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日,我們都未能尋找到小嗯的父母。
 
雖然巫小翠已經在香江城中貼起了逆向尋人通知的紙條,但直到第三天的早上,依然未有人來接領小嗯。
 
小嗯昨天就在巫小翠的牧場過了一晚。
 
本來是有點擔心小嗯會一直待在我身旁,吃喝睡也和我待在一起。
 
但來到牧場之後,她就獨自去活動了,沒有在一直地待在我身邊。
 


不過,當我從她面前經過時,卻就會望着我不放,行為十分古怪。
 
我說她是獨自去活動了,但其他她一整天都是坐在椅子上,沒有其他的行動。
 
巫小翠問她要不要讀故事書,問她要不要喝點甚麼,她都只是做出那個招牌反應。
 
「嗯?」
 
小嗯昨天在牧場過了一晚,關於她睡覺的地方,就是巫小翠的屋子裡。
 


而我則繼續在牛屋裡邊睡覺,和牛們共渡一晚。
 
可是,我實在是睡不好。
 
不是因為禾草我睡不習慣,而是牛們整夜難安,時不時發出不安的怪聲,實在叫我難以入睡。
 
昨天下午左右,牧場裡發生了奇怪的事情,使得牛們和巫小翠的小幫手企鵝感到害怕。
 
不過,到底是甚麼事情,並沒有人知道。
 


然後過了一夜,來到了我留在裡世界香江的第三天。
 
「好!走吧!」
 
一朝早,巫小翠便興奮了起來,因為今天是她參加守衛軍的篩選日子。
 
只要通過比武對決的測試,巫小翠便會成為香江城的守衛軍,與殺害她家人的黑暗力量對抗。
 
正因為這樣,她的心情便興奮了起來,一臉充滿幹勁的。
 
我對於巫小翠能不能入選並不感到在意,我只在意自己今天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
 
同樣對巫小翠的事情不太在意的,還有小嗯。
 
不過她好像是甚麼都不在意就是了,應該說,她總是那一張淡淡微笑的表情,沒辦法看得出她會在意甚麼。


 
她就連自己能不能與父母團圓都不曾在意過,至少沒有在她的表情上見得到。
 
巫小翠把牧場的事情交給了企鵝後,便和我們朝香江城的方向走去。
 
今天企鵝有得忙了,牛們似乎因為害怕些甚麼,而不願從牛屋裡出來,企鵝只能把食物帶去餵給牛食。
 
才剛離開牧場,和昨天一樣的事情又發生了。
 
小嗯突然就拖起了我的手,一直望着我,靠近我身邊。
 
我沒好氣和她說話了,因為當我和她說話,叫她別這樣做了時,她就會說兩句說話:
 
「我到底要怎樣做你才會喜歡我?」
 


「你要再次遺棄我嗎?」
 
這兩句話帶給我的衝擊實在不少。
 
我始終是覺得在那裡遇見過她第一句的說話,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真實的。
 
但到底在那裡,我始終是沒有任何頭緒。
 
來到了香江城,巫小翠和我們分開了行動。
 
她去進行篩選,而我則去尋找回家的方法,小嗯則跟隨着我。
 
我從巫小翠那裡借來了香江城的地圖,以免像昨天一樣迷路,同時為了方便和巫小翠會合,我也要求她告訴我知道她進行篩選的地方。
 
了解過各種事情之後,我們就分別行動。


 
我帶着小嗯去了各個酒吧,鼓氣決要回家的勇氣打探情報。
 
果然是不出所料,根本沒有人相信我的說話。
 
甚至被酒保趕出去,說我是要帶同妹妹來行乞。
 
結果,搞了大半天,只得了個白果。
 
雖然我這邊的事情已經暫時結束,但巫小翠那邊的篩選還未完結。
 
於是,我就帶着小嗯,前往巫小翠進行篩選的地方。
 
「太奇怪了。」
 


我和小嗯來到了巫小翠進行篩選的地方,而這個地方,竟然和校際網球比賽的場地一樣,只是被古代化了。
 
我看着這個篩選場地的地圖,不禁脫口而出,說出了句話。
 
先是香江城的俯瞰和我校一樣,而現在,巫小翠進行篩選的場地就和校際網球比賽的場地一樣。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個裡世界的香江。
 
