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過了幾天之後,就是農曆新年。
 
農曆新年是一個重要的節日,所以大家都會放假四天左右。
 
雖然是放假四天,但其實並沒有多少時間可以休息,因為每個人都忙着東奔西跑去拜年。
 
所以某些人說,其實新年比上班還要忙。
 
我們家大部份的親戚都不在本地,主要是住在祖國內地,很少見面。
 


除了有直接關係,例如爺爺嫲嫲之輩,其他親戚的關係也是挺生疏的,有的甚至連一面之緣也沒有。
 
不過,爺爺嫲嫲在我小時已經與世長辭,往天國去了。
 
公公婆婆是退休到內地,實在是很少見面。
 
所以,基本上都我家在農曆新年中,不會去太多地方拜年,也算是清閒。
 
當然,能得到的利事錢也是相對較少就是了。
 


再說,因為巫小翠事件的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與親戚見面,必定會引起許多麻煩和問題。
 
正因如此,今天我們家都選擇避年,不會出門去拜年。
 
這樣做的話,就可以解決很多問題和麻煩。
 
照這樣來說,今年的農曆新年,無疑是會清閒得很,可以像平日假期一樣休息。
 
如果他沒有出現的話,結果一定會是這樣。
 


年初一的早上,向爸爸和媽媽拜了早年,收到了利事錢後,大家就吃着煎蘿蔔糕作早餐。
 
電視正播放着新年特別節目,唱着新年歌,舞動着獅頭。
 
大家一邊吃着一邊看着,而就在舞獅跳上了高柱,伴隨着拉炮聲響起要打開揮春的時候。
 
叮噹!叮噹!
 
我們家的同鐘竟然同時響起了。
 
「真是奇怪了?有誰會來按我們的門鐘呢?」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不解地問道。
 
我們和親戚的關係挺疏遠,應該不會有人來向我們拜年吧。


 
而且,通常是後輩去長輩家拜年,直到我這一代,都還未有更後的後輩出現。
 
「是誰都好,門還是要開的,天從,可以麻煩你開門嗎?」
 
爸爸把碟子中最後一塊蘿蔔糕夾去的同時這麼對我說,我覺得他是故意叫我去開門,好讓我吃不到最後的一塊蘿蔔糕。
 
我沒有甚麼抱怨,反正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回到廚房去,再煎一碟蘿蔔糕出來。
 
滾油沾水後的「咋咋咋」聲響起,而我回應了爸爸一聲「好的」後,便前往開門。
 
「恭喜發財?」
 
農曆新年中,和拜訪者見面的第一句說話通常就是這句祝賀語。
 


這是農曆新年中的基本禮貌,所以我依照這禮數在開門後說了一句祝賀語。
 
打開門後,便看到在鐵閘後邊有一張老伯伯的臉孔。
 
這位老伯伯必定是按門鐘的人。
 
最初我在想,既然不是會來向我們拜年的人,那麼按門鐘的說不家是大廈屋宇的管理員先生。
 
但是,眼前這位老伯伯,卻不像是管理員先生,至少他沒有穿制服,也沒有職員證。
 
再說,一個管理員,可不會背着一個旅行背包,也不會拖着一個旅行箱。
 
眼前這位老伯伯,比起管理員先生,更似是一個旅行者。
 
媽媽在廚房中煎蘿蔔糕的聲音「咋咋咋」作響,而電視機裡新年節目的歌唱繼續響亮着。


 
我隔着鐵閘望着老伯伯,老伯伯也隔着鐵閘望着我。
 
我們兩個人仿佛是與這個時空脫節了的一樣。
 
「哎呀,哈哈,恭喜發財。」
 
過了半晌後,老伯伯笑着回了我這一句。
 
聽到這位老伯伯的聲音,我忽然間想起了一個人。
 
不是巫小翠,我怎麼可能會在這時候想起她。
 
我想起了在小時候見過的一個人,他是公公,也即是媽媽的父親。
 


在小時候,有一次跟隨媽媽一起回鄉探親,拜會公公婆婆。
 
當時的年紀是開始有記憶的年紀,雖然自有記憶以來只見過公公一次,但印象很深刻。
 
因為公公和媽媽是一樣的,我是指那孩子王的性格。
 
記得當時,公公和我及妹妹一起在天井玩捉迷藏,順帶一提,當時媽媽也在一起玩。
 
明明已經不年輕了,但卻比小孩子還要好動,還要貪玩呢。
 
望着眼前這位老伯伯,我想起了和公公當時玩捉迷藏的回憶,也回想起了當時公公的臉容。
 
忽然間,我把眼前這位老伯伯和回憶中公公的臉重疊了。
 
雖然皺紋是多了,頭髮花白了,臉皮也鬆弛了,但整個外形卻是一樣。
 
腦海突然打起了個激靈,我驚訝地叫喊了出來:
 
