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戰爭就在我班上上演,這是我和巫小翠之間的對決。
 
而對決的內容,就是「俄羅斯輪盤巧克力版」。
 
比賽方式如下,我和巫小翠以包剪揼的方式分勝負,然後輸的一方就選一顆巧克力子彈來吃。
 
只要吃出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對決就終止,對決的勝負就分出。
 
巫小翠這個妖女,因為認為我會臨陣退縮,選了巧克力之後不敢吃下去,所以她做了一件很過份的事情。
 


「買定離手!買家離手!巫小翠對決羅天從,俄羅斯輪盤啊!!」
 
「我要買羅天從輸耶!我就想看他吃辣椒油的表情!」
 
沒錯,巫小翠把對決的事情告訴了一心和家寶。
 
雖然一心和家寶因為開學日與巫小翠有了磨擦,兩邊的關係很不好。
 
但是,老是鬧事起哄的一心和家寶,又怎麼可能會錯過這個賺外快的機會。
 


他們立即就開設了賭局,競猜誰勝誰負。
 
甚至還有威力加強版的賭局,就是在第幾次才會吃到加滿辣椒油的巧克力子彈。
 
賭局成立,我和巫小翠的對決瞬間成為了瞧點。
 
在眾目睽睽之下,我根本是不可能有退縮的機會。
 
要是我選了巧克力而不敢吃下去,所有的觀眾都會強迫我吃下去。
 


巫小翠,妳這招真是有夠絕呀!
 
心裡暗自咒罵過後,我就坐到巫小翠坐位的書桌前去。
 
兩個人面對面,我狠瞪着她,而她則奸笑着。
 
在我們身旁有各個圍觀的同學,現場實在是一片熱鬧。
 
從前班房裡的這個位置,從不曾這麼熱鬧過,這麼熱鬧的風景,我想就只有今天了。
 
在圍觀的人群中,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在場。
 
她知道這個遊戲輸了的話,就要吃下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便擔心着我。
 
因為她清楚知道,這樣子跟直接吃辣椒油是沒太多的分別。


 
直接吃辣椒油,對身體可不健康,而且也傷喉嚨。
 
身為我的母親,媽媽才不想要我玩這麼危險的遊戲。
 
「天從…果然,那個,還是不要吧。」
 
她在勸說我,可是現在這對我和巫小翠的俄羅斯輪盤巧克力對決是如箭在弦了,豈有不發之說?
 
「沒問題的,吃辣椒油的一方,注定是巫小翠這妖女。」
 
我以這一句來回應媽媽,然後開始集中精神於對決之上。
 
這一刻,腦海內仿佛是配合着這場對決,響起了背景音樂。
 


當對決主持人一心宣佈開始,我和巫小翠便準備猜拳,但在要這之前,巫小翠竟然如此說道:
 
「傻B,給我聽好了,我會出揼。」
 
「嗚…妳這傢伙!」
 
糟糕了,這巫小翠這妖女竟然使出了猜拳預告,這招是我認為最恐怖的一招啊。
 
聽了巫小翠的猜拳預告,我的腦海裡就馬上出現了兩個選擇,信還是不信。
 
這兩個選擇皆是無法讓我選得安心。
 
巫小翠可能是說真,也可能說假。
 
如果我認為是假的,使出了剪,但結束卻她是說真的,那我就輸了,反之也是,我不多解釋了。


 
怎麼辦?怎麼辦?
 
事到如今,唯今之計,就是來一個平手,也就是說我也出揼。
 
要是巫小翠是說真話,那麼便可以打成平手,而如果她是說假話,出了剪刀想要捉我的包,那她就是偷雞不著蝕把米了。
 
「妖女,我也告訴妳知道,我也會出揼。」
 
「不,你一定會出剪。」
 
我打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誰知道她竟然肯定般這麼說。
 
巫小翠不像我一樣聽到了猜拳預告後有的迷網表情,她信心十足,像是真的知道了我會出剪。
 


雖然我不知道她是憑甚麼如此斷言,但她是錯的,我接下來一定會出揼,一定!
 
