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來到香江三日兩夜的旅遊的住處,就在不久前已經決定了下來。
 
是的,公公會在我們家裡住宿,他將會在我房間裡睡。
 
字面上說是我的房間,但因為身體巫小翠事件的關係,使得用這個房間睡覺的人,變成是我媽媽。
 
而我,就被迫要跟爸爸一起睡,兩父子睡在同一張雙人床。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但日子久了,多少習慣了。
 


所以,正確來說,公公將會睡「媽媽的房間」,睡在她平時睡的床。
 
而媽媽將會在晚上睡在沙發上,一思及此,我覺得自己真是不考,竟然讓媽媽睡沙發。
 
讓媽媽和爸爸一起去睡,其實是可以,只不過是因為小紫不喜歡自己的身體和爸爸一起睡,所以媽媽就只好睡沙發了。
 
住宿的問題解決了,時間已經是中午過後。
 
公公突然的來訪,讓我們吃了一驚,而且他是來旅遊,要我們當他的導遊,我們更是沒有準備。
 


到底要帶公公去那裡玩,我們是沒有想過。
 
本來是打算在討論過住處之後再討論一下這個大年初一下午的遊玩去處,但是公公已經提出了意見,說出了他想要去一去的地方。
 
「我說呢,哎呀呀,我想去王大仙那裡。」
 
「王大仙?是要去廟宇嗎?」
 
說到王大仙,馬上就會想起廟宇,因為那裡真的有好大間廟宇,或者是好多間。
 


香火頂盛,每日都有好多善眾信徒來參拜,好多外國人到香江也想要到那裡見識見識。
 
此處的名氣,公公似乎也有所聽聞,所以才提出想要到王大仙一遊的提議。
 
「哎呀呀,拜得神來自有神保佑嘛。」
 
拜得神來自有神保佑,是真是假我就不太清楚了。
 
但稍微想一想,拜基督教,然後又拜佛教,然後又拜道教,那麼發生事情時,到底會怎樣呢?
 
這麼玄幻的事情,或許這可以用來當作小說的題材了。
 
「明天呢,爸…公公有其他地方想去嗎?」
 
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問道。


 
公公摸着下巴想了想,忽然間,他似是想到了甚麼好有趣的事情,「呵」了一聲響。
 
「說起來還真是叫人尷尬呢,哎呀呀,其實,我倒是想去迪迪尼公園。」
 
「噗。」
 
公公的話聲還未落下,一下強勁的忍笑聲便響起了來,這是來自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發出的忍笑聲。
 
我「咳嗯」了一聲,示意小紫要注意自己的行為。
 
雖然我也是想要笑,但終歸還是忍了下來,小紫「噗」的一下忍笑聲,實在太沒禮貌了。
 
如果說想要去主題公園遊玩,公公提出要去海馬公園,我還不會覺得出奇。
 


但是,說要去迪迪尼公園,實在叫人愕然。
 
畢竟,去迪迪尼公園的人們,大多數是少年少女,還有兒童,很少見到有老人家說想要去迪迪尼公園。
 
「哎呀呀,果然是很古怪吧,就連柳娘也是這麼認為了。」
 
聽到有媽媽身體的小紫所發出的忍笑聲,公公就知道自己提出了古怪的提議。
 
有媽媽身體的小紫連忙揮動放在胸前的雙手,慌慌張張的樣子,說:
 
「呃呃,別在意,別在意啊,怎麼會古怪呢,我只是覺得很可愛而已,真的,真的啊。」
 
我覺得小紫這麼連聲說道後,反而還公公更覺他的提議古怪。
 
「果然還是不要了」類似的說話即將要從公公的口中說出時,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搶先了一步,改變了公公的想法。


