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把衣衫都重新穿好,若無其事的站在我身前,
 
只是臉上被我掌摑過,腫起了一塊,始終是掩飾不到。
 
「走吧,」我對她說。
 
事已至此,Joyce留下與不留下也沒多大分別,反正我的興致也沒了。
 
「我不走,」Joyce一臉著緊的向我走來。
 




「別這樣,」我一手將她推開。
 
Joyce被我推開,兩眼又是一紅,但這次她始終沒有哭出來。
 
「要哭的話就別走出來,」我瞪著她說。
 
「我不哭,」她搖了搖頭,「你不喜歡我哭,我就不哭好啦,
 
你要我改,我都聽你。」
 




我看著Joyce的樣子,情真意切,似是真心要為我而改變,
 
這時任我再無情,也不能不心動。
 
「坐下來吧,」我對Joyce說,一邊牽著她的手,帶她坐到自己的身旁。
 
Joyce見我不趕她走,便笑瞇瞇的坐到我身邊,把頭伏在我的胳膊上。
 
「James,」Joyce對我說,「以後我做得不好,你跟我說就是了,
 




我都會為你改,也用不著打我啊。」
 
「為我改嗎?」我淡然說道,「你能變成她嗎 …… ?」
 
我腦內想的就只有Jane,若一天Joyce當真能變成Jane那樣,你說多好?
 
不,她始終是Joyce,不會變成Jane ……
 
「誰啊?」Joyce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不,沒有。」我答道,
 
其實就算讓Joyce知道Jane的事,她也不會怎樣,只是我實在懶得向她解釋。
 
「你有別人嗎 …… ?」Joyce一雙眼又變得紅紅腫腫的,




 
但她沒有騙我,始終都把眼淚忍住了。
 
「傻女,不要想太多啦,」我說著伸手摟起Joyce的腰,
 
一邊在她額角上吻了一下。
 
女人就是這麼敏感的生物,說起別的女人她們就特別容易著急,
 
不提還好,提起了,實在是自找麻煩。
 
「你不要騙我啊。」Joyce說,對我的話將信將疑。
 
「嗯,我不騙你,」我在她臉頰上吻了幾下。
 




 
 
Joyce被我吻後,又在我的臉上磨蹭了幾下,
 
「James,你餓了嗎?」Joyce突然問我,嘴角仍是含著笑,「我給你煮點吃的,」
 
說著Joyce便笑嘻嘻的站了起來,逕往我的廚房走去。
 
我其實不餓,反正自從Jane離開以後,我就不思茶飯,對吃的也無甚麼要求,
 
只是我倒想看看Joyce可以給我弄點甚麼。
 
「啊,」Joyce突然在廚房裡叫出來,「不健康的啊,怎麼就只有杯麵跟啤酒。」
 
我走到廚房時,已見Joyce穿起了我的圍裙,




 
本來年輕的她,看來仿佛都變成了個少婦一般。
 
Joyce一雙圓碌碌的眼看著我,臉上一個酒窩輕輕陷了下去,仍是好看得很。
 
「喂,你以後不準再吃這些無益的啦,我給你做飯就是了。」Joyce對我說。
 
「你會嗎?」我仍是難以置信。
 
「嘻,當然會啦,媽媽都說要留住一個男人 …… 」
 
Joyce說到這裡兩頰一紅,「總之就是要煮得一手好菜啦。」
 
「是嗎?」我笑道,Jane卻對我說「上得大床」比「入得廚房」重要。
 




「你 …… 你不信嗎 …… ?」Joyce看來有點失望。
 
「不 …… 沒有 …… 」我答道。
 
「嗯,那就好啦,」Joyce又笑起來,「我以後每天都叫你做飯好啦。」
 
「每天?」我有點詫異,「你每天都要過來嗎?」
 
我可比較喜歡一個人生活。
 
「James …… 」Joyce兩頰粉紅的,「你擔心我每天過來勞碌奔波嗎?」
 
「是啊,還是不要麻煩你好啦。」難得她都給我推搪的理由。
 
「唔,」她搖了搖頭,「不會啊,不然我到你家住好了。」
 
「在 …… 在這裡住下來嗎?」我大吃一驚。
 
「對啊,反正我是你女朋友,你也要人照顧啊,
 
閒時給你彈彈歌也是好的。」Joyce渾不當一回事。
 
我卻想,Joyce若跟我住在一起自然是好的,至少以後我就不怕寂寞,有人作伴,
 
還有我們二人孤男寡女,朝夕相對,要得手也是容易的,只是 ……
 
只是這樣一來,我就再無半點私人空間,整天都要給她纏上,這可 ……
 
「怎麼啦?」Joyce問我。
 
「沒 …… 沒有 …… 」
 
先把她留下,待得手後再把她趕走就是了,「你不怕家人不許嗎?」我又問。
 
「嘻,你又忘了啦,」Joyce搖頭說道,「我不就跟你說過他們都住在英國,
 
我在香港是住宿舍的啊,到你家住也不一定就是我陪你,
 
你也在陪我呢,我可是歡喜得很啊。」
 
「你好像有提起過 …… 」我說,
 
一邊開始回想與Joyce的相處,但始終想不出甚麼銘心刻骨的情節來。
 
「不是好像,我是真的有說過啊,」Joyce說著輕輕在我的頭上敲了一下,
 
想裝個野蠻公主模樣,但她就是裝得不像。
 
「好了好了,有說過就是。」我說,也懶得解她辯駁。
 
說罷我伸手到衣袋內掏出一根香煙,又想點起。
 
「不准抽,」Joyce笑著拿走了我的香煙,「待我不在才許抽。」
 
她說著一邊把圍裙脫下,整理我自己的袋子,然後就走到大門,
 
「我到宿舍打點一下行李,很快就回來啦。」Joyce笑說,
 
說罷在我唇上吻了一下。
 
「嗯,」我答道,只想她快快走開,讓我可以抽煙。
 
明明剛才她說要為我改變,怎麼現在反是要我遷就她?
 
我想不通,但這好像不重要,只要她走了就好。
 
「喂,James,」Joyce打開門,臨行前回頭看了我一眼。
 
「嗯?」我問。
 
「你 …… 」Joyce沒有把話說完,只是嘆了一口氣,「沒有啦,我走啦。」
 
說罷便把大門關上,我卻掏出一根香煙,熟練的點起了。
 
Joyce走後淨我一人留在家裡,我點起一支煙,又開始憶起與Jane的一切。

與Jane在一起,時日過得快活,但也流走得特別快。

我與Jane從來就是隔著那麼一點點距離,

她不像Joyce,她不會要求與我同居,

但就正因為有著那麼一點點距離,我們的關係才是那麼的完美。

世間上有些事物,看得太清楚就不美了,

兩個人朝夕相對,感情很快會膩。

秦觀的詩說: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我說啊,牛郎與織女若不是一年方得見面一次,

喜鵲橋就不再是喜鵲橋,相會的片刻就不見得那麼的彌足珍貴。

見面本身是沒有價值的,就是因為當中有時間隔著,

相隔得越是長久,那一次見面的價值也就隨之上升。

時間啊時間,人家說時間是金,確是智慧之語,時間當真是有價值的。

時間讓沒有價值的事物變得有價值,時間也讓本來相愛的人變成陌路人。

一切晚了,一切晚了,Jane說的晚了到底又是甚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