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媽媽想要對公公一盡考心,在隱瞞公公身體被調換的事情下當公公的導遊。
 
所以,我們全家人一起出動,一起來當公公的導遊,和公公一起渡過這個農曆新年。
 
而現在,我們面對第一個問題。
 
「公公是打算住那裡了?」
 
我們五個人,坐到展開了的飯桌前,開始討論着行程。
 


但無論有怎樣精彩或者沉悶的行程,始終也必須要找到住宿的地方。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總不能讓公公去睡馬路吧?
 
所以我立即就提出來,向公公問道。
 
「哎呀呀,住宿的地方,我還未決定呢。」
 
「要住酒店嗎?」
 


酒店是一個好選擇,服務品質有保證,而且環境也比較好。
 
但卻存在一個很嚴重的缺點。
 
「哎呀呀,我是想酒店也不行,因為太貴了啊。」
 
沒錯,正如公公所說,酒店的價錢實在是太貴了。
 
再說,現在是大年初一,有不少遊客都來到本地旅遊,感受一下農曆新年的氣氛。
 


在這種情況之下,公公想要找到酒店房間以供三日兩夜的住宿,連勉強都扯不上,應該是沒可能了。
 
不過,酒店其實並不在公公的預選之內,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想過要住酒店。
 
公公接着說:
 
「說到住的地方呢,其實我自己也有想過,心裡有數呢。」
 
「所以,外父打算到那裡住宿?」
 
「狗籠塘。」
 
狗籠塘,是香江一個算是交通方便的地方,從內地乘「趕鐵」便可到達,而且可以轉乘「趕鐵」到不同地方去。
 
而且狗籠塘的確是有很多旅館,價錢方面應該比酒店要便宜。


 
但是………
 
「外父,不行,不可以到那裡去住宿。」
 
「嗯?為什麼不可以。」
 
「因為那裡的旅館,並不是供人住宿的。」
 
爸爸在公公的耳邊細語,把關於狗籠塘的旅館事情告訴公公知道。
 
狗籠塘的旅館並不是有甚麼明文規定不可以供人住宿,若要到那裡住宿,也不是不行,只是根據約定俗成,沒有人會到那裡住宿而已。
 
因為那裡的旅館,其實絕大部份都是愛情旅館。
 


爸爸如實地把狗籠塘旅館的情況告訴了公公知道,公公知道了後,不禁是吃驚的表情。
 
「原來是這回事,我還打算去理想酒店住下來呢。」
 
「外父,別到那裡去好了,再說,理想酒店結業了。」
 
知道了這個情況之後,公公似乎是失了預算,臉上展露了不知所措的表情。
 
本來計劃好了的事情,現在已經不能實行,在公公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我對公公有了這個提議:
 
「公公,要不要試試大廈式旅館?」
 
這些大廈式旅館大部份都是純粹租住,價錢也不算很貴,應該很適合公公三日兩夜的住宿。
 
在公公沒有新想法的時候聽到我這個意見,多少是感到高興。


 
但正當公公拍案贊成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卻立即反對。
 
「不行啊,爸…公公。」
 
「哎呀呀?怎麼不行了,乖孫女?」
 
「環境啊,是因為環境啊,公公。」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正擔心着環境方面的問題。
 
大廈旅館的環境大多數狹窄,而且面對冷巷後門,衛生環境沒有酒店或愛情旅館要好。
 
有些大廈旅館沒有設有升降機,只能利用樓梯徒步上去,對公公來說十分不便。
 


再說,保安方面也是一個問題。
 
始終,大廈旅館不是酒店,閒雜人能自由進出,無疑有了個安全問題。
 
這三方面的問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告訴了公公知道。
 
自己實在是不如媽媽一樣細心,我只考慮到價錢和可住宿性的問題,而沒有考慮過其他的事情。
 
反面媽媽就連是否方便公公出入都有考慮到,這真的可見媽媽是對公公多麼的細心。
 
可是,聽了媽媽的意見,公公本來是收起了的那張不知所措的表情,現在又再一次展露出來。
 
「哎呀呀,這下怎麼辦好了,對了,柳娘,爸爸應該怎麼辦了?」
 
「呃?」
 
大概可能是有媽媽身體的小紫一直沒有作聲表態,再加上公公以為她就是自己的女兒,所以才這麼問道。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雖然是一直有在聽,但她根本沒有住何意見。
 
