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這個女孩子,我實在不懂得如何應付。
 
面對這個女孩子的提問和說話,我更是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
 
而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一把聲音。
 
「嗨,傻B。」
 
望向聲音的方源,就見綁着螺旋卷雙馬尾的少女正對我着邊揮手揮走近來,她就是裡世界的巫小翠。
 


「妖女…呃…不…」
 
習慣成自然,對於回答巫小翠叫我傻B時的回應,我很自然地就叫了出來,只好迅速改口。
 
「巫小翠,妳來得正好了,我在找警察,妳這個世界有警察嗎?」
 
「警察?可以吃的。」
 
「不,反而警察會請你吃胡椒豬肚湯。」
 


「啊?那麼就是廚師?」
 
我想糾正巫小翠的想法,警察請吃胡椒豬肚湯是表世界香江電視劇的情節,不過現在並不是做這件事是時候。
 
用了好幾個名稱,也試着把警察解釋給巫小翠知道,終於巫小翠說:
 
「啊,就是守衛啊。」
 
「對,我要找守衛。」
 


「為什麼要找守衛?」
 
聽到裡世界的巫小翠這麼問道,我指了指在我身旁,依然是拉住我手的女孩子。
 
巫小翠望了望她,但未能立即想到答案,於是我立即說:
 
「這女孩子迷路了,和父母走散了。」
 
女孩子繼續望着我,繼續是保持着淡淡的微笑,不給予回應。
 
裡世界的巫小翠之前說過她因為黑暗力量而痛失了家人,正因為這樣,當她聽到女孩子和家人走散時,臉上立即浮現出要幫助女孩子的想法。
 
於是巫小翠就馬上帶路,尋求守衛的幫忙。
 
跟隨着巫小翠行走於香江城內,從城中心走過幾條街道,便見到了守衛亭。


 
守衛亭是一間石造的屋子,灰灰黑黑的外牆,顯得冷冷冰冰,給人嚴肅的感覺。
 
畢竟守衛亭不是給人用作娛樂的空間,會有這種嚴肅的感覺很正常。
 
我們快步走過去,但來到了守衛亭十米左右就已經被兩個守門的守衛叫停。
 
守衛把我們叫停了,是基於安全的理由,也是因為這個地方不是閒雜人等可以自出自入。
 
這真是叫我一時間想起了訓導處。
 
無事不進去,進去必出事,規舉十分嚴格,氣氛也十分可怕。
 
把訓導處的聯想甩了開去,我立即把我們前來的目的告訴守衛知道。
 


一想到我終於可以和這個叫人摸不着頭腦的女孩子告別了,心裡就是一陣暗喜。
 
暗地裡希望這位女孩子能盡早和她的家人團圓後,我立即對守衛說:
 
「警察叔叔!就是這個………」
 
突然,自己無法再把話說下去。
 
並不是因為自己用錯了這個地方的名詞,也不是我咬到了舌頭。
 
而是,那種感覺又來了,那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又來了。
 
似曾相識的並不是把女孩子交給守衛這一件事,而是我剛才說出的那一句話。
 
我對這一句說話有點印象,我好像是在那裡「遇見」過。


 
自己選用「遇到」這兩個字詞,是因為我確定不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自己到底是「說過」「聽過」「寫過」「想過」,我對於現在似曾相識的事情,沒辦法肯定自己是用那一種方式來與它遇見。
 
實在奇怪,實在太奇怪了。
 
由我遇到這個莫名其妙的女孩子之後,各種叫我感到似曾相識的事情就接踵而來。
 
先是女孩子的模樣,然後是她的說話,還有她的行動,最後到我自己剛才說的那一句話。
 
現在到底是要發生甚麼事了啊?
 
我望向了女孩子,女孩子繼續望着我,也保持着那淡淡的笑容。
 


「嗯?」
 
看着歪了歪頭的她,我心裡的各種疑問立即湧上來。
 
而最重要的一個疑問是,她到底是誰?
 
