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平時的星期六,我應該會讀讀小說,或者寫寫自己的一分鐘小說,也可能是在溫習,總之就是很平常地渡過這一日。
 
但是今天卻不像平時的一樣,因為今天是個特別日子。
 
不論是對我,還是小紫,還是媽媽,對我們來說都是個特別日子。
 
今天是校際網球比賽第二輪淘汰賽比賽,由香江中學對決杏壇中學。
 


代表香江中學出戰的選手,便是小紫,應該說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而代表杏壇中學出戰的選手,就是向嬅,她是杏壇中學的王牌選手。
 
比賽地點是在市區的一間體育館進行,場地是室內網球場。
 
在比賽開始前的一個小時,我們一家人便到達了體育館。
 
來到了體育館,到達了比賽的會場,就見這裡已經有着來自不同地方的觀眾。
 


在觀眾席上有着香江中學的啦啦隊,也有着杏壇中學的啦啦隊。
 
一個個「加油」「必勝」的打氣海報掛在欄杆之上以及豎立起來,有的甚至大刺刺的寫上選手的名字。
 
正因為有了啦啦隊,使得整個觀眾席被分成了三個勢力。
 
在最左邊的是杏壇中學的勢力,支持杏壇中學的人們都坐在那邊去。
 
而在最右邊的,當然就是香江中學的勢力,一個個班上熟識的臉孔都出現在其中。
 


而在中間的,則是中立,沒有偏向支持那一方。
 
坐在觀眾席中間的,相信有一般喜歡看比賽的市民,我也相信有其他學校的學生潛伏在其中,以觀情況。
 
另外,在中間較後排,則有着旁述,以及攝影機。
 
稍微加以觀眾,我好像還見到體育記者,看來體育界也對這場香江中學對決杏壇中學的比賽有所關注。
 
「哥哥,你怎麼了?臉色好差。」
 
「不…不…我,沒事。」
 
我不是對現在的人山人海環境感到有壓力,而是我在擔心媽媽她。
 
現在這場比賽,不單單只是學校的學生和老師有所關注,就連體育界也關注着。


 
在這樣的情況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若是以秒殺情況而落敗,小紫的名聲肯定是粉碎了。
 
一想到這裡,我就不禁嚥下了一大口口水,手心冒汗。
 
「媽媽,準備好了嗎?要正式進場囉。」
 
「嗯,去吧。」
 
小紫和媽媽互相點頭後,便從會場入口走進了去。
 
香江中學的大家,剛見到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登場,大家就圍了上去,連聲呼叫加油努力。
 
被大家包圍住的媽媽,多少是覺得有點害怕,但因為知道大家都是支持她的,很快便露出笑容。
 


「小紫!今天就把妳所有的功力發揮出來吧!」
 
「小紫姊,不必和對手客氣啊!」
 
「羅紫蘭同學,妳的對手不容易應付,所以妳一定要加油啊!」
 
大家都對他們眼前的「小紫」抱有期望,這反而使我感到害怕。
 
是我叫媽媽別做使她後悔的事情,是我支持小紫去追逐她的夢想,但現在這一刻,我卻覺得是自己把她們都推去死。
 
我打顫了,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錯了甚麼。
 
然而,在這時候,一隻厚實粗糙的手搭落在我肩上,那是爸爸的手。
 
「天從,你沒有做錯,你這次做得十分對。」


 
「爸爸……」
 
「身為她們的家人,我們更應該支持她們實現夢想啊。」
 
「是吧?」
 
「所以,現在做我們能做的事,那就是支持她們,為她們打氣加油。」
 
我無法想像這些說話是出自一個大男人的口中,因為聽起來就似是青春熱血少年小說中的對白。
 
隨後,爸爸說了聲「快找個好位,不然都給佔了」後,就步入了會場之中,而我也跟了上去。
 
來到了觀眾席上,我和爸爸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我最不想見到的人來了,穿着便服的巫小翠也剛好來到會場了。
 
她步上觀眾席,抬頭看路走時與我對上了視線。
 
爸爸也見到她,不過他沒有說話,只是別開臉,不願見到這個罪魁禍首。
 
在學校中沒有甚麼朋友和熟識的人,巫小翠並沒有靠近啦啦那邊坐。
 
她坐到了觀眾席中間那裡去,盡量避開人群。
 
我望着她,向她投了個「妳果然是來了」的視線,而巫小翠也投來了「你果然讓她出戰了」的視線。
 
這視線交換過後,巫小翠就開始她的取材工作,進行拍照以及一些文字的記錄。
 
一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正從運動背包中拿取服裝,準備更衣,而在她身旁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正在重複講着比賽中要留意的事情。
 