所以,當公公問道的時候,她只能啞口以對。
 
「讓我想想啊,讓我先想想啊。」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雙手抱起了胸,裝出努力思考的樣子,但在飯桌下,她卻伸出裸足猛踢着我。
 
毫無疑問,這是小紫叫我幫助的身體語言。
 
雖然我是懂了小紫的身體語言,可是我也無能為力啊,因為自己也沒有想到辦法。
 
到底公公的住宿要怎麼決定,關於這一點我是沒有其他想法了。
 
唯今之計,是只有暫時把話題帶開了嗎?可是住宿的問題很重要的啊。
 
「公公,我有個想法。」
 
就在我我把腳踢回去小紫那裡去,告訴她「妳自己想辦法吧」,在飯桌下和小紫來了個交戰時,媽媽突然這麼說。
 
媽媽說她有了個想法,使得我們的目光都集中到她的身上去。
 
接着,媽媽便笑着說:
 
「酒店太貴,大廈旅館環境不好,既然這樣的話,不如就………」
 
「不如就……?」
 
「就留下來住,住在我們家裡吧。」
 
這怎麼行啊!?
 
先不說我們家根本沒有多一張床,公公留在我們家裡住的話,身體被調換的身體不是就很容易被公公察覺到嗎?
 
「公公住在我們家,既不用錢,而且我也可以照顧到公公啊,不是很好嗎?」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高興地歪着頭說,一臉「我真是聰明呢」的表情。
 
「媽…小紫,妳給我等等呀。」
 
差點就像平時一樣對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作出稱呼,臨時改了口,換了稱呼的我,繼續說。
 
不過,媽媽已經知道我想要說甚麼,所以比我早了一步開口說話。
 
「沒問題的,天從,把天從的房間讓出來給公公睡不就好了嗎?我可以睡沙發啊?」
 
「不是空間的問題,媽…小紫。」
 
「沒問題的,三日兩夜,三日兩夜,三日兩夜。」
 
三日兩夜,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再三強調。
 
那是因為之前我和她在房間裡進行相談,當中談及到三日兩夜的事情。
 
三日兩夜,公公年初三的下午應該就會回去內地,告別我們。
 
在這段短時間內,只要我們行事小心,公公知道身體被調換的事情就不太可能會發生。
 
雖然如此,但我還是很不放心。
 
「怎樣?大家有反對嗎?」
 
讓公公住在家裡,而不去住酒店,無疑是考順的其中一種表現。
 
此刻媽媽真是聰明呢,她問道有誰要反對,要是真的有誰要舉手反對,就是不考的表現了。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沒有反對,爸爸也沒有反對,抱持着不安心情的我也沒有反對。
 
就這樣,在沒有反對的情況下,公公將會住在我們家裡。
 
「哎呀呀,這樣會不會打擾你們一家了。」
 
「怎麼會呢,能夠跟爸爸…不,公公一起住,我很開心啊。」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向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打了個眼色,好讓她說些甚麼表示高興和開心。
 
「呃…哈哈…是呢,公公…爸爸能夠住下來,實在是件好事呢。」
 
有點反應不過來的小紫,一邊搔着後腦杓,一邊苦苦地笑道。
 
感受到大家的一片考心,公公實在是高興極了。
 
「哎呀呀,這個乖孫女,真是有夠疼公公呢。」
 
直到現在,公公還未知道,其實最疼他的人,並不是他的孫女。
 
他的孫女甚至在整件事情之中抱持隨波逐流的態度,對各種事情沒有所謂。
 
真正疼公公的人,其實是媽媽她。
 
可惜的是,因為身體被調換了,小紫擁有了媽媽的身體,而媽媽擁有了小紫的身體,使得公公無法知道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