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沒有辦法逃走,只能在強迫的情況下,進行這場必敗的俄羅斯輪盤巧克力版的對決。
 
和巫小翠的對決,已經來到了第五個回合。
 
而在盒子裡的巧克力子彈,只剩下兩顆,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還未吃到出來。
 
一直被巫小翠用巫術魔法控制的我,雖然在包剪揼上是輸了,但運氣實在好,選的巧克力都是正常的巧克力。
 
旁邊觀戰的同學們多次發出抱怨聲和喝倒彩聲,但他們依然繼續留下來觀戰。
 


他們總是寄望着我下一顆巧克力子彈就會吃到加滿辣椒油的巧克力子彈,失望越大希望越大。
 
這班同學,就這麼希望我吃到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是嗎?
 
「來了來了!第五個回合!羅天從同學會繼續輸下去嗎?他會吃到辣椒油巧克力嗎?請大家為他打氣打油!」
 
「辣椒油!辣椒油!辣椒油!辣椒油!」
 
第五個回合的猜拳環節即將開始,巫小翠已經做好準備要猜拳了。
 


她這個回合一定又會和之前的一樣,以巫術魔法來控制我的手指。
 
再這樣下去,終會有吃到辣椒油巧克力的機會。
 
有甚麼辦法?有甚麼辦法可以贏到巫小翠?
 
沒有,完全沒有。
 
面對着這個妖女,我是一點勝算也沒有,根本是沒有辦法反抗她。
 


不會的,不會是這樣的,一定不會是這樣的。
 
每部小說的主角,在危急的關頭都會想出辦法,所以在這個時候,我應該也會想出辦法的。
 
思考,快點思考,思考有甚麼辦法可以贏到巫小翠。
 
「各就各位!包!剪!揼!」
 
我連方法都還未想到,對決主持人一心就已經宣佈猜拳開始。
 
在猜拳的對決之中,慢出也算是輸。
 
要我輸在這種事情上,讓巫小翠不戰而勝,我寧可一搏,憑實力猜拳。
 
巫小翠之前一直都出包,不論在意思還是行動上,她是說到做到,她現在這個回合也必定會出包。


 
我現在只能放手一搏,出個剪刀,希望自己能贏過她的包。
 
隨着「包剪揼」中「揼」的聲音落下,我和巫小翠雙雙出拳。
 
一瞬間,叫人吃驚的答案出來了。
 
「天,這次竟然是天從他該死的贏了!」
 
「不是吧?」
 
「這傢伙是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作弊了嗎?」
 
看到我竟然贏出了這個回合,圍觀過來的同學都是難以置信。
 


不要說他們難以置信,就連我也是無法相信。
 
我出的剪,而巫小翠出的包,我竟然在這回合中贏過了她。
 
巫小翠竟然在這個回合中沒有使出她的巫術魔法?是她一時忘記了?還是她另有目的?
 
「巫小翠,妳到底有何陰謀?」
 
我以眼神向她問道,一想到這個妖女有着其他的打算,我就心寒了。
 
巫小翠沒有立即以眼神回答我,她先是狡猾地揚起嘴角,笑了笑,然後才用眼神對我說:
 
