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准!」Joyce突然從我手中搶過了香煙,然後把它撕成兩截。
 
她此舉毫無預兆,我也是嚇得呆住了。
 
「甚麼不准?」我愕然。
 
「你要開始戒煙啦,」她笑瞇瞇的道,當然在我眼中眼來是佛口蛇心。
 
「好好的戒甚麼?」我問,
 




香煙是我如今與Jane唯一的連繫,我是怎麼也不想戒掉。
 
「不健康的當然就要給戒掉啦,」她笑道,
 
一邊把我整盒香煙也拿去了,「以後給我看見都要沒收啦。」
 
我想起今早Joyce還被我馴服得似隻小家貓,怎麼突然被她反客為主?
 
「喂,不要!」我喝道,伸手要把香煙搶回。
 




Joyce卻把煙盒摟在胸前,抱得緊緊的。
 
「我為你好,你不喜歡麼 …… ?」她一臉嬌弱的問我。
 
我想要出口反駁,但她既說是要「為我好」,如此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
 
我一時也想不到可以如何抗辯,便只得由她了。
 
反正以後日子長著,我硬是要吸,她也奈我不何。
 




「好啦,不抽就不抽好了,我這就去睡,健康得很,滿意了嗎?」
 
我說著打了個呵欠,便往房中走去。
 
那知卻聽背後Joyce又說:
 
「不行!」
 
 
 
不行?
 
我聽著奇怪,怎麼Joyce就愛管束著我?
 
不,世上有願意管束自己的人是一件幸福的事,




 
至少很多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但Jane卻對我說做人該是自由自在,率性而為才對。
 
可Jane既已走了,其實順順Joyce的意思也不錯,
 
這好像才是珍惜眼前人。
 
「睡覺也不許麼?」我問。
 
「你還沒有洗過澡呢,在街走了一天,髒也髒死了啦。」Joyce笑道,
 
一邊已替我拿過毛巾內衣,「你先洗個澡吧,我再給你煮點吃的。」她續道。
 




「隨便的沖個泡麵就好啦,」我說,一邊接過毛巾,走到浴室去。
 
「不行,」Joyce說,「太不健康啦,我說過以後要照顧你的飲食,你又忘了嗎?」
 
Joyce好像確是說過類似的話。
 
「你喜歡就是 …… 」我答道,其實這麼晚還進食也是不健康得很,
 
但既是Joyce的一番心意,我也就不推卻是了,
 
想她今天到市場買飯菜也費了不少心思,我該珍惜她對我的愛才是。
 
有人願意照顧自己總是好的。
 
我洗了個澡,




 
在室內蒸氣迷霧裡,Jane的殘影不見了,
 
我沒有為意,反正Jane終究是離開了我,
 
就是留住了幻覺,她也是不會回來的了。
 
洗過澡後,打開浴室門,但覺陣陣香氣傳來,
 
不,不單是食物的香味,還滲著Joyce的女兒香。
 
我裸著上半身,走到她身邊,摟起她的腰來,說了一句:
 
「你也沒洗澡呢!」
 




說著便把她橫抱起來,帶進浴室。