「傻B,傻B,我叫你啊,傻B,喂喂。」
 
瞬時一陣痛感使我從思潮中回神了過來,回神後就發現了裡世界的巫小翠用指甲在我手臂上抓了一下。
 
「怎麼了?」
 
「怎麼了?你怎麼說到一半就停住啊?」
 
「因為………」
 
我不知道怎麼向巫小翠解釋,所以馬上就放棄解釋了。
 
我把話繼續說下去,同時糾正了用詞,說:
 
「守衛先生,就是這個女孩子,她迷路了。」
 
總算把話說出來了,現在守衛先生應該會代為照顧這個女孩子,幫她尋找失散了家人。
 
可是情況並不如我所想的一樣。
 
「所以呢?」
 
守衛先生回答了一句事不關己的說話,當場叫我講不出話來。
 
「所以?所以身為守衛的你,不是應該要負責照顧她,還有為她找回家人嗎?」
 
對於守衛的態度,失去了家人的巫小翠顯得不滿,開始和守衛理論。
 
「我的工作是收拾強盜,保護城中市民的安全,而不是照顧小朋友。」
 
「吓?你這是甚麼意思!」
 
「意思是,為這個女孩尋找失散了的家人不是我們守衛的工作,這種事情你們自己去做。」
 
「你…你這樣還算是人嗎?」
 
「滾,再不滾的話就以阻礙守衛工作定你們的罪。」
 
裡世界的巫小翠瞬間無話可說,她只能憤憤地咬牙。
 
最後,我們只好離開,回到城中心去,從長計議。
 
「豈有此理。」
 
因為剛才守衛的態度差勁,使得巫小翠到現在還未生氣完,這種事情不論是表世界的她還是裡世界的她都一樣呢。
 
「要是妳生氣的話,何解不用魔法呀巫術呀,把守衛的牙都拔掉?」
 
「傻B,即是傻B,我不知道你那個表世界是怎樣,但我這一邊呢,魔法是學習就懂的事情,用魔法攻擊守衛是犯罪的。」
 
原來在這個裡世界之中,魔法就等同於廚藝,只要學習,就能懂。
 
相反,在表世界裡,魔法就如同在香江中尋找一片土地去興建公共屋院一樣。
 
「所以現在怎麼辦才好?」
 
我們沒有得到守衛的幫助,女孩子還未和她的父母團圓,事情還未曾解決。
 
我望着依然拖着我手不放的女孩子,心裡不禁嘆氣。
 
「唯今之計只能由我們去找回這女孩子的父母。」
 
裡世界的巫小翠提出了一個我早就想到了的方法。
 
我雖然是想到了,但根本是不想去做,因為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便是回到表世裡去。
 
回到表世界,是我當前最重要的事情,但我也不能放着女孩子不管。
 
所以,只能這麼做了,由我們去尋找這位女孩子的父母。
 
接下來,巫小翠向女孩子問了好多關於她父母的問題,但女孩子只有兩個回應。
 
第一個回應是「嗯?」,再加上一個歪頭動作,同時保持淡淡的微笑。
 
第二個回應,就是當巫小翠問道她的爸爸媽媽在那裡時,女孩子就豎起了一隻手指,直指我身後。
 
而結果,當然是得不到任何能尋找到她父母的線索。
 
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來到了下午二時左右,巫小翠也該是要回到牧場去。
 
但是,女孩子的父母還未尋找到,而我們又不能放着她不管,所以巫小翠決定了一件事。
 
「把她先帶回去牧場。」
 
「這樣好嗎?」
 
「沒有甚麼不好,畢竟不能讓她在城中一個人,既然守衛不理她,那就由我們理。」
 
話後,巫小翠拿出了指和筆,寫下了一張紙條。
 
那是尋人啟示,不過是逆向式的。
 
內容寫的是「我們找到了你家的女兒,目前我們在照顧她,煩請到以下地扯接送你家的女兒」,然後下方是巫小翠的牧場地址。
 
寫好這張紙條後,她便用魔法把紙條貼在牆上去,好讓女孩子的家人在經過時會見到。
 
「目前我們只能這麼做了,希望她的父母會見到吧。」
 
如果自己也能像巫小翠一樣用魔法把自己在裡世界的消息告訴家人知道,那麼他們就不會太過擔心我了。
 
其實自己現在跟小女孩沒有太大的差別,都是和家人分開。
 
然而,我是一臉困擾的表情,想要盡快回到家人的身邊,好讓他們不再為我而擔心。
 
但女孩子,她依然是那一張看不透的表情,淡淡的微笑,始終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