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突然的來訪,使我們家多少是手足無措,有驚有喜。


 
讓公公進來家中,並放下了背包和旅行箱後,就讓公公坐在飯桌前,和我們一起享用煎蘿蔔糕。
 
「我不客氣了,就試試看乖孫女的手藝。」
 
「爸爸…公公!不可以。」
 


「呃?」
 
可是,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不讓公公進食。
 
「呃?為什麼我不可以啊?」
 
「煎蘿蔔太油膩了,對血管心臟不好啊,我現在清蒸一碟公公專用的,還有熱茶,稍等我一下呀。」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雙手插腰的如此說道,就似是要對孩子訓話。
 


公公多少是有點失望,很孩子氣地低下頭去,嚷着說:
 
「沒關係吧,乖孫女,一兩塊公公可是沒問題的,對吧,柳娘?」
 
公公把話題拋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身上去,有媽媽身體的小紫「呃?」了一聲,不知道應該要怎麼回答才對。
 
「怎說好呢,哈哈,這個嘛,媽媽她…不對,是小紫她啊,都是為了爸爸的健康着想,所以才不讓爸爸吃呢。」
 
聽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這麼說,公公終於放棄了吃煎蘿蔔糕的念頭。
 


可是,奇怪地,公公竟然一直盯着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不放。
 
被目不轉睛地盯緊着,就算是親人,也會覺得很不舒服。
 
「啊哈哈,怎麼了?公…爸爸?」
 
「嗯?我總覺得呢,柳娘啊,妳……」
 
「呃?我?我怎麼了?」
 
「好像又漂亮了呢。」
 
在剛才的一瞬間,我們還以為公公已經察覺到媽媽和小紫身體被調換了的事情。
 
但原來,公公只是想要說這些話,害我們都心驚膽跳了。


 
不知道為何,我們似乎都不想身體調換了的事件讓公公知道。
 
我不知道爸爸、媽媽和小紫是抱有怎樣想法,而不想讓公公知道身體被調換的事情。
 
我自己的想法是,我害怕公公會太過擔心。
 
面對自己的女兒和孫女身體被調換的事情,我擔心讓公公知道了的話,會讓他太過擔心。
 
或者受到不必要的刺激,從而發生甚麼意外。
 
老人家是不能嚇的,一旦讓公公知道這件事,我害怕會有甚麼中風、心臟病、爆血管之類的事情發生。
 
所以,以防萬一,這件事最好就是不讓公公知道。
 


「對了,外父,外母去了旅行是吧?」
 
看到了公公沒有在懷疑,爸爸立即就提出了新的話題,好讓公公把精神集中到另一個話題上去。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回到廚房去煮食,而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也說要去幫忙,迴避一下公公。
 
接下來,公公把他到來這裡的目的,以及經過,一一告訴了我們。
 
之前公公說過,婆婆跟她的姊妹組成了一團,一起去了旅行。
 
因為是姊妹團,不歡迎男性,所以公公沒有參加的份。
 
公公可不想要孤伶伶的一個人渡過大年初一。
 
他想起了他的朋友,想去朋友家拜年,但他更想起自己外嫁了的女兒。


 
然後便收拾好包服行裝,拉着旅行箱出發,來到了香江,來到了這裡。
 
此行除了是探望自己外嫁的女兒外,也是為了到香江旅遊,不願輸給婆婆的姊妹旅行團。
 
公公會在香江遊玩,直到年初三的下午才會回去。
 
所以是三日兩夜的香江旅遊。
 
「那麼,外父,住的地方找到了嗎?」
 
「哎,沒,沒,還沒有找到。」
 
「請讓我代勞吧,選一間比較好的酒店。」
 


正當公公想要說「麻煩你了」的時候,小紫和媽媽已經煮好了茶,也蒸好了蘿蔔。
 
她們兩個正把盛起了茶的茶壺和專門為公公煮製的蒸蘿蔔糕遞到公公的面前。
 
「喺,公公可以吃了。」
 
把茶和蘿蔔糕都放到公公面前後,媽媽便如此說道。
 
從蘿蔔糕的份量中,我看得見媽媽對公公實在是很細心。
 
她把蘿蔔糕分成了好多個細小份,好讓公公可以小點一點的進食,以免哽咽生意外。
 
看到這份心思,公公笑了笑,然後拿起筷子,夾起了一塊放進口裡去。
 
「嗯嗯,雖然沒有比煎的香口,但也是很好味呢,謝謝了,柳娘,乖孫女。」
 
聽到公公這一句說話,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並沒有甚麼反應,她只是坐到沙發上,盤着裸足看電視。
 
