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嘰嘰嘰嘰~」
 
一把難聽極了的笑聲在我斜後方傳來。
 
這把聲音便是來自那個討厭極了的妖女巫小翠所發出,實在是難聽極了。
 
昨天被媽媽和小紫用麥克筆畫了臉,自己以為可以洗得掉的。
 
誰知道竟然洗得一團糟,麥克筆的墨水竟然被我洗得似是在我臉頰上化開了來。
 


現在,我兩邊的臉頰,都有兩團淡淡的麥克筆墨水印。
 
實在是尷尬極了,我實在是像個小丑一樣。
 
每個見到我的同學都不禁偷笑竊笑,就連老師也無例外。
 
一心和家寶甚至說我買了那些胸部立體起來的色情動漫周邊產品,在用臉頰磨蹭時不幸脫色,以致現在是這副模樣。
 
還好他們兩個這番謠言沒有傳了開去,否則我是顏臉無存了。
 


先不說那些東西傷風敗德,自己又不是那些像發情狗一樣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衝那些東西!
 
我可是人類呢!而且是一個受過教育的人類!和狗是不一樣的。
 
正因為我臉上的兩團麥克筆墨水印,使得坐在我傾後方的巫小翠笑過不停。
 
由早上回校見到我之後,就笑到現在,嘰嘰嘰嘰過不停,實在可惡。
 
「妖女!妳到底笑夠了沒!」
 


「噗,不…不行…嘰嘰嘰…你別望過來,你那傻B臉太好笑了,嘰嘰嘰。」
 
因為現在是上課途中,所以巫小翠不能放聲地大笑,她忍笑忍得非常辛苦。
 
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反正她就是笑過不停,不如就讓她笑到破肚。
 
「 030 」
 
「嘰嘰嘰嘰…你這嘟甚麼嘴,嘰嘰嘰,太白痴了,嘰嘰嘰,想要笑死我了嗎?」
 
「╯╜0╙╰」
 
「噗嘰嘰嘰,你這逗B啊!嘰嘰嘰嘰嘰,不行,肚子好痛,嘰嘰嘰。」
 
「╯0皿0╰」


 
「噗嘰嘰嘰,不行!不行!不行了!肚子…肚子…嘰嘰嘰。」
 
巫小翠笑得似是瘋了的一樣,一隻手按住曲起來的肚子,一隻手則緊緊遮住強忍着笑的嘴巴。
 
看到她笑到肚子痛了,我心裡不禁暗爽起來。
 
相信巫小翠快要笑到破肚子,只要我再努力一下,保準她會進保健室去。
 
於是我把自己的演藝天份完全發揮出來,不把巫小翠笑死不罷休,但就在這時,我竟然發現有個人站在了我兩的中間去。
 
「羅同學!巫同學!你們兩個放學來見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老師宣報我和巫小翠都要接受留堂的懲罰時,巫小翠也終於忍不住,放聲大笑了。
 
