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着這咆哮似的一聲,恢復了原來身體的小紫「碰」的一聲把網球打飛出去。
 
「嗖」的一下破空聲,網球帶着勁風直衝向向嬅那裡。
 
向嬅這一刻露出一副「不對勁」的表情,那是因為她完全沒想到,自己眼前這一個對手,竟然和幾分鐘之前判若兩人。
 
就算真的有突飛猛進這種事情,眼前的這個對手也進步得太誇張了。
 
就似是一變成了千,這種超跨越,使得向嬅感到異常的震驚,久久反應不過來。
 


網球瞬間落地,然後彈開,小紫立即就得分。
 
「妳!」
 
以發球後直接得分作為起點,小紫豎起手指,直指向向嬅,說:
 
「由我來制裁!」


 


這是整場比賽之中小紫的首次得分,也是向嬅在這場比賽中首次失球。
 
看到了小紫來了個破冰,由我們班所組成的啦啦隊立即振奮了起來,死灰復燃。
 
「天呀!小紫姊復活了!」
 
「就是這樣了!小紫姊!上呀!上呀!」
 
「難…難道說,羅紫蘭同學想要把自己的力量迫至極限,所以才迫使自己陷入絕地?」
 


所有同學重新揮振加油旗幟,歡呼聲和打氣聲重新響起,撼動比賽場上的每一個角落。
 
相反,杏壇中學那邊卻是哇言聲四起,是對於向嬅的失球而發出的哇言。
 
他們那邊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眼前所見到的一切。
 
剛才還像個新手的人,竟然在這一刻變成了高手,沒有人能相信這麼荒謬的事情。
 
就連裁判也因為小紫的表現而忘記了進行判決,只能靠着小紫的提點才醒過來。
 
然而,事實擺在眼前,這種猶如在小說漫畫中所見到的荒謬事情,就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上呀!小紫!」
 
