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香江中學對決杏壇中學的校際網球比賽開始了,在一片歡呼聲和打氣聲中開始了。
 
依照規例,旁述會對雙方的選手進行登場的介紹。
 
「首先登場的是,代表香江中學的羅紫蘭同學。」
 
隨着簡單的介紹,已經換上了裙子網球裝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把網球拍抱於胸前,慌慌張張地從選手通道裡出來。
 
看到小紫出來,由自己班的同學們、自校女子網球社成員、其他支持小紫的學生和老師,一同所組成的啦啦隊便發出歡呼聲來。
 


他們所發出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比賽會場,有人更揮動着豎立式的加油海報,猶如軍團的揮旗手。
 
「小紫!加油!小紫!加油!小紫!加油!」
 
「必勝必勝!小紫必勝!」
 
「上吧!上吧!」
 
各人雜亂無章的叫喊着,毫無整齊的美感,就似在街市內叫賣的商販一樣。
 


對於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登場,爸爸並沒有像他們一樣呼叫加油。
 
他只是坐直着身子,直視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如果我沒有見到他那雙合成了拳並緊握的手,我絕對會認為他正感到輕鬆。
 
爸爸和我一樣,都因為媽媽要面對這麼強勁的對手而感到緊張,但不論是我還是爸爸都無法比她感到更為緊張,她就是小紫。
 
坐在啦啦隊那邊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雖然也像那些喊着加油加油的人一樣叫喊起來,但無疑這只是她發洩自己心情緊張的一個途徑。
 


另外,巫小翠並沒有對於自校的選手登場有任何反應,她只是望着,記錄着,取材着。
 
當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步出了選手通道後,接下來就是杏壇中學的向嬅出場的時刻。
 
「接着登場的是,冠軍熱門杏壇中學的黑馬王牌,向嬅同學!」
 
隨着旁述的說話,大會的攝錄機,以及體育界記者的相機,也紛紛聚瞧到向嬅那邊去。
 
一臉從容地從選手通路上步出來的向嬅,臉帶笑容,向着各方揮手示好。
 
杏壇中學的啦啦隊女孩們,隨即整齊有隊地揮舞着手中的啦啦球,更一致地叫喊出加油的口號。
 
明明同樣是名校,但私立學校的啦啦隊真是訓練有素,是一支隊伍。
 
兩位比賽選手都在一片歡呼聲中登場,準備進入她們的戰場上去。


 
而在上戰場之前,依例讀出言詞。
 
就是甚麼有體育精神,全力以赴,友誼第一,比賽第二,那些官方說詞。
 
任誰都知道,這些官方說詞說起來和做起來,完全是兩回事。
 
讀過了說詞後,兩位各就各位,來到了自己的指定位置,裁判和工作人員也就位。
 
然後,當哨子「咇」一聲響起來,這一場三盤兩勝的校際網球比賽正式開始。
 
現在是第一盤第一局,發球者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小紫姊!秒殺她吧!」
 


「就像平時一樣就可以啦!上呀!」
 
大家又再次叫喊起來,但唯獨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現在是一言不發,全神的望着有自己身體的媽媽。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感到非常緊張,這是當然的,因為她從來沒有這種大賽的經驗。
 
她做着發球的姿態,然後,她把球拋起。
 
「嘿!」
 
網球選手每次擊球都好喜歡叫喊出來,就似是武俠小說中大俠出技時要喊招式名字一樣。
 
媽媽她是叫喊了,但她沒有揮拍,可能是她覺得拋的角度不好。
 
球落下來,但是落下來的網球只是掉到一旁去,滾了開去。


 
本來打接住落下回來的球,但是媽媽卻一個失手,沒能接到,使得球滾在地上去。
 
「哇哈哈!」
 
「What The!是來搞笑的嗎?」
 
「You see see you!You see see you!哈哈哈!」
 
之前欺凌我的三個女生就坐在杏壇中學啦啦的那邊,捧腹大笑着,她們三個人的笑聲比起哨子聲還要刺耳響亮。
 
沒有人理會她們三個人,就連向嬅也不想理會她們三個,啦啦隊的大家,現在都專注為他們眼前的小紫打氣着。
 
「小紫姊,人總會有失手的時候,不緊要的。」
 


「別太緊張啦,小紫姊!」
 
「羅紫蘭同學!我們都對妳有信心啊。」
 
大家的叫喊聲因為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一次的失手而更響亮,但這些更響亮的叫喊聲卻使得她更緊張。
 