「要是一直都是我贏的話,始終會有誰覺得事情不對勁,所以我只好輸一次,讓大家都覺得這場猜拳沒有問題存在。」
 
電視劇的後宮內鬥,我一直以為是在用誇張手法。


 
因為一個女人怎麼可能計算得如此厲害呢?我始終是不相信。
 
但現在,我見到了,這一個深算的妖女竟然為了隱藏作弊,而在大家面前上演苦肉之計。
 
「可是,巫小翠妳太笨了!」
 
是的,她實在是太笨,因為她竟然選擇在這個時候上演苦肉計。
 
現在,盛載巧克力子彈的盒子中,只剩下兩顆巧克力子彈。
 
即是說,她會選到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子彈是百份之五十,有一半的機會吃到它。
 
如果在上一個回合上演苦肉計,她還有三份之一的機會選中呢。
 


在這高風險會選中加滿辣椒油巧克力的情況下,她還演這場苦肉計,說不定她會直接要了她的命。
 
很好,只要巫小翠選到那顆巧克力,受苦的人便是她。
 
我將會安然無恙地渡過這次不公平的對決,這無疑是上天給我的一個機會啊。
 
「呵,是這樣嗎?」
 
但情況出乎意料,巫小翠一點都不緊張,反而是一臉從容不迫的。
 
她用眼神來對我講過這句話後,便迅速從盒子上拿過了巧克力子彈,並放到口中吃下。
 
一心和家寶都來不及反應來哄動群眾,祈求巫小翠選的不是辣椒油巧克力,巫小翠已經公佈出結果了。
 
「是甜的。」
 
瞬間,大家都安心起來,為巫小翠得出的結果呼出一口氣。
 
可是,我卻安心不起來。
 
我望着盒子裡最後的一顆巧克力子彈,額頭不禁流下了冷汗。
 
之前五個回合,都沒能吃出加滿了辣椒油的巧克力,所以,無需多講,最後的這一顆巧克力子彈,絕對就是加滿了辣椒油的一顆。
 
望着那一顆巧克力子彈,我竟覺它發出着可怕的氣息,一股寒氣猛地襲來我身上。
 
同時,一個激靈就在我腦中打響,我瞬間明白了巫小翠苦肉計。
 
「妖女!你算計我!?」
 
「我是不是要接『因為你只是個小鬼』啊?」
 
巫小翠知道了,她知道了我已經清楚她的計劃。
 
巫小翠剛才是苦肉計,但際上,她這招是請君入甕,那是因為巫小翠早就知道那一顆巧克力子彈才是加滿了辣椒油的一顆。
 
我不知道她是如何辨別出來,但她就是知道了。
 
在知道了的情況下,也在盒子裡只剩下兩顆巧克力子彈的情況下,她故意地輸一局。
 
好讓自己的作弊無人懷疑,也讓我在下一個回合中,連選擇的機會也沒有。
 
在下一回合,巫小翠必定又會用巫術魔法來作弊,到時候我必定會輸。
 
而到時候,我是在完全沒有選擇的地步下,被她迫上吃到加滿辣椒油巧克力。
 
雖說依照情況來說,本來我最後也是會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吃到那巧克力。
 
但那是我自己主動去選擇,和現在被巫小翠強迫去選擇,所帶出來的感覺是全然不同。
 
「好!最後一個回合!到底是羅天從會吃到辣椒油巧克力,還是巫小翠呢?」
 
主持人一心宣佈最後一個回合開始,巫小翠笑了,而我流冷汗了。
 
「包!剪!揼!」
 
一心宣佈開始的聲音都未完全落下,巫小翠已經喊起口號來。
 
她這是要完全不給我去思考應對的辦法,那怕我根本是沒有辦法對抗她。
 
我差點就來不及反應,趕不及出拳。
 
在我反應過來之後,我已經是出了剪,巫小翠是出包。
 
當然在接下來的一個眨眼間,巫小翠已經施放了巫術魔法,把我伸出去的兩隻手指收回去。
 
本來出的剪,瞬間變成了拳,在包對拳的情況下,我輸了。
 
「耶!耶!耶!」
 
「噢耶!羅天從他輸了!」
 
「辣椒油!辣椒油!辣椒油!」
 
班上頓時歡呼聲四起,圍觀的同學都興奮了起來,因為他們都知道,好戲即將上演。
 
「我要去洗手間。」
 
「行呀,你吃過巧克力再去。」
 
「老師回課室了啊!」
 
「你班主任我也在此,羅天從同學吃完巧克力後再點名上課也不遲。」
 
就連班主任也和班上的同學們鬧在一起了!
 
在場沒有任個一個人想要救我,一直很擔心我的媽媽,也已經為我準備好一杯冷水,看來我吃下辣椒油的命運是沒有辦法改變。
 
「嗚……」
 
我望着盒子中最後一顆巧克力子彈,全身打顫。
 
巫小翠則雙手抱胸,靠和椅背,翹起了腿,正等待着我的好戲。
 
嗚……看來,真的是逃不掉了。
 
果然小說情節歸小說情節,急中生智的事情,甚麼大逆轉,只不過是小說情節呀。
 
我記住你們這班傢伙!君子報仇,十年未晚!有冤報冤!有仇報仇!
 
接着,我迅速拿起最後的一顆巧克力。
 
雙眼用力緊閉,然後把巧克力直放進口裡去。
 
我是想立即吞下,不讓舌頭感受到任何味道,但無奈巧克力的長度直吞下去實在是不行。
 
出於生理機能,唾液分泌而出,把巧克力子彈漸漸浴化開去。
 
辣!辣!辣!辣!辣!辣呀!
 
一陣陣辣到叫我噴火的味道,就在我口腔內直爆發出來,水!水!我要水呀!
 
…………沒有。
 
以上的情況沒有發生,口腔裡沒有辣味湧現,反而是一陣陣的甜味。
 
「是甜的?」
 
在盒子中最後的一發巧克力,竟然也是甜的?不應該是辣味的嗎?
 
我如實地說出感覺,表情也沒有吃到辣椒油的應有的表情。
 
「「「「噓!!!!!!」」」」
 
瞬間喝倒彩的聲音四起,圍觀的同學們無趣地四散。
 
大家的表情都相當失望,就連班主任也失望得表示立即點名上課,就只有媽媽露出一臉安心的表情。
 
我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照理來說,最後一顆巧克力應該是加滿了辣椒油,但卻不是這樣。
 
或者可能是之前巫小翠吃的一顆其實是加滿了辣椒油的一顆,她選錯了,但忍住不表現出來。
 
但這個機率我不認為會多於零點一百份比。
 
「雖然我是很興幸,但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六顆巧克力都是甜的?」
 
我依照內心的疑問追問巫小翠。
 
巫小翠一開始的目的是想要見我吃到加滿辣椒油的巧克力子彈後的表情,但現在我明明是沒吃到,但她卻是一臉不在乎。
 
看起來就似是一早知道根本沒有辣椒油巧克力的一樣,所以不會在乎我有沒有吃到。
 
巫小翠說:
 
「誰知道,或者我買到了盜版。」
 
「誰信妳會買到盜版?不過,我就當作是妳請我吃巧克力就好,反正我也沒損失就是了,謝謝了。」
 
「哼,誰要請你吃巧克力了?傻B。」
 
然後,情人節的一天,就這樣平安無事地渡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