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著煙,我又不自覺的想起Jane。
 
Jane從來沒有到過我家,
 
每次我們做愛,她都會選一間有著浪漫情調的酒店。
 
Jane尤其喜愛昏黃的燈光,她說在那種光線中抽煙很美,
 
我不知道與光線有沒有關係,
 




因為在我心目中,Jane無時無刻都是那麼的美艷。
 
Jane似乎對我的家事一切甚麼的都沒有興趣,
 
她在意的從來就只有我的感受,
 
她說只要我愉快,她就滿足,但這三年來她一次都沒有滿足過。
 
她常跟我說要真正的快樂,
 




快樂是不是有分真假,我不肯定,
 
但Jane既說是有,那麼便是有了。
 
真正的快樂我至今都不懂,但真正的不快樂我好像剛剛明白了一點。
 
 
 
 
 




我在失意時遇上了Jane,也在失意時戀上了她,
 
她卻也在我失意時離開了我。
 
我知道一個男人在大白天裡頭,
 
有的沒的為了一個女人而長嗟短嘆,無病呻吟是一件很懦弱的事,
 
但當你試過真正的愛上一個人,你會體諒我。
 
失戀的感覺不好受,更何況我跟Jane沒有戀過便已經失戀。
 
我和Jane的關係很與別不同,我們沒有情侶的名份,但卻都會做情侶做的事,
 
說是性伴侶嗎,又不盡然,




 
我們都有感情上的交流,而且遠比肉體上的要多。
 
世間上有很多人掛著情侶的名頭,可他們都不了解對方,
 
我說的了解,是由心的了解。
 
秒速五厘米中說過,
 
有時即時互傳一千條短訊,大概也難以拉近心的距離,
 
我和Jane卻是恰恰相反,
 
我們說的話不用多,Jane卻已明白我的心思。
 




有一種愛情是由天注定的,那便是我和Jane,
 
我們是天作之合,從天生出來就注定是一對,
 
在我認識她以前我都不相信,後來我信了,
 
只是我都不明白,她為何要離開我 …….
 
我又抽了一口煙,呼的一聲,室裡煙霧瀰漫,
 
我沒有學劉以鬯的小說在煙圈裡捉迷藏,因為我的感情還沒有生銹,
 
Jane對我來說總是新鮮的,因為她仿佛就是真正的我,
 
面對自己,你永遠不會厭倦。




 
 
 
此時電話響起,Joyce說她迷路了,
 
我懶得給她指示,更懶得到樓下接她,
 
沒有了Jane,我不想再與外邊的世界接觸,只有留在家中的感覺最好。
 
於是我把住址又給她說了一次,叫她在街上問路就掛了線。
 
人總有迷路的時候,Jane是我的燈塔,
 
她永遠指示著我最光明的道路,可我從來就是不聽她的。
 




有時明知是對,我卻偏要做錯,
 
有些想法,有些行為太過激進,世上的人都不會明白,
 
Jane說活著是為了自己而活,不用理會旁人的看法,
 
我卻說要在城市中求生,不能不妥協。
 
其實我都知道Jane想要我隨心所欲的做人,不要受那麼多束縛,
 
大概這就是她所說:真正的快樂。
 
快樂人人都知道,可真正得到快樂的,又有幾多個?
 
很多時候不是我們找不到快樂,而是找到了,卻不敢去觸碰它,
 
活著就是被萬般千種的禁忌包圍,
 
喝酒是不健康、抽煙是壞人、性愛是不道德,
 
法國哲學家盧梭說過,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
 
我不知道我所感受的是不是就是他所說的枷鎖,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被它勒不過氣,勒得都快要窒息了。
 
在我喘促著最後一口氣時,門鈴響起,我知道是Joyce來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