了媽媽她而寫,但我也希望小紫能明白到我的想法。
 
愛恩社長給了我一點意見,她說「正確的事要在正確的地點做」。
 
透過了肥宅師兄的解釋,原來愛恩社長是想要告訴我知道,學校的環境並不適合閱讀我這類以傳達想法為主的小說。
 


我問過原因,肥宅師兄說,最主要都是外界的因素太多。
 
在學校中,有同學吵吵鬧鬧的聲音,也有會去找自己玩耍聊天的朋友,以及其他事情要處理,這些都是誘因因素。
 
誘因因素會很容易使人分心,當一個人分心去讀一部小說故事時,即使讀畢了,依然是不知所云。
 
讀者因為這些誘因而不知故事所云,試問又如何去了解當中的意思呢。
 
所以愛恩社長的意思,就是要我去找一個誘因較少的時機和地方,好讓我的讀者能夠了解到我的故事所云。
 
這個情況就像是在自修室裡溫習,以及和在家中溫習的分別。
 
在家中溫習,誘因實在是太多了,很容易使人分心,但自修室的誘因卻很少,專心起來十分容易。
 
我實在是想要現在就把小說故事給媽媽和小紫讀,但我更認同愛恩社長的說話。


 
欲速則不達,唯有在對的時機做對的事情,才會發揮出更好的效果。
 
於是,我決定了,就在這一個時機,讓媽媽和小紫讀我的小說故事。
 
那就是放學回到家裡後的第一刻。
 
在家裡的確沒有像學校一樣吵鬧,很容易專心專注。
 
雖然有電視機和電腦,但這都是我可以控制到的東西。
 
為了讓媽媽和小紫更能專注卞我的小說故事上,我甚至提出今晚吃外賣晚餐的提議。
 
這樣,小紫就不用煮晚飯,媽媽也不用為晚飯的事情憂心。
 


放學回家去,我讓她們兩個人都坐在沙發上。
 
一同坐在沙發上去的兩人,都沒有和對方說句話,只是望着我。
 
接着,我就把列印了出來的小說故事,一式兩份,分別交到她們的手上去。
 
小紫和媽媽感到莫名其妙,不過可能是出於人類的好奇反應,她們便馬上閱讀起交到手中去的小說故事了。
 
然後,現場沉靜了。
 
媽媽和小紫都分別讀着我為她們兩個而寫的小說故事,而我則站在她們的面前,看着她們閱讀的模樣。
 
由起初感到莫名其妙,直到平靜起來,然後是眉頭微皺,再來就是若有所感覺的表情。
 
看到她們兩個的表情,我多少是知道了,存在於我所創作的小說中的訊息,傳遞出去了。


 
在看着她們的表情隨閱讀而改變時,我的心裡多少是感到坐立難安的。
 
這種坐立難安的感覺,並不是我擔心我的想法沒辦法傳遞出去,而是因為我的讀者在我的面前閱讀着自己的作品。
 
那是一種緊張,而且也有一點害羞,以及一些怯的感覺,有點想要鑽進被子裡去,躲開所有人。
 
有人說,被別人閱讀自己的作品時,就似是露出屁股給別人看的一樣。
 
但我對自己的小說有信心,所以,雖然多少是害羞,但我不介意把屁股露出來的。
 
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我望着媽媽和小紫,而媽媽和小紫也閱讀着我的作品。
 


到最後,讀畢了,小紫和媽媽都把我的小說讀畢了。
 
訊息是傳遞了出去嗎?她們能夠了解到我的訊息嗎?或者是對事情有作出影響嗎?
 
我咬着嘴唇,很是緊張的望着她們兩個。
 
突然間,小紫「咚」一聲的站起來,更不知從那裡拿出了一支麥克筆,大叫出一聲:
 
「Heaven door!!」
 
麥克筆直向着我的臉頰伸過來,我被嚇得連忙後退。
 
但是,充滿了運動天份的小紫,即使換成了媽媽的身體,動作依然非常敏捷。
 
在我後退的步伐站穩了,就發現自己的臉頰被麥克筆寫上了「00」這兩個數字。
 
「太過份了!妳竟然在我的臉上寫字!」
 
我很是生氣,但小紫沒有因為我的生氣而有何反省,她嘻皮笑臉的發出「嘻嘻」幾聲。
 
這時候,媽媽也從沙發中站起來,就似是要為我評理。
 
「媽媽,妳剛剛也看到,小紫她!」
 
「嘿!」
 
「哇呀!!」
 
就在剛才的一剎那,我另一邊的臉頰被麥克筆迅速畫過。
 
媽媽竟然陪小紫一起玩,在拿取過小紫手中的麥克筆後在我臉頰上畫了一條縱線。
 
「妳…妳們…好過份。」
 
我都氣得牙關打震了,她們兩個卻是嘻皮笑臉的。
 
「嘻嘻,別生氣嘛,哥哥,因為突然心血來潮呀。」
 
「嗯嗯,是呢,當我見到小紫這麼做的時候,我也不自覺地跟上了呢。」
 
我保持着生氣的感覺,半瞇着眼盯着她們兩個。
 
「我的哥哥才沒有那麼小氣呢。」
 
「天從不會那麼小氣的呢。」
 
「哥哥是最好的呢,對吧,媽媽?」
 
「嗯嗯,仔仔是最好的呢,對吧,小紫?」
 
「「呢?」」
 
兩人異口同聲的「呢」了一聲,看起來就似是兩個小女孩在裝可愛求爸爸原諒的一樣。


 
明明之前還因為放棄網球比賽的事,而形同陌路人,但在這一刻卻是一唱一和。
 
我實在是生氣,她們兩個竟然用麥克筆在我臉上畫來畫去。
 
但是見到她們這樣子,我也漸漸生不氣了來。
 
「唉。」
 
我無奈地嘆了口氣,同時表示我對她們兩個生不下氣了。
 
「嘻嘻,果然,哥哥是最好的了。」
 
「仔仔是最好的了。」
 
我已經沒空去理會她們兩個,現在得趁畫在臉上麥克筆墨水還未完全乾掉,趕快去洗澡,順道把墨水洗掉。
 
以上,就是媽媽和小紫讀完了我的小說故事後的反應。
 
這樣的反應代表了甚麼呢?我不是很清楚。
 
是代表了我的想法藉着小說故事傳遞了出去嗎?我也是不清楚。
 
是代表了小紫和媽媽了解到我的想法嗎?我也是不清楚。
 
唯一知道的事情是,有些事立竿見影的改變了。
 
媽媽和小紫兩個人再次穿起了運動服裝,說要去練練氣,練練跑,更叫我自己和爸爸一起解決晚餐去。
 
「媽媽,時間已經無多,接下來是濃縮了再濃縮再濃縮的特訓,妳準備好了嗎?」
 
「嗯,面對小紫的特訓,媽媽我會盡力的,不會讓自己後悔。」
 
小紫臉上的陰霾被吹走,再次換上了朝氣滿滿的臉孔。
 
本來放棄了的事情,被媽媽再次提起了來,並下定了決心盡力去做,不讓自己在這憧憬着的中學學園生活中留下後悔。
 
小紫為着她自己的夢想而努力,而媽媽也為了她所憧憬的努力,兩人都決要讓自己沒有後悔的空間。
 
看到她們兩個,便覺自己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好!出發!」
 
「啊,小紫,那個,等等啊!」
 
就這樣,她兩個便在華燈初上的街道上奔跑着,為着即將到來校際網球比賽努力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