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覆我認知的事情一浪接一浪的出現。
 
首先是裡世界裡有和媽媽及小紫長的一模一樣的何柳娘和羅紫蘭,連名字也完全相同。
 
不過她們並不是我的家人,而且兩人看起來也不是親人。
 
而更顛覆我認知的是,小紫她…他竟然是個男生!?
 
我嚇得眼鏡都要掉下來,怕又要暈過去。
 


「等等!小紫!你是男生!?」
 
「你這傢伙是要摸得到,才能夠確認清楚?」
 
眼前的小紫對我的懷疑很是不滿,雙手抱在胸口前。
 
剛才巫小翠對我說,我是被一個男生和她帶到救護營裡,難道,這個男生,就是指小紫他?
 
我猛地轉過臉望向巫小翠,以眼神來向她表示實情是否如我所想的一樣。
 


只見巫小翠點頭了,果然真的如我所想的一樣。
 
下一刻,我有氣沒力地直接躺到病床上去,就似是放棄了的一樣。
 
似是放棄了和顛覆我認知的裡世界進行對抗的一樣。
 
我望着小紫他,心裡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大喊一聲「YO」。
 
可是,情況也似乎不對,讓我「YO」不起來。
 


某個女生原來是男生,是那些心理變態的男生扮作而成,這個情況就可以喊「YOOOOOOOO」。
 
但眼前這個情況,卻是在另一個世界裡,遇上了男化了的小紫。
 
嚴格來說,其實就是另一個人,只是同名同姓同樣同聲同氣,所以好像是不能用上「YO」。
 
「你這傢伙,這是甚麼態度了啊?我是男生有問題?」
 
「不…已經沒所謂,反正這個裡世界的出現就是不正常,再來多幾個不正常的已經沒關係。」
 
這就是自暴自棄的心態?還是一個已經把各種事情看開了的心態?
 
這一刻我覺得,其實這兩種心態只是有一線之差。
 
就在這個時候,媽媽她……不,柳娘她雙手一合,露出了個笑容,說:


 
「對了,我要把你醒過來的消息告訴給守衛知道呢?」
 
雖然柳娘她是用疑問句來說話,但未等任何人回應,她就自己跑了開去,離開了救護營。
 
看着她就這樣跑了出去,我們都呆了一兩秒。
 
接着,我立即回過神來準備逃走。
 
「傻B,你去那裡了?」
 
「逃走!當然是逃走!」
 
巫小翠猛地拉住我,使得跳下病床的我走不了開去。
 


「吓?你為什麼要逃走?」
 
「對呀,傻B,為什麼要逃走?」
 
「你們兩個不懂,那些守衛是要來捉住我的。」
 
記得在我暈過去之前,我是違反規則,直接衝進篩選場之中。
 
當時一大班守衛想要捉拿我,當然還有評議委員的侍衛。
 
而現在,柳娘去把他們通知過來了,無疑就是要趁虛而入,捉拿我。
 
我現在身處一個和班房一樣大的救護營中,出入口只有一個,守衛要圍捕我絕對是易如反掌。
 
機會只有一個,就是要在守衛來到之前,迅出逃離這裡,這樣我才有一線生機。


 
所以,所以,所以!
 
「所以我要立即逃走啦!」
 
我用力甩掉巫小翠拉着我的手,可能是太過用力了,使得巫小翠倒坐到一邊的病床上去。
 
另外,小紫他是一臉不解不懂的表情。
 
他只是雙手插着腰,望着想要逃走的我準備逃走。
 
我本來就想要對巫小翠說我會先逃到牧場去,叫她等等來會合我,但已經太遲了。
 
才剛準備要逃出去,柳娘便帶同了幾個高大的守衛到來。
 


這次的守衛和之前的那些守衛全然不同。
 
之前的那些守衛都是身穿輕皮甲,而現在出現在我眼前的,都是穿反着銀光的金屬盔甲,而且每個人都配劍帶刀的。
 
不用詳細說明,我也可以分得出眼前這些守衛級數是高級很多。
 
我現在是變成了重犯嗎?犯不着派這麼高級守衛來捉拿我呀?我明明只是違規衝進了篩選場而已。
 
「投降!投降!」
 
我雙手高舉,表示投降,希望守衛們不要殺我。
 
守衛們未有拔劍,但他們都進了來,帶着沉重的步伐,把我包圍着。
 
現在的我就似是「甲」字裡邊的「十」一樣被包圍住了。
 
他們這樣進來了,使得班房大的救護營變得相當擠迫。
 
我瞬間跪了下來,同時保持雙手高舉的姿態,說:
 