放學後,和巫小翠一起到了教員室去,被老師罵了一頓。
 
不幸中的大幸是沒有被記手冊,警告、缺點、小過、大過,這些都與我們無緣。
 
「嘖!都怪你這傻B。」
 
「哼!還不是因為妳老是在笑呀笑呀。」
 
「你就是好笑,你本身的存在便是一個笑點。」
 
「對啊,就是要笑死妳!笑死妳!」
 
「滾開!別望過來呀!」


 
巫小翠把她的臉別開,不願見到我,但這只是因為她不想讓舒適了的肚子又再因為大笑而再次痛起來。
 
「喂,話說回來,妳為什麼跟着我走?」
 
「傻B,不是我跟着你走,而是路只有一條。」
 
留堂的事情結束,我打算去女子網球社一躺,因為今天是媽媽和小紫的最後練習。
 
明天星期六,就是香江中學對決杏壇中學的比賽,我希望自己也能為小紫和媽媽盡一分力,所以才會去走一躺。
 
但巫小翠和小紫及媽媽兩個沒有甚麼特別感情,她到底去那裡做甚麼。
 
「妳終於把被狗拿去的良心取回來了嗎?」
 


「吓?你是想說我打算去為妳媽媽和妹妹恢復原來的身體?」
 
可能是因為在舞台劇的事件中,使我和巫小翠有了些默契,即使我沒有完全把話說出來,她也懂得我想要說甚麼。
 
當然,相比起我和小紫,我和巫小翠的心照不宣的程度還差得遠了。
 
巫小翠說過了話後,立即就補充了一句「發夢去吧」。
 
我就知道她沒那麼好心,她的良心肯定是被狗吃掉了,以後都拿不回來。
 
「要為你媽媽和妹妹恢復原狀,除了在香江文創上贏過我,就是靠你自己的能力。」
 
「所以妳去網球場那裡為了甚麼?」
 
「是不是我做甚麼事情都要通知你一聲呢?傻B。」
 
這妖女說話總是這麼惹人討厭,要不是她有甚麼巫術魔法,我恨不得扯她因走路而擺動的一對螺旋卷雙馬尾,教訓一下她。
 
「是取材。」
 
「吓?」
 
「聾了嗎?」
 
巫小翠擺出了一副「聽不到就算了」的表情,很是不在乎我有沒有聽到她剛才說的一句。
 
但既然是不在乎我聽到聽不到,那麼她發甚麼神經要說出來?
 
「聽到,妳說取材是吧,妳總是為着小說努力着呢。」
 
「誰似你跟豬一樣,吃睡泄吃睡泄吃睡泄。」
 
巫小翠連繼幾次的取材似乎都和運動有關係。
 
第一次見到她去實地取材的時候,是在市內的運動場,之後就是學校的網球場,到底她正在寫的小說故事,是有個怎樣的內容,我很是好奇。
 
「那麼說,明天的比賽,妳會去看嗎?」
 
既然巫小翠在運動場和網球場,進行關於運動的取材,那麼她應該也會對於真正的比賽感興趣,會去前往取材吧。
 
「會,我明天會去。」
 
「吓!那我明天不就又要見到妳嗎?」
 
「哼,這句說話我完封不動反彈給你。」
 
和巫小翠繼續往網球場的方向走着,不出一會便來到網球場附近。
 
望向網球場上去,只眼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正進行着對決特訓。
 
成功把球擊回去了,沒有再被秒殺了!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發生,正進行着對決特訓的媽媽,情況和之前的沒有兩樣。
 
瞬間就能成長,這只是小說中有的情節,這只是遊戲中才有的情況。
 
唯一有分別的是,她比之前的要盡力得多。
 
小紫正盡最大的努力去訓練媽媽,媽媽也盡最大的努力去接受小紫的特訓。
 
「喂,傻B。」
 
這時候,巫小翠叫了叫我。
 
望向她,只見她一隻手插着腰,一臉疑惑,她說:
 
「你該不會真是傻得要讓你媽媽出賽是吧?」
 
巫小翠並不知道杏壇中學的向嬅實力如何,但她也說出這種話來,證明了巫小翠這個旁觀的也知道讓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出賽是會有怎樣的後果。
 
她很清楚,我也很清楚,就連當事人小紫也很清楚。
 
但小紫依然打算這麼做,而我也打算支持自己的妹妹去追逐夢想,所以我回答了一聲:
 
「是的。」
 
「哼,傻B即是傻B,明明是知道結果的。」
 
「哼,妖女即是妖女,有些人間的事情妳不會懂。」
 
巫小翠瞥了瞥我那張因為妹妹和媽媽而感到自豪的臉,她很是不爽地「嘖」了一聲,然後走到一旁去,開始取材的工作。
 
但這時,換成我叫住她。
 
「喂,妖女。」
 
巫小翠沒有望我,但她因為我的呼喚而停下邁出的腳步。
 
「妳就不能行好心為她們恢復原來的身體嗎?」
 
「除非你在香江文創中贏過我,或者你親自動手,否則免談。」
 
巫小翠已經不想要理我,她想要開始進行取材的工作。
 
但她好像忽然想起了甚麼,把臉轉了過來,望向着我,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呵,或者妳跪下來求求我,我可以考慮看看在這場比賽上,為你家人暫時恢復身體。」
 
巫小翠向我投來了個「你考慮看看吧」的眼神,她真的很想要我跪拜她嗎?
 
真是可惡,這妖女不但沒有良心,也是得吋進尺。
 
我考慮了一下,心中考慮出一個答案,然後我馬上說:
 
「妳去死吧!」
 
接着,巫小翠對我咋了個舌,然後就走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