「公公!?」
 
可能是因為完全沒想到公公突然會出現,所以我這驚訝的叫喊聲,瞬時把四周的聲音遮蓋了過去。
 
包括媽媽在廚房裡煎蘿蔔糕的聲音,也包括電視機播放新年歌曲的聲音。
 
這一下喊叫聲,驚動了小紫,也驚動了爸爸,也驚動了媽媽。
 
三個人紛紛探頭,望向鐵閘門外邊的老伯伯。
 
小紫花了一些時間才認得出他就是公公,而爸爸比小紫要快一點,但只是一點。
 
而最快的人,比我還要快認出公公的人,就是媽媽她。
 
「爸爸?爸爸怎麼會在這裡啊?爸爸,爸爸。」
 
幾乎是即時的反應,不,已經是即時了,比起辨認地上是十元紙幣還是五百元紙幣來得要快。
 
媽媽見到公公,便又驚又喜的叫了出來。
 
她立即從廚房飛奔出來,衝到鐵閘門前,馬上就打開鐵閘門讓公公進來。
 
「怎麼會的呢,是發夢了嗎?爸爸怎麼會在這裡的呢?媽媽呢?」
 
高興萬分的媽媽高興得和公公來了個擁抱,因為這是和親生父親久別的重逢。
 
然而,當相擁過後,只見到公公一臉莫名其妙的。
 
「啊,哈哈,哎呀,孫女已經長得比公公要高了呢,哈哈。」
 
「呃?」
 
「我的孫女小紫啊,已經是長得亭亭玉立呢。」
 
「那個…爸爸?」
 
「哎呀哎呀,我就知道這個孫女是很貪玩的,這次竟然要把公公當作爸爸了啊?是香江的新遊戲嗎?」
 
公公會有這樣的反應並不出奇,因為她並不知道,在自己面對的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
 
對於巫小翠事件完全不知情的公公來說,在他眼前的,是孫女,而不是女兒。
 
看到公公的反應,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退後了半步。
 
她看了看自己的一雙手,看着那一雙不應該屬於自己的一雙手。
 
這一刻,她才想起了自己是有着小紫的身體,她這一刻才想起自己的身體和小紫的身體被調換了。
 
去年,發生了時間囊事件。
 
當時出席於其中的媽媽,因為身體被調換了,而不能與小學同學相認,表情相當失落。
 
而現在,即使親父就在眼前,但也因為身體被調換了,而不能相認。
 
當其時的失落感和表情,又再一次湧現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臉上去。
 
「公公。」
 
最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只能以「公公」來稱呼自己的親生父親。
 
由驚喜的情緒,轉變為失落的情緒,這種事情在媽媽的身上瞬間發生。
 
看着她這個情況,公公粗粗的白眉頭都皺起來了。
 
他並不知道為什麼「小紫」的情緒會這麼大起大落,不過,對於「小紫」對自己的禮貌稱呼,公公也滿是高興的說了句「乖乖」作為回應。
 
「外父,怎麼突然就到來,事前不打個電話通知一下,好讓我們來迎接呀?」
 
爸爸馬上就上前來迎接,把現在怪怪的氣氛打破。
 
公公搔着花白的頭髮,「哎呀呀」的笑起來,一臉不好意思的,說:
 
「還不是因為你外母她,大年初一就跑去了跟姊妹旅行,說甚麼新年要行大運嘛,留下我這老人家孤伶伶的一個。」
 
「外母去旅行了?姊妹團嗎?去那兒旅行了?」
 
「說起來真是氣死我老骨頭了,我先進來,等等再說吧。」
 
說到這裡,公公打算把旅行箱拉進來。
 
「爸…呃…公公,讓我來就好啊。」
 
比誰都要快,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已經前去為公公把旅行箱拉進了來。
 
公公雖然是身體健壯的,但畢竟還是個上年紀了的老人家,粗活可免則免,所以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才會馬上為公公拉旅行箱。
 
可是,公公並沒有讓她拉,因為公公發現了一件事。
 
「乖孫女,妳有心幫公公,公公是好開心的,可是,妳是不是還有事情在做啊?」
 
「呃?」
 
就在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感到不解時,一陣焦味從廚房中傳出來。
 
「哇哇!蘿蔔糕哇!」
 
媽媽的小迷糊又犯了,不過這次不能怪她,因為公公的出現實在太突然了,我們全家都忘記了廚房裡煎蘿蔔的事情。
 
公公看着這小迷糊的「小紫」,不禁一笑,並說:
 
「這孫女和媽媽一樣相似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