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肥宅師兄及愛恩社長相談過小說的事情,我大概是明白到自己的問題所在。
 
自己現在是因為有太多的想法,而沒有一個主題,使得構成不了一個小說故事。
 
情況就似是在一張作文紙上,有各個不同的文字,它都獨立了出來,使得作文紙上無文章可言。
 
我現在正需要一個主題,使得在作文紙上的文字歸合,形成一篇文章。
 
但更重要的事情是,我並沒有想到任何的主題。
 


我是以為通過和肥宅師兄他們的對話,就可以使我馬上執筆寫小說故事。
 
誰知道,他們只是把我在面對的問題更加明確化。
 
不過我還是多謝他們的,至少和他們對話過後,我所面對的問題多少有人和我分擔。
 
和肥宅師兄他們對話過後,就已經是午飯時間完結的時候。
 
上課的鐘聲沒有因為煩惱的我而遲響了幾分鐘,它依然守時地打響起來。
 


回到課室後,我一臉煩惱地托着頭,努力思考主題的事情。
 
就坐在我旁邊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見我一臉煩惱,便對我說:
 
「天從,有沒有事情是我可以幫你的啊?」
 
媽媽並沒有問道我在煩惱的事情,她已經是直接說想要幫我了。
 
我很感謝媽媽對我的支持和幫助,但是,為小說想主題的事情,我覺得她是幫忙不到。
 


但我還是把事情說了出來:
 
「唉,我是在煩惱小說的事情。」
 
「小說的事情嗎?」
 
「嗯,主題,我沒有想到主題。」
 
「這樣啊?不如讓媽媽來想吧?」
 
「吓?」
 
「要不要寫魔法少女的故事呢?」
 
人的第一個想法,是最能夠反映他的內心。


 
說要寫故事,媽媽第一個想到的竟然是魔法少女,我實在是服了她。
 
我現在想起來了,媽媽在小學時長大後的志願是成為魔法少女,她還為自己取了個名字,叫柳娘娘。
 
這麼天真可愛的媽媽,我實在是忍不住想要笑了。
 
「噗。」
 
「呃?怎麼了?」
 
「沒有沒有。」
 
對於我突然的一下忍笑聲,有小紫身體的媽媽歪着頭以示不解。
 


「啊?魔法少女的小說故事嗎?」
 
突然間,從我斜後方傳來了一道冷語,這是瞧不起我的冷語。
 
不用回望,只聽聲音,我就已經知道了這一把聲音是來自巫小翠。
 
朝聲音來源望去,就見巫小翠正玩弄着她螺旋卷雙馬尾的髮尾,而且她的臉上竟然是自信十足的。
 
「很巧,面對香江文創的作品小說,我也是在寫關於魔法的小說故事。」
 
「我對妳的事情沒感興趣。」
 
「哼,傻B即是傻B,你我都是寫關於魔法的小說故事,自然就會出現一個比較。」
 
「喔。」


 
我一臉不想理會的表情,但巫小翠很清楚我是在裝,而事實上我的確是在裝。
 
對於巫小翠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其實我是很感興趣。
 
所謂知己知彼,要是我能知道我對手的情況,我自己要寫出比她要的好故事便容易多了一點。
 
「同樣是關於魔法的小說故事,在比較之下,高下立見,真是節省了評審團的時間呢。」
 
巫小翠是一臉自信,她確信如果我同樣是寫關於魔法的小說故事,她絕對能夠贏過我。
 
看到她那半瞇起了的眼睛,我就知道是有這一個想法。
 
不單單只是和我比較,她更確信就算和各個參加者比較,她也不會輸。
 


可惡,這是那來的自信?
 
是因為她本身是一位巫女,取材起來更為真實迫真,而且她以前寫的小說《巫能為力》曾經紅了半邊天,所以才有這一種自信嗎?
 