接下來不再多廢話,也不再做試探,直接開始猜拳。
 
「「包!剪!揼!」」


 
兩人異口同聲地喊出口號,然後幾乎是同時間的出拳。
 
然後答案出現了,巫小翠竟然如她所說的一樣,出了揼。
 
還好我是先選擇和她打平手,同樣是出了揼,沒有意外發生,也沒有如同巫小翠所說的一樣,出了個剪。
 
但突然間,我發覺有些不對勁。
 
我的手指似是被甚麼拉扯拉動,食指和中指竟然不受我的控制,像是有意識的行動起來,突然地伸出。
 
這一刻,就在這一刻,我本來出揼了的手,竟然變成了剪。
 
我驚呆了,而巫小翠笑了,她奸狡地笑了。
 
「怎…怎麼會!!」
 
「哇,巫同學是怎麼回事,竟然猜對了。」
 
「西巴拉西。」
 
四周的同學都讚嘆了起來,哇聲四起,無一不感到驚訝。
 
就連在一旁看着這對決的媽媽,也因為巫小翠的預知而吃驚得掩住了小嘴。
 
「巫!巫小翠!妳這個妖女!」
 
旁人可能不知道當中發生了甚麼,但我是完全知道。
 
這傢伙作弊了!這傢伙用巫術作弊了!
 
她暗中施放了巫術魔法,控制了我的手指,或是把我兩隻手指強行拉扯出來,使得揼變成了剪。
 
我根本不需要證明巫小翠是不是真的有這樣做,單是去看她現在那奸狡極了的笑容,我就知道。
 
「哼哼,傻B,甚麼我這傢伙的?你有不滿嗎?是想要說我作弊了嗎?用魔法巫術作弊嗎?」
 
聽到了巫小翠一臉囂張的講出這句話,我就知道,她果然是用巫術作弊了。
 
然而,她心裡很清楚知道,即使我公開說她用巫術魔法作弊了,絕對是沒有人會相信。
 
反而,大家會覺得我是不服輸,而講出這種說話。
 
「技不如人,怪責他人,羅同學這不是件好事啊。」
 
「一心說得對,做人要願賭服輸,來來,巧克力時間!!」
 
家寶如此宣佈後,班房內便響起了這樣的聲音:
 
「辣椒油!辣椒油!辣椒油!辣椒油!」
 
這班由中一就認識的同班同學,竟然如此黑心,期望着我馬上就吃到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這一刻我真是認清他們了。
 
在一片叫嚷的聲音之中,巫小翠托着下巴,把盛着六顆巧克力子彈的盒力推到我面前。
 
她甚至為我打開盒子,讓我仔細選擇。
 
「嗚……」
 
我真是太愚了,竟然選擇和巫小翠進行這一場對決,自己應該要想像到巫小翠這妖女早就有作弊的想法。
 
無原無故地,巫小翠就要和我玩這個俄羅斯輪盤巧克力版的遊戲,我應該當時就要察覺到她的陰謀才是呀。
 
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我已經被她算計了,踏入她的陷阱了。
 
就算想要抽身離去,也因為四周的觀眾而變得不可能。
 
我只能望着盒子裡六顆巧克力子彈,為我所做的事情感到後悔,也為接下來的事情感到不安。
 
六顆巧克力子彈裡,只有一顆是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
 
也即是說,我有六份之一的機會會選到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這個機會可不算大。
 
沒問題的,沒問題,沒問題的,一定可以選到有六份五機會的那些正常巧克力。
 
我嚥下了一口口水,心驚膽顫的伸出手,馬上就取起了一顆巧克力子彈。
 
接着我就二話不說,鼓起了最大的勇氣,把選取的巧克力子彈放到口中。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望着,屏息以待,等待我的反應,以此推斷我是否吃到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子彈。
 
然後,答案出現了。
 
「是甜的。」
 
我說道,然後瞬間抱怨聲四起,全場唯有媽媽安心地呼出一口氣。
 
這班同學,到底是有多渴望我吃到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呀!!
 
「好,下一個回合!」
 
一心如此宣佈,我和巫小翠對決的第二個回合馬上就要開始,但我卻站了起,決要中途離坐。
 
「喂,羅天從,你要去那裡了。」
 
「我…呃…我要去洗手間。」
 
「不行,你要繼續比賽。」
 
「我要尿出來了啊。」
 
「我們全班同學都有橡筋,可以幫你扎起來,讓你忍一忍。」
 
期望我吃到辣椒油的同學們,這刻響應了家寶的號召,紛紛拿出了橡筋,甚至說要幫我就地扎起來。
 
嗚…逃不掉了,我還以為可以用這個藉口逃走的說。
 
「繼續吧,羅天從同學,繼續這場公平公正公開的俄羅斯輪盤巧克力版的對決吧。」
 
這是那裡的公平公正呀!?
 
巫小翠笑了笑,然後開始作出猜拳宣佈,她說:
 
「喂,傻B,接下來,我會一直出包。」
 
她現在是名符其實的出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