這時,杏壇中學的向嬅也來到會場了。
 
不比小紫到來時的歡呼聲要小,向嬅的到來,使得會場起了個吵鬧。
 
杏壇中學那邊的啦啦隊的青春少艾女孩們也跳起着啦啦隊的舞蹈來,支持和歡迎她們的王牌選手到場。
 
之前欺凌我的三個女生,正伴着向嬅走着,走在她的左前右三方,如同護衛艦。
 
她們築起了人牆,把向嬅的支持者和向嬅分隔開,使得向嬅不會因為支持者發生甚麼意外。
 
私人學校和公立學校,感覺就是很不同。
 
這一刻,向嬅步向了小紫那邊,她似乎是想要跟她的對手打個招呼。
 
「羅紫蘭同學,初次見面,妳好。」
 
大概是因為杏壇中學的女子網球社有對小紫的情報進行收集,所以向嬅馬上就知道誰就是小紫。
 
但是在她眼前的,被她所辨認出的,其實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而不是真正的小紫。
 
對於小紫,向嬅已經不是初次和她見面了。
 
她現在初次見面的,只是小紫的肉體。
 
「呃…那個…初次見面…妳好。」
 
害怕陌生的媽媽,只能發出這種略帶顫抖的聲音,以作回應。
 
在這對答上,馬上就分出了高下。
 
伴隨向嬅身旁的三位女生,已經在說道:
 
「她就是羅紫蘭嗎?跟我所想的不同耶,怎麼感覺這麼弱小?」
 
「就是嗎?看起來不足為懼。」
 
「呵呵,沒想到,我們杏壇中學的情報出錯了。」
 
三個女生的自大,以及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發出的嘲笑對話,使得支持小紫的大家都十分反感。
 
瞬間,吵鬧聲四起,比賽未開始先引起火苗。
 
「賽利娜、瑟雷拉、莎莉菈、妳們要有禮貌。」
 
「「「喺。」」」
 
全靠向嬅的叫止,她們三個人才收歛了一些,閉起了嘴巴,不再說話。
 
對於三個社員的不禮貌,向嬅先是道了個歉,然後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繼續說:
 
「今天請讓我們為大家上演一場精彩的比賽,各自全力以赴,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啊…是…是的,好的。」
 
天真的媽媽聽不懂當中的意思,她只能理解到表面的字詞。
 
向嬅這一句話是挑釁性的說話,是在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使出全力,不然觀眾就會覺得悶了。
 
看來,在剛才的幾句對答之中,向嬅已經試出了媽媽的底。
 
她能講出這句話,就正好證明了向嬅已經是沒再瞧得起「小紫」了。
 
在還未見面之前,通過情報所知道,小紫的實力是不能少瞧,所以向嬅才對小紫多加提防小心。
 
但現在見面了,見識過了,她明白到,這一切都是她自己想多了。
 
她只是驢子與老虎中的那一隻老虎,當老虎知曉了驢子的底,就再也不必害怕了。
 
不過她並不知道,在她眼前的並不是小紫本人。
 
如果現在在她眼前的是小紫本人,我相信小紫一定會回答「對嘛,不使出全力就不好玩了。」之類的說話。
 
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稍微對話過後,向嬅便進了選手通路,那裡有通往兩間相隔開的隊伍更衣室,而向嬅便正是前往更衣。
 
看到了向嬅走了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才探出身來,不憤地瞄了瞄向嬅,說:
 
「呸,說甚麼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小紫……」
 
「媽,別擔心,盡妳最大的努力去做就可以了,我相信妳。」
 
「嗯,那個,我會加油的。」
 
隨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步入了選手通路,前往更衣。
 
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則去了自校啦啦隊的那邊,準備為即將要出戰的媽媽打氣。
 
然後,時間到了。
 
隨着大會旁述宣佈時間已到,校際網球比賽,第二輪淘汰賽,香江中學對杏壇中學,比賽開始了。




小河的FB專頁現已開張了~~
希望大家可以進來點個讚~~
支持一下^^~~(PS#和另一位繪畫的朋友一起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