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通路上奔馳而去,在穿過一條通路後,眼前便是篩選場。
 
我目前身處的地方是觀眾席,在一旁的就是比賽場。
 
觀眾席因為被包場了,所以出現了很多空置的坐位,但這裡並沒有很少人。
 
在這裡,有好幾個穿得高貴華麗的男人在場,看樣子便知道他們都不是平凡之輩。
 
應該都是上官貴人,更是這次守衛軍篩選的評議委員。
 


每個評議委員,都對着比賽場上的選手,指指點點,說着個好,那個不好。
 
俗語有句說話叫「坐着講話不怕累」,就是指這些不是身在戰場卻對在戰場上的選手指圈畫叉的人。
 
在這些人的身邊,有着數名身穿全黑色的皮甲侍衛。
 
如果換在表世界的香江來說,應該就是就保鑣,而且是黑人保鑣。
 
同時在其他地方也安排了守衛數名,所以在整個觀眾席上,絕對不少於四十人。
 


我從通路裡衝了出來,馬上就被守衛和侍衛發現。
 
「捉住他!」
 
守衛們問都沒有問,就立即行動,正過來要把我捉住。
 
這刻我發現自己真是笨,我這麼大刺刺的衝進來,任誰都能發現我。
 
要是我被捉住,先不說會不會被觸法了香江城的法律。
 


我被捉住了的話,就沒辦法和小紫見面,我就沒辦法知道現在事情到底發生到那個地步。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幾個守衛已經在我前邊,向我一步步迫近。
 
現在我和他們呈一個扇的形狀。
 
我不可以被他們捉住,所以我決定逃走。
 
向後逃走不是個辦法,因為這樣我和小紫的距離便會增加,所以現在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便是跳到比賽場上去。
 
這是一個不會讓守衛捉住我,同時讓我能找到小紫的逃走路線。
 
有這個想法後,我的身體已經跑了出去,向着觀眾席面向比賽場的方向跑去。
 
面向着比賽場跑,叫我吃驚的畫面立即映入眼中。


 
第一個畫面是,在比賽場上,有着一隻比成年人要高出兩倍的怪物,很是巨大。
 
曾讀魔幻系翻譯小說的我,馬上就知道那是傳說中的山怪。
 
山怪正赤手空拳,面對着一班篩選的參加者。
 
現在這個情況,就似是參加者要合力進行圍攻討伐,只要能在討伐中戰勝過對手並活下來,便能得到加入守衛軍的資格。
 
那根本是一個玩命的篩選!巫小翠參加這樣的篩選是傻了嗎?
 
圍攻山怪的選手,大概有五個人。
 
放眼望過去,就眼巫小翠也在其中。
 


她正緊握着等身大而且有個「?」外形的魔杖,魔枚微微地發着光,以魔幻小說的角度來描述,就是在積聚魔能,準備使出強擊技。
 
看到巫小翠在那裡而不是在救護營,我多少是安心了一些。
 
第二個叫我吃驚的畫面,就是如同我所料的一樣。
 
運動少女的靈巧身形,身材不太好,還綁住了一條馬尾於後方。
 
這樣的一個女生,我看到她一個斜背影,就知道是小紫了!
 
雖然她現在正穿着這個時代的戰士服裝,一身輕甲,但身為她哥哥的我,馬上就認出來了。
 
果然,剛才在場外聽到那興奮極了的聲音,就是由她所發出。
 
她真的來到了這個裡世界呀。


 
「小紫!!!」
 
我隨即大叫,自己的叫聲馬上就吸引了小紫的注意,當然也吸引到其他選手的注意。
 
巫小翠看到了,馬上就是一個「怎麼傻B會在這裡」的驚喜表情,她看起來就似是誤會了我來幫她打氣加油。
 
「快點捉住那瘋子!別讓他生事!」
 
一個評議委員對我的表現實在不滿,動怒了的他立即命令守衛和隨行侍衛把我捉住。
 
我不可以被他捉住,我要去小紫那邊問過清楚,搞清楚現在事情的情況。
 
她是怎麼進來的?媽媽有進來嗎?爸爸呢?
 


這件事是不是表世界的巫小翠所搞的鬼?
 