「媽媽會支持妳的,小紫!」


 
「要贏呀!」
 
我們一家人也因為現場的氣氛而激動起來,忍不住要為在戰場上的小紫打氣加油。
 
小紫沒有說話,她只對為她打氣加油的我們豎起了姆指和露出了個爽朗的笑容,這幾個動作使得小紫的支持者對她的愛慕又更深了。
 
接着,小紫把臉轉回來,面向她的對手,繼續比賽,準備發球。
 
在這一刻,我們誰都知道,現在才是比賽的開始。
 
小紫要在她自己的舞台發光發亮,要把她的世界展露於大家的眼前,要摘下一直以來的夢想。
 
接下來,情況一面倒下去。
 


小紫一邊喊着「無駄無駄無駄」,一邊和向嬅進行着比賽。
 
一如以往,當小紫打球一下,就要叫喊一次「無駄」,這種漫畫上腦的症狀,絕對是小紫的作風呢。
 
小紫越是擊球,球速就越是快,如果我沒有看錯,她打出的球速記錄不斷不斷地更新。
 
面對眼前這個對手,本應該是和小紫實力旗鼓相當的向嬅,顯得力有不足。
 
小紫突然改變的節奏,使得向嬅無法適應,一次又一次被得分,一次又一次地失球。
 
雖然向嬅不至於是被壓制住,她憑本身的實力也能對小紫進行反擊,把球打回去。
 
但是小紫還在不斷地成長,不斷地在進步,向嬅根本是追不上她。
 
以小紫現在的實力,我認為要跟國際賽事上的球手比試,也不見得是必敗的。


 
小紫之所以會不斷地進步,這種事情我不是很清楚。
 
可能正如在啦啦隊那邊的老師所說,因為現在小紫正處於一個不可以輸一局的情況,使得她把潛能激發出來。
 
畢竟我聽說過,當人面對困境的時候,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是不能小觀。
 
當兒子被壓在車底下,母親說不定也能把氣車托起,救出兒子。
 
雖然是有這種力量,但我認為這種逆境能力並不是使得小紫突然成長的唯一因素。
 
我認為,小紫之所以能夠在比賽時突然成長,必定是有其他的因素所協成,而其中一個因素便是家人的支持。
 
是因為家人的支持,才使得她有更大的力量去實現她的夢想。
 


「加油呀!小紫!」
 
家人的支持,不論是何時何事,都是非常重要的。
 
一思及此,我就更是用力地呼喊,為小紫努力打氣着。
 
「向嬅!必勝!必勝!必必勝!」
 
「小紫!小紫!小紫!小紫!」
 
比賽的氣氛現在才散發出來,各方的啦啦隊為着自己的選手打氣着。
 
「豈有此理,羅紫蘭!我是不會輸的!」
 
遇強越強,正是高手的本性。
 
面對眼前的對手,向嬅無法不使施展出渾身解數,使出全力和小紫一決高下。
 
之前在杏壇中學裡,小紫和向嬅在靈魂精神上的比賽,在此刻實實在在的在我們眼前上映。
 
「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
 
「無駄無駄無駄無駄無駄!!!!」
 
不知道是不是受小紫感染了,就連向嬅也似動漫畫人物一樣叫喊起來。
 
雙方一連串連攻防守,鬥得非常地激烈,只要誰有一個稍微的大意或分心,就得輸。
 
身為三連冠學校的王牌,向嬅已經漸漸地掌握到比賽的節奏,再也不是讓小紫隨心所欲地得分。
 
網球受到兩人的拍打扣殺,在比賽場上拉着破空的軌跡,也出現了來來往往的殘影。
 
這個情況猶如小紫和向嬅荷槍實彈的進行着戰爭,向對方進行掃射和轟炸。
 
非要戰鬥到魚死網球不可,除非有一方被打敗,否則這場戰鬥將會持續下去,兩人誓要分出高下。
 
然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這一場網球比賽已經來到了最後的決勝負階段。
 
現在依然是第二盤的比賽,向嬅已經取得六局的勝利,而小紫也取得了六局的勝利,根據規則,現在是要進入決勝局。
 
如果我沒有記錯,決勝局就是要比最快得到七分,最快得到七分的人為勝。
 
而現在已經是陷入了整場比賽最精彩,最叫人心臟砰砰砰地跳動的高潮位。
 
對,現在正是六分對六分,小紫和向嬅兩人都只差一分就可以贏下這決勝局。
 
雖然如此,但形勢對小紫非常不利,那是因為向嬅已經在較早時贏下了一盤。
 
只要向嬅贏下了這一局,她就能贏得一盤,三盤兩勝的比賽馬上就結束。
 
至於小紫,雖然她贏了這一局,便可以把被迫上絕地的危機解除。
 
但是當她贏下這一局後,比賽便會進入第三盤,而絕不像向嬅一樣直接取得勝利。
 
在這狀況之下,小紫的確是很不利,而且不利的情況並不只有這一個。
 
「嗄…嗄…嗄…嗄…嗄…」
 
小紫的體力快將要接近極限,這是多麼不利的事。
 
先排除因為靈魂剛剛融入了身體而未能完全適應調合這種魔幻的因素。
 
小紫為了在絕地之中扳回局面,所使出的氣力比起差一局就要贏得勝利的向嬅要大得多。
 
再說,當巫小翠事件發生了後,小紫身體的練習量比以往的少上了很多。
 
要和長期進行高份量練習的向嬅在這場比賽上比體力,小紫可以說是先輸了個底。
 
正因如此,所以比起向嬅,小紫更早出現了疲累的狀態。
 
雖然向嬅也因為小紫的連番進攻,一連串的快打,而喘氣了累了,但程度始終和小紫不相同。
 
「嗄…嗄…嗄…能夠和我打進決勝局…羅紫蘭…妳是第一個人。」
 
「嗄…嗄…嗄…嗄…」
 
小紫應該是想要回應「彼此彼此」之類的說話,但是寧願多留些時間去調整好呼吸,所以她只喘着一口一口的粗氣。
 
「可是…嗄…比賽去到這裡,已經要來個結束了。」
 
現在正是由向嬅所發球,她在說話過後,便擺出了要作個了斷的發球姿勢,準備發球,與她的對手分出高下。
 
在勝負數上,在體力上,在發球上,小紫可以說是失去了勢。
 
不過這些事情,小紫已經沒有去理會,她現在只專心在比賽上,只活在她的世界上。
 
看到向嬅已經準備要發球,和自己作個了斷。
 
小紫用手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同時也摸了摸她一直配載着的紅蘿蔔髮夾,似是想要得到幸運的祝福。
 
在這之後,把調整了自己的氣息,改為喘着一小口氣,並擺出擊球的姿勢,準備開戰。
 
現在這一刻,已經沒有一個啦啦隊的成員再喊加油,沒有人再打氣。
 
並不是大家已經退場離去,而是大家緊張得不敢發聲,所有人都屏息以待,等待勝利者的出現。
 
「沒問題的,因為是小紫,所以沒問題的。」
 
我緊張得坐不下來,雙手緊握着觀眾席的欄杆,緊得手掌發紅發抖。
 
爸爸雖然沒有像我一樣,但他也是同樣緊張,也是緊張得握拳,身體傾前。
 
媽媽則雙手合起來放到胸前,似是為着小紫祈禱,希望小紫能夠贏出比賽。
 
小紫因為我們的支持,而使得她的力量提升了更多。
 
而且,她以前也一直為着今天的比賽而努力着,這麼努力的人,怎麼可以會輸?
 
「分出勝負吧!羅紫蘭!」
 
向嬅把網球向上拋高,然後如同迅雷閃劈的打下來,網球便拉着破空的軌道直衝小紫而來。
 
小紫咬緊着牙關,用力喘了一口氣,然後「喝呀呀呀呀!」的擊球,展開反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