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為女孩子這兩句說話而停下了腳步。
 
當然並不是我對她即將要做的行為很感興趣,反相我絕對要阻止她。
 
愛護自己的身體,不論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應該要做的事情。
 
隨隨便便就對別人露出身體,賣肉求榮,討得歡心,這種事絕對是差勁。
 
阻止這個女孩子做出這種事情,是我停下腳步轉身回去的其中之一。
 


而另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她這兩句說話,以及即將要觸發的情景,給了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在我的記憶之中,我好像是見過這個場面的。
 
一個小女孩為了討得誰人的歡心和好感,就露出私處,這個情景我感覺上是經歷過的。
 
可是,到底是那裡經歷過?
 
而且,我又是在何時經歷過?
 


各種的迷團侵襲着我的腦袋,但現在並不是要解開這些迷團的時候。
 
現在最重要的是,是要阻礙女孩子做這種比起妓女招客還要低賤的行為。
 
我轉身過去,就見女孩子已經伸手入裙子裡去。
 
即時地,我捉住她的手臂,把她的雙手左右推開,成功及時阻止了她做出那種低賤的行為。
 
「妳到底想怎麼了?為什麼要纏着我不放?」
 


成巧阻止過女孩子那低賤的行為後,她望着我,又再次不解的歪了歪頭。
 
「我要怎樣做?」
 
「吓?」
 
「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這句話又給我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我想不起以前在那裡聽過了。
 
「至少請不要再像剛才一樣。」
 
「這樣就可以?」
 
女孩子有點困惑,大概可能是我的說話違反了她的常識。


 
我不知道是誰教會這一個女孩子賣肉討歡心的事情,但如果被我知道那個人是誰,我必定要跟他理論,除非他是惡人。
 
我望了望她,她也望了望我,兩人未有說話。
 
下一刻,我轉身要走了,但女孩子又再一次伸手拉住我。
 
「又怎麼了?」
 
我開始覺得煩了。
 
我對她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我又想不起她是誰,這一點已經使我覺得很煩悶。
 
另外,她一直莫名其妙的行為,使得我更覺得煩惱。
 


她只拉着我的手,又不講清楚她到底想要做甚麼。
 
「我在尋找守護石,請問你知道它在那裡嗎?」
 
「我不是說過我不知道了。」
 
「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我剛才不是說過了嗎?」
 
「嗯?」
 
天!真是煩死人了。
 
我有好多事情還要做,首先離開這不知明的香江城某處,然後回家去跟媽媽她為自己的離家出走道歉,之後又要盡快尋找到靈感,開始寫面對香江文創的小說。


 
怎麼可能還有時間陪這個女孩子發瘋下去?
 
我一手甩開了女孩子的手,然後快步走去。
 
這次不管她是要做甚麼,我都決不回頭,我真的受夠了。
 
然而,我還是停下了腳步。
 
當我走出了數米後,女孩子細氣低沉的稚氣聲響亮地傳到我耳中。
 
「你又要遺棄我嗎?」
 
這一句特別哀傷的話聲,竟然使得我心裡發酸,使得我停下了腳步。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心軟了,要怪就只能怪自己是個男生了,要怪就怪對方只是一個小學五年級年紀的女孩子了。
 
我轉身走了回去,蹲到她那張稚氣可愛的小女孩臉面前,和她的眼睛成水平。
 
她望着我,保持着奇妙的微笑。
 
「嗯?」
 
並歪了歪頭,發出了「嗯?」的一聲,這個動作簡直是她的標準動作。
 
「小妹妹,我不知道我何時和妳相遇過,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會對妳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是妳這樣不清不楚的,我不知道妳想要做甚麼。妳是不是和我一樣迷路了,妳父母呢?」
 
「父母?」
 
「爸爸和媽媽呢?」
 
「爸爸?媽媽?」
 
小女孩繼續保持淡淡的微笑,一臉似懂非懂的模樣。
 
隨後,她豎起了手指,向前直指。
 
我望了望她指的方向,不過沒見到有任何人存在,在那邊只有拐彎的通路。
 
自己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這個女孩子一直神神化化,叫人摸不着頭腦。
 
她指着那個方向,或許是指她的父母就在那個方向嗎?
 
