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但我的腦袋並沒有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靈光起來。
 
我依然在小說的大海中浮浮沉沉,迷失方向,失去了名為「靈感」的指南針。
 
無法想到小說主題的我,不單單變得心浮氣燥,而且也有一兩天出現了失眠的情況。
 
甚至在一個星期後,出現了這一個情況。
 
「羅天從,你這是怎樣啊?」
 


在一個小息中,一個同學很是不滿地走到我身邊,對我怒哮說道。
 
因為昨晚失眠而現在要伏在桌面上補眠的我,聽到這位同學的怒哮,便趕緊爬起來。
 
搓了搓那雙熊貓一樣黑的眼睛,帶上了眼鏡後,我便問道發生甚麼事。
 
「發生甚麼事?你還好意思問啊?你自己看看!」
 
同學猛地遞出了一張紙,我努力把沉重的眼皮撐開,馬上就看清楚這是一張作文紙。
 


上邊填滿了文字,一篇完成了的文章便在這張作文紙上。
 
另外,這篇文章已經被老師審評過,在右上角可以清楚見到「40」這個分數的字樣。
 
稍微再看清楚一點,這篇文章的字跡我是很有印象,因為這是我親手寫的。
 
換句話說,這篇低於合格線的文章,是我寫的。
 
而這是我收取了金錢,為同學完成作文功課而寫的作文。
 


「怎麼可能,應該不會只有四十分。」
 
我無法相信,我一般的作文分數平均是介乎六十至七十,絕對不會只有四十分這個不合格的分數。
 
「所有的分數都是因為寫錯字而扣分呀!」
 
正如同學所說,這篇作文並不是因為離題之類的事情而只有四十分。
 
而竟然是因為我寫錯字,一直扣減扣減,結果只剩下四十分。
 
寫錯字而扣分,比起離題而扣分,更是差勁的事情。
 
「羅天從,退錢!」
 
同學有這樣的要求並不過份,因為錯的人實在是我,所以我也只好心甘情願地退錢。


 
「真是的,你這樣的服務,我以後還真要考慮要不要光顧你。」
 
同學把退還給他的錢收好了後,便氣衝衝的走了。
 
自己因為寫錯字,而得失了一個「客人」,本來今天應有的收入,現在少了一部份了。
 
會出現現在這個情況的原因,我多少是清楚明白的。
 
是失眠,也是因為自己的心不在焉。
 
但最主要的原因,是自己依然沒有想到小說的主題,沒有靈感,而使得精神失振,結果落得如此下場。
 
想要解決失眠和心不在焉所帶來的問題,就要先解決因沒有靈感而感到煩惱所帶來的問題。
 


而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找到靈感。
 
開始寫我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開始寫我能贏過巫小翠的小說,這樣做才能使媽媽和小紫的身體恢復過來,這樣做我們一家人才能過回平常的日子。
 
可是,有嗎?有這樣的靈感嗎?有嗎?
 
沒有,我腦子裡依然是只有獨立存在的想法,有一個個無法串連成文章句子的文字。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實在不行。
 
很多參加了香江文創的作者們,早就已經在寫他們的小說,有些已經完成了好幾個百份比。
 
肥宅師兄在寫,愛恩社長在寫,巫小翠也在寫,但就只有我一個人連起步都辦不到。


 
就只有我一個人在小說的大海中迷失方向,靈感女神似是捨我離去。
 
再這樣下去,我就可能沒辦法在香江文創截稿日前完成作品並遞交。
 
再這樣下去,我根本是贏不過巫小翠她。
 
再這樣下去,媽媽和小紫的身體再也恢復不了過來。
 
現在能夠幫忙媽媽和小紫恢復身體的人就只我,我正是背負着這一個重大的責任。
 
所以我必須要想出小說的主題,找尋到靈感。
 
靈感!靈感!靈感到底在那裡?
 


「嗨!」
 
這不是靈感女神在對我打招呼,而是一心在對我打招呼。
 
就在我因為缺乏靈感而煩惱不已的時候,一心和家寶都走近了過來,兩人都是臉帶笑容的。
 
走近了過來的他們對我說:
 
「哎喲,羅天從同學,真沒想到你也有失手的一天。」
 
「不過沒打緊,哎喲,我們兩個不在意作文分數,只在乎有沒有遞交。」
 
「所以喇,羅天從同學,這一份作文。」
 
我瞄了瞄他們兩個,即使他們不把話完全講完,我已經可以知道他們是甚麼意思。
 
真是煩死了,自己連小說的靈感都沒有,別人還要拜託自己寫作。
 
我那有這麼多精神和心機去做這種事情!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盡快想到小說的主題,要盡快尋找到靈感,然後開始寫小說,追上進度。
 
我不介意通宵好幾晚來追上進度,因為我必須要寫出能贏過巫小翠的小說,必須!
 