看到胸有成竹的巫小翠,我再看看無從入手的我,一時間都打了個冷顫。
 
我再一次體會我們兩個人之間的實力差距。
 
我緊咬着牙關,不知所措,但在我身旁的媽媽,似乎很是興奮。
 
當她聽到巫小翠在寫關於魔法的小說後,便露出了好奇的目光,馬上向巫小翠追問:
 
「那個,小翠,妳的故事可以告訴我知道嗎?是不是有小精靈呀?還有還有,有變身咒語嗎?魔法獸是怎樣的呀?」
 
看着好奇的媽媽,巫小翠對她所追問的問題有所回答,她只說:
 
「魔法少女甚麼的,讓那傻B去寫就好。」
 
「啊…是這樣啊。」
 
巫小翠的意思就是她寫的小說故事和魔法少女無關係,這一刻有小紫身體的媽媽都失望了。
 
之後巫小翠就沒有再講話。
 
這除了是巫小翠她已經向我示威完了外,還有就是老師已經進來了課室,開始進行點名報到。
 
點名報到結束,課堂也正式開始。
 
剛剛因為巫小翠寫的小說故事和魔法少女無關係而大感失望的媽媽,先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對我說:
 
「天從,那個,寫魔法少女的故事好嗎?」
 
「為什麼妳要執着於這個。」
 
「因為,那個,這不是很夢幻嗎?」
 
「喔。我考慮看看。」
 
這是敷衍的說話,我並沒有考慮過寫關於魔法少女的故事。
 
第一,我自己對魔法少女沒有興趣,第二,這太女孩子了吧?
 
從剛才的對話得知道,巫小翠是在寫關於魔法巫術的小說故事。
 
要是我也寫同一個類型,就會造成一個比較。
 
巫小翠本身就很會寫這一種魔法巫術小說,我以同系列和她硬碰,贏過她實在不容易。
 
所以,想要贏過巫小翠的話,最好就是選擇其他類別的小說。
 
我應該選擇寫科幻小說,或者冒險小說,甚至是愛情小說。
 
如果可以,我寧願寫科幻系小說,或者是冒險系小說,這樣看起來會更男孩子。
 
可是,我到底要怎樣寫才對?
 
自己現在連主題也沒有決定好,腦海內就只有一堆堆的想法,雜亂無章。
 
相比起巫小翠,我真的是太遜了。
 
巫小翠她一早就構想好了主題,甚至進行了取材,現在已經把小說完成了四份之一。
 
她到底是怎樣做到的?竟然可以把腦海內各種的想法串聯起來,讓它們成為故事的一部份。
 
我面對自己腦內各種的想法,真是不知道從何入手才對。
 
這邊的想法很好,那邊的想法也是很好,另一邊的想法同樣是好。
 
可是卻沒有辦法讓它們都串聯在一起,它們只能在一旁成為一個獨立的想法。
 
如果我再沒有辦法開始寫作,可能就會趕不上香江文創的埋於十二月的截稿日期。
 
雖然距離截稿日期還有九個月八個月,但是時間是轉眼即逝的啊。
 
要是我沒辦法在這次的對決中贏過巫小翠,媽媽和小紫就沒有辦法恢復原來的身體。
 
為了救助媽媽和小紫,我一定要贏過巫小翠。
 
所以我一定要馬上想出主題,盡快開始寫作,把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故事寫出來。
 
集中自己的焦點,集中自己的焦點,集中自己的焦點。
 
主題!主題!主題!
 
「我到底要怎麼辦才對!!」
 
一瞬間,班內所有的同學都望了過來,就連老師都望了過來,他們都直望着我。
 
這一刻我才發現,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之間大叫了起來。
 
因自己的煩惱而不經已地大叫出來的我,尷尬得臉紅耳赤,全身都發燙了。
 
「羅天從同學,老師明白飯氣攻心叫人想睡,但至少你也別發開口夢,打擾大家上課。」
 
「對…對不起!」
 
老師的一句話,引起了班上大家的笑聲,而我則在道歉後尷尬地低頭下去。
 
一旁的巫小翠似乎被逗樂了,她被我這一個衰相逗樂得「嘿嘿」遮住小嘴笑,毫無疑問這是嘲笑。
 
她不單單只是嘲笑我這一個醜態,也是在嘲笑我的無能。
 
「天從,沒事嗎?」
 
在我身旁有小紫身體的媽媽,看到我這一個失常的狀態,實在是感到擔心。
 
「抱歉…我沒事。」
 
自己說自己沒有事,只是不想讓媽媽擔心,我怎麼可能沒有事。
 
現在的我,就似是獨自飄浮在小說的大海中,找不到去向,迷失了方向。
 
命為「靈感」的指南針不知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