我試着提問,不過又換來了「嗯?」的一聲和歪頭。
 
我繼續追問:
 
「所以妳想要做甚麼了?我帶妳回父母身邊好不好。」
 
其實連我自己也迷路了,怎麼可能帶到她回父母身邊呢?不過當下只能這麼說了。
 
然而,女孩子沒有對我後話作出回答,她只回答了我的前話。
 
「守護石,我在尋找守護石,你知道守護石在那裡嗎?」
 
「不,我不知道。」
 
「嗯?」
 
「雖然我不知道,但應該不會在這裡了,所以我們一起離開這裡好不好。」
 
離開這奇怪的地方,是目前最優先的事情,回到城中心去後,再找個警察之類的人,告訴他知道這位女孩子和家人走失就好。
 
女孩子這次終於沒有再歪頭,而是輕輕地點頭,並細氣地道出一聲:
 
「喺。」
 
隨後,小女孩立即拖住我的手,柔軟但有點冷冷的小掌心和我的掌心交疊着。
 
這刻我暗地裡在嘆氣,為什麼我會遇上迷路女孩這種事情呢。
 
小女孩未發一言,只等待我邁步出去,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接下來,我踏步出去了,而拖着我手的女孩子也踏步出去了,我和她正手拖着手一同踏步着。


 
雖然是一起向前走着,但女孩子的視線竟然不是望着路面。
 
她反而是望着我,總是保持着奇妙的一抹輕輕的笑容來望着我。
 
「還有事嗎?」
 
「嗯?」
 
我心感奇怪,我的臉到底有甚麼好看。
 
忽然想起自己貼在額頭上的那塊退熱貼,莫非那張退熱貼引起了女孩子的好奇?
 
畢竟剛才搶我錢的人說我這退熱貼似是衛生巾呢。
 
女孩子可能是在奇怪我為什麼把衛生巾貼在額頭上去。
 
我突然在想,如我拖着這個女孩子去找警察之類的人,我這個模樣會不會被當作是拐帶人口被捕?
 
正當我有這個想法時,我們已經走到通路的盡頭,拐了個彎繼續走。
 
女孩子依然望着我,繼續保持淡淡的微笑。
 
我多少覺得這莫不着的女孩子越來越可怕,該不會真的是甚麼幽靈之類的東西吧,我害怕得不敢再望她了。
 
沿着通路繼續走,再拐一個彎,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不對,我們反而是回到城中心去。
 
「真是奇怪了,之前明明走了好多路。」
 
越想越想不通,之前追着搶錢賊時,確實是走了好多的路,但當現在走回頭路時,卻轉兩個彎就回到城中心去了。
 
之前遇到搶錢賊的酒吧就在附近,和裡世界的巫小翠集合地點也在附近,這裡不可能是另一個城中心。
 
我實在無法理解這一切了,不過既然回到城中心就好。
 
反正出現這個裡世界,本身就是一件荒謬的事情。
 
我望向女孩子,發現她和剛才一樣,一直望着我,對着我笑,心裡不禁寒了一寒,然後我說:
 
「好了,我們出來了,走吧,去和妳父母會合吧。」
 
「嗯?」
 
「我很感謝妳指出了回到城中心的路,但事情已經結束,妳也該回到父母身邊了。」
 
「嗯?」
 
真是受夠了,我真是拿這個女孩子沒有辦法。
 
既然是這樣,我真的只好把她交給警察之類的人處理。
 
「你要再次遺棄我嗎?我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似是捕捉了我的想法一樣,女孩子忽然又講出這句說話,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再次襲來。
 
她這句說話在我心裡頓時打了個響,使我呆了一呆。
 
「嗯?」
 
女孩子歪着頭,等待着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