相反的,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是一臉「太好了」的表情,像是剛剛還在擔心蘿蔔糕不合公公口味的一樣。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坐了下來,就坐到公公身邊,看着公公進食。
 
「嗯?公公的臉上沾了甚麼嗎?」
 
「嗯?啊,不是啊,公公,只是呢,那個,因為呢,和公公很久沒見面了,所以想多看公公一眼。」
 
媽媽望着公公歪着頭笑了,而公公則是有點不好意思的搔着白髮。
 
「真沒想到這個孫女是這麼喜歡公公的呢,公公真的好高興啊,接下來三日兩夜的香江之旅,乖孫女能當公公的導遊嗎?」
 
「嗯,沒問題啊。」
 
這是即時的反應,也是非常自然的反應。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想都沒想,就立即雙手一合,伴隨着合掌的聲音答應了。
 
「呀呀呀呀!!公公你等一等,我有件事想要和妹妹先說一下。」
 
我反應過來,即時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拉開,拉到自己的房間去。
 
爸爸可能知道我想要做甚麼,所以立即和公公聊天,把話題帶開,拖延一下時間。
 
把媽媽拉到房間去後,我說:
 
「媽媽,妳是認真的?」
 
「咦?天從,你這是甚麼意思啊?」
 
「媽媽,雖然我知道這是和公公難得的相遇,但是以妳和小紫身體的情況……」
 
之前說過,我們不想讓公公擔心,所以不希望讓他知道身體被調換的事情。
 
不讓公公知道最好的辦法,就是不去接觸和接近公公。
 
但是,媽媽卻是馬上就答應了。
 
如果事情真的是這樣發展下去的話,身體被調換的事情可能就會暴露,讓公公知道。
 
公公就會對孫女和女兒身體被調換的事感到擔心,可能就要生意外了。
 
我不知道媽媽對調換身體的事情被公公知道有甚麼想法,但我還是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知道。
 
媽媽知道了,可是,她對我說:
 
「可是,公公始終是我爸爸,也是天從你的公公啊。」
 
「關於這一點……」
 
「久別了的公公來探望我們,希望我們為他當導遊,怎麼能夠拒絕呢?」
 
「不過…」
 
「再說啊,公公只不過是來玩三日兩夜呢,只要小心點的話,就不會被發現啦。」
 
友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更何況是遠方的親戚,而且是生父。
 
我明白媽媽的感受。
 
公公含辛茹苦養大了媽媽,但現在卻就連當公公一個三日兩夜的導遊都不能,這無疑是非常不考。
 
即使公公根本不知道他眼前的孫女其實就是他的女兒,但媽媽也過不了自己的良心。
 
我還是個中四年級的學生,對於父母兒女的事情,不是很懂。
 
但置身處地想一想,我也能明白媽媽的想法和感受。
 
「所以,天從,當公公導遊這件事,媽媽是決定了的啊。」
 
看着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露出了堅定的眼神,我就知道自己再說甚麼也是徒勞的了。
 
「如果只讓媽媽一個人去當導遊,我不放心。」
 
「咦?天從?」
 
「先別說可能會讓公公知道身體調換事件而感到擔心,媽媽很可能會害公公迷路。」
 
「呃?怎會啊!媽媽我才不是路痴呢。」
 
「總而言之,我們一家人去辦吧。」
 
「一家人?」
 
「沒錯,由我們一家人,去當公公的導遊,帶他去玩。」
 
不知道是因為我同意了,還是因為聽到一家人一起去當公公的導遊,總之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就是很高興。
 
當公公導遊的事情決定了,而在我和媽媽的相談結束後,媽媽便把消息告訴公公知道。
 
想要瞞過公公身體被調換的事情,同時想要一盡考心,我想這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了吧?
 
就這樣,本來應該是平靜地渡過的農曆新年,變得不再平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