 
「迪迪尼公園嗎?嘿,我也好想要去啊。」
 
「啊?乖孫女也想要去嗎?」
 
「嗯,因為自從開幕以來,我可是一次都未曾去過呢。」
 
「哎呀呀,是這樣嗎?那麼要跟公公一起去嗎?」
 
「嗯,要啊。」
 
說他們兩個不是父女,還真是沒有人相信。
 
公公和媽媽即使已經是脫離了少年少女的年紀,但卻是童心滿滿。
 


兩個人都想要去迪迪尼,比起正是少年少女的我和小紫更有要去,真叫我不解。
 
不過,媽媽的贊同和議,比起小紫的解釋安慰,對公公來說更要有效。
 
聽到媽媽的說話後,剛才還打算改變主意的公公,現在是多了一份堅持了。
 
因苦笑而來的笑容,此刻變成了歡愉的笑容。
 
「這樣吧,我去為大家買明天的門票,你們就帶公公去王大仙遊玩吧。」
 
爸爸立即就有這樣的提議,而這個提議也沒有人要反對。
 
「哎呀呀,關於門票的錢……」
 
「外父,請別跟我客氣,難得外父來探望我們,就讓我盡一點心意吧。」
 
「哎呀呀,怎麼好意思呢,不過謝謝了。」
 
年初三的行程就暫時不作討論了,再這樣討論下去,都要天晚了。
 
於是我們各自去更衣,換過衣服便和公公一同去王大仙遊走閒逛參觀。
 
但在這之前,公公忽然想起了甚麼,發出了「哎」的一聲。
 
「人老了就是沒長記性呢,哎呀呀,喺喺,利是利是。」
 
公公突然就從褲袋子裡拿出了四封利是,分別給了我們一家人。
 
「這是乖孫子的,這是乖孫女的,這是柳娘的,這是女婿的。」
 
從公公手上接過利是後,各自對公公說聲謝謝,也說了句祝賀的說話。
 
這時,有媽媽身體的小紫突然用手肘撞了撞我,得到了我的注意。
 
小紫對我招了招手,示意我靠近來,她要和我耳語一下。
 
「喂,哥哥,哥哥啊。」
 
「嗯?」
 
「公公這麼疼愛媽媽,你猜裡邊有多少錢呢?」
 
「妳腦子裡只有錢。」
 
「對於利是,最關心的當然就是錢囉,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就萬萬不能。」
 
「妳事後最好是跟媽媽交換利是。」
 
「呃!這可是公公給我的!不要。」
 
這個小紫真是的,就只顧利是裡邊的錢。
 
其實利是和情人節的巧克力,我覺得在本意上其實是一樣,同樣都是對接收者表達一份心意。
 
巧克力是對接收者表達愛,可能是親人間的愛,可能是朋友間的愛,可能是男女間的愛。
 
而利是就是對接收者的一份祝福,一份祝賀。
 
但現在,因為大部份人的金錢觀念,使得這一份祝福變質。
 
大家只着重於金錢的事情上,使得利是失去了它原本的意義。
 
有人因為要派很多利是,使得支出過大,有人也因為收到的利是錢很少,而怨聲載道。
 
一種金錢的觀念,就使得這一份祝福變成了另一件事。
 
也使得我們對誰說祝賀語而得到利是時,就似變成了乞丐對大財主的乞討,當然這只是個極端的描述。
 
但事實是怎樣呢?
 
派利是的人是抱着怎樣的心態?收利是的人是抱着怎樣的心態?
 
胡思亂想了一會後,我們便更換過衣服,然後和公公一起前往王大仙。
 
而爸爸則是負責明天迪迪尼的門票事情,所以沒有和我們一起去王大仙。
 
隨着城市的發展,以及科技的日新月異,趕鐵公司的鐵路網絡已經算是完善的。
 
雖然並不是每個地方都能到達,但至少王大仙卻是能夠直接乘地鐵到達,而且也設有於廟宇的出口,很是方便。
 
從家中出發步行一會,然後乘地鐵到王大仙去,不用多久便能到達。
 
平常日子中,王大仙已經是人來人往的,而在年初一這日裡,更是人山人海。
 
還未離開地鐵車站,還留在車箱中,就已經被人群包圍着。
 
當中,大部份都是年紀不輕的人士,也夾雜着外國人,大家都是朝往同一個地方。
 
在車箱內已經擠得辛苦,到了車站更是難行,而穿過地鐵出口,更是叫人哇言的多人。
 
從地鐵出口望過去,實在是人頭湧湧,如果從上空俯視下去,我相信是見不到一點地面。
 
頂盛的香火,就從那裡的廟宇廟堂中傳來。
 
每個爐鼎都發出陣陣的白煙,使得視野被染上了一層白霧,不過能見度還是正常程度的。
 
「咳咳,唉,叫香的根本就不香。」
 
小紫被煙香嗆到,一邊咳一邊抱怨着。
 
從有媽媽身體的小紫表情可以看得出,她已經有回家去的想法。
 
相反,公公則是覺得高興和期待,他已經急不及待地向前邁步出去,想要到廟堂內拜會了。
 
當公公邁步出去的一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便如同拉住小朋友的一樣,把公公皮皺皺的手緊緊拉住。
 
「公公,獨個兒亂走的話會是很危險啊。」
 
「哎呀呀。」
 
「喺,拖着我手一起走吧,公公。」
 
就這樣,我們四個人便到廟宇廟堂內參拜參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