這個篩選場地大致上是和校際網球比賽場是一樣了,但也有一些地方作出了改動。
 
在觀眾席的前邊,是一個陷落去了數十米的比賽場。
 
從這種深度來看,似乎是為了避免在選手的比試誤傷了觀眾席上的人們。
 
另外,場地的入口只能通往觀眾席,選手入場的入口是在另一邊。
 
平日裡,這個地方可能是用來進行各種給國王觀賞的活動,或者進行平民的競技運動。
 
所以才會有在觀眾席,而且也有貴賓坐。
 
但今天因為是進行守衛軍的篩選,所以都被包場,平民是進不了去,當然我也不例外。
 
「喂,給我站住!」
 
一位手持長矛的守衛對我高聲呼喝。
 
「裡邊正進行守衛軍的篩選,無關係者不得出入,或在此範圍停留。」
 
守衛擺出了一副不可違抗的樣子,以及沒有討論空間的樣子。
 
「我有個朋友在裡方進行參選,我在這裡等待她,不可以嗎?」
 
我回答道。
 
「行,不過你要在這入口距離二十米外等待,或者你可以去救護營。」
 
「救護營?」
 
「對,在篩選中受傷或者死亡的選手,都會送到那裡去。」
 
聽到守衛這麼說,我突然就擔心起巫小翠她。
 
巫小翠雖然會魔法巫術,但她年紀小,而且又長得嬌小,說不定會在這個會使人受傷或死亡的篩選中出事。
 
我不是很想前救護營去,因為我怕有個萬一,我可不想見到巫小翠她在那裡躺着。
 
但我始終得要去那裡,做一個確認。
 
如果巫小翠在那裡的話,不論她是怎樣的情況,我們都能會合,不用在這裡白等。
 
我打算問一問守衛先生救護營的位置,不過在開口前發生了一陣地震,就似是甚麼沉重的東西踏步的聲音。
 
「另一輪的篩選開始了呢。」
 
守衛先生如此推斷地說。
 
「我曾經也是一個冒險家,直到我膝蓋中了一箭。」
 
他更回想起了甚麼事情,一臉傷感的和後悔的。
 
我對於現在正進行第幾場的篩選沒感興趣,我也不想安慰守衛,我現在只想先和巫小翠她會合。
 
於是,我馬上向守衛打探救護營的位置。
 
「那麼,請問救護營在………」
 
而就在這時,一把響亮的聲音響徹了四周。
 
「貧弱!貧弱!貧弱!貧弱!貧弱!貧弱!貧弱!貧弱!」
 
這是一把女生的聲音,這是知道了甚麼叫實力懸殊的聲音,這是一把要把對手壓倒的聲音。
 
而且,這是一把我最熟識不過的聲音。
 
那是我妹妹,羅紫蘭,小紫的聲音啊!
 
每當她在網球比賽上發現對手的實力比她弱小太多,她就會像漫畫人物上身似的這麼大叫大喊。
 
而且小紫的聲音,我從小時就一直聽住,絕對不可能會認錯。
 
小紫也來到了這個裡世界香江?
 
她也是被那隻GAP一聲的青蛙騙進來的?
 
媽媽呢?媽媽也在嗎?其他人呢?還有誰被騙進來嗎?
 
各種疑問直衝上腦,但現在不是解答這些疑問的時候。
 
「麻煩你幫我照顧她!」
 
我立即把小嗯的手甩開,把她交到守衛的那裡去。
 
接着我就一直個迅步,猛奔了出去,向着篩選場地直衝過去。
 
「喂!你不可以進去!」
 
守衛想要阻止我,但在這時候,他的受傷了的膝蓋卻發痛,使得行動不了。
 
這真是一個好機會,我馬上加速,往前狂奔,盡快走到篩選場上去。
 
我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小紫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裡世界。
 
守衛帶着痛苦極的表情,按住他發痛的膝蓋,發出着「嗚嗚」的聲音,想追上來都不行。
 
而在他身旁的小嗯,則臉無表情,連那淡淡的笑容也沒有。
 
她只望着我,望着我往篩選場衝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