所以,我做了,做了一件瘋子做的事情。
 
「巫小翠!!」
 
我就從觀眾席的邊緣跳出了去,向着深十米多的比賽場跳下去。
 
這個高度不知道能不能摔死人,但我知道自己會因為這樣的舉動而受傷。
 
着地的一刻可能會使得我骨折,或是骨碎。
 
但我相信裡世界的巫小翠,所以我在跳出去前呼叫了她的名字。
 
「傻B!你真是傻了呀!」
 
在我跳出去後向下墮落了兩米時,巫小翠即時以「你竟然給我麻煩了呀」的感覺來對我喊話,同時她把積存在魔杖的魔能釋放。
 
光芒從魔杖釋放出來,幻化成巨大的肥皂氣泡。
 
氣泡雖然輕,但移動迅速,在我即將要着地的時候,整個氣泡把我吞下去,把我包裹着。
 
被氣泡包裹的我,被卸去了極大的下墮力。
 
最後,包裹着我的氣泡觸地,然後爆開,我成功落到了十米下的地面。
 
「傻B,你怎麼過來了啊?」
 
「等等再說啊。」
 
巫小翠跑來接應我,但立即就和我擦身而過,因為我現在得過去小紫那邊。
 
小紫就站在山怪前邊不遠處,但她沒有和山怪在戰鬥。
 
因為我突然的出現,使得她的視線落在了我的身上,就連山怪也是,兩者都忘記了戰鬥。
 
順帶一提,其實現在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我身上去了。
 
「小紫!小紫!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衝到小紫的身邊,搭住她的肩,猛地問道。
 
「吓?我會在這裡就是因為要參加守衛軍的篩選嘛。」
 
「去他的篩選!妳又是被那隻青蛙騙到這個裡世界?媽媽呢?還有其他人來到這裡嗎?」
 
「吓?」
 
不知道是不是我一時間問得太多問題,使得小紫有點反應不過來。
 
只見眼前的她,正是一臉「現在是怎麼事情了啊」的表情。
 
「快來跟我走吧,小紫,我們得找辦法離開這裡。」
 
我拉起了小紫的手,準備要巫小翠用魔法巫術把我們送離這個比賽場。
 
誰知道,在這一刻,小紫竟然把我的手甩開。
 
我呆了,但下一刻我更呆。
 
因為小紫她,舉起了網球拍直指向我,就似是用劍在指向我的一樣。
 
「你也是這次篩選中的考驗之一嗎?」
 
「吓?去他的篩選啊!現在不是中二病發作的時候,我們得回家去,小紫!」
 
「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知道我的乳名,但我從不認識你。」
 
「妳…妳講甚麼鬼話呀,我是你哥哥啊。」
 
「神經病,我是獨生子,那來哥哥?」
 
獨生子?沒有哥哥?
 
為什麼小紫變得這麼奇怪?是來到這裡世界的時候摔壞了腦?
 
「不管現在是怎樣,我必定要通過篩選,如果你要阻止我,我就要把你清除掉。」
 
小紫的話聲落下,接着她從腰間取出一個網球,準備要對我擊球。
 
她的眼神是認真的,她真的是打算用網球把我打飛。
 
「喂,等等呀!」
 
我雙手擋在前,擺出防衛姿勢。
 
但在這一刻,小紫並沒有擊出網球,因為發生了另一件事。
 
「嘷哇!!!」
 
山怪發出了一聲咆哮,牠被人無視了感到非常的憤怒。
 
一下用力的踩踏,使得整個地面都震動起來。
 
我和小紫兩人因為距離山怪的距離比較近,立即就站不住腳,雙雙跌倒在地上。
 
「傻B!快走呀!」
 
巫小翠的聲音傳來,而同時候,憤怒了的山怪也朝我們襲擊過來。
 
山怪的右手握成了拳,向天空高高舉起,這無疑是一個打下來的動作啊。
 
小紫身手靈活,在跌倒後不到一秒就已經彈起,逃跑了開去。
 
可是,我那有她的身手,我的屁股還貼在地面,雙腳因為害怕而發軟,全身震抖。
 
在下個瞬間,山怪的拳頭向着我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