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了裡世界香江的第四日。
 
我不但未能尋找到回家的方法,甚至和回家的路越走越遠。
 
在千錯萬錯的行動下,我變成了這個裡世界香江的守衛軍一員。
 
現在我不但未能回家,返回表世界香江,還背負起保護香江城的使命。
 
當時在公公宣佈過後,也在我在強迫之下的同意加入後,依然未算是正式的守衛軍,還需要國王的正式任命以及皇后的見證。
 


而這個儀式會在宣佈後的翌日執行,也即是今天。
 
我曾有想過找個機會溜走,作個反口,拒絕加入,畢竟我從來就沒想過加入。
 
但公公告訴我,這個想法千萬不要有。
 
因為若果我逃走了,巫小翠和小紫將會背負起我的罪名,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到時會如何處置他們兩個,公公可是管不了。
 


另外,我根本是無處可逃可溜。
 
香江這個地方,被高牆包圍着,可以說是一個被困住的地方。
 
所以我再會逃,依然逃不出香江這個地方,再說我對這個地方也不熟悉,找不到地方可以逃亡。
 
在這樣的困局之下,我只能前往參加儀式,成為守衛軍的一員。
 
現在的情況實在是叫我擔心。
 


擔心的事情有兩件。
 
第一件事情就是我的未來。
 
現在事情發展到我控制不了的地步,自己的未來將會變得如何?
 
我是永遠都回不了家?永遠留在裡世界的香江?肩負起保家衛國的使命,然後戰死沙場?
 
在表世界的媽媽,一定發現我的失蹤,我猜想,現在她一定是哭得雙眼通紅,終日以淚洗臉的。
 
小紫和爸爸一定也很擔心我,他們應該報警了,讓警察來搜尋我。
 
我有點好奇,知道了我失蹤的同學們,現在到底是有怎樣的心情?
 
是覺得沒有了我,作文功課變成了一件麻煩的事情,還是依然如舊,就似沒有事情發生過的一樣。


 
表世界的巫小翠又怎樣呢?可能是開心得要命,猛地在嘲笑我吧。
 
哼,最好就這樣笑到她肚子破。
 
第二件事情是關於小嗯的。
 
在當日離開救護營後,我和巫小翠回到篩選場的入口處,打算和小嗯會合。
 
但是,小嗯已經不在,不知道那裡去了。
 
當時那個膝蓋發痛的守衛,也沒有留意到小嗯走到那裡去。
 
小嗯就似是憑空消失了的一樣,沒有人知道她那裡去了。
 


當時我和巫小翠都四出去尋找小嗯,但卻未有尋得。
 
我們以為她自己回牧場去了,但當我和巫小翠回到牧場,就只見牛們從牛屋中出來散步吃草的情景,並沒有見到小嗯。
 
到底現在小嗯身在何方,是被壞人拐走了?還是已經和父母見面了,回家去了?
 
我希望是後者。
 
總之,我們把小嗯的事情張貼在香江城裡,好讓誰來告知我們關於小嗯的消息。
 
不論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叫自己感到擔心的事情還有更多,但擔心只是徒勞。
 
我並沒有能力可以控制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現在只能見步行步,隨機應變。


 
而現在,我和巫小翠來到了香江城的城堡,參加守衛軍的冊封儀式。
 
香江城城堡的大殿,最初我有想過可能是如果同古裝劇裡的皇上上朝的大殿一樣。
 
但竟然是香江中學的禮堂!!
 
除了在講台的位置上多出兩張供國王和王后坐的椅子外,其他的一切都和香江中學的禮堂一樣。
 
裝飾的假花奔,風扇的位置,以及出入口,甚至窗的位置,完全是一樣的。
 
又來了,又來了,又來了。
 
這種我常常見到的地方及場景出現在裡世界香江的事情,又再一次出現了。
 


一次出現是巧合,兩次出現還可以說是巧合,但三次呢,四次呢?
 
先是香江城和香江中學在俯視上有着同樣的外形,然後是篩選場和校際網球比賽中的場地一樣,接着是救護營和班房一樣,最後是大殿和禮堂一樣。
 
我開始懷疑着這一切都不是巧合,是故意的。
 
但又是誰會故意這樣做,把一些我熟知的地方擺弄出來?
 