所以,賺個幾塊錢那麼雞碎的作文功課!
 
「這種事情你要幹就幹個夠。」
 
我隨即吐出這一句,一心和家寶立即被我嚇倒。
 
他們不是被我近似咆哮的聲音嚇到,而是因我拒絕他們的交易而嚇倒。
 
這是因為他們都知道,如果我不幫他們做作文功課,他們將會手足無措,不知道要找誰來幫忙。
 
「喂喂,天從哥啊,別開玩笑啦。」
 
「啊哈哈,天從哥的玩笑開得太大了。」
 
「我沒有心情為你們兩個做事。」
 
我只回應了這一句。
 
「喂,羅天從,別耍花樣了好嗎?打算坐地起價?算,一百元,老子出一百元,要你給老子做功課。」
 
家寶以為這是金錢的問題,但顯然不是。
 
我不接下這交易,是因為我實在沒有空閒時間和心情去為他們做作文功課。
 
現在想主題,找靈感,已經煩死我了!
 
我隨即蓋頭大睡,表示不幹,不管出一千元,還是一萬元。
 
一心和家寶一臉「這傢伙瘋了」的表情,同時他們也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亡羊補牢,他們兩個見我連錢都不要了,只馬上去尋找其他人幫他們做功課,他們還真的沒有想過靠自己的能力去做啊。
 
我一直伏在書桌上,雙手蓋頭,煩惱至極。
 
上課的鐘聲打響了,各個同學都返回坐位,和其他女生去小食部吃零食有小紫身體的媽媽也回來了課室。
 
「天從,肚子痛嗎?」
 
她看到我伏在書桌上,又是一臉擔心。
 
我搖頭。
 
這一下搖頭並不是在表示「我沒有肚痛」,而是在表示「別管我」。
 
之後媽媽沒在說話,她只安靜地在我身邊,在我需要幫助時幫助我。
 
但我現在面對的問題,她根本愛莫能助。
 
接着該課堂的老師來到了,這一課是中文課。
 
班長一如往常地叫聲「起立」,然後大家向老師敬禮,隨後坐下。
 
當同學們都坐下去後,中文老師得意洋洋地對我們說:
 
「各位同學,老師有一個好消息,還有一個壞消息,各位想先聽那一個?」
 
誰都不想要先聽壞消息,所以同學們都說要先聽好消息,那管最後還是要聽壞消息。
 
人就是這麼奇怪,寧願先甜後苦,也不要先苦後甜。
 
順應同學倒的意思,老師先把好消息說出來:
 
「好消息是,下週一的中文課不講課!」
 
班上的同學們立即歡呼叫好。
 
「壞消息是,該課堂會進行測驗。」
 
班上的同學們頓時一臉哭喪的臉。
 
「不行不行,老師,現在是民主時代,測驗這種東西要經過投票。」
 
「對,我要普選測驗。」
 
一心和家寶為着作文功課而煩惱,而現在又來一個測驗,他們兩個當然是反對。
 
但是任誰都知道,民主並不能以這種方式用在測驗之上,否則世界便大亂了。
 
最後,老師罰了一心和家寶抄課文十次,而測驗的事情,將會如老師所說的進行。
 
「各位同學,下週一將會進行關於白居易的《賣炭翁》的課文進行測驗,那麼各位努力溫習吧,好,現在翻開課本第一百五十二頁。」
 
班上的同學都嘆了一口氣,然後在無奈之下翻開着課本,開始上課。
 
有人對於測驗感到煩惱,也有人感到很興奮,也有人感到淡定應對。
 
巫小翠是淡定應對的那個,而有小紫身體的媽媽則是很興奮的那個,而我則是很感到煩惱的那個。
 
該死的禍不單行。
 
這麼多時候不來測驗,偏偏選着我在煩惱小說主題的時候來搞甚麼鬼測驗。
 
現在是覺得我還未夠煩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