現在,媽媽又要再一次發球了。
 
她把網球拋高,然後揮拍,發出「嘿」的一聲,但是她還是沒有揮拍,甚至又再一次沒能把落下來的球接住。
 
杏壇中學那邊的笑聲更響,相反,香江中學這一邊的打氣聲卻沉了下來,因為大家都呆了。
 
不單單只是我們這邊的大家都呆了,就連向嬅也呆了。
 
她現在的臉上浮出困惑的表情,像是在說「羅紫蘭,這就是妳的實力嗎?」的一樣,她完全沒想到眼前的對手實力跟個新手一樣。
 
「糟糕了,難道羅紫蘭同學應付不了大賽的壓力而使她發揮不了平常的實力?」
 
一位老師如此說道,聽此話後,啦啦隊的大家都「甚麼!?」的大叫起來。
 
可能是這樣也說不定,因為媽媽根本從來都沒有參加過這些大賽,一個大賽隨時都能把成年男人壓垮,更何況是媽媽她呢。
 
但如果是真正的小紫出場的話,這種情況絕對不會發生。
 
「像平時一樣做就可以了!」
 
就在大家太過愕然而沉默的時候,一把女性的聲音叫喊起來。
 
那是媽媽的聲音,但當然不是來自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而是來自有媽媽身體的小紫。
 
她站了起來,雙手放到嘴邊,這麼高聲呼喊道。
 
「上吧!妳做得到的!」
 
此刻叫喊出來的聲音並不止小紫她一個人的聲音,就連爸爸也站了起來,高聲叫喊道。
 
被叫喊出來的聲音,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視線吸引住,她望了過來,望向了自己的家人。
 
即使啦啦隊的打氣聲再大,即使對手的嘲笑聲再響,也是掩蓋不了家人支持的聲音。
 
自己本來是沒有打算像大家一樣喊加油加油甚麼的,但在這一刻我也按捺不住了。
 
我站了起來,大叫着加油。
 
不知道是不是我打起了頭來,啦啦隊的大家也跟隨着我,一同叫喊着加油。
 
聽到我們的聲音,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點了點頭,以示接收到我們的心意。
 
然而,她再一次擺出發球的姿勢,準備再次發球。
 
我們都有信心,這一次發球,絕對會成功的。
 
「嘿!」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再次把球拋高,被拋高了的球飛上半空之中,然後落下。
 
接着,喊叫聲一響,再來就是一下拍擊的響聲。
 
砰!砰!
 
拍擊的聲音響起了,但卻是連續的兩次。
 
為什麼是兩次?第一次是媽媽成功發球的聲音,而第二次則是向嬅反擊的聲音。
 
至於第三次的拍擊聲,則沒有,向嬅馬上就得分了。
 
太快了,這種速度太快了!
 
我們都未能把視線移動完成,向嬅就已經反擊成功,順利得分,把分數拉至0 – 15。
 
更可怕的是,向嬅這一下反擊是輕鬆得如同伸展的一樣,不費吹灰之力。
 
她甚至連一步也未曾動過,就站在原地,揮拍還擊,然後得分。
 
「哇哈哈!甚麼嘛!Beginner而已,我還以為她有多強。」
 
「so廢呢。」
 
「這種水平還想要當向嬅姊姊的對手,oh my god。」
 
嘲笑聲又再起,而我們這邊又一次沉默起來。
 
對於他們眼前的小紫,所一連串的失敗,大家都沉默了,無言了,他們顯然是失望了。
 
雖然球是成功發了,但是馬上就被打回來,而且被取得分數。
 
來自家人的支持,來自大家的支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確確實實接收到了。
 
但是,最多只能讓媽媽恢復到平時的水平。
 
即使是進行過小紫的特訓,水平是比以前有提高,但還是和向嬅有數十倍的差距離。
 
在這樣的情況下,就連在向嬅手上取得一分都難,更別說取勝了。
 
媽媽又再發一球,而結果,球是被發出了,但馬上被打回來,向嬅又取得一分了。
 
分數拉開到0 – 30。
 
實力懸殊,在這一刻任誰都感感受得到。
 
看着這一切發生,也知道接下來的情況將會是如何的小紫,現在正緊緊地咬着下唇,這是她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