我不知道,而且現在也不是考究的時候,守衛軍的冊封儀式現在要開始了。
 
「前略,有請國王,王后。」
 
之前已經見過面的裡世界公公,像個週會主持的一樣,邀請國王和王后出場。
 
聽到了國王和王后要出場了,在場所有人都立得正正。
 
就連巫小翠此刻也站立得端正,正經百百。
 
環視大殿,發現其實這裡有很多入選了守衛軍的人,小紫他也在其中。
 
看到這麼多的人能夠入選,我在想,到底是香江城急切需要人才,還是入選門檻太低?
 
我忽然在想,如果香江文創的篩選也是低門檻,那麼我就可以很輕鬆入選了。
 
在我想些有的沒的時,國王和王后出場,兩人都從台上的幕後出來。
 
而接下來,一聲「甚麼!!」,把現場莊嚴的氣氛打破。
 
不是有刺客,也不是國王摔了一跤。
 
是我因為太過吃驚而大叫出來。
 
「你們兩個竟然!!」
 
如果這是小說世界,要劇情峰迴路轉,小嗯就是王后,不過事實當然不是這樣。
 
「休得放肆!見到一心國王和家寶王后一定要立正!」
 
沒錯,正如公公所說。
 
我班的兩個生事份子,在裡世界這裡,竟然是國王和王后。
 
這兩個人都能當國王王后,我不是就能當個創世神,把裡世界都像素化?
 
而且,王后怎麼也是個男性來的呀?這樣太不合情理了。
 
現在我明白到,為什麼裡世界香江的人們能夠在白天玩個痛快,因為上樑不正下樑歪。
 
「不緊要的,大家放鬆一點。」
 
「是啊,大家都別太拘緊。」
 
國王一心以沉穩的語氣對大家說話,而王后家寶則扮着女生的語氣講話。
 
這兩個人在裡世界反差得太異常,我忍得很辛苦,才沒有爆笑出來。
 
「哎呀,一心啊,不如為大家舉辦一個歡迎宴好嗎?」
 
「啊,甜心,你說要怎樣,就怎樣。」
 
「耶~一心你好討厭啊,在這麼眾目睽睽之下叫人家甜心。」
 
「噢,我的家寶BB,請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
 
「耶~你超可惡的,人家今晚不讓你睡囉。」
 
「啊,我的寶貝。」
 
全場所有人都看得雞皮疙瘩,肉肉麻麻的場面使大家沉默。
 
但就只有我,努力地忍耐着笑意,我眼水都要忍得擠出來了。
 
事情急轉直下,隨着一心國王的一聲命令,冊封甚麼的默示完成,現在立即變成一個歡迎宴的會場。
 
眾多的侍男侍女瞬間湧出,把四周的佈置都更改了過來。
 
莊嚴端正的大殿,只是在短短的一分鐘之內,搖身一變,就變成了派對大廳。
 
四周點起了不同顏色的火光,把大廳染上各種色彩。
 
樂隊衝到了講台上,立即開始了演奏,同人歡樂的音樂隨即響徹大廳。
 
大廚們也隨即趕到,捧着一道道香噴噴的大菜上桌,瞬間香味四飄。
 
「烘」的一聲,表演者在大廳的正中間,進行了噴火表演。
 
現在真是變成了個派對大廳了啊!
 
工作人員們能夠只在一分鐘就把這一切改變過來,似乎是受過了大師級的訓練。
 
「你這叫噴火?看我的!魔術師之紅!YES, I AM!」
 
剛才還在參加冊封的小紫,現在已經是派對玩家,
 
「芒果布丁!芒果布丁!嗯,好味啊。」
 
就連巫小翠也變成了派對的玩家,在一旁去吃着東西。
 
其他的人們也化身成派對玩家,開始着狂歡。
 
就只有我一個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和現場格格不入。
 
這樣的展開實在是太快了,我完全是捉不住這裡的節奏。
 
歡樂的節奏就把莊嚴的氣氛一次過吹走,大廳裡完全是另一番景象,不知道這是好是壞。
 
「大家來盡情狂歡吧!」
 
一心國王抱着家寶王后的腰如此宣佈,宣佈這個早就開始了的派對正式開始。
 
宣佈聲落下後,就是一連串的歡呼和拍掌的聲音,所有人齊聲叫好,紛紛吃喝玩樂去。
 
就只有我,依然無法理解這突變的狀態,呆呆地望着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