「大哥,我知錯了,以後不敢了。」
 
就猶如電視劇的一樣,現在是上影了一幕少年慘被流氓包圍的場面。
 
守衛們未有反應,不說話,不拔劍,所有人都立像似的站在原地,每個人表情都一樣。
 
看着他們這種捉不到,摸不透的反應,我更是覺得害怕。
 
曾有人說過,最可怕的事情就是自己摸不透的事情,或許這是對的。
 
我正在害怕事情會有怎樣的發展。
 
現在的我來到了離家很遠的裡世界香江,還犯了事,現在被守衛包圍,到底接下來我會怎樣啊?
 
而答案,就在這一刻揭曉。
 
「散開!」
 
其中一個守衛大叫道,然後近於救護營入口的守衛紛紛散開,開出了一條通路。
 
通路上,有一位老人,身穿貴族服裝,很是華麗。
 
放眼望過去,又是叫我吃驚一幕。
 
因為那位老人,就是見過面不久的公公。
 
「公公!你怎麼會……」
 
我馬上把話止住,因為我覺得眼前的公公並不是真正的公公。
 
既然裡世界有屬於裡世界的巫小翠、小紫、以及柳娘,那麼有屬於裡世的公公也不出為奇。
 
我依然保持着雙手高舉,同時跪在地上表示投降的姿勢,而公公則走近了過來。
 
「啊?你在做甚麼了?」
 
「呃…我在…投降。」
 
「投降?為什麼要投降?」
 
「因為你們是要捉拿我,我未經批准就闖進了篩選場裡去。」
 
聽到我的話,公公很是開懷地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的笑聲響徹了救護營,而他的笑聲當中,是有取笑我無知的意思。
 
「捉拿你?你似乎是搞錯了些甚麼,我是來對你進行宣佈。」
 
「宣…宣甚麼佈?」
 
接着,公公從身後取出了一個書卷,就似是古裝電視劇的聖旨一樣的東西。
 
他打開了來,讀出裡邊的內容:
 
「前略,現在宣佈你正式成為守衛軍的一員,後略,完畢。」
 
還真是偷懶的宣佈,竟然前略後略,只讀出重點。
 
不對,現在並不是去在意那種偷懶的宣佈之時,要在意的是成為守衛軍一員的事情。
 
「甚麼?我?你說,我?我嗎?」
 
我雙手放下來,也站了起來,猛用手指拍着自己,也猛地向公公問道。
 
公公笑了笑,然後點頭。
 
「你成功把山怪擊倒,而且只用了一招,如果你沒有資格成為我國的守衛軍,那麼誰還會有資格呢?」
 
絕對是有甚麼搞錯了!
 
我當時根本不是想要和山怪戰鬥,我會進入篩選場,完全是因為小紫的關係,還有我被追捕的關係。
 
至於為什麼在山怪向我攻擊時會被突現出的防護膜彈開,我是完全不知道。
 
那防護膜不是我展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它會把山怪彈開。
 
這一切都不是我所做的。
 
我只是一個路過的人,而且不屬於這個裡世界的人呀!
 
「這是搞錯甚麼了,我只是……」
 
「沒有搞錯,當時所有人都親眼見到。」
 
公公望向了巫小翠和小紫,而兩人都點頭稱是。
 
「不對,事情不是這樣的,我當時只不過是……」
 
「是無意識中使用了力量?哈,這樣不就是更棒嗎?你有當大哥的資格呢。」
 
「不是這樣的,公公,你聽我說!」
 
我想要解釋清楚這一切,但接下來公公說的一句話,使我乖乖被屈服。
 
「哎呀呀,這麼說,原來你是來行刺的?」
 
公公這一句話的話聲還未落下,一眾守衛便拔出了劍。
 
拔劍的聲音同時響出,產生了吵耳的聲音,可見守衛們的整齊,和忠於命令。
 
公公這招是在告訴我「別再敬酒不喝喝罰酒」,他能對於我的犯罪睜半隻眼,只要我加入甚麼守衛軍。
 
面對現在的情況,我是沒有選擇的空間。
 
就似是面對和巫小翠的香江文創對決一樣,那是完全沒有選擇的空間,我只能上。